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傳人

祖國在唱紅歌。祖國山河一片紅。 文革在延續,因為有文革的傳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們民族的文革。
個人資料
文革傳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馬英九真不是李登輝的學生

(2013-09-17 01:00:53) 下一個

同胞那兒的立法院長王金平涉嫌試圖影響司法係統的正常辦案,一件事兒接著另一件,一不小心,總統馬英九原告成“被告”,別人的醜事兒成了馬英九的“關說門”,這世界,公平似乎成了傳說。政治,就算是民主的政治,也是把對手往“死”裏整的,隻是不直接拉出去斃了,而是政治生命的“謀殺”。民主政治的優點是沒有坦克上街的風險,但絕不是唐僧玩的。馬陰謀不到位,結果吃了個回馬槍。這方麵,曾三心二意提拔馬英九的李登輝就陰狠多了。13年前的“興票案”就是李陰狠的最好例子。
1999年,李的總統即將任滿,下一屆總統選舉在李的影子裏進行。李對台灣民主有貢獻,但是……  黑金、暗箱、我得罪天下人天下人別得罪我、分贓政治等等,李五毒俱全。李在任十多年加上黨國以前欠的獨裁專製賬,2000年國民黨先天就不好選。而黨國推出的候選人連戰,是當時同胞那兒官二代養尊處優的代表,讓黨國選情越發堪憂。時勢造英雄,在“台灣省長”任上頗有建樹的宋楚瑜出來以無黨籍的候選人參選(宋也是官二代,不過是精明的官二代),一舉領先國民黨的候選人連戰和民進黨的候選人陳水扁。
對李來說,連選上,會尊他這個前總統大佬。陳選上,對軍警憲特一竅不通的民進黨也不敢動搖他這個“國本”。隻有宋不行。宋原本有在國民黨內獲提名的機會,被李壓下去了。本著不能讓別人負他的原則,被他壓下去結過仇的宋決不能當總統。於是李出手打宋。
怎麽打?皇權專製係統都有類似黑社會的機製,體製裏的每個人都有一份投名狀。宋楚瑜的投名狀就是接過李給的錢,大筆的錢。李自己出來開記者會揭發宋收過黨國給的錢?李怎麽會幹這種小兒科的事兒?結果是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楊吉雄以個人名義出來開記者會,捅出宋的兒子宋鎮遠在“中興票卷”公司有大筆金額的帳戶。宋開始一解二釋三更改,元氣大傷,最終輸給陳水扁三十多萬票。(直至今日,楊就是不說誰給他資料讓他出來打宋的。以李登輝的陰狠,楊也絕不會有啥李登輝給他材料的直接證據。)
說馬“陰謀不到位”,不是說馬是天使或唐僧,馬玩政治也是高手。但是,馬不是李那種五毒俱全的政客。李的不留俘虜、為了目的不擇手段、國家公器就是我家茶具的陰狠一套,馬不想學也不會學。於是就有了他親上火線的討王記者會,於是成了現在的“被告”。
台灣社會從當年對李登輝陰謀政治的容忍到今天對馬英九相對陽光政治的厭惡,還是一種進步,進步在對政治人物的標準高了,對政客的表演熟悉了。但同時,在對馬英九高標準嚴要求的同時,卻能容忍王金平的明顯亂搞體製,台灣社會民主的不成熟也暴露無遺。馬英九打王打的自己遍體鱗傷,是馬告別李的惡質政治的進步,也給同胞們提升民主提出了巨大的挑戰。
這件事,也是大陸爭取基本民主的一個示範。老漢在“猜著同胞足跡”的係列裏說過,民主,是一項艱巨的工程,不是一種福利。想靠任何人發放一個民主製度就“天下為公”了,是一種彩票心裏,絕大部分人一輩子是中不了彩的。民主要靠自己爭來,民主的福利要靠全社會的辛苦工作。
相信同胞們的智慧,會邁過這道坎,走向民主的更高層次。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