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一年一度野韭菜

(2019-03-23 14:47:01) 下一個



每年到三月的時候,我就會去村子裏的Spreitenbach小河邊的那片樹林裏采野韭菜。瑞士人叫它Bärlauch, 熊蔥。

踩著軟軟的土路沿著河邊散步過去。穿過一個流水聲震耳的橋洞,上一個小坡,就看到左手邊高大的樹林。一路初春的景象。路過的樹叢和灌木,光禿禿的枝幹上已經可以看到呼之欲出的幼芽。有一條隱約被腳踩出的小岔路一直通入林子的深處。那裏的樹腳下,是大片的野韭菜地。十年前,那時候Coco還住在拉亨,就在這條小河的附近。是她把我帶到這片隱蔽的地帶。我一直都會記起那段當時隻道是尋常的時光: 她帶著七歲的兒子,我帶著七歲的女兒,我們一起去河邊散步,順便采摘野韭菜。三月初的時候,野韭菜都還很嫩,小小的葉子,新鮮翠綠,光澤如同緞子,從地上厚厚的棕色落葉裏冒出來,在風裏輕輕搖擺。空氣裏彌漫著淡淡的辛辣的清香。兩個孩子在林子裏歡快無憂地跑動,一邊玩耍一邊幫著我們摘野韭菜。那個場景,每當我站在這片樹林裏,它就會出現在我的眼前,讓我看到那時候的我們和我們的生活狀態。這種對生命的痕跡的回味,讓我又高興又傷感。



我後來帶過幾個曾在拉亨落腳的中國人來這裏采野韭菜。他們多數一兩年便會因為工作或身份的關係離開,隻有我是長期駐留於此。也有幾次是帶作客的朋友來過。孩子長大了後,專注於緊張的功課和青春期的煩惱,就再也沒興致陪我來過。可是我每次去才野韭菜的時候卻依然很開心。

瑞士的野韭菜在山野裏比較常見,是大自然在初春慷慨贈與的野味,季節隻是限製在三到五月,象極了家鄉的味道,濃鬱清甜可口。把它們采回家後,趁新鮮下水洗了,至少可以做幾樣簡單的小菜,炒蛋、炒臘味或豆幹和糖醋涼拌。用來做成餃子或盒子餡也非常香,不比真正的韭菜差。因為這個噓頭,我們幾個走得近然而平時無暇的朋友無論如何會湊一起包一次餃子,就此成了每年春天的固定節目,這樣也蠻好的。










朋友圈裏有能幹的女子,用野韭菜作了彩色餃子、盒子、調味醬和各種菜歡喜地拿出來曬。我想,對於每個在歐洲這一帶的國家生活過的華人,野韭菜都會是這段生活中的一個小小印記。

今年去采過第一次野韭菜後回到家給Coco發了一條微信。她寫回來: 人老了,就多了回憶。

能夠有很多回憶挺好的。我的記憶力已經大不如前。很多事情都想不起來了。所以從去年起重新又偶爾寫點日記。現在的瑣事,也許在將來的某一天讀到,會有不同的體會。那種回到過去、溫柔地注視著以前的自己和身邊的人、事的感覺,是欣慰的,如同偶爾品嚐韭菜,便能嚐到那種令人懷念的味道。
 

關注 [ 人海歐洲 ], 閱讀一個中國南方女子二十年歐洲旅居生涯沉澱出的經曆、視角、洞悉、生活方式和品味、感觸。

請將我設為星標和置頂,不錯過每次推送
 

長按二維碼關注 [ 人海歐洲 ]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3)
評論
齊郡 回複 悄悄話 我們這裏春天還沒有開始。
zuschauer 回複 悄悄話 Baerlauch
zuschauer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中國人俗稱它為“野韭菜”,是因為它的味道極像韭菜,味道甚至更濃。德語名字是 B?rlauch。 現在德國超市裏都有賣的了,一小把2歐元。
唐西 回複 悄悄話 連潤濤大師都出來說話啦,美女啊你可不要亂吃哦,要不下次歐洲華人高爾夫球比賽就看不到嘍。
PeonyInJuly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簡妮真人' 的評論 : 不好意思,我找到了,就叫 bear's garlic. 多謝您的信息!
PeonyInJuly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簡妮真人' 的評論 : 請問熊蔥的英文名字是什麽? 我也去超市找找。
簡妮真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紅河穀深' 的評論 : 我回頭貼一個辨認野韭菜的貼。實際上叫熊蔥,味道也是蠻大的,這個季節超市也有賣。
簡妮真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潤濤閻' 的評論 : 可能照片不夠大,看不清。野韭菜是帶有韭菜香味的。和鈴蘭不一樣。
紅河穀深 回複 悄悄話 你這個絕對不是野韭菜。我住美國南部,當地有很多野韭菜,長得又粗又大。味道比普通韭菜重多了。剛搬來的頭幾年自己沒種韭菜,經常去割來包餃子炒菜吃。後來自己種了,就不再去采了。野的味道太衝,不好吃。
PeonyInJuly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Neue' 的評論 : 多謝多謝解釋!我在靠近北極圈的地區,夏天溫度也不高,林子裏有好多可以吃的蘑菇,但是沒有聽說過熊蔥。回頭俺留意一下。
PeonyInJuly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簡妮真人' 的評論 : 謝謝提醒。我以後留意。祝愉快!
PeonyInJuly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無勝於聊' 的評論 : 謝謝提醒。
Neue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PeonyInJuly' 的評論 : 熊蔥和鈴蘭不是一碼事。鈴蘭是有毒的,不能吃。
Neue 回複 悄悄話 歐洲這邊對熊蔥比較熟悉,我們都認識的
潤濤閻 回複 悄悄話 你應該慶幸發了圖片被我看到,否則,哪天你吃多了,被毒死,連醫院都沒辦法救你的。你吃的少,加上高溫讓多數毒分子變性了。如果是涼拌,你現在就不會在博客寫文章了。
潤濤閻 回複 悄悄話 圖5最清楚了,葉脈看得非常清楚,不是石蒜科,而是鈴蘭。
潤濤閻 回複 悄悄話 作為植物學家的大學文憑,我負責任告訴大家:這不是野韭菜。野韭菜是石蒜科。而你的圖2明顯是鈴蘭,屬於天門冬科,葉脈在那擺著呢!天門冬科有的植物有甜味,但不是韭菜味。鈴蘭是有毒的,你吃的少,沒出現中毒而已。千萬別吃這有毒的鈴蘭,它可不是石蒜科韭菜。當心啊!野外植物多數不能隨便吃。
leiden 回複 悄悄話 lily of the valley的葉子是有毒的,跟野韭菜不一樣,但是lily of the valley開過花之後的葉子跟野韭菜比較相像。
簡妮真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無勝於聊' 'PeonyInJuly' 的評論 : 是有毒的.野韭菜一根莖上一片葉子。
無勝於聊 回複 悄悄話 lily of the valley 是有毒的
我生活著 回複 悄悄話 前兩天有個朋友給我送了一袋野韭菜,第一次吃第一次認識了野韭菜的樣子,味道真的很好。有空也去找一找。
清冽加風 回複 悄悄話 樓上你說的不是野韭菜,你一定要把葉子撕開聞,是否有韭菜的味道,這個一定注意,不然可能會中毒
PeonyInJuly 回複 悄悄話 看照片,這似乎是lily of the valley的葉子 呀! 中文名稱鈴蘭,開小白花。如果能吃,那就太好了,我家後院有好多。這就去搜搜。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