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愛若指間沙 (25)

(2015-02-09 17:34:10) 下一個

 

聽完了西蒙的這段中國特殊經曆的“愛情”的故事後,絮文唏噓不已,她不禁感歎已經有十多年的時間了,西蒙還是把它保存得完好無損,記憶猶新,她不禁対著已經恢複平靜的西蒙問道;

“這段在中國的奇遇,很有戲劇情節,當然對於你更有深一層的含義,愛恨情仇,教訓豐富呀!隻是時間已經走過了許多年,你把這份記憶保存得如此完整,不知道是否對她還有些殘存的愛,還是已經變成了沒有結束的恨呢?”

“請原諒我!第二次見麵就跟你談這麽多,隻是看到你,又激起了我許多夢中塵封的記憶……時間已經走過了愛和恨的時限,我隻是把它做為一種特殊的“冒險”經曆保存了下來,當然心裏邊肯定還有一些很深的印痕的,

停頓了一下,他望著已經喝幹淨的咖啡杯子繼續說道;

“我確實爰過她,她身上的特別味道有別於我見過的所有其他的女人,也許就是文人們常掛在嘴邊的“風騷”二字吧,想起來,真的很有意思,在我豆蔻年華的時候,曾經在異國他鄉心裏留下過漣漪,並且深陷其中,險些與結婚擦肩而過……

“其實你可能現在己經把它封藏在了你心裏的某個角落裏了”

“也許吧,雖然已經是煙消雲散,浪濤消遁……隻希望她現在還活在這個世界上,並且是健康地活著……最好已經是兒女成群的媽媽了”……

從西蒙爽朗的笑聲裏,絮文覺得他消瘦的臉龐瞬間飽滿了起來……

“謝謝你聽我講完我的故事 ”他看了看絮文那張小巧的精美的臉,然後突然有些生羞地說道;

“在我的腦海中,所有的中國女人都跟一個詞連在一起,那就是美麗”

西蒙握著絮文的手,用這種告別詞結束了他們的談話……

與西蒙分別後,絮文很難平複自己的心情,所以她特意繞道來到了萊茵河邊……

望著波瀾不驚緩緩流過的萊茵河,感受著早春吹過的陣陣潮潤的夜風……

也許人的一生就像眼前的萊茵河一樣,時而波光粼粼,水平如鏡,時而浪濤洶湧,狂濤怒吼……永遠不會變的是河水永遠不停地向前流淌著,生活又向償不是呢?我們毎個人都走在一條上蒼為我們設計的道路上,一帆風順也好,遍體鱗傷也罷。生活的道路不會因此而止步的,即使你傷痕累累,舔過了傷口,你仍要繼續前行的。

一隻隻飛禽嚎叫著從河麵上掠過,夜風吹打著絮文單薄的衣身,她這才從西蒙的故事裏走出,猛然下意識地捂了捂自己的肚子,想起了肚子中前途未卜的孩子,還有今天晚上回家的任務……

克勞斯已經早於絮文回到了家中,看到屋裏黑漆漆的,他無奈地打開了燈,看到了冰冷的了無生氣的桌子空蕩蕩的,沒有飯香,更看不到人影……

他不知道他的老婆又去了哪裏,在這寒意陣陣的夜晚,讓他辛苦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裏,獨自麵對著這無邊無際的孤獨和冷冰冰的桌子……

當帶著寒意的絮文回到了家中的時候,克勞斯已經草草地吃過了晚飯,絮文帶著羞澀湊到了他的跟前;

“老公 猜一猜,我今天去了哪裏?”

她今天特意用了老公二字,

斜躺在沙發上看新聞的克勞斯,顯然是還沒有從回家麵對冰冷中走出來,

“你又能去哪裏,不是跟這裏的中國人聚會,就是忙著找你的工作,還有什麽好猜的”

絮文本來是情緒滿滿的,從聽完西蒙的故事,她沉浸在西蒙的故事裏,其實內心裏還摻雜著些許對西蒙的好感和敬意,隻是現在想到腹中的孩子,思緒剛剛回到自己的家中,回到丈夫和肚子裏的孩子的身上,冷不防聽到丈夫奚落的話,氣馬上就湧到了胸口,但是現在又不是滯氣的時候,得跟眼前的人商議下麵的事情,她壓了壓氣,坐在了克勞斯的身旁,把他的手拿過來捂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聽一聽……感覺一下……感覺到了什麽……是不是這裏邊應該還有一顆心髒在跳動吧” 說完她看著克勞斯臉上的反應,

克勞斯先是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突然意識到了什麽,瞬間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你的肚子……你說什麽……你的意思是你懷孕了” 他瞪大了眼睛,看著他的老婆,想再一次聽一聽絮文肯定或者否定的回答,

“不是懷孕,怎麽會突然生出第二個心髒來,今天我剛從婦科大夫那裏回來,已經有六周的時間了,可是……”

“可是什麽……”克勞斯的臉上從剛才的驚愕到現在的追不及待地追問,

“就是因為我前些日子感冒的原因,服用了一些消炎藥,怕對腹中胎兒的發育有影響” 絮文隻能把今天跟婦科大夫的話又重新對克勞斯講了一遍……然後她用一種期待的目光看著丈夫,像一個舉棋不定的小孩子等待著家裏大人的主意,

克勞斯聽到了絮文肯定的回答後,一下子緊張了起來,急促地從沙發上站起來,一邊看著麵露苦澀的絮文,一邊來回來去地在房間裏麵踱起步來,

“為什麽不早告訴我,我的意思是,我們做的(避孕)措施已經很有效了,怎麽就懷上了呢”

聽到這個回答的絮文很是失望,不生不硬地甩了他一句,

“那兔子刨坑,還有閃失的時候,如果偏要問怎麽懷上的,那麽你我的心裏都應該有數,難道你沒有聽到過這句話,所謂的安全期不安全嗎”

突然她仿佛又意識到了什麽,

“克勞斯你好像話裏有話,你把話說清楚了,什麽叫突然就懷上了呢,難道你懷疑這裏邊不是你的種嗎”

“克勞斯一看絮文有些生氣,趕緊停下來解釋了起來,

“我沒有其他的意思,隻是覺得很突然,容我再細想一想”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西蒙的性格熱情開放,是一個有善心,並且時刻準備著去救助弱者的人,好像是一個左派色彩很強的角色,這種人在個性上很少歧視的意識,在外人看來也有些異乎常態,謝謝點評!
精靈精靈 回複 悄悄話 這兩個人的婚姻基礎有問題。。。。。不過那個醫生也很奇怪,才接觸一次,就跟病人走那麽近,說那麽多。。。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