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傳人

祖國在唱紅歌。祖國山河一片紅。 文革在延續,因為有文革的傳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們民族的文革。
個人資料
文革傳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文革時的腦筋急轉彎---尼克鬆的故事(圖)

(2014-08-04 18:30:42) 下一個


 

“文革小報”尋根第25篇。

說尼克鬆,先講個老漢當年鬧的笑話。

才到美國留學不久,參加係裏一位教授家中的小型聚會。閑談中,聊到政治,美國政治。老漢當時的英語比較扯淡,能聊出來的東西不多,說美國政治恰巧引出個老漢知道些許的話題,尼克鬆。老漢祖上與山東多少有些淵源,對水泊梁山“該出手時就出手”原則有好感,於是天外飛仙來了一句“Nixon is a Perfect President”(尼克鬆是位完美的總統)。

時至今日,仍記得那位教授被閃電擊中樣的錯愕表情。大部分美國大學校園是民主黨自由派人士的大本營,那位教授正是自由派擁躉,對因“水門事件”醜聞下台的共和黨老大尼克鬆恨之入骨。片刻後,終於走出“腦震蕩”,扔給老漢一個貼切問“Do you know what “perfect” mean?”(你知道“完美”的含義嗎?)。

老漢的英語差,但沒差到那個份上。其中的糾結,待結尾處再給您細解。

上小報:







這是出處:


 

前麵說過,到1969年“小報”大多被關,留下的都已接近“大報”身份,基本是“官方觀點”。對尼克鬆是啥觀點?就是文中所說的“像個強盜”,“迫害美國人民”,“不祥之鳥”,“特務活動”,和“赫魯曉夫勾勾搭搭,進行不可告人活動”。總的來說就是個邪惡、危險、需要嚴加防範的“敵對勢力”。

就這樣一位“敵對勢力”,在那篇小報文章三年後突襲北京,革命“群眾”自然不放心了,“自發”的到天安門“圍堵”:



當時咱革命“群眾”是有備而至的,早就訓練有素:



雖說1972年早春已經沒必要保衛林副主席了,剩下的三個還是要保的。保衛結果如何?這革命“群眾”在關鍵時刻掉了一次鏈子。在長安街上圍堵尼克鬆那陣勢,革命“群眾”幾乎是關公在華容道截住了曹操。很不幸,尼克鬆這位敵對勢力的“不祥之鳥”在天安門前大搖大擺的溜過去了。

這下可好,當天:


 

被“不祥之鳥”攥在手中,太祖危矣!

結果沒事兒。

然後這位敵對勢力的“不祥之鳥”又得機會無限接近革命“群眾”誓死保衛的“中央文革”與“江青同誌”:





“革命”危矣!

結果又沒事兒。

靠,“不祥之鳥”就是個鴿子。這下革命“群眾”放開了:


 

革命“群眾”開心伴“鳥”。


 

革命“群眾”組團伴“鳥”。

玩高興了不但忘了尼克鬆的真實麵目:



老尼臨走咱還送倆寶貝行賄:



難道三年前的:



不作數了?

從後來的進程看,革命“群眾”思想運轉很快,用現在的話說就是有很好的腦筋急轉彎訓練,緊跟太祖緊跟咱黨,隻拿最新最新的指令當真。次新的指令呢?後來有句經典“神馬都是浮雲”。

在這種背景下,尼克鬆總統就是老漢唯一“認識”的總統,曾經享受咱的國宴美味的總統,可以有資格欣賞大熊貓的總統。加上老漢的二百以上三百以下的英語,開頭那次聚會上尼克鬆當然是完美的美國總統了。

這個腦筋急轉彎的美好實踐,咱後來一路發揚光大。比如這位周永康周大人,2014年七月底咱黨說他問題大大地,咱就要認真的把他批倒批臭,敬業的選出老周多位“中宣部”女友中哪位最不中看。 那前麵周大人的一係列維穩壯舉到底還壯不狀?舉不舉?在周大人督導下抓了幾個完美總統?放走了哪些“不祥之鳥”?

咱早就急轉彎了,誰還管那個?!









 

[ 打印 ]
閱讀 ()評論 (6)
評論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小艾媽媽' 的評論 : 人的記憶能力有限。但是,這印刷技術把有限的記憶給無限擴大了。這個幾萬頁的“文革小報”,真是把文革給生生拽回來了。再謝一路鼓勵支持,咱接著給後生們講故事,^_^。至於與梁山好漢們的聯係,接點不是“虎”,而是“牛”,*_*。
小艾媽媽 回複 悄悄話 哈哈,來文革博物館每次都收獲非淺,竟然遇到梁山好漢的一支殘餘後裔,是打虎那家的吧,瞧當年那個虎頭虎腦。

群眾的眼睛雪亮,腦瓜轉的靈光,誰再說群眾不給力我跟誰急。
博物館搞的風生水起的,好,大大地好。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阿留' 的評論 : 留大俠好。這個“槍杆子裏麵出真理”的慣性,打破太不易了。幾年以後,全國“科學大會”,陳在台上與鄧握手,那腰身彎的居然比老鄧矮了一截。“權威”,“權威”,權力就是能威脅威懾一大片,*_*。常來坐。
阿留 回複 悄悄話 問候傳人兄!

想起陳景潤的一個故事:陳先生文革時淨偷著研究學問來著,不問政治;不料一次開會逃不過,非要他就美帝問題發言,他就隨口講了幾句美帝亡我之心不死之類的套話,心想肯定沒錯吧;講完了才發現,大家都以異樣的眼光看著他。旁邊一位好心人小聲提醒“毛主席接見美國總統尼克鬆啦!”,陳景潤當時傻了!

這腦筋急轉彎,連大數學家都搞不定哈。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沈成涵' 的評論 : 大俠好。多謝資料。從某種意義上說,皇權與黑社會一樣,一個權宜之計接著另一個權宜之計。權宜的目的就是“我”合適。結果就是您說的,一大摞空頭支票,然後自肥。混到最後沒法混了就火並。保持樂觀需要一個老大的幽默感,^_^。謝來訪,常來坐。
沈成涵 回複 悄悄話 老毛信奉的是厚黑學的實用主義,向來說了不算算了不說。
老毛和中共在49年以前發的文章或社論,49年以後一樣也沒最終實現過。就連分配給農民的土地也說了不算又收歸國有了。
請看下麵這些,都是中共曾經說過的,那些現在做到了:
1.關於民主政治
他們(國民黨)以為中國實現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幹年以後的事,他們希望中國人民知識與教育程度提高到歐美資產階級民主國家那樣,再來實現民主政治。其實在民主製度之下才更容易教育和訓練民眾。(《新華日報》1939年2月25日)
單說英美吧。英美是民主國家。這是人人公認的。英美人民有各種民主權利。為了國際的地位,必須從保障基本的民主權利開步走。恐懼是懦夫,疑慮是自私,反對便是倒行。我們再度呼籲:保障人民的基本民主權利。(《新華日報》社論1944年2月1日)
中國人民為爭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貨,不是代用品。化一下妝,當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雖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願望相去十萬八千裏。中國的人民都在睜著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來欺騙我們啊! (《新華日報》1945年1月28日)
現在是非變不可了!但如何變呢?換句話說我們一切要民主。我們一切製度、政策以及其他種種,都要向著能配合世界轉變上去改造。(《新華日報》1945年4月8日)
3.新聞自由
這說明英美在戰時也還是尊重人民的言論出版等民主自由的。英美兩大民主國家采取這些重大措置,正說明英美兩國是尊重和重視其他黨派,和他們所代表的意見和力量的。這種民主團結的精神,是值得讚揚和提倡效法的。這是英美的民主精神,也是我國亟應提倡和效法的。(《新華日報》1942年8月29日)
可見民主和言論自由,實在是分不開的。我們應當把民主國先進的好例,作為我們實現民主的榜樣。(《新華日報》1944年4月19日)
法西斯的新聞“理論家”居然公開無恥地鼓吹“一個黨、一個領袖、一個報紙”的主張。它們對於“異己”的進步報紙,采取各色各樣的限製、吞並和消滅的辦法,如檢查稿件、任意刪削,威脅讀者、阻礙推銷,派遣特務打入報館、逐漸攘奪管理權,最後則強迫收買,勒令封閉。(《解放日報》1943年9月1日)
隻有建立在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的自由與民主選舉政府的基礎上麵,才是有力的政治。 (-答中外記者團---《解放日報》1944年6月13日)
現在,假如我們承認戰後的世界是一個不可抗而又不可分的民主的世界,那麽要在這個世界裏生存,要在這個世界的國際機構裏當一個“優秀分子”,第一就是立刻在實踐中尊重“新聞自由”這種人民的“不可動搖的權利。” (《新華日報》1944年10月9日)
統製思想,以求安於一尊;箝製言論,以使莫敢予毒,這是中國過去**時代的愚民政策,這是歐洲中古黑暗時代的現象,這是法西斯主義的辦法,這是促使文化的倒退,決不適於今日民主的世界,尤不適於必須力求進步的中國...言論出版的自由,是民主政治的基本要件,沒有言論出版的自由便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不民主便不能團結統一,不能爭取勝利,不能建國,也不能在戰後的世界中享受永久和平的幸福...新聞自由,是民主的標幟;沒有新聞自由,便沒有真正的民主。反之,民主自由是新聞自由的基礎,沒有政治的民主而要得到真正的新聞自由,決不可能。(《新華日報》1945年3月31日)
要真正做到出版自由,必須徹底廢除現行檢查辦法。(《新華日報》1945年6月26日)
作統治者的喉舌,看起來象自由了,但那自由也隻限於豪奴、惡仆應得的“自由”,超出範圍就是不行的。也就是說你盡可以有吆喝奴隸---人民大眾的自由,但對主子則必需奉命唯謹的,畢恭畢敬半點也不敢自由。(《新華日報》1946年9月1日)
4.關於選舉
要徹底地、充分地、有效地實行普選製,使人民能在實際上,享有“普遍”、“平等”的選舉權、被選舉權,則必須如中山先生所說,在選舉以前,“保障各地方團體及人民有選舉之自由,有提出議案及宣傳、討論之自由。“也就是“確定人民有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的完全自由權。”否則,所謂選舉權,仍不過是紙上的權利罷了。(《新華日報》1944年2月2日)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