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我和Lance (四)

(2011-09-02 01:19:07) 下一個




我的Lance (四):

       蒼茫的夜色下,我背著睡著的小凱文,頂著冷風,踉蹌著摸回了小鎮。我出來的太倉猝,衣服不夠保暖,鞋子不夠防滑,接近五個小時的來回叢林山路,累的我頭暈。我凍得牙關緊咬說不出話來。心裏被死一般的孤寂壓抑著,沉甸甸的,沒有一絲生機。

我終於找到了小鎮旁邊的警察局。有兩位警察在值班。他們很吃驚的看著快要凍僵的我。其中一位馬上從我身上抱下了小凱文。我透了口氣說,我需要幫助。他們讓我別急,先進去暖暖,慢慢說。

      兩位警察非常親切。一位個子高高的、英俊魁梧,有三十多歲;另一位胖胖的,留著兩撇黃色小胡子,藍眼睛,黃頭發,中等身材,沉穩有度,機警過人。屋子裏很暖和。我坐下,要了杯熱咖啡,提了神,理清著思路,慢慢的開始了他們等待的話題。

      我冷靜的、同時也涵蓋了我的推斷和感覺,敘述了今天發生的一切,不讓一絲細節漏掉。
 
      聽完我的敘述,我看到他們敏銳的目光互相對視了一下。就在那刹那相對的目光裏,我感到了一種可怕的氣氛。便馬上追問道:“這附近最近有沒有發生過人被動物襲擊的事件?”
他們兩個不約而同的都點了點頭。胖警察說:“這兩年發生過兩起惡狼傷人的事件。但現在就判斷你的朋友出事兒還為時尚早。況且你說,他是一名非常有經驗的印第安獵手,所以他未必會遇到危險。也許另有原因。”

      但我心裏很清楚,警察是在安慰我。如果沒有危險,lance絕不會丟掉我和小凱文,去得無影無蹤。

      我沉著的追問道:“我想知道這兩起傷人事件的詳細情況,希望您能和我描述一下。”
胖警察麵對我嚴肅而認真的沉穩神情,判斷我是一個不會輕易的被嚇得歇斯底裏的女人,便開始毫不隱晦的說:“去年秋季,一中年婦女被狼群襲擊,發現時,隻剩下頭骨,身體的所有其它部分包括骨頭全部被餓狼吃掉;


      今年的頭兩個月,一中年男子同樣被幾隻餓狼襲擊,發現時,右臂和大腿已經失去了近三十磅的肌肉,慘不忍睹。”



       “政府有沒有實行過什麽安全措施?”我追問到。

      高個子的警察給睡在沙發上的小凱文又蓋了張毯子,走過來說:“政府已經推出馴鹿計劃,非常鼓勵印第安部落獵殺狼群,並以高價收購狼皮。北部山林,狼的數量已大為減少。這個季節應該不是狼襲擊人的時候。但如果你的朋友大衛今晚還不回來,我們明天一早就要組織人進山搜尋。搜救一有消息,我們會馬上通知你。

      “有沒有可能馬上就組織人進山搜救?” 我用試探的口氣問,希望能得到意外的答案。
胖警察很理解我的心情,馬上向我解釋說:“搜救工作一般得失蹤48小時後才能全麵展開。你朋友這情況特殊,我們會馬上處理。但現在已經午夜,最快也要等天亮,搜尋才會有效果。到時我會組織大批人力,大規模的搜山,並派直升機協助,展開全麵搜尋。”

      高個子的也馬上說:“今晚我們倆會留意山裏的情況,要發現有求救信號,會馬上配合行動。希望你的朋友能平安回來。

      我接著又試探著問:“ 可否將我的孩子小凱文托付給你們幫我照顧一下,我想再回去迎迎他們。” 兩個警察一聽,神色大變,馬上說:“這絕對不行,你不能再進山了,這非常危險。這麽晚,你一個人,不會有任何好的結果和有價值的進展!”

      我不敢再堅持,因為我知道加拿大的警察決不允許市民有過激的冒險行動。我怕他們會注意到我,阻止我,便作罷了。

      高個子的警察開車把我和小凱文送回了家。

      到家已經快淩晨兩點了。 小凱文也睡醒了。他肚子餓,要吃東西。 我給他準備了宵夜,一邊看著他吃,一邊和他聊起天來。

      “明天你睡醒了,媽媽要不在,你別急,媽媽是出去給你買聖誕禮物,在屋子裏好好等媽媽回來。” 我又指著他的那些拚裝玩具說:“你給媽媽拚出一棟大樓和漂亮的花園,等我回來看好不好?”

      小凱文太小,傻傻的看著我,像懂了。

      吃完飯,我哄他睡下,便開始了我的計劃。 我知道自己在這個時刻需要的是精神和體力,我不能再倒下。我把所有的薑都找出來,煮了來喝,吃了藥,便開始全副武裝,準備進山獵殺的一切所需。

      在準備這些狩獵裝備的同時,我更加的感覺到,大衛和Lance的處境相當的悲觀。我和大衛的狩獵裝備是一樣的。一套絨鼠皮獵裝,非常輕便保暖。 防水防滑的靴子可抵零下70度嚴寒。獵槍、子彈、信號彈,化學熱身袋可以貼身保暖。水灌到隨身背包外層,防凍。壓縮食物。我怕自己的病還沒痊愈不夠體力,專門帶了一小瓶興奮劑。醫用救護包、一把大衛7年前送我的隨身匕首。這把匕首是雙刃鋒齒,一尺多長,鋒利無比,寒氣逼人,形似魚腸。刀的兩邊都有很深的流線紋兒,刺入和拔出都不費力,可隨心所欲。平時在家,我都非常小心的把它放在高處地方保管,怕孩子拿來玩。隻在狩獵、露營或開車長途旅行時,我才會隨身佩戴。我把刀插在右腿的匕首套裏。匕首和火種是人在野外遇難時最基本的求生必備。火種像隻鋁桶雪茄煙,種子存在裏麵不會熄滅。

      可我還缺少一樣東西,就是燃料包,用來燃火的。森林裏的樹枝和木頭會又潮濕,不容易點著,撒上燃料包,一點即可,火勢會很旺。因為是易燃品,所以我來時沒帶。
我不知道大衛把燃料包放在了哪裏,廳裏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也沒找到。隻有到樓上大衛的房間裏看看了。我管不了那麽多了!

      我推開了大衛的臥室房門,進了大衛的房間。臥室裏很整齊,木製家具,原色花紋,風格古樸,大氣自然。休閑椅和能坐的地方,都用狼皮鋪裝。我拉開一個個抽屜,想盡快找到燃料包。就在我拉開屋角那張台子最下麵的大抽屜的時候,我停下了。
裏麵的東西擺放得非常整齊,一塵不染。每樣東西我都似曾相見。拿在手裏,細細的都能回味起來。這些都是我以前送給大衛的禮物。看來他都做為收藏了。哪怕是一件小小的日用品,他都沒舍得用。我坐在地上,精心細致的查看著,慢慢回想起當時的情景,不知不覺已淚流滿麵。

 
      燃料包找到了!在大衛床頭櫃的抽屜裏。隻剩了兩包。看來是大衛臨走前,在這兒整理東西時,隨手留下的。有一包已經漏了,我拿時不小心,撒在了身上。 
出發以前,我寫了兩封短信,一封放在了電視上,另一封我將會在路過警察局時放在門口兒的信箱裏。

      我再次來到小凱文的房間,親著他的額頭,依依不舍。當我出來關上他房門的時候,我的心在流血!

     此時我的直覺告訴我,大衛和Lance不會突然的出現在我的麵前。我已經沒有了那種渴求,因為我了解他們。所以我在準備這些裝備的同時,心中已經開始了殺戮!


快淩晨五點了,天還很黑,可我已經等不及了!我全身裝束,腳蹬靴子,背上背包,手持獵槍。當我站在門口再回頭環顧這一切的時候,我知道,這個溫馨的快樂天堂,我可能再也回不來了。我終於關上了大門, 踏入了那大雪無痕的黑色黎明。(待續)    


                                                                       作者:張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