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經滄海隨記

吾言吾所思,君聞君所願。【聲明】僅供交流之用,不作投資建議。
個人資料
牛經滄海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我的芳華:味蕾跟我過不去

(2017-12-23 09:06:43) 下一個

牛經滄海

12/24/2017

 

看《芳華》裏丁丁不吃水餃,對我的味蕾算是生平第一次獲得理解。

我從前一直不愛吃肉類或菜類的包子餃子。這些食物在蒸煮煎炸的過程會產生一種味道,我的味蕾排斥。別人拿包子餃子當美食,我寧願吃一碗開水泡飯。

小時候生活十分艱難,記得一到青黃不接的時候,就要吃菜飯,也就是在飯裏攙上青菜充饑。這種青菜混在米飯裏也會生出一種異味。我寧願餓著也吃不下。通常母親會在飯鍋裏蒸一碗白飯給我。雖然吃不飽,總比沒得吃好很多的。小時候對蔥蒜韮也完全排斥。吃麵條的時候,我常常會先盛一碗白麵加辣椒醬。好像隻有母親記得我的味蕾。偶爾,爸爸在一鍋麵裏撒上切碎的蒜葉,我會一頓不吃。挨餓,委屈不算什麽,最怕引發爸媽戰爭。戰爭最後,輕者挨罵,重則棒揍。味蕾闖禍,受過在我。

生活困頓,連喝水也是負擔。為了節省柴火,喝水通常是煨罐子置入灶中,煮飯時順帶煨出來的。有時候水燒不開,更遭的是常有煙熏味。我寧願從水缸裏舀冷水喝,四季不論。這個水好的是從土井挑來的,不好的就是取自一般的池塘。長此以往,肚中寄出蟲不斷,直至高中。有一次在稻棧(注:一種土坯砌的存稻的結構)清理底部殘餘的稻子,因寄生蟲發作居然痛得一躍跳出一人多高的稻棧。就算我後來精通了許多力學門類,仍然解釋不了那來的暴發力。

味蕾並不是一個單一的器官。有一次走親戚,趕上他們正吃早飯。因為我和我母親的到來,親戚從泡菜罈子現淘一把泡豇豆,加在之前的炒鹹菜盤子之上。也許趕路餓了,又是在別人家,並未在意,夾菜喝粥。喝著喝著,突然反胃,吐出黃水,遭踏了一頓早餐,其時正值青黃不接時節,母親帶上我或多或少想讓我吃個飽飯。

有人一定會說餓幾天就什麽都吃了。我隻能說你沒有攤上搗蛋的味蕾。我的味蕾一向對某種甜味,香草味不適。有一陣子吃米飯會感覺這種甜味,完全失去食欲,日漸消瘦。當年秋涼時分才漸漸好起來,體重也恢複正常,虛驚一場。

厭甜造成很多不便。比如同事在你生日的時候拿著蛋糕祝你生日快樂,吃吧,實難下咽,不吃吧,很難一一解釋。

值得慶幸的是,隨著時間推移,我的味蕾逐漸變得從眾,給我的生活帶來極大的便利。從接受蔥蒜菲開始,如今基本百無禁忌,一切正常。失去芳華,淡去味蕾,謝天謝地!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一覽青山 回複 悄悄話 小孩的味蕾比成人敏感,我小時候特不喜歡吃胡蘿卜,覺得一股奇怪的藥氣。長大後可以下咽,一部分也是知道它的營養好處,要求自己吃,但顯然味蕾沒那麽敏感了。
牛經滄海 回複 悄悄話 人之初性本真。各人天性各異,感官辨識度相差極大。有些人的辨識能力不在普眾範圍內,難免挫折。好在時間會磨平一切,眾生趨同,歸於沉寂
皇城一頓 回複 悄悄話 可能當時是過敏症狀 慢慢內分泌係統調節好 症狀減少或消失
蓍草為yarrow 回複 悄悄話 寫得很好,謝謝!我跟你相反,胃口太好了,容易吃多,需要非常自律才能控製體重。所以我還是挺羨慕你的,沒有這個問題,雖然聽上去這個問題曾經給你帶來苦惱。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