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愛若指間沙 (28)

(2015-02-12 13:55:19) 下一個

 

那個上海女人像對待熟識的朋友一樣拉起西蒙就走,等絮文反應過味來,他們倆人已經到了大門口,法蘭克福的中國人人多嘴雜,絮文早就從別人的嘴裏聽到過關於她的風言風語,他的丈夫經常出差在外,由於耐不住寂寞,守不了冷床,她的床第從來就不專屬於他的丈夫,仗著年輕聰慧,語言關早己過,她的口味也越來越偏重,專撿小鮮肉掐。

西蒙被她拽著胳膊到了門口,也許太過突然,也許感覺到有些事先未爭得他的同意像強行,所以臉上掛出了些許的不悅,但是他又偏偏好著剛才聊得很歡的麵子,不知如何是好,絮文看著西蒙的臉色有些難色,而且很不高興在自己的家裏,她竟然做出如此大膽的舉動,不禁上前說道;

“你最好應該先問問人家,本來你就犯錯在先,現在你又有些失禮了,也不先問一問,人家願不願意跟你去,別忘了這是在國外。”

西蒙也趁勢掙脫開被她拖著的胳膊,為了緩和一下緊張的氣氛,他一邊溫和地看著麵前的女人,一邊開始向她解釋著原因:

“XXXX女士,我今晚還有一些事情,今晚必須得早走,這點小事我自己會處理的,反正襯衫是每天都要換的,你不必過分在意!”

看著西蒙沒有跟她走的樣子,一股強烈的征服欲望和馬上就要當眾出醜的窘境驅使著她,開始大膽的扮演起自己的角色來,她本來生就一張娃娃臉,配上她披肩的長發,有一股淡淡的清純,現在她突然扭捏作態起來,不住地歪著腦袋,故作萌態,手在空中連比帶劃,還時不時地做出了少女羞澀的表情。

“西蒙,我有一事相求,不知道你能不能夠幫忙,那就是我的花粉過敏,你們那裏有沒有好法子,我不想春季到來總是這樣噴來噴去的,希望有個徹底根治的辦法,你們哪裏有沒有什麽最新的醫治辦法嗎?我這裏有私人保險,我可以任何時候轉到任何一個醫生哪裏去。”

她又轉向絮文笑著說;“絮文真得好好地謝謝你,一直以來我跟我的家庭醫生溝通都有問題,可憐咱不是學醫的,許多醫學名詞都很陌生,現在有辦法了,我可以去找西蒙了,語言的障礙解決了,那麽我的鼻敏感也有希望有救了,”

“有這麽嚴重嗎?不就是溝通障礙解決了,整的就跟遇到了華佗扁鵲似的。”

旁邊有一位一直斜著眼觀戲,在這裏的居住了很長時間的東北大姐終於看不下去了,她的快嘴性格也是在這裏是出了名的,現在終於開始發作了,

“大姐,你是沒有讓這個病困擾過,我剛來這裏還是好好的,沒有幾年就得了這個富貴病了,一到開春季節,鼻涕眼淚一起流,眼睛腫得像個桃子似的,不明者以為我天天被我老公欺負了似的。”

那位大姐故作睜圓了眼睛,一手捂著嘴,一手誇張地指了指她,做出不可相信的神態,

“你老公欺負你?就像說蛤蟆身上長了毛一樣,這裏可沒人敢信呀!如果說你欺負你老公,倒是沒人不敢不信。”

“大姐你就別開我的玩笑了,我可沒有你那麽有福氣,兒子又孝順,女兒又聽話,家裏沒有你操心的事,也沒有我這個煩心的病呀。”

一看西蒙正在穿衣服,那位大姐也許經她誇了兩句,刀子嘴豆腐心的勁頭犯了上來,衝著西蒙那邊喊道;

“西蒙,人家說了這麽半天了,你就趕緊把你診所的地址和電話給人家吧,一位新的“佳麗”病人,你可要認真對待呦……”

西蒙從他的背包裏拿出了一張自己的名片,一邊遞給她,一邊皺著眉頭地問道,

“你去我哪裏是很繞路的,你住的哪裏?我知道正好有一位XXXXX大夫,對於這個病的治療也很有療效,你要不要先去試試看?”

“那位大夫不好使,人家就認你,就認你這個德國的“華佗”,你可要“負責到底”呀!”

那位快嘴直爽的大姐又開始說話了,眾人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出聲來,隻能附和又起哄地說道;

“好事一樁,不許推辭。”

克勞斯看著這群中國人在這裏錦裏藏針地逗嘴,他不時地皺皺眉頭,端起酒杯到陽台去透風去了……

西蒙把名片給了那個上海女人之後,看看時候不早了,便背起了他的背包,過來跟大家逐一握手告別……

當走到那個上海女人那裏,那個女人便又進入了純情的角色,

“西蒙,有幸認識你,你的儒雅氣質感染了我,你嫻熟的中文讓我感到我們之間再無距離,希望我們不是最後一次見麵,更希望你能夠原諒我今天的失禮。”

她又指了指外麵一輪的清月,靠近他並壓低了聲音,眼睛裏則泛起了淡淡的光華,望著他的眼睛略帶挑逗的口吻深情地說道;

“月明風清,雁上枝頭,三月桃花醉人,但願花香入幽夢……”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