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思

每天都發現一個新的自己
個人資料
小思維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開明加拿大也曾仇視老中

(2017-07-02 16:51:23) 下一個

我前天帖的離婚不搬家的夫婦(美國人離婚後仍然住隔壁)。

實際上女主人已經成為加拿大人。她對於加拿大的福利製度讚口不絕,說是共同富裕的典範。加拿大人也是和藹可親的優良民族,他們沒有尊卑貴賤之分。舉個例子,看病不是按級別或者財富分類,而是看誰病情更重,更需要看病。不論資排輩,也不分三教九流。所以人民十分愉快,安居樂業,優哉遊哉;百姓們過的是多麽和諧,多麽悠然自得的生活。

相反,在美國生活緊張活潑,競爭激烈,由於槍枝四散,缺乏一種安全感。如果看病,得看您有什麽保險,有什麽地位,有什麽資產。CHRISTINA的弟弟由於貧窮和卑微,隻能得到最為簡單的治療。由於自己不爭氣,缺乏教養,抽煙嗜酒。早早得了腫瘤,很快轉移,在醫院把舌頭割掉,肢體切掉。不是嚴密分析病情,采用合理的方案治療。盲目的大劑量的化療和放療之後無效,早早夭折。而作為GOOGLE工程師的另一個弟弟家有萬慣財富,醫療保險很不錯。因此得到了最佳的診斷和治療方案。她還專門飛回美國和醫生們討論使用何種治療方案。因此,人是有等級的,而且等級森嚴。命運也截然不同。


昨日是一個重要的日子,是加拿大建國150年後紀念日。標誌著這個國家已經成為真正聯邦共和國,而且她還有著一個史詩般的曆史。日前,CBC(公共廣播公司)播放了紀念國家生日的電視連續劇,是讚美之詞為主。不過上演之後受到媒體和社會的雙重指責,節目製作者發現自己處在一場全國性攻擊謾罵的狂風暴雨中。由於對法語、曆史事件的疏漏和偏見,CBC不得不為之道歉。“我們慶祝,我們還要將分歧轉化為理解,獲得大家認同的、獨特的民族感”。

加拿大不光是有過一些粗魯的行為,也曾有過一段極不光彩的甚至稱為暴行的曆史。其中包括超過一個世紀的政策,政府當時旨在同化土著民族,約15萬兒童(通常是教會管理的寄宿學校)受到身體攻擊甚至性虐待。其中一些人痛苦難熬,而且至少還死了3200人,可以說是一種“滅絕文化”的行為。

這其實是加拿大一個長而令人困擾的時間線的一小部分。通常而言,加拿大是一個國家人們讚美其禮貌民族,有著文明的社會政策。作為一個漸進的、先進的、自由民主製度,某些人阻止我們承認這一事實。布雷頓角大學曆史係退休教授格雷厄姆說:“但是我們必須承認,在我們的曆史上有一些黑暗的篇章。”

一百多年前,“好女人難道不想投票”?1914年的馬尼托巴省長麥克朗是一個作家和社會活動家,主辦星期六夜場講話,批評性別歧視的言論。經過她的艱苦的努力爭取婦女選舉權和勞動法改革,最終使得馬尼托巴省的婦女在1916年獲得選舉權進行投票。這項權利在幾年後就擴展到了加拿大的所有婦女。

同時期在艾伯塔省還有一個冉冉升起的明星作家和活動家:劉慧卿.墨菲。創造了曆史,她作為大英帝國第一位女法官,與她的朋友麥克朗加上另外三名婦女。利用公開的平台嚐試,且讓婦女在加拿大宣稱合法的 "人" (婦女在法律那時不被承認為合法的人)。經過堅苦卓絕的奮鬥,這 "著名的五人" 行動最終贏得了婦女人權的勝利一案。至今人們紀念著她們,在卡爾加裏的奧林匹克廣場,馬尼托巴立法大樓和渥太華的議會山的屹立著她們的紀念碑。

這些女權也促進了優生學的實踐或選擇性生育。麥克朗支持不人道的絕育政策,不讓弱智人生育。“讓我們與劣種種族說再見,是為了使家庭生活更美好”,夏洛特灰色作家麥克朗說道,她是一個舊式的女權主義者。不過墨菲在提倡絕育方麵更加積極,在一欄中辯稱:“我們保護公眾免受患病牲畜的進犯;同樣更應該保護人民免受人類髒器疾病的玷汙”。

兩個女權人士連同其他名人一起發聲,在1900時期大力支持優生學。廣泛認為影響公共政策的加拿大醫療保險之父湯米道格拉斯也參與此行動。艾伯塔省1928年頒布了針對 "精神有缺陷的人"的《性絕育法》。此法一直持續到 1972,迫使超過2800人接受絕育手術,包括知名人士拉妮.繆爾。

在加拿大最黑暗的幾十年裏,繆爾和其他被認為精神不正常的人並不是唯一被攻擊的目標。在1900年代之初,工會尋求辦法排擠亞裔男子移民進入加拿大,形勢嚴峻,變本加厲。一些人還抵製雇用亞洲人的企業,並推動立法保護白人的就業機會。渥太華大學法教授柏克豪斯斯(Backhouse)寫了一本關於加拿大的種族主義法律史的書。其中列舉了某些論據,對於精神殘疾或智商較低人的強迫性的絕育行為也助長了排外情緒。因為那時人們就是要保持國家的遺傳活力,隻要純種白人。所以黑人也同亞洲人一樣受到了大力排擠。

1922年,一個筆名為珍妮的出版了聲名狼藉的黑蠟燭,提出一個毫無根據的理論:“什麽中國人和其他非白種人團結在一起,蘊釀一個國際陰謀。他們在加拿大的街道上大量販賣毒品,腐蝕白人種族,破壞其純度。馬克.伯列(Bourrie)曾經寫了一個受過教育的淑女的故事:"與最低級的黃種人和黑人廝混" ,然後拋棄他們的 "混血兒" 嬰兒。這是何等的低級趣味和種族汙蔑?

珍妮是偶爾使用的筆名,她真名是參政女主角艾米麗. 墨菲,她是促成加拿大毒品立法的種族主義淵源。麥克萊恩的一位作家問道: “為什麽加拿大堅持要尊重一個排外的法西斯主義者?”在傳播排外主義方麵遠非孤獨,二十世紀初加拿大產生了一個與三K黨有聯係的團體,Kanada的三K或 KKKK。

1923年《中國移民法》正式禁止中國人進入加拿大。24年來實施之後卡爾加裏華人文化中心隻有不到50的中國人獲準進入。此後,亞洲血統的其他人也成為了目標。繼1941年珍珠港襲擊後,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部分地區被指定為聯邦保護的土地。在那裏,日本籍加拿大人被圍捕和拘留(被迫為自己的俘虜營地買單)。一些人被運往艾伯塔或馬尼托巴的火車上,送去當農民,上山下鄉的原型。他們是甜菜地裏的勞力。

後來,在1885年人頭稅作為控製中國移民的手段。據說當時居住在加拿大的2.4萬日本後裔中流離失所者約有2.2萬。有些人最終被驅逐到日本,即使他們是在真正的北方,強大和自由的土地上出生或長大。如果他們不想去初升的太陽的土地,他們必須重新定居在不列顛哥倫比亞省以外的落基山脈以東。瑞爾森大學藝術係教授、院長帕梅拉.蘇吉曼(Sugiman)說: “整個亞裔社區在地圖上被抹去了。”由此可見,加拿大對東亞人的偏見和種族主義具有悠久的曆史。

在加拿大最黑暗的日子裏,還有不少其他的故事被歲月所埋葬。Backhouse說: “如果我們問那些被害的人,我們實際上可以揭露許多更多的種族主義事件。”盡管現在多數人看到的加拿大是似乎光榮的曆史,但是人們千萬不要忘記,這個國家曾經有過極其不光彩的日子。美國也一樣,對中國的移民有很長的憎恨曆史,究竟有多少壞人壞事,還真的三言兩語說不清楚,也不可能完整的記述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