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talia:情智靈性之翼

卡斯塔裏亞,神話中的靈感之泉,生命之源。你賜我以情智靈性,我回報你以詞賦詩文。就這樣,離開了陸沉的故鄉,來到了海外的古嶼……
正文

紅顏與青樓(詞八首)

(2020-11-17 00:21:53) 下一個

 

紅顏與青樓(詞八首)

 

        庚子之年,板蕩不已。時近歲尾,內外局勢更形吊詭。百無聊賴中,張宣兄於燕郊寄來八詞,題詠史上八位名姬。感念乾坤合一,陰陽互生,挽狂瀾於既倒固須豪傑,決成敗於千裏尤待英雄,然窈窕女子,當此之際,或濟危振義,或傾國傾城,亦多撼天地而動人寰,乃至可歌可泣者。雖或受當時迂腐之士詆誣,或受後世放誕之流輕薄,仍各秉持所明大義之所在。於是因依原調,率爾奉和。

 

 

1)西施——調寄《西河》

 

鄉夢裏,浣溪一顧猶記。

紅顏命薄自賢郞,孽緣奈起。

寵嬌越苑又吳宮,誰知腸斷天際。

 

殿高聳,休漫倚,滿腔愛怨空係。

黿龍血戰正江東,幟殘敗壘。

慧心弱質且強歡,相思暫付春水。

 

臥薪舐膽傀儡戲,也無非、爭霸封地。

笠艇煙波逃世,遁蓮叢、伴雨隨雲沉醉。

可有芳華凋殘悔?

 

【範蠡獻計勾踐,用西施複國。幸明弓藏狗烹之機,得偕美人遁去,終圓初夢,然以身許國,已誤浣紗溪純真春光。無悔乎?有悔乎?

 

2)王昭君——調寄《一叢花》

 

琵琶朔漠送紅妝,清淚映飛霜。

荊門故裏唯餘念,況難說、後殿風光。

砂蝕雪侵,青冡豈在,千載月昏黃。

 

丹青不辨雀和凰,仙李代桃僵。

興亡禍福疑何是,待青史、細細平章。

留得杜翁,吟懷絕唱,千古吊情傷。

 

【杜甫《詠懷古跡》七律五首其二詠王昭君(明妃),持論公允。後人題詠不少,實無出其右者。

 

3)貂蟬——調寄《念奴嬌》

 

羞花閉月,見星眸淚暈,焚香時節。

匝地狼煙橫白骨,夜暗中心愁結。

五馬門庭,池鴛籠鳥,委曲存芬冽。

任從籌主,付將危局衝折。

 

日上殿閣春深,花容獨鎖,妬恨生千迭。

雛鳳臥龍謀不盡,何似此謀超譎。

怎奈功成,奸雄殛命,佳麗芳蹤滅。

久懷風韻,人間宜有傳說。

 

貂蟬正史無傳記,始見於宋代話本小說《三國誌平話》,謂係呂布妻,至明代《三國演義》方載呂布戲貂蟬等情節。

 

4)楊玉環——調寄《風入鬆》

 

沉香亭畔賞新詞,綽約展豐姿。

三千粉黛無顏色,汗驄送、紅荔青枝。

扶浴華清宮殿,密盟連理情思。

 

馬嵬坡外賜巾絲,恩寵得全屍。

六軍金甲齊鳴動,恁舍棄、權杖龍旗。

玉殞巡西皇輦,香傳海東舟崎。

 

【有傳言楊玉環實詐死,得潛赴日本。東瀛至今仍有小說家言。

 

5)薛濤——調寄《夜合花》

 

織錦回文,雁書魚牘,孰能望盡天涯。

經年別後,武陵約散秋霞。

晚來悼春花。柳英偏教惹輕紗。

不如歸隱,流花浣井,目送歸鴉。

 

惺惺互惜堪誇,況長聞、繪紅描翠才華。

何如俗界,高門樂籍分差。

瑾珮換袈裟。戀歌曲終剩悲笳。

世人唯道,紅箋小巧,寫盡情賒。

 

元稹赴成都任,與薛濤相識。兩人俱負詩名,薛長元十一歲,遂熱戀。後元奉調回京,一度詩書來往,然終絕。薛後遁入空門。

 

6)李香君——調寄《滿庭芳》

 

血染桃花,扇撕金粉,傲然標格青樓。

色微王謝,傾覆亦無愁。

輸卻江山半壁,猶閧搶、加爵封侯。

秦淮水,幾多巾幗,應算最風流。

 

悠悠。當此際,情絲固結,情意相投。

早贏取榮名,靈室雙修。

卻奈書生失節,邂逅後、多少啼愁。

輪回矣,男兒積弱,不曉試吳鉤。

 

【孔尚任《桃花扇》寫南明李香君、侯方域故事甚詳,鼎革之際,要也讚女流輩婉孌倚門,實主風骨,而男士大夫功名文章,卻萎靡頹放,又何止侯生一人矣!

 

7)栁如是——調寄《漢宮春》

 

楊柳輕揚,縱雙佳才藝,名滿勾欄。

年來飄泊,識遍江左風寒。

幽蘭草在,料春宵、夢戀南園。

渾不勝、霜刀雪箭,東君辜負朱顏。

 

所幸絳雲樓起,得校書弄笛,品飲花間。

衣冠忍看發斷,換了江山。

投池被救,問何人、能拯沉船?

猶待考、浙東義舉,沉雄毅贈明環。

 

【柳如是原名楊愛,兼擅詩畫。始戀陳子龍,陳有納側之想,共居鬆江南樓,有詞集《幽蘭草》記其情事,終因家族反對未果,悵恨離去。陳抗清殉國。柳如是後依錢謙益,錢為築絳雲樓。明亡清興,錢轉事新朝,柳則投水赴死獲救。或雲柳曾暗中資助浙東抗清義軍,陳寅恪《柳如是別傳》考證其事,終因史跡渺茫,難以定論。

 

8)陳圓圓——調寄《鳳凰台上憶吹簫》

 

欺世荒言,盡人皆道,憤怨由出紅顏。

豈救亡之際,自毀雄關?

環珮裙釵眾女,妝畫就、隻識承歡。

紅羊刼,非幹婦德,大道唯艱。

 

悲憐。壯男七尺,天地大乾坤,痛失樞元。

念質如秋菊,心似枯蘭。

唯有零花飄葉,方憫我、衣履蹣跚。

休重憶,生涯斷章,段段心酸。

 

【“衝冠一怒為紅顏”,吳偉業《圓圓曲》詠吳三桂事言之,頗為人稱道,實則乃“紅顏禍水”論之翻版。豈舉國存亡繼絕之關鍵,係於一女色之愛乎?故反其意而用之。

 

                                                                      2020、11、16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