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傳人

祖國在唱紅歌。祖國山河一片紅。 文革在延續,因為有文革的傳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們民族的文革。
個人資料
文革傳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說說對“公知”的仇恨引導

(2017-05-09 01:47:06) 下一個

“公知”,是咱宣部與咱宣部手下各派“護院”們的打擊對象。有事兒沒事兒的,各種仇恨被“頂層設計”的導向了“公知”。

其實就是個皇權的保皇黨設計小伎倆。

什麽是“公知”?

“知”者,知識的擁有主體。不過,你隻是有知識,咱宣部與咱宣部手下的各派“護院”們不會去打擊你,你還算不上“公知”。隻有在這些知識擁有者開始大聲說話,把自己對社會的認知向社會小範圍的“廣播”時,你才是位“公知”。而且有個前提條件,就是你對社會的認知是和咱宣部製定的“認知”不一樣。

所以,打擊“公知”的關鍵,不是要打擊有知識的主體對社會廣播認知,而是打擊不同於咱宣部製定的“認知”。

要說有知識的主體,太祖也有知識。不但有知識,當年還把自己的認知不間斷的向社會廣播。可是,這些把仇恨導向“公知”的“部”與“護院”們,從不說太祖是一位“公知”。如果依其廣播的力道,太祖不但是“公知”,而且是最大的“公知”。但是,太祖又是原皇權本尊、現皇權依據、咱宣部與各派“護院”們的護衛原點,自然不能將仇恨引導向太祖,就有了摒太祖於一百零八名“公知”之外的咄咄怪事。

那些把仇恨引向“公知”的“部”與“護院”們,導引仇恨有個借口,就是“公知”的認知有錯誤。這點,不全錯。“公知”的認知不可能都正確,也不可能都不正確。就像太祖的認知一樣,比如太祖說“忙時吃幹,閑時吃稀”,就有錯誤。應該是“牙好是吃幹,牙痛時吃稀”。又比如,太祖說:

明顯是那節講阿基米德定律的物理課沒上好。可這並不影響“部”與“護院”們不時的把太祖其他認知掛在嘴上。

“公知”說錯了沒關係,你可以糾錯。但是,一旦你因為誰會說與皇權不同的東西就把誰的廣播給滅了,大家就都懸了。要知道,沒有了與皇權不同的認知,“水越深,浮力越大”成為唯一之後,不會遊泳的人跳入深海企圖浮起來的風險就徹底失控了。

不讓有知識的個體說認知,真做到了,是一個社會的自殺。把仇恨向“公知”引導,就是社會自殺的一個具體操作。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