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愛若指間沙 (8)

(2015-01-18 11:49:31) 下一個
馬上就要臨近回程日子的絮文,又去商場買了幾隻Elmex的牙膏和幾套雅詩蘭黛的套餐化妝品,在收款台因為信用卡的事宜,絮文險此和那位滿嘴塗抹著死耗子血,口中嚼著口香糖,又趾高氣揚的收款員吵了起來,她裝作聽不懂英文,頤指氣使地讓絮文講德語,要不是不想臨走前惹出一肚子氣來,絮文真想回訓她,難道講英語的顧客,就不能在你們的商場買東西了嗎,這種傲慢又無禮的人,最好讓她們的經理也過來看看,領教領教她的道行,那到時候她距離打著鋪蓋卷走人也就不遠了,

傍晚法蘭克福的街頭,閃爍的霓虹就像是短暫的留給夜色中的笑容,充滿了歡悅的溢光,和煦清柔的微風布滿了大街上的每一個角落,拂在臉上的清風,恰恰送來的陣陣茉莉花的清香,讓人覺得愜意安和,絮文想到馬上就要告別了這座美麗的城市,心中不免留連之情輕輕地油然而生……

耳邊突然想起曾經聽到的一首熟悉的歌,好像很符合此時她的心境

莫非看到你嘴角上揚的微笑
讓我想起夜已落下了帷幕
還是路邊海棠花的清香
讓我安閑地駐足
夜已漸濃,腳步已遠

其實生命本身就是一場夢
人生又何嚐不是一場未完成的遊戲
當滿滿的淚將要乾枯的那天
尚有淺淺的微笑
還有縷縷的清煙
……………

當絮文踏著傍晚的柔風,邁進家門的時候,家裏看上去還是一片漆黑,克勞斯好像還是沒有回來,她習慣地正要一邊打開屋燈,一邊脫掉外衣,正在她的手觸摸燈的開關的時候,突然從屋內的緊裏邊飄過來一陣悅耳動聽的音樂聲,這聲音如幽穀空靈飄逸澄澈,緩緩地沁入絮文的耳膜血液和意識中,它似乎從裏間的客廳飄逸過來,絮文疑神細聽是鄧麗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許久沒有聽到中文歌曲的絮文,此時聽到這首歌,感覺是那麽的親切入耳,婉轉悠揚……

正在詫異間的絮文,走到了客廳的門口,慢慢地推開了半虛掩著的客廳的門,突然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屋內被一團團閃爍的溫馨包圍著,客廳的茶幾上和兩邊的地板上到處擺滿了著小小的蠟燭,更確切地說是碼放好了的心形圖形的熠熠閃光的蠟燭……

這時候克勞斯緩緩地從客廳的陽台上走了進來,走到剛剛進來的女人的身邊,一下子握著絮文的手,深情款款地吻了這個還在疑惑和不解中徘徊的女人,然後他用一雙含情脈脈又情意綿綿的雙眼望著麵前的和他在一起共同生活了近三個月之久的女人,沒有說話隻是在她的耳邊細語了一句 “親愛的,閉上你的眼晴”剛剛被吻過,嘴邊尚有餘溫的絮文不知道什麽事要發生,但是她清楚這也許是克勞斯今天準備的節目的一部分,隻能順從而又期待地閉上了眼睛……

當她睜開眼晴的時候,首先被一種沁人心脾的清香直襲她的鼻竇,克勞斯的胸前簇擁著一束用各種色彩鮮豔搭配著的盛開的玫瑰花,看到了眼前玫瑰花,絮文的心裏也多多少少地猜到了眼前這個節目的主題,但是她還是佯裝做不知道,用一種摻雜著興奮而又疑惑的眼神看著克勞斯,激動地等待著他接下來要說的話……

“文,今天是我的生日,我願意在今天剛剛到來的38歲的生日之時,做出一個人生的重要的決定,那就是和一個女人畢生牽手,在今後的日子裏共同風雨同舟,和衷共濟,站在一起去迎接未來的生活”

絮文遲疑為什麽自己竟遺忘了今天是他的生日,也許是這此日子奔忙於要回國之前的準備,太過於自己了,

她用一種深感歉意的目光望著麵前的男人,可是腦子裏又馬上回到了眼前的主題,她似乎已經預料到了克勞斯接下去要說的話……

克勞斯似乎並沒有察覺到眼前這個女人的小小的變化,又接著真誠地說道,

“我願意用我今後的所有能量和我的未來去對一個女人負責,並且從今以後踏入我生活的新篇章,去做一個稱職合格的丈夫”

他緊張地咽下了一口氣,然後用一種急待和期望的目光對視著絮文 “親愛的文,你願意不願意做我的女人,願意不願意接受麵前的這個癡情的德國人做你的丈夫呢”

被感染和興奮的絮文想用一個點頭去迎接這個意外的求婚,但是矜持而又有些羞澀的女人,腦子裏突然湧出了很多的,又許久以來遇到的而又來不及說的話。

她用有些凝重的雙眸直視著麵前求婚的克勞斯 “也許我現在的話是有些大煞眼前的浪漫風景,但是我還是要誠實地來問你 “你想沒有想好和一個來自於異國他鄉的女人,這個女人的身上沒有流著日耳曼的血液,有的隻有截然不同的文化和背景,有的隻有迥然不同的生活方式,這些東西的存在你應該知道意味著什麽,克勞斯對於這些你都深思熟慮過嗎,你真的準備好了嗎”……

聽得入神而又認真的克勞斯接下來的一番話,讓凝重神色下的絮文的嘴角漸漸地露出了嵌著梨渦的笑容……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精靈精靈 回複 悄悄話 其實這個克勞斯人挺好的,隻是他心裏那麽深的有著另一個女人,而巨蟹座女生又是細膩的,有些替絮文擔心啊,不過絮文這個年紀,相信能把握好吧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