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我和Lance (八)

(2011-09-10 11:05:15) 下一個










(八)

雪崩了,是回蕩在山穀裏的槍聲引起的雪崩。我深知雪崩所蘊藏的巨大能量和威力。它終究會匯聚成一股勢不可擋的洪流。而且時速可達每小時上百多公裏,所經之處,無論是山林、村莊或城鎮,都將被它吞噬。此時的我,如果有部汽車,還有可能逃過這一劫,可徒步的我,真是在劫難逃!

在長年的雪山山穀裏,任何一點小小的震動,都有可能引起雪崩的爆發。


槍聲引起的雪崩現場:



         麵對死亡,我隻能選擇拚命掙紮,哪怕希望再渺茫。我轉身便開始瘋狂的奔跑,跑向那片我來時路過的林子。死亡之神開始瘋狂的追逐我,向我猛撲過來。。。

不,我不想死,我不能就這麽無聲無息的被吞噬掉。我的小凱文,我的lance。。。難道我真的再也見不到他們了?我這輩子真就這麽完啦?

我終於沒有了力氣,被急雪毫不留情的拋到空中,卷出很遠後,活活的掩埋了。。。

不,我不能死。我拚命的想掙紮,想向外爬,可我卻一動不能動,被急雪壓住,活活的憋死了。

我死了。一動不能動。陰曹地府裏,冰冷異常,陰森的可怕。我什麽也看不見,沉悶的見不到一絲光亮。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開始聽到有些聲音。這聲音我熟悉,離我越來越近。是狼嚎,是一隻母狼和一隻幼狼的嚎叫。。。

看來它們已經跟我到陰間來索命了。是呀,它們決不會放過我。

我渾身被捆綁著,動彈不得。我疲憊的慢慢睜開了雙眼,看著眼前隱隱出現的一束微薄光亮。難道我被押上了閻王殿?

過了好一陣子,也沒有一點異常動靜。我便開始試著動動身子和腿腳。好像隻有右胳臂被捆的不緊。我慢慢用力伸出右手,吃力而艱難的伸向那束微薄的光亮。

天哪,我沒死。我看清了,也感覺到了,我的手伸到了雪的外麵。進來的這束生命之光讓我看清楚了一切。原來我差點兒就被雪給活埋了。幸好我的頭部埋的不深。我就是借著透進來的一絲微薄空氣,活了過來。

我死裏逃生了!虛脫的我還是用盡了最後一點兒力氣從雪堆裏爬了出來,我,癱軟的倒在了地上,兩眼望著陰暗的天空,聽著那還在追蹤我的狼嚎。我知道自己還沒逃出死神的魔掌,可我渾身的肌肉已經僵硬,不聽使喚了。

“我的小凱文,我的Lance,他們不能沒有我。”

我再次打起精神,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頑強的站了起來!

趁天還沒完全黑,我必須馬上離開這兒。母狼離我已經很近了,刻不容緩!我聽得出來,它正向我的方向靠攏,它在嚎叫著求救。附近的狼,聽到叫聲,便會很快的前來助陣。看來我已是四麵楚歌。

我剛走了幾步路,就停了下來。原來,又是這可大樹。

 

命運又把我推到了大衛的死亡現場。是呀,剛才也許是大衛冥冥之中救了我。可把我從積雪中喚醒的,是這兩隻追蹤我的狼。

現場已經被處理過了。大衛也被來的警察運送了回去。地上那一灘灘的血跡還隱約可見。想著大衛倒在這裏的情景,聽著身後追蹤不舍的狼嚎,我不寒而栗。此時的我,無論是體力還是精神,都已熬到了崩潰的邊緣。我完全失去了戰鬥力,隻想逃生。

我將一直背在身後的槍誇在右肩上,加快了回家的腳步。

狼終於還是趕了上來。它的叫聲在我前方出現了。看來,她已經截斷了我的歸途。我再次握緊了槍,頂上了子彈。。。(待續尾聲)

 

 作者:張帆(加拿大)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