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高山之巔間的天池之美: 瑞士Pizol五湖徒步

(2018-07-27 08:52:51) 下一個



有時候我想,照著這個樣子生活在瑞士,到我八十歲的某一天,也許我還是會走在山路上。那時我已老態龍鍾,一點點慢慢地、有些吃力地爬到山頂,緩緩地轉身看看來時的路,然後環視周圍的山巒景色。 想到這樣的情景,便不禁莞爾。年輕的時候,不喜歡一眼看到頭的人生,現在心裏的光景,又是大不如前。

七月初的到來終於可以讓我去西麵的Pizol走那條瑞士最美麗的全山徒步路線之一: 五湖徒步。



時節已是溫暖初夏,瑞士的中部持續了很長時間的幹燥期,偶爾短暫雷雨,瞬時收斂。纜車卻緩緩將我們帶入山風凜冽的初春。放眼之下的高山之上隻生長著低矮的野草和野花。有安靜的牛羊散落在腳下的山坡,鈴聲隱約。天色陰鬱,空氣濕潤,淡淡的雲霧飄渺於綠色山間。身後的世界一點點變遠變小,然後慢慢消失不見。



那是一個平常的周六。我們一共五名建築師,從三個不同的地方聚集到Wangs的纜車站,就這樣組成一個小分隊。徒步的起點在Pizolhütte (2227m)。因為怕趕不及在纜車停工前走到終點的纜車站,我們略去了第一個湖Wangersee。

要走的山路被標記為紅白道,寬窄不一,蜿蜒穿過隻生長著高山野草的山巒。三上三下,有一定難度的攀登和下坡。路上很多碎石,而且有時要經過大片雜亂的岩石區。山上的氣候,很多地方仍有積雪,甚至在必經的路中,稍有不慎,便有滑倒的危險。沒有專業的登山鞋,是不能夠上山的。可是經過跋涉後,可以看到隱藏其中少見的美景。去年有段時間我沒事就去google裏搜索大量別人拍到的照片,照片上麵的徒步者背著背包,在亂石間行走,背後是碧藍的湖水,綠色山脈和明媚的天空。那時候我就想我會愛上它,我會去那裏徒步。



我們上山的那個上午,徒步的路線被雲層籠罩,不見陽光。路上陸陸續續都有人安靜地埋頭向上趕路。走了一個小時後突然看到前方有人集結在一座岩石山丘上,翻過去,豁然開朗, Wildsee (2493m)就出現在眼前。



初見之下,幽寂無人的湖麵呈現奇異清冽的碧藍色,部分被整齊的粼狀殘雪遮蓋。那種碧藍,像寶石一樣,晶瑩又深不可測。幾座光禿禿的、連綿的石山峰在湖的對岸圍繞著,山間也仍有白色的積雪。那一刻是上午十點多,到達的人們都安靜地逗留在湖的這一麵休息和觀看。陽光時隱時現,雲霧如同流浪的舞者在風中遊走,湖光山色每一分鍾都在變幻。







取出手機和相機更換著拍照,同行的兩個瑞士人和一個德國人笑著看著我們這兩個興致盎然的中國女人。那個德國人一路都在談論自己工作和生活以及糾纏不清的問題和苦惱,貫穿了整個路途,其他的人陪著她聽和聊。 我卻隻埋頭走路、淡淡地不出聲。

她的情況很典型。在歐洲,堅持作一名建築師會像堅持作一名藝術家,因為工資在有學曆背景的職業人群中是最低的,競爭激烈,投標不中就意味著白幹,工作大多數不穩定。不是所有的建築師都可以成名,也不是所有的建築師可以有幸參與創意設計。這是一份容易讓人一生困惑的職業,可是還是有很多熱愛藝術和建築設計的人選擇了它。把對設計的愛作為一種信仰,是堅持下去的動力。

類似的經曆我都有過,加上生活上其他的起起落落,漸漸地走到今天。挫折多了,反而學會了多一點緘默。不是少了大喜大悲,隻是更容易看到事情的本質,以及知道說給別人也不一定願意聽或有用,畢竟每人都有各自的忙、各自的心思。很多時候想要暫時抽身而去、調整自己的情緒,更有用的是給予自己一些力所能及的小確幸。

煩心的時候我喜歡去瑞士的山裏徒步,心無旁貸地去看沿途風景。那些鄉土古老的木房子、水、峽穀、開滿野花的草地、延綿山巒、蒼茫天地,是自然所展示的生活的單純一麵。煩心的事在我回到家的時候不會減少。沒有人在我累的時候把肩膀借給我靠一靠。沒有人幫我整整花園、抬抬重物……但是這都沒有什麽關係。

徒步和旅遊讓我體會到繁瑣世事之外的海闊天空。而且我從去年起迷戀上高爾夫球。這項運動特別難,要動腦子也要動身體,因為難,所以打球的時候思想會和其他的事與情緒完全隔離,比冥想更管用。

怎麽說呢?經曆越多、見到的人越多,就越理解這個人世。沒有誰的生活隻有陽光的一麵。記得學馬太福音的時候會有一些章節專門告訴基督徒,要接受這個世界的不公平,上帝分給每個人的物質和精神一定會是不同的,凡人不可爭辯、不可不平衡。每當我遇見一些很高調而健談的人, 我都會想,好吧,他們是那些受過挫折比較少的人,所以他們的鋒芒還在,他們真幸運。從某種意義上講,我是一個消極的宿命者,並不想抵抗命運的召喚,這樣的認命讓任何事都變得簡單。可是我也開始懂得,忽視生之樂趣、和不開心的事糾纏,就是自己對自己的不善待。

這個五湖徒步是我年初就計劃好,終於成行,也有幾人相伴,心甚歡喜。在Wildsee滯留半小時候後我們又繼續低頭趕路,來到Schotensee湖。這個湖的水色深藍。站在水的上方的岩石上,仰望周圍山巒巨大環繞,煙霧聚散彌漫如同靈動的水墨,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人類的渺小。同行的Kat說,如果那天上山的人少些,味道會不同。我說我會再來。那曲回難走、一路向上的山路,豁然開朗之下所見的純淨奇異的湖光山色,人能從自然獲得的感應和安慰,很喜歡,會讓我念念不忘。所以我會再來的,一直延續到我走不動的那一天。

















Schwarzsee (黑湖)在一個穀中,陽光乍現,一汪湖水如同一麵鏡子,反射出藍天的顏色。從亂石中走下去,在湖邊找到一處被風的岩石後麵坐下休息和野餐。湖水寧靜, 有白色蝴蝶輕輕貼著水麵振動翅膀。氣溫很低,可是有穿著短褲的年輕人活蹦亂跳地從身後路過。











接下來的路徑被白色雲層籠罩,通往第四個湖Baschalvasee。途徑一處亂石場。有人們用淡綠色的亂石堆砌的石塔聚集成一片,高低錯落。







一路走下山,天氣漸漸晴朗清晰。看到杜鵑開放,遍地初春景象。遠遠的山腳之下,是陽光普照下的密密麻麻的城鎮、人間煙火。





到達下山的纜車站的時候,開始有建築物和坐滿了歇腳遊客的餐館。我們也找了一處餐館喝咖啡。拿出手機,女兒催促回家做飯的信息跳出來,還有球友從Bad Ragaz發來的瑞士中老年高爾夫球賽的實況照片,球場上陽光燦爛。我開心地把山裏拍的幾張照片發給他們,我真的還會再來,也許一個人,也許兩個人,也許一群人,願意被這個世界單純幹淨的一麵感動。

馬太福音 20
葡萄園工人的比喻
天國好比一家的主人,一大早出去雇人到他的葡萄園工作。他與工人彼此說好一天一個銀幣,就派他們進他的葡萄園去。大約上午九點,他又出去,看見還有人閑站在街市上,就對他們說:“你們也進葡萄園去吧,理當給的,我會給你們。”
……
他們拿到錢以後,就對那家的主人抱怨,說:‘這些最後來的人隻工作了一個小時,而我們經受了一天的勞累和炎熱,你卻把他們和我們同等看待!”
主人回答他們其中的一個人,說:“朋友,我並沒有虧負你。我們不是彼此說好了一個銀幣嗎?你拿自己的走吧!我願意給那最後來的,就像我也給你一樣。難道我不可以用我的東西,做我願意做的事嗎?還是因為我好心,你就嫉妒了嗎?”
這樣,那些在後的,將要在前;那些在前的,將要在後。
 


源自簡妮真人在北美文學城的博克 
http://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13/  

這一篇文章裏的文字和圖片,如果它們撫摸到你的內心,如果它陪伴了你一小段安靜溫暖的時光, 歡迎你掃描下麵的二維碼訂閱我的同步微信公眾號。

 


以文會友  
長按二維碼關注 [ 人海歐洲 ]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簡妮真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紫嫣淡染' 的評論 : 來吧
紫嫣淡染 回複 悄悄話 好美的湖水,瑞士一直是保留在自己的計劃中的大餐,待餘暇多些時細細品味。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