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我和Lance (三)

(2011-08-31 22:36:00) 下一個

 


       我帶著小凱文迎著漫天的大雪,開了幾個小時的車,終於見到了大衛和Lance。我還是先擁抱了Lance 。它的大舌頭在我臉上一頓狂親,比洗臉還徹底。然後便去圍著小凱文玩了。







 當大衛把我像摟孩子似的摟在懷裏時,我的心頓時苦澀澀的。好多的委屈,到了嘴邊。。。可還是咬咬牙,吞了下去。那種喉嚨哽咽,難吞難咽的滋味,隻有自己知道。我把頭埋在他胸前好一陣子,抬起頭,還是露出了快樂的微笑。“是呀,難得一聚,又能在一起過個聖誕了,我要給他留下快樂的時光。自己的痛還是自己抗著比較心安理得!”

          可事與願違。我來的當晚就開始高燒,一連幾日不退。

         大衛那時的生意做的相當紅火,雇了不少人打理,自己不太操心。他就想輕鬆愉快的陪我度個假。我病的那幾天,他整天的帶著小凱文和Lance 出去玩雪橇。在那座小城鎮的外圍和北部的森林中間,有很大的一片空地。那裏家家都養幾條狼狗,還有很多的雪橇狗Husky。狼狗很喜歡帶小孩子玩,因為它們喜歡工作,不願閑著,這是狼狗的特性。 Husky非常喜歡拉雪橇這項工作。狗狗們拉著雪橇,帶著孩子們的歡聲笑語,繞著這片空地,玩兒的風風火火,好不熱鬧。小凱文和Lance更是開心到了極點。

           轉眼我病了四天了。這天感覺身子輕鬆了許多,看來快好了。下個星期就到聖誕了。我便打起精神開車出去透透氣,順便采購了好多東西準備過節。可當晚大衛說,明天要出去再獵隻鹿。我勸他說,已經買了太多的東西了,就別去了。可大衛執意堅持。我不願意掃他的興,就沒刻意攔著。 

           第二天一早,天剛蒙蒙亮,我和從前一樣,起來給大衛備了一份熱量比較高的營養早餐和他需要攜帶的必備品。可Lance卻顯得有些焦慮不安。我和大衛以為它是怕不帶它去。可後來我回想起那天的事兒,才明白,事情並非那麽簡單。

            大衛的確是因為Lance年紀大,所以根本就沒想帶它。七歲多的狗狗,已經開始進入老年期。當狗狗不夠強壯的時候,它很容易成為其它野獸獵殺的對象。

            Lance看大衛準備走了,舉止很瘋狂,定要同去。它以前從來沒像那天那麽不聽話。 那天很冷,外麵的風很大。一出門就感覺凍到骨頭裏。也許是因為我的病還沒有痊愈,身子很虛。

            Lance的力量太大,我拉不住它。大衛隻好在外麵把院子木圍欄上方的插劃插好。Lance能打開所有的門,隻有院子的大門,它打不開。大衛故意安裝的很高。怕有群狼獵狗的事兒發生。 大衛走前,我再三叮囑他說:“天氣不好,天黑前一定回來。”  他應允我說:”一定“! 

            Lance不肯進屋,我陪他在外麵呆了一會兒,他還是急躁不安、難以平靜,還不停的往我身上撲。這個動作Lance從來不做。

 

 我回了屋子,感覺頭很暈,便懶洋洋的倒在壁爐旁的狼皮褥上。小凱文自己玩拚裝玩具。一上午就這樣迷迷糊糊的過去了。平時總喜歡圍在小凱文身邊玩兒的lance,那天卻裏出外進的。我給它東西吃,它連看都不看。我的病剛剛好轉,著實沒力氣哄它。

           北部城鎮,過了下午三點,天就開始擦黑。我收拾好屋子,晚餐也備得差不多了,隻等大衛回來。本想吃了藥再打個盹兒,可Lance從外麵進來,拿鼻子非要頂我起來。                         

          我看它一天都不開心,自己又沒精神陪它,不免有些心痛。大衛應該也快回來了,我幹脆打起精神,帶它出去迎迎大衛,也讓小凱文透透新鮮空氣。可我剛打開圍欄門,Lance就像離玄之箭,跑的無影無蹤!

 

 一定是大衛回來了,我背著小凱文向lance跑的方向迎去。

        那天,從早就開始飄清雪,一天都沒停。Lance留下的腳印很容易跟蹤。可我背著小凱文,已經走進了叢林,也沒看到大衛和Lance。我開始有些擔心了。我又慌慌張張的走了足足有一個多小時,還是沒有大衛和lance的蹤影。天,已經完全黑了,森林外的風很大,林子裏異常陰森。我吹著口哨, 希望Lance聽到能回來。可我隻有失望。Lance和大衛都不見了,這時我已經意識到,一定是出事兒了。(待續) 

     作者:張帆(加拿大)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