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愛若指間沙(5)

(2015-01-10 12:51:16) 下一個

 

絮文的覺被克勞斯的說話聲叫醒,還處在迷迷糊糊中的新來咋到的女人,一臉的情緒,滿腹充滿怨氣的牢騷發作之後,克勞斯的臉上也有些掛不住了,他從床上站了起來,臉一下子搭落了下來,帶著一臉難看的怒氣,理直氣壯地麵對絮文大聲地說道 “正因為你存在著時差的問題,我才讓你現在不要貪睡,攢著晚上一起睡,這樣的話你的時差才能盡快地倒過來,否則你得需要更長更久的時間”接著他像是說給麵前的女人聽,又像是說給自己聽接著說道“ 說到在一起吃早餐,小時候我奶奶經常對我說,一家子如果不能在一起早餐,那麽就不存在在一起的意義了” 說完他也不管絮文聽後的反應和怎樣消化這些話,自顧自地氣呼呼地徑直地走向客廳的餐桌……

絮文剛開始聽了還覺得有些道理,聽到最後,越聽越來氣,越想越想生怒,她感覺到克勞斯這後麵的話,尋不到一點理所當然的理由,隻能算是他們家裏的生活習慣而己,各家有各家的生活習慣和方式,那我奶奶還說早餐可以不吃呢,為什麽我偏偏就得服從你們家的生活習慣呢?再看看他現在強硬的立場,讓她覺得真有些氣不順怒難消……

她正要起身,找他去理論,突然放慢了腳步,想到自己昨天剛剛來到這裏,今天兩個人爆發就戰爭,理智上感覺有些不妥,再細想想,前邊那個關於倒時差的理論,也有他的一番道理,先按壓住自己的脾氣,且再看看今後如何發展和走向,

她按壓住提到嗓子眼的怒氣,拿著自己的衣服,緩緩地走到衛生間換上,又略施了些淡妝,走了出來,

克勞斯一直在餐桌旁等著她,咖啡和麵包一樣沒動,原封不動地在那裏擺放著,他則筆直地坐在桌前,氣鼓鼓地好像又心不在焉地隨便翻看著報紙……

絮文也是沒有話地坐在了他的對麵,板著個臉,看著對麵的人,好像剛才剛剛按壓下去的滿腹的委屈,又被眼前的情景重新勾惹了起來……

克勞斯突然瞥見了走過來的絮文,也許是看到絮文如約來到了餐桌前,突然動情地伸過手來握住她冰冷的手,意想不到的語氣也變緩和柔靜了起來 “文,我剛才說的,真是為你好,也為了我們將來的共同生活,互相能夠靠攏些,希望能夠得到你的理解”

絮文此時聞到了咖啡的醇香和麵包的香味,她現在確實感到饑腸轆轆了,從昨天下飛機後,她就沒有進食,也許是餓過勁了,也許是昨晚上亢進的激情徹底蓋過了饑餓的抗議,看來用這種方法減肥,會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她不禁抿著嘴笑了笑……

看到絮文這一笑,克勞斯以為她認可和理解了自己的剛才所講的話,急忙握住她放在桌子上的右手不禁又拿起吻了起來……

他一邊趕緊給絮文沏上咖啡,一邊又趕緊把一塊麵包切下,送到了絮文麵前的盤子裏……

絮文看他忙前忙後地樣子,顯然感覺到有一股暖意淡淡的襲來,好像多少驅散了一些早晨起來的壓抑和鬱悶的情緒,也許是自己多心了,是否在匆忙當中有些誤會他了,

想起臨行前,父親語氣深長地拍著她的肩膀 “丫頭,事事理解為先,相互體諒,忍終不悔” 也許兩人在一起的時間還太短,父親的話是對的,理解為先,尊重為主,自己不要總是由著性子來,小事生煙,大事冒火,結果隻能是誤了別人也害了自己……

下午克勞斯帶著重新和好的女人,到法蘭克福的歌德故居和聖保羅教堂及 法蘭克福市政廳轉了轉,一邊參觀,一邊聽著克勞斯口若懸河地介紹著自己岀生和生長的地方,從公元前後這個城市的誕生講到曾經在這裏發生的幾次戰爭,從文學家歌德講到哲學家叔本華和阿多諾,克勞斯一直如數家珍地侃侃而談,絮文跟著克勞斯也如同倘徉在歐洲曆史文化的長河中,陶冶和感受點點滴滴在心頭……

晚上回到家中,吃過了晚飯,絮文無意間觀察到了一種狀況,這個家裏裏裏外外隻有房間的一個角落擺放著他母親的照片,而從這幾個月頻繁的聯係中,克勞斯也從來沒有向她提到過他的父親,正在收拾桌子的絮文不禁歪著頭問道正在看新聞的克勞斯 “克勞斯,你的父母還健在嗎?他們跟你住在同一座城市嗎?”

克勞斯顯然並不喜歡絮文這個很正常的提問,眉頭立即皺了起來,他並沒有回答絮文提過來的問題,而是把電視的聲音調到了最大頻率,德國八點鍾的晚間新聞立即充斥到了整個房子裏……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精靈精靈 回複 悄悄話 一來就發脾氣,這點不象巨蟹座呢:-),這兩才剛開始就產生種種不和諧了,讓人擔憂啊。。。。不過也是,都年紀不小了,性格都成型也強烈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