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歐洲:疫情如期而至,我們是否麵臨崩潰

(2020-03-31 11:49:21) 下一個

簡妮真人,天大建築學渣、永久操心歐娃媽、矯情生活美學推崇者、孤獨的旅行客,個周日(大陸時間用有靈性和溫度的文字以及圖片穿針引線記錄旅歐二十年日常生活的零碎片段、風景和感受。

 

2020/3/30

?傍晚時分去Lachen那條小河的林子裏采野韭菜。好幾天沒有下過雨,有斜陽穿過光禿禿的樹枝照在那一片野地上。天地間仿佛隻是我一個人。空氣中傳來鳥鳴和河水流過的聲音。我蹲在那片野韭菜地裏,一邊割著韭菜,一邊百感交集。這寂靜,這景象,和往年沒有什麽不同。隻是這時局這世道,卻是太不同了。自從一月份開始關注新冠病毒的疫情,從中國輾轉到歐洲、到全世界。每天低頭看新聞,猛一抬頭,就春暖花開了。

 

 

今天是周一,突然想坐下來寫幾個字。此時瑞士已經實行封國兩周,我也已經在家工作兩周了。

 

日常做了調整,輕易不出門,隻是偶爾在花園裏貪歡。工作日沒有因為在家辦公而變得輕鬆,該開的會還是照常進行,隻是開會地點變成了MS Teams網絡會議室,各個項目也在推進。每天比平時更早坐在電腦前,中午還是會沒有時間用餐,然後傍晚還是能感到疲倦。市場營銷部可能是集團裏少數幾個因為疫情而有工作量增加現象的部門,甚至被集團裏的安全監管部門和人士部門征用做各種新冠病毒防範海報及手冊。另一個工作量加大的部門應該是IT的支持部門。

 

我的家庭辦公地


從2月25日發現第一個新冠病毒病例到今天,瑞士一共檢測十多萬人,確診陽性率約13%,一萬五百多人,國家衛生部的網站每天都有疫情更新。在歐洲,瑞士屬於重災區,人均檢測以及人均確診率最大。大陸的家裏人和朋友都有微信來詢問我們的狀況,問我們是否需要口罩。其實還好啦,隻要在家裏呆著就安全。而且我一月底買了3盒口罩,封國時在網上買到少量的高價消毒液。現在出門買食物也隻是一周一次,所以口罩和消毒液省著用,還可以拿一些分給買不到防護物品的瑞士的親戚。食物、衛生紙、洗滌劑囤了點,後來發現超市的供給管夠,運營和價格都非常正常。

 

我一般每天一早和晚上睡前過一遍新聞。今天一大早起來讀到,巴塞爾大學瘟疫學家Richard Neher模擬計算瑞士新冠肺炎走勢預測:1. 最佳情況 3月29日達到高峰期, 急症患者人數為7730人, 8月31日新感染人數趨近於零, 死亡總人數為991人。2. 中等狀況 5月18日達到高峰期, 急症患者人數為64'160人, 8月31日新感染人數趨近於零, 死亡總人數為22'693人。3. 最差狀況 4月29日達到高峰期, 急症患者人數為747'761人, 8月31日新感染人數趨近於零, 死亡總人數為97'109人。就是說,8月31日會接近尾聲。估計官方會根據情況發展調整對國民日常活動的管製,比如像奧地利或以色列那樣更加嚴格地管製。

 

我平時對數據不敏感,不過這裏摘錄了幾個今天(3月30號)的數據。


瑞士確診新冠病毒陽性人數

瑞士每天新增病例(不同顏色代表各個州)

瑞士和其他幾個重災國家按人口計算人均確診率 —— 瑞士的曲線在最上麵(Switzerland瑞士,France法國, Germany德國, Italy意大利, Spain西班牙, United Kingdom英國,US美國 等)

瑞士和其他幾個重災國家的死亡人數 (Switzerland瑞士,France法國, Germany德國, Italy意大利, Spain西班牙, United Kingdom英國,US美國 等)

今天下午瑞士衛生部新聞發布會的消息,瑞士有286個病人在上呼吸機,瑞士重症病床容量疫前有1000,所以還有空間迎接高峰的到來。

 

瑞士對待輕症的策略是,自行在家隔離治療,各村落有誌願者送藥和生活用品,這樣可以不擠兌醫院的資源。家裏的人會被集體感染產生免疫。聽起來有些殘酷,但是這樣可以極大減輕醫院的負擔,讓醫院有能力救治需要呼吸機的重症。

 

至於檢測,如果有症狀了要先打電話預約。不容易獲得檢測預約,會被問到去過哪些地方,是否有那些新冠病毒的感染症狀。有同事發燒咳嗽了也沒預約到。不過,瑞士按人口比例每十萬人的檢測率是歐洲最高的。瑞士有世界上最好的大型跨國藥廠,在檢測方麵的質量和速度也在短時間內得到了很大提高。伯爾尼和巴塞爾的科學家們也在爭分奪秒地研製新冠病毒的疫苗,已經進入試驗階段。

 

歐洲各國之間有互助。德國、瑞士、盧森堡、奧地利等國家雖然疫情不輕,但也分擔了鄰國的重症。

 

說到個人防護,和歐洲的其他國家一樣,瑞士的口罩一月二月就被買空,連庫存都空了,絕大部分寄去中國支援了,所以瑞士在進入瘟疫緊急狀態的關頭,口罩在民間很罕見,商店和網上的消毒液一日之間搶購一空。可是我覺得現在的瑞士比兩周前的瑞士倒更安全。盡管新冠病毒確診人數在增加,可是政府開始作為了就沒什麽可怕的。瑞士人在管理方麵還是很有係統很專業的,本地國民素質也很好。這幾天瑞士媒體的口風也變了,超市門口有消毒液,超市裏也偶爾看到有人用圍巾圍著臉(確實是買不到口罩了)。

 

兩周前,大多數的公司還在正常上班。我每天坐著公交上下班、每天和同事開會,都覺得自己在冒著生命危險。上班的同事裏有不停咳嗽的,也有輕微發燒的。而同事們都覺得我小題大做。工間咖啡年輕的同事們把這作為話題來調侃, 因為他們更相信官方宣傳一直強調的三句話:

  1. 這病毒隻是類似一種流感

  2. 這病毒對年輕人沒什麽大礙

  3. 口罩無用

我想如果不是意大利情況變壞,大家還會歲月靜好、事不關己地調侃下去。

 

瑞士政優柔寡斷,到3月17號才封國。當時確診2650人,和意大利臨界的省疫情已經蠻嚴重了。社交平台和個別媒體有指責政府不作為的呼聲,但是不如後來意大利眼睜睜演變出來的事實來得有說服力。那段時間的個人恐慌沒有用,早就知曉COVID 19厲害的華人們隻能盡量做好自己的防護。

 

封國後就比較靠譜了,政府實行了一係列很有力度的措施,比如所有州必須執行統一的聯邦指令、國家準備好必須的生活物品和藥品安撫國民、關閉邊境嚴格管理出入、調集中8000名軍人參與抗疫,另外撥了200億法郎用來接濟封國期間不能上班和營業的個人和公司度過難關。 

 

瑞士這邊家裏的老一輩人說,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他們經曆過的最嚴峻的時期。意大利傳來的消息、圖片和視頻把恐怖電影變成了現實。自我意識很強的歐洲居民們被鄰國意大利的災情多少嚇到了、開始意識到新冠肺炎的嚴重性遠超一般流感,也有醫院開始在媒體澄清新冠病毒對年輕人最多隻會有輕微症狀的斷言

 

人們對醫務人員的感激和尊敬表露在各媒體和各種支援中。封城後的一個中午,有市民通過社交媒體相約集體站在陽台上為辛苦的醫務人員齊聲鼓掌。而我自從一月以來,因為新冠病毒的事,專門找了一兩個醫院的電視連續劇來看,發現當醫生可真不容易,而且對醫生這個行業產生了很大的敬意。

 

至於口罩的必要性,目前瑞士以及歐洲媒體都在討論,相比之前否認公眾戴口罩有用的立場要鬆動了很多。很多國家,比如瑞士,不實施也是國情不允許,因為沒有那麽多口罩。而奧地利政府終於決定這周三起會統一分發並且強製所有人出門戴口罩。

 

瑞士封國前的那個周末,我和孩子的爸爸去伯爾尼的公寓看在那裏上大學一年級的孩子。她所在的醫學院三月初就改為網上教學了。中午我們一家人去了伯爾尼的玫瑰園用餐。風和日麗的天,滿地的花開,落地窗外無敵的伯爾尼老城風景,不遠處愛因斯坦的銅塑坐在小徑邊的長椅上。我女兒特別開心,就像個八歲的小女孩一樣開心。外麵有很多的人、很多的家庭,一幅浮生為歡的盛世景象。我們路過兒童玩樂場的時候,有年輕的家長打噴嚏,並沒有像瑞士官方要求的那樣打在肘彎裏,邊上的人也沒在意,倒是我們孩子的爸爸私下嘀咕了一下,說這樣怎麽行,太自私了。看來封國是有必要的,因為還是有不自覺的人散落四周。

 

那天下午我們還去花木中心買了很多盆綠植, —— 那之後的周二淩晨起開始封國,所有類似的場所都關閉了,包括伯爾尼的玫瑰園和各種商店和市場, ——隻有超市、加油站和藥店是開的,而且店內限製人數,人間距必須保持2米,排隊進入。

 

伯爾尼玫瑰園的午餐


 

接下來的兩個個周末,我們都買好食物然後開車去伯爾尼看望女兒,這樣她不用使用任何公共交通、也不用出門去超市,避免了傳染途徑。我也會好好地做一頓午飯一家人一起吃。有時候想,日子就是這樣瑣碎的。不管發生了什麽,日子還是要過下去的。不同的是,到了這種兵荒馬亂的境地,平日裏人與人之間的隔閡、矛盾、衝突隻若微塵,生命和對每一刻當下的珍惜比什麽都重要。

 

那個封國前帶著孩子去過的伯爾尼玫瑰園,三月底四月初的時候風景是最美的。一條櫻花載道的小徑一直從山腳上到山坡頂,一路可以透過花枝俯瞰伯爾尼老城的全景。我想我會十分想念那裏的風景和那裏的一杯暖暖的咖啡。

 







 

不過,我家院子裏的櫻花這兩周也開了,—— 兩種不同的品種,一株“昨日雪如花,今日花如雪”的繁茂,一株星星點點的清麗。我把花枝剪下插在花瓶裏,放在所有的桌子上。看著那些嫵媚幹淨的花瓣,甚是欣慰。

 

櫻花插在花瓶裏顯得特別嬌嫩。我們很幸運,可以親身經曆一次恐怖電影裏才有的瘟疫大流行。如果我們能夠活過去,我們將變得更強壯,但願我們更能懂得敬畏。

 

兩周前,我爸微信我是否考慮回國避一避歐洲的瘟疫大流行,因為國內狀況控製住了,管製得也很有條理,國民有安全感。當時讀新聞也讀到開始有海外的華人往中國跑。我覺得這個可能性我是不會考慮的。我現在是瑞士籍,這是我和這個國家的契約。我在這裏生活了20年,交了20年的稅,個人的存亡與情感這個國家已經無可分割。如果我在這裏不幸染上了瘟疫,也是心甘情願。就是死,也寧願死在這個國家。

 

觀察瑞士國內每日的新增COVID 19病例圖表,似乎有數量下降的趨勢。也許這兩天會達到確診人數的峰值呢,那麽疫情的發展就會比較樂觀。不過,根據預測,無論如何8月底疫情大概會結束了。經過了百年不遇的一次瘟疫的洗禮和淨化,我們會不會更加懂得品味一點一滴的日常?

 

瑞士每天新增病例(不同顏色代表各個州)

 

最近看到過《楚門的世界》的一句話,莫名其妙就喜歡,把它給你們:
“如果再也不能見到你,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 文字完 -
 

我妹說,口罩可以重複使用的,但是使用時可以在裏麵墊上衛生紙。所以每次用完了,我會把它們晾在通風的地方幾日再用。我也是這樣教我的孩子的。省下來的,可以分給親戚用。

上周有接連幾天的暖陽。我在花園裏割了今年的第一次草。



Home blog: http://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13/

關注公眾號 [ 人海歐洲 ], 閱讀一個中國南方女子二十年歐洲旅居生涯沉澱出的經曆、視角、洞悉、生活方式和品味、感觸。

請將我設為星標和置頂,不錯過每次推送。掃描二維碼關注 [ 人海歐洲 ]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簡妮真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沉魚' 的評論 : 之前是歐洲低估了這個病毒的嚴重性,現在歐洲國家都行動起來了,目前看還是不錯的,除了意大利和西班牙醫療係統被擊穿,比較嚴重。意大利的嚴重部分原因也是策略不對,不應該收治輕症病人,這樣的話係統很快被擊穿。理智地來說,要救人先救己,所以保護醫護人員的安全、不擊穿醫療係統很重要。
沉魚 回複 悄悄話 我在法國,向你問個好。老實說,也不知道歐洲最後會怎樣。也覺得政策上有科學的地方,也有一些小錯誤。但是能看到無論國家之間,還是人民之間,雖有些不和諧的人事,但是大部分和大方向還是互相幫助,積極的。

我想作為普通公民,我們能做的,也隻能是盡量保護自己,盡量遵守隔離。期待疫情過去的那一天。

PS:從醫學的角度講,我比較,不能說悲觀吧,覺得無解。如果沒有疫苗或者有效的治療,最終恐怕即使醫療係統撐住不崩潰,死亡人數也會慢慢達到一個數量級,且不知誰倒是會怎樣。
簡妮真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亮亮媽媽' 的評論 : 保重。
亮亮媽媽 回複 悄悄話 問好簡妮,這一篇洋洋灑灑生活時事娓娓道來。通過你的博文了解到瑞士的情況。謝謝你,祝一切安好。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