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傳人

祖國在唱紅歌。祖國山河一片紅。 文革在延續,因為有文革的傳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們民族的文革。
個人資料
文革傳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保羅.佩洛西事件“男妓”的出處----洛杉磯時報文章翻譯

(2022-11-06 19:55:46) 下一個

Santa Monica 散發出的惡臭?當地“周報”傳播關於保羅.佩洛西的惡意謊言

Opinion by Robin Abcarian

NOV. 6, 2022 3 AM PT

原文鏈接:Abcarian: That foul stench out of Santa Monica? A local weekly spreading malicious lies about Paul Pelosi - Los Angeles Times (latimes.com)

正如你所料,關於 10 月 28 日舊金山保羅·佩洛西襲擊事件的第一份官方報告的細節不詳細。

但陰謀論者對真空的厭惡幾乎與共和黨人對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的厭惡一樣。當她 82 歲的丈夫為他的生命在醫院裏頑強著,警察試圖弄清楚發生了什麽的時候,瘋子們開始工作。

Santa Monica這個南加州海濱小鎮以其自由主義政治和風景如畫的棧橋而聞名,如今,關於保羅.佩洛西的惡意謊言竟然從此流出。多麽令人失望。

“聖莫尼卡觀察者”,一個小小的周刊,發布了一篇與事實相去甚遠的惡意文章。

“觀察者”報 10 月 29 日的標題:“可怕的真相,保羅.佩洛西又喝醉了,並在周五早上與一名男妓發生爭執。”

(關於“再次醉酒”的說法:8 月,保羅.佩洛西就 5 月在納帕縣造成交通事故後對酒後駕車表示認罪。他被判處 5 天監禁和 3 年緩刑,外加罰款。)

兩天後,檢察官對涉案嫌疑犯David DePape提出正式法律指控,他們在指控文件中稱,佩洛西是被一名男子用錘子砸碎玻璃進入房屋並聲稱他想致殘眾議院議長的人吵醒的。這份正式的法律文件,完全否定了“觀察者”所說的“故事”。

 “觀察者”的故事署名斯坦.格林(Stan Greene),對“此人”,我的同事圖書管理員詹妮弗.阿爾坎德(Jennifer Arcand)試圖去找,但“他”的蹤跡全無。

在作者的照片通常會出現在他的故事旁邊的地方,有一個灰色的正方形標題,標題寫著“出於人身安全原因刪除了圖片”。 2016 年,一張照片曾出現在一個虛假的“觀察者”故事旁邊,該故事預測奧巴馬總統將取消大麻的使用,但正如資深大麻題材記者湯姆·安吉爾(Tom Angell)當時在推特上所說,那張照片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教授朱利安·尤勒 (Julian Eule) 的頭像,他於 1997 年去世。

正如您能想到的,Greene 可能是《觀察者報》出版商的化名,他是一位名叫 David Ganezer 的久居聖莫尼卡的當地人。

我從來沒有在新聞界的活動中遇到過 Ganezer,但這些年來他在《洛杉磯時報》上“露名”很多。事實是,他是一名前律師,並於 2001 年從州律師協會辭職,也曾是聖莫尼卡市議會議員候選人。他在加州律師協會網站上的簡曆稱,當他辭職時,對他的紀律指控仍在審理中。

1998 年,Ganezer 試圖重振已停業的《聖莫尼卡展望報》,然後成立了《觀察者報》。

法庭記錄顯示,他在大約 40 起民事案件中擔任原告或被告(在報紙上反複“露名”的由來,本老漢猜測)。根據公開記錄,他還多次申請破產,包括最近的 6 月(2022年)。

現任“新城市主義大會”的前聖莫尼卡市經理裏克.科爾說(Rick Cole)說,在他的聖莫妮卡五年任期內,他經常與 Ganezer 打交道。

“每周一次,他把聖莫尼卡隨處可得的傳聞拿出來,”科爾告訴我。 “他對市政廳的報道就像你聽到的笑話一樣——‘我從我一個朋友的叔叔女朋友的兄弟那裏聽到的。’一半是真的,一半是虛構的,一半是錯誤的。”

2016 年,《觀察者報》報道說,希拉裏·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在紐約舉行的 9/11 紀念儀式上倒下後死亡。 “如果希拉裏·克林頓不能再競選總統怎麽辦?那會引起騷亂,並幹擾世界新秩序。希拉裏的分身會出動!”  “觀察者”說。 Ganezer 在給讀者的一封電子郵件中聲稱這個故事是一則諷刺笑話。

 “我永遠無法判斷他是在自顧開心還是在做什麽別的,”科爾說。

我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我多次通過短信、電話和電子郵件與 Ganezer 聯係,提出具體問題,但他從不回應。

然而,他確實回應了 62 歲的直升機新聞記者佐伊·圖爾(Zoey Tur)的詢問,這位直升機新聞記者因在 1992 年拍攝羅德尼·金(Rodney King)暴動初始的卡車司機 Reginald Denny被暴打,和 O.J.辛普森在 1994 年嚐試在白色“野馬”中慢動作逃跑而知名。圖爾 認識 Ganezer,因為他們在 Westwood 小學一起上幼兒園,並於 1991 年聘請他幫助她起訴一家未經許可使用她的新聞視頻的公司。她對此假佩洛西的故事感到憤怒。

 “斯坦.格林是你嗎?”  圖爾在她與我分享的文字中質問 Ganezer。 “是你寫的佩洛西的故事嗎?為什麽?”

Ganezer 回答說:“我的故事比舊金山警察局的故事更有意義。” (這不是報道。這是幻想。)

 “你,在你的綽號 Stan Greene 下,破壞了一名 82 歲的 ADW [用致命武器襲擊] 受害者的名譽,” 圖爾回答道。 Ganezer 回應了一個禿頭男子咬指甲的表情符號,假裝害怕。

“他認為這很有趣,這確實是他的問題,”圖爾說。 “他不了解他從事的行業。”

如果不是因為最近收購了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社交媒體平台之一的世界首富推動了《觀察者報》的故事,它可能永遠就是互聯網上無數不被人知的胡扯之一。

埃隆.馬斯克在推特上向他的 1 億多名追隨者發推文說:“這個故事的內容可能比表麵上看到的要多,雖然這種可能性很小。” 他鏈接了這個荒謬的“觀察者”故事。他的推文是在他向廣告商宣布他不會允許 Twitter 成為“一個可以說任何話都沒有任何後果的人人皆可的地獄”幾天後發布的。

對馬斯克的反製迅速而激烈。馬斯克刪除了這條推文。

在過去的一周中,“觀察者”的故事已經多次更改和更新,以反映新出現的事實,盡管 Ganezer 並不完全接受他在使破壞性謊言永久化方麵的作用。

“這個故事一直標注著隻是‘觀點’,” 其中一條更新寫道。也許對 Ganezer 並不重要,但即使是意見作家說“觀點”也無法編造自己的事實。

 “當局已經改變了他們的故事”,“觀察者”的更新說,“讓人們更難理解這一奇怪而令人發指的罪行。”

我確實將一件事歸功於 Ganezer:他的破爛謊言讓馬斯克變現了Twitter 正在成為馬斯克假裝否認的地獄景觀。

我想,Ganezer還是小有成就的。

@AbcarianLAT

                   

本老漢後注:馬斯克同學的推特現在已經是他的“個人財產”了。想“推什麽”他可以隨意。不過,如果有人在推特上放言說“兩年後,馬同學會把兩年前四百四十億買進的公司以四億元賣出”,想像中他不會“幫推”的。

後注2:沒有“觀察者”與馬同學,散處全美各地的性幻想照樣存在,由性幻想而亢奮,不全是馬同學與“觀察者”的功勞。

後注3:原文中一個具體去處,多年前(那位律師尚未辭職時),本老漢曾反複光顧,並留有溫馨回憶。此文讀來有舊地重遊的熟悉感,^_^。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0)
評論
清漪園 回複 悄悄話 對很多人來說,佩洛西的先生受傷的真相,就像2020年大選是否有詐選行為一樣,已經是一個曆史謎團了。一個政府,一個政黨,一個媒體,把自己糟蹋成一個塔西佗陷阱,不論說啥都沒人信了,真悲劇啊。
零不是數 回複 悄悄話 除了警察報告中提到玻璃是從內向外打破的,你看到有電視報道玻璃是如何散布的嗎?汽車車窗從外麵被砸,車裏麵也有玻璃,這次事件中是什麽情況?你也隻是猜測。你有你的立場無可非議,但是那個警察大概率見的比你多,更有“常識“。
文革傳人 發表評論於 2022-11-07 23:36:32
回複 '零不是數' 的評論 : 你看過汽車車窗被砸後在車外留下的一地碎渣嗎?跳出“立場”,常識或是電視都能幫助。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Sam大樹' 的評論 : 是。所有推特上拿老人家的痛苦娛樂的基礎,就是一位破產律師暗室小報上的臆想,實在是落魄到最低點了。難得和大樹同學有共識一次。問好。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czhz' 的評論 : 對毛劉與毛林的類比確實到位。再問好。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peacemind2' 的評論 : 把你的車門鎖上,把鑰匙放一邊。拿把榔頭走到你的車旁,想一想你會如何用榔頭相助進入汽車。別真幹,想想就好。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czhz' 的評論 : 是。當彭斯稍不“團隊”就被以絞架相威脅,經典的黑幫操作。相似度在96.579% 左近,*_*。問好。對了,講道理,不需罵人,那樣不對。罵帖我刪了。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ahhhh' 的評論 : 你可以把你的“證據”貼出來聲討你想聲討的 whoever。城裏能發言的地方很多。不客氣。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dong140' 的評論 : 據我所知,被稱“X粉”,許多同學不高興,我一般事實描述的說“川同學的熱情愛好者”,這樣雙方可接受,^_^。問好。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大號螞蟻' 的評論 : 螞蟻兄,這是你觀點,並無任何支撐。問好。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東方明月-' 的評論 : 就是。不但受害者有受害者的權利,就是嫌疑人也有嫌疑人的權利。許多不著邊際的問題是依“央視認罪”的辦案線條來的,*_*。問好東方明月兄,您偶爾在城頭新聞下的留言總能一語中的。問好。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Wtp003' 的評論 : 發言時爭取把話說完整。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零不是數' 的評論 : 你看過汽車車窗被砸後在車外留下的一地碎渣嗎?跳出“立場”,常識或是電視都能幫助。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零不是數' 的評論 : 這種“非XX”的小計不好。別人稱你“非造謠男妓路人”你怎麽想?就是。怎麽進去,地區檢察官在法院有“宣誓公證信”,說的很清楚。記者如果有不同的信息,才會發報道。你可以聯係 Fox 台的記者,讓他們多用功。
Sam大樹 回複 悄悄話 發揮一下想象力:你家門鎖旁邊有這樣一個洞。

peacemind2 發表評論於 2022-11-07 10:16:57
那個玻璃洞太小,不足以爬進去一個人,咋解釋的?
Sam大樹 回複 悄悄話 編個故事太容易啦!

那個就是弄彎床鋪的人,不信,就去問床鋪老婆!

看看誰反駁。。。。。。
零不是數 回複 悄悄話 czhz: 你的語錄“你個傻逼”。誰教的?
czhz 回複 悄悄話 不譴責對一個年過80的老人無端施暴,卻編造傳播男妓謠言,簡直流氓到了毫無人性,還好意思講”遜“。說別人傷人之前,好好照照鏡子,是人,還是魔鬼?
czhz 回複 悄悄話 零不是數 忘了,你當然覺得謠言惑眾是“遜”,因為你也是那樣的人。
czhz 回複 悄悄話 零不是數 發表評論於 2022-11-07 12:13:37 博主對出言不遜,立嘴傷人的ZCHZ能容忍嗎?
-------------------------------------------------------------------------------
那句話不遜?連凶手是要被驅逐加拿大人這麽基本的事實都不知道卻到處謠言惑眾是“遜”?
零不是數 回複 悄悄話
博主對出言不遜,立嘴傷人的ZCHZ能容忍嗎?
czhz 回複 悄悄話 大號螞蟻 你要是不服,比較一下川普對他的“戰友”如蒂爾森,彭斯,and X, Y , Z, 是不是跟邪教、黑幫老大毛對他的昔日戰友很相似。你們川粉對他們的態度是不是跟毛粉很相似。毛老大一說號,毛粉跟著喊親密戰友,一反臉,毛粉就跟著罵他們叛徒,工賊;川老大給任命時,是川總威武,不拘一格慧眼識人,一翻臉,立馬罵他們是川老大身邊臥底,沒有一個例外。
czhz 回複 悄悄話 大號螞蟻 發表評論於 2022-11-07 05:44:21 但是人人都知道是黑幫。
---------------------------------------------------------------------
每個有思考能力的人都清楚在美國,共和黨與民主黨都是現代政體,但以川普為老大的川粉則是帶邪教性質的黑幫,隻是在組織嚴密程度上還不如共產黨邪教黑幫。
peacemind2 回複 悄悄話 那個玻璃洞太小,不足以爬進去一個人,咋解釋的?
ahhhh 回複 悄悄話 左媒造謠襲擊者是極右怎麽沒人fact check呢?住在極右大本營,Berkerley,院子掛著彩虹旗,窗上貼著BLM標語。
dong140 回複 悄悄話 我們川粉都沒有耐心等。就像大選一樣,當天晚上不出結果的話,我們就相信陰謀論。那些極右媒體就是我們的信息來源。他們說得越嚇唬,我們越喜歡。
大號螞蟻 回複 悄悄話 陪審團按樸素常識判案。隻不過刑事案要無疑點證罪,民事案以疑點多證罪。民主黨在舞弊案和本案上,如黑幫一樣以證據不足以無疑點而逃罪。但是人人都知道是黑幫。
東方明月- 回複 悄悄話 樓下了解美國法律程序嗎?
美國司法獨立,意味著不允許政府,媒體,黨派幹預司法。在案件沒有審判前公布證據,有媒體幹預的可能性,會被判證據無效的。所以警方盡量不公布證據。

隻有trump整天公布選舉作弊的證據,因為那些證據假得都不敢拿上法庭,隻能用在媒體上造謠撞騙
Wtp003 回複 悄悄話 為什麽主媒從來不提監控視頻和報案警察電話紀錄這些最直接的可信的證據?
零不是數 回複 悄悄話 警察說玻璃是從裏麵向外砸碎的。
零不是數 回複 悄悄話 你從來隻看小報嗎?評論一下主流媒體為何不敢報道那個"非男妓“是怎麽進去的嗎?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