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傳人

祖國在唱紅歌。祖國山河一片紅。 文革在延續,因為有文革的傳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們民族的文革。
個人資料
文革傳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ZT 殷海光:我們的教育

(2012-07-28 18:06:01) 下一個

——關於“黨化教育”和狹隘的“民族精神教育”

近八九年來,台灣在某些方麵有若幹進步。郵政是顯著的實例。可是,在另外某些方麵則有實質的退步,教育則是顯著的實例。今日台灣的教育,細細觀察,不僅不 及民國初年,而且不及滿清末年。那時的教育,是逐步向一“開放的社會”發展;今日台灣的教育,則是向建立一個“封閉的社會”之途邁進。大致說來,這幾年台 灣教育的退步,至少退步了五十年,這就等於說,這半個世紀的時光是白浪費掉了。照目前的情形看來,這一浪費,還不知到何年何月才停止,我們真為下一代人擔 憂。

這幾年來,在背後控製台灣的原則有兩個:一是“黨化教育”; 二是狹隘的“民族精神教育”。而這兩個原則又是互相滲透、互相支持、互相作用的。

台灣黨化教育的得以實施,顯然並非出於家長及受教育者之歡迎悅納,而全係藉政權便利從事布署。厲行黨化教育者挾其無可抗拒的政治優勢和一二頂大帽子,控製 學校機構,樹立黨團組織,並且掌握大部分教職人員,網既布成,彼等進而規定課程,灌輸黨化思想,傳播政治神話,控製學生課內外活動。彼等藉黨化教育,把一 代人鑄造成合於他們主觀需要的類型。

提倡狹隘的民族精神教育之類的教育,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最積極者有日本和德國這類軍國主義的國家。這類國家提倡此類教育的目標,係藉誇張自己民族的優 點並抹煞其他民族的優點,來養成國民“老子天下第一”的自矜心理,與仇視鄰國的態度及不能自持的狂熱之情。最後的目標,則為驅策狂熱的火牛,奔赴戰場,對 外侵略。我們從來沒有聽說越民主路線的國家強調狹隘的民族精神教育的。

目前台灣之強調的民族精神教育,是想替黨化教育找傳統上的依據,進而使黨化教育與傳統化合,最後等到而為一。揆諸“黨即國”的主張,此種作用甚明。當一社 群的危亡感從潛意識裏湧出時,這類教育所標櫫的口號確乎多少可以使人得到象征性的安慰。例如,寫一手很好的毛筆字,使若幹人直覺地認為國性未失,國種猶 存。然而,這種教育,行之過當,結果是造成偏狹心理,並收迷戀過去和自我陶醉之效,何補時艱?更何補於發奮圖強?

近來辦教育的人震於科學成就之偉大,也知道非急起直追究習科學不足以圖存。但是,他們徒炫於科學的結果而不明科學的根本。科學的根本是科學的精神、科學的 態度、科學的方法與科學的思想模式。今日科學的成就,是從科學的根本產出出來的。沒有這一科學的根本,便不會有科學的成就。但對是,科學的精神、科學的態 度、科學的方法及科學的思想模式,與黨化教育所培養出來的心理狀態是絕不相容的。前者是重解析的、重實證的、富於懷疑的,而後者則是籠統的、空幻的和獨斷 的。一個人頭腦中怎能同時裝進這樣冰炭不相投的兩種東西?一個人一隻腳向前,一隻腳向後,怎樣能夠走路?

當人在數量上處於劣勢,在形體上對比起來較小,在直觀中的強弱相形見絀時,心理方麵難免產生自卑感。有了自卑感,就要想方法彌補。彌補自卑感的方式之一, 就是想處處表現其優越。個子不高的人喜穿高跟鞋,瘦人聽到別人說他胖而欣然色喜。台灣這幾年施政之最原本的推動力,就是深沉的自卑感。有自卑感者,唯恐別 人瞧不起,所以處處要表現得堂皇壯大。而傳統的麵子心理,再加上現代的廣告技術,益使這一點心理作用發揮到史無前例的地步。這幾年來,凡屬於長麵子的事, 雖耗資巨萬,亦毫無吝色。至於表現壯盛軍容,製造新聞鏡頭之事,則日日相繼,不厭重複。若幹人在一方麵高調民族自尊,可是在另一方麵對於國際過往客人由於 禮貌所發口頭讚揚之詞,則不厭其詳,認真刊載。官方派駐海外通訊社對於新聞報道也以此為最基本的選擇原則,而並不是“是什麽,就說什麽”。於是,海外一有 恭維台灣的言論,雖一鱗半爪,也誇大報道。對於海外批評台灣的言論,則不是一字不提,便是斷章取義,或歪曲竄改。久而久之,把台灣在紙上構成世界上至美至 善的樂園。至於過年過節和壽慶時的鋪張,則把“節約”的美德置諸腦後。。。。。。總而言之,這幾年的政治是競相大作其表麵文章,以圖博取耳目聲色之娛。於 是這幾年的政治成了“廣告政治”。所以,為政越來越趨於表麵化,內容則日益空虛。關係乎百年樹人大計的教育也不能例外。不僅不能例外,由於辦理教育者之好 大喜空,反而更變本加厲。台灣這幾年的教育,似乎很發達,其實是在製造統計數字,重量不重質,素質日趨低落。各種學術機構、文教館所,看起來有如雨後春 筍,大有“中興氣象”,其實,稍一究詰,內容則空空如也。有的館所有開辦費而無維持費,有的館所有薪水而無事業費,有的館所幾乎隻有一塊招牌而已,館所 “通貨膨脹”的現象,是官僚政法廣告的產物,是急求見功和表麵熱鬧的結晶。我們知道真正沉得住氣為遠大的目標而苦幹者,哪會有這種澆薄的作風?哪會以為找 豆可以成兵?

世界的局勢演變到了今天,我們這一群人想要生存下去,隻有在政治采取讓大多數人得以自由發展其才智的民主製度,並且在學術上亟力從事科學研究。其餘的說 法,不是空話,就是不切要之談。時至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在自由世界陣營裏,如果還有人想藉一個黨派霸占一塊土地,高調一個主義,壟斷財政、經濟、教育,一 切的一切由一個集團一把抓,這顯得多麽尷尬,多麽不合時代需要,又多麽令人憎厭!

今日要實現民主並提倡科學,我們的教育必須從黨化思想裏根撥出來,而與民主及科學密切配合。我們這樣的教育主張,一點也不是什麽新奇的說法,而是歐美民主 國家行之有年的原理原則。依照這樣的原理原則來辦教育,才能使青年的心智和身體得到正常而健全的發展。歐美青年的心智和身體得到健全的發發展,才會有今日 輝煌的科學成就,才有今日的富強康樂。我們為什麽隻羨慕人家科學成就和富強康樂之結果,而卻否定獲致此諸結果的教育製度?在黨化教育和狹隘的“民族精神教 育”園地裏,是開不出科學之花的。楊李是在美國培育出來的,苦於配合民主與科學的要求,並為了挽救下一代,我們對於教育作下列的建議:

第一、停止黨化教育。[。。。。。]黨化教育在壓榨人心、製造偏見,除對一黨以外,對國家民族有什麽好處?老實說,在世界的現狀之下,黨化教育是不會成功 的。退一步說,黨化教育即令可以成功,充其量也不過是造出一批隻聽一個黨的話的盲從之眾而已。這樣的人,離開了黨的窩子,根本不能適應外界的新環境,隻有 成為廢料。真正“為國家為民族的前途”而辦教育的人,怎會做這樣“傷天害理”的勾當?現在辦教育的人,如果稍有良心常識,應該建議有權力者趕快停止黨化教 育。停止黨化教育,即停止對大家毫無益處的黨化課程,以及圍繞黨化目標的一切設施。讓青少年們的身心從黨化的迷陣中解放出來,多用時間精力於吸收科學知 識,學習科學技能。

第二,學術自由。自古至今,鉗製學術自由的勢力很多,其中最主要的有泛宗教主義、泛道德主義和泛政治主義。泛宗教主義者把學術當做宗教的侍女。在泛宗教籠 罩之下,凡抵觸宗教教條及神話的學說或理論,都被認為是異端邪說,都拿不出來,或壓得不敢抬頭。泛道德主義者認為一切思想學說必須從屬於道德倫範。凡不從 屬於道德倫範的思想學說,都被認為是敗壞人心的淫詞邪說,都在當被禁阻之列。在東方世界,泛道德主義者常在被禦用的條件之下與現實政治結合而借現實勢力以 行其道。現代的泛政治主義者從泛宗教主義者和泛道德主義者接收其管製學術的傳統,而在技術上則更加精練。蘇俄統製,可說是把泛政治主義發揮到了極致的統 製。在泛政治主義之下,一切學術思想都變成政治工具。政治教條成為學術思想之“先天的前題”,政治綱領成為學術思想之不可逾越的綱領。因而政治領袖也就成 為學術領袖。於是,一切學術思想的發展,必須受政治路線之規定。然而,可惜得很,經驗世界對於人間形形色色的政治一概是中立的.......蘇俄要能造原 子武器......隻有請教被俘的德國科學家,或派間諜到西方世界去盜竊,要不然便向本國科學家讓步_____不硬性規定他們從XX主義研究科學。泛政治 主義已經走到山窮水盡之境了,奈何台灣當局有一部分人士還迷戀這將死的骸屍?我們總不能不承認,這派那派的政治是少數人一時鬧的事,而學術則是社會百年千 年的事。今日之鬧政治者,何必連這冷僻的學術角落也不放過?為了社會的長久生命著想,我們應該讓學術從政治權力之下解放出來,讓它自由發展。不然,這個社 會的智慧會由萎縮以至於死亡,常理裏會有前途可言?

第三、簡化課程。現在,台灣從大學到幼稚園的課程之繁重,無疑居世界首位。課程名目之多,也是世無其匹的。小學學生竟有忙到夜晚十一點才能上床休息的。世 界各國,哪有這樣辦教育的?這樣辦教育,台灣的學術貢獻應該居世界之首位了。但是,在事實上呢?是一部分學生被壓得喘不過氣,心身受到戕害;另一部分學生 則采取敷衍手段,浪費時光和金錢。教師亦然。這樣製造出來的學生,品質那會特別精良?

第四、提高品質。老實說,處於台灣目前的地位,我們要在量上與別人爭多爭少,那是沒有希望的。製造統計數字,是幼稚的宣傳手法,何況區區的統計數字並不足 以驚世駭俗?我們要謀出路,必須從提高品質著手。要提高品質,必須首先停止教育方麵的通貨膨脹政策。這一政策停止了,再剔除那些為政治目標而設立的課程, 剔除那些為彌補自卑感而添設的課程以及活動,讓教師和學生們多些時間來究習有益心身的課目。這樣行之十年,教育成果之品質自然就可提高了。

當然,要性善台灣的教育,方案不止上述四條,不過上述四條方案是最基本的。如果能把上述四條方案行通了,那麽其他方案就易逐步實行。

我們對台灣的教育工作上列的論評和建議,並沒有一點意思說台灣現在辦教育的人不夠努力。恰恰相反,我們認為台灣目前病在辦教育的人太努力了。可是,辦教育 的基本方針錯誤,愈是努力結果愈糟。所以,我們認為要搶救台灣當前的教育,須請辦教育的人“高抬貴手”。隻有首先終止把這部車子向深淵裏開,然後才談得到 熟籌健全教育的細節。

(原載於1958年1月16日《自由中國》半月刊十八卷二期。轉載於《殷海光文集》,第四卷,湖北人民出版社,2001年10月版,第351——357頁。)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智老大,殷在大學教邏輯,那是工作。 殷應該是思想家,以他一介平民的身份而著作廣為流傳可以旁證。至於思想家,“好”與“壞”不該是判斷標準。關於一黨專政,您三句話裏用了三個感歎號,您一定喜歡秩序與棱角。
謝來訪。
zWiserman 回複 悄悄話 一黨專政
絕對是: 長處大大大於短處!

美國也是一黨專政! 一黨兩派而已!
zWiserman 回複 悄悄話 殷海光的專長是符號邏輯,

他不是一個好的思想家.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