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老煙記事(85) 煙已逝

(2014-07-01 04:53:43) 下一個

1111日,那個黑色的日子,就這樣悄悄地、卻不可阻擋地到來了。我反複琢磨這四個排隊立正的1,如果對我有什麽深意的話,就那是——離別。我們一家四口風風雨雨數十年,其間交織著無數的歡喜與悲苦。終於,老煙要在這一天離隊了。

 

那天下班又遭遇堵車,到家已經挺晚。吸了一個半小時的尾氣,我感到胸悶腹脹,飯也不想吃,便一個人到馬院的操場跑步。8點鍾,我大汗淋漓地回來,正準備洗澡,姥姥從小屋出來告訴我:你媽讓你給她回電話。我心裏咯噔一下,趕緊撥號。媽媽在電話那頭說:你爸爸下午感到肚子痛,好像又是腸痙攣。你知道,他肚子裏沒東西,容易腸痙攣。可護士打完針後,他還是喊肚子痛。我也沒辦法,隻能在旁邊陪著他。後來他呼吸又變得困難,每一口氣都淺淺的,眼珠還往上翻。我害怕起來,趕緊給你弟弟打電話。現在小羊已經到了,你爸爸又好點。我覺得你還是回來吧,你說呢?

 

今年我已經回家好幾次,每次都報病危,每次都平安度過。為此媽媽很傷腦筋,不知道什麽時候叫我回來合適。上周五她就告訴我情況不妙,我剛訂完票,小羊又打來電話,讓我先別回來了,大夫說沒那麽嚴重,害得我又趕緊去退票。老煙知道後挺生氣,叫媽媽不要一驚一乍,一趟趟遛我,影響我的工作。媽媽在這事上老踩不對點,搞得跟當年炒股似的,戰戰兢兢,六神無主。

 

我來不及多想,馬上訂票,明早9點半起飛。之後又驅車到單位拿筆記本電腦,回來時妻子剛到家,她今晚加班。我對她說:爸爸可能快不行了。我先飛西安,你明天再來。上次你坐飛機暈得一塌糊塗,這次改坐火車吧。她點點頭。這時然然跑過來,叫我給他念書。我要收拾行李,便讓妻子帶他去大屋念。

 

我沒有多少東西可帶,半小時就把箱子裝好了。忽然想起要給然然錄像,便拿著攝像機進大屋。然然正靠在沙發上,聽媽媽講書,見我給他錄像,便嚷道:幹什麽呀?為什麽要拍我?這孩子最近很不愛拍照,一看到鏡頭就扮鬼臉。我對他說:臭寶,老老實實呆著,別做怪相。我給你錄完後,要帶到西安去,爺爺想你了。然然問我:你為什麽要去西安?你上回不是剛去過嗎?我想了想,便照直告訴他:爺爺可能見不到你了。爺爺要走了。然然問:爺爺要去哪兒?我說:爺爺要去天上。然然怔了會兒,忽地對我說:你逗我玩吧?我都大班了,你騙不了我的。爺爺是要死了吧?我歎了口氣,收起攝像機,坐到沙發上摟住他說:爺爺是要死了,你快沒有爺爺了。你永遠不要忘記爺爺,他很愛你的,像爸爸媽媽一樣愛你!

 

11點半剛躺下,手機就響,居然是弟妹打來的:哥哥,爸爸已經走了。我驚得脊背發冷,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弟妹接著說:小羊還在醫院,我陪媽媽先回家。你別太難過了,爸爸是躺在小羊懷裏走的,走的很安詳。你不用太急往回趕,我們會處理好的。

 

老煙就這樣走了,像一陣風似地走了,讓我都來不及念想。

 

我第一次意識到,一個生命的離開,是可以這樣隨意的。

 

(記於20101211日 父親逝世一整月)

 

10-12-11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Redcheetah 回複 悄悄話 "一個生命的離開,是可以這樣隨意的。"....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