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愛若指間沙 (30) 兩個女人的較量

(2015-02-16 11:05:42) 下一個
打開郵件的絮文,看到了西蒙那封早已等待在那裏的回複;

“絮文,謝謝你的關心和問候!這份問候讓我有機會再一次聽到了你的聲音,自從半個月以來,希望你也一切安好;)

我現在很好,尤其是感到心靈的寧靜,這種寧靜也許來自於我們共同的朋友,她有著極為優雅的氣質和不俗的談吐和知性,與她交談我很享受其中……

絮文剛讀到共同的朋友的時候,心裏邊已經有了數,她知道那個上海女人已經成功地認識了單身的西蒙,並且在慢慢地走進了他的心裏……

這是她所料想到的,因為她有這個智商和“魅力”,想起了那個清晨莫名其妙的電話叮囑,她越想越覺得有些蹊蹺和疑竇叢生,為什麽她反複強調讓我對她的情況裝聾作啞的茫無所知,究竟有什麽東西讓她感到害怕公開呢,她的婚姻,孩子還是其他的東西……許多事情已經是公開的事情了,但這隻是限於中國人的圈子裏,上次在這裏曾經談到過她的丈夫的時候,絮文記得當時西蒙去了衛生間,恰恰正好沒有聽到……

除為她希望隱瞞和藏匿一些東西的時候,以達到某種的目的……

絮文突然感到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擔憂,不僅僅是因為他們在她的家裏認識,更重要的是在西蒙的爰情經曆中,已經有過一次傷痛和被騙的經曆了,如果再次攤上,那麽他的人生厄運,豈不是總是繞不開躲不過那些他所鍾情和向往的中國女人嗎……

晚上克勞斯回到了家中,這幾天心情壓抑的克勞斯,回到了家裏也是有些煩躁不安,這不是兩個人因為廁所裏的幾顆頭發又吵了起來,德國人家居的幹淨和井然有序是出了名的,絮文在國內已經早有耳聞,雖然現在成為了家庭主婦,理應去適應和完成這些,但是絮文從心裏她還沒有想過,去承擔和如何勝認好這個角色,偏偏這兩天心情煩悶的克勞斯似乎忘記了絮文孕婦的這個角色,因為家居的幹淨整潔,總是橫挑鼻子豎挑眼,絮文終於忍不住了……

“幾顆頭發你就發這麽多的牢騷,這是人住的地方,沒有了這些個東西那不就等於太平間了,嫌髒就應該自己收拾”

“我上了一天的班,己經夠累的了,你在家裏呆了一天了,理應去完成這些”

“我怎麽是在家呆了一天的呢,你吃的飯和喝的湯都是天上掉下來的嗎,你用的紙和洗漱用品是別人知道你用光了,正好給你送了過來,再者我不是你雇來的清潔員,你最好現在搞清楚”

“照你這麽說,我上班不是為了這個家,單是為了我自己嗎”

“難道沒有結婚之前,你失業在家嗎,有我沒有我,你都得照樣上這個班,不要總是煞有介事,吹毛求庇的”

嘰嘰喳喳的兩個人都吵累了,最後聲音淹沒在了各自的房間裏,絮文抱著枕頭睡在了書房……

第二天是孕期檢查,絮文又來到了這個治療中心,趁著中午吃飯的空當,絮文敲開了西蒙診所的大門……

西蒙剛剛送走了上午的最後一個病人,正在低頭看著病曆……

絮文的來訪讓他感到很意外和高興,因為時間有限,絮文也是開門見山地跟他聊到了那個上海女人……

“她來你這裏已經看過病了吧?關於一些私人的事情,你對她有所了解嗎”

西蒙聽完了絮文的問題,很輕鬆自信地告訴麵前的絮文,

“她已經跟她的丈夫分居了,現在自己帶著最小的女兒過,我們隻是初步認識,也許了解的還不是太多”

接著他帶著一種欣賞和怡然的神態告訴絮文,

“她是一個很知性和優雅的女人,雖然是學理工的,有時候她會寄過來很感性的詩,接著拿出了他的手機,帶著一種幸福的神情,展示了她給他寄過來的東西;

【Nachtblume】


“夜如沉寂的海洋,歡喜、痛苦和哀傷。
隨著一波輕柔的浪擊,模糊湧到心上。
希望就象雲,在凝滯的空氣中穿行。
暖風中誰去辯識,是思緒飛舞還是夢幻飄零。
即無語亦關上心門,不再向星塵述說怨恨。
無奈心坊深處,柔波還在輕扣。
夜象把哀怨情愁都包裹起來,可激蕩的心還是在夜的暗流中顯現。
夜花獨開在真黑靜夜裏,夜沒能掩蓋它的情,它心底的暗流在黑夜中芬芳肆溢………


從診所回來的第二天上午,絮文撥通了上海女人的電話;

“有些事情我希望你誠實一點地告訴我,因為我不希望成為一個間接的幫凶,你應該明白我指的是什麽,你是跟你的老公分居了嗎,這個情況屬實嗎?據我聽知,你們的關係一直是很好的”

她好像立即意識到了絮文指的什麽事情,

“絮文 怎麽上來就這樣氣勢洶洶的,我還以為發生了什麽天大的事情,其實有些事情不必過於認真,追求浪漫的東西是毎個女人的權利和情懷,在這裏無聊得快要窒息了,擦出一點點的浪漫的火花和搞出一些朦朧的事情來,可以調節就美化一下這裏的生活氣氛,否則的話,我早就得抑鬱症了”

“如果欺騙別人的感情也屬於浪漫,那麽浪漫這兩個字的內涵,真的已經被你徹底地顛覆和歪曲了”

“他也並沒有損失什麽,我們還沒有走得太近,其實許多東西都是一種成人遊戲,它是情商的博弈,也是一場心理的較量,更是大家你情我願的規則遊戲‘’

“你情我願必須得有誠實和尊重作為基礎,否則的話,就是欺騙之下的誘導,試想一下,如果並不像是你所講的那樣,我相信西蒙是絕對不會趟這個渾水的,這個遊戲你隻好自己去玩去吧!‘’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