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簡妮】世外桃源的Nenzinger Himmel穀,奧地利

(2017-07-02 13:44:24) 下一個



2017-06-14


如果再過二十年,我會在哪裏呢?最近我有時會思考這個問題。集團業務部從前的核心小組散了後,六個人裏,有三個提早退休了,一個得癌症去世,就剩我和另外一個還留在公司、經曆了無數變遷,卻還有很多年要堅持下去。我們的前老板英雄灑淚告別後帶著太太去瑞士南部的意大利語區買了棟帶日本庭院的大別墅和一艘遊艇;單身的海因茨帶著他的高爾夫行頭過起了半年時間在智利開房車遊蕩、半年時間回瑞士修養的生活;而漢斯,回到他奧地利Nenzing的家,更加頻繁地開車進Nenzinger Himmel的深山裏過他的山中歲月——徒步、騎登山車和做家務。我覺得我的未來會有無數的可能性,澳洲、英國、南法都有可能,但也可能會一直住在瑞士我的小白房子裏,那樣子也沒什麽不好,所以我正在積極地學習高爾夫球,準備讓它陪我到老。

去年漢斯臨走的時候,說還會邀請同事去他在Nenzinger Himmel的木房子作為正式的告別會。所以,當盛夏到來的時候,我又一次來到了這個世外桃源。

已經沒有見到漢斯半年了,他身著深藍色T恤、七分登山褲和登山鞋,幹淨利落健康,拿著剛和我對話完的手機出現在我的眼前。還是從前樣子,從我十年前第一次見到他那天到現在,他的頭發永遠是灰白濃密微微卷曲的、永遠在嘴唇上方有濃密的短須、眼睛永遠湛藍透亮閃著智慧和純潔的光芒,沒有變老沒有變年輕,有點象愛因斯坦的味道。他看著我,那樣子隨便得好象上個星期才見過我,對我說,他們坐小巴去山裏了,我們等哈裏到了自己開車進山去。我把事先準備好的給他太太瑪麗婭的小禮物遞給他,他有點意外,沒有客氣,隨手放在車後座上。這個時候,我再一次地想,他們這幾個老同事,可能從來都把我當中性的隊友看,就這樣看了十年。我悻悻地扯了扯頭上粉珊瑚色的新草帽。這個帽子是我幾周前在Ascona的一家小店買的,Armani的當季款,騎馬帽的樣式,打高爾夫球的時候也能帶,平時也能帶,帥帥的又很經典。

進山的路又窄又驚險,一側是落差三百米的深澗,會車的時候要很小心,多數時候要有一方倒車。因為隻有穀內的居民才能開車使用這條私路,而穀內隻有百戶人家,所以開車的人都相互熟識。半個小時後我們到達穀內。漢斯在路過牛舍的時候,停了車去路邊看村裏的布告欄,上麵寫著幾個成批趕牛進穀上山的日程。他回過頭來告訴我們,明天要有600頭公牛進穀了,這裏是歐洲最大的養牛場之一,也是最豐盛的獵場之一,今晚你們要吃的野鹿肉就是本地新鮮獵來的。我笑起來,說,漢斯,你現在象個農民了,還關心農事呀。他說,既然住在這裏,就要知道村裏的大事,比如趕牛日。



那時是下午三點多,Nenzinger Himmel的上方濃雲堆積,山巒半遮半掩,空氣中有涼風吹過,比起穀外的陽光燦爛的盛夏天氣,似乎有回到春天的感覺。漢斯的小木屋前已經放好了桌椅和野地裏采摘的大束鮮花。善良淳樸的瑪麗婭迎了出來。其他的人也都到齊了。不遠處,有一隻可愛的小鬆鼠在專心地啃瑪麗婭放在小木台子上的瓜子。周圍的幾棟房子裏似乎都無人煙,一片寂靜。漢斯說這些都是度假別墅,如果不是節假日,整個穀裏平日隻會有退休的、幾家養牛農戶和做小生意的。



空氣中有鳥鳴蕩漾,是那麽的靜。我突然想起來:一直到中年,我才明白,寂寞和孤獨,其實是人生中的小煩惱而已。我覺得,等我老了,一個人住在這樣的世外桃源,過著有時必須省電省水的生活,平時見不到幾個人,有著信號不穩定的手機,看看書、徒步去四周圍、和農民們聊聊天、種種花,有時出山買東西,可能也能行。


吃過喝過後,漢斯帶我們在穀裏大概走了一圈。山裏的天氣變化無常,有時候天陰著,突然會有片刻雲破天開,陽光溫柔地打下來。草地上開滿初春的各色野花,在風中輕輕搖動,秀色可餐。穿過幾百年老的木屋群,亦去到小小的天主教堂,發現裏麵的長木椅上刻滿了年代久遠的名字。有人在上麵寫1896 H.G.,應該是1896年刻的,可是木頭的顏色很淺、象新鮮的一樣。漢斯又帶我們去一個上坡上看兩處泉眼。有一處的鐵質很多,將下麵的石槽染成鏽紅色。冰涼潔淨的水從裏麵流淌出來,順著山坡一直穿越過草坪成為溪水,兩岸長滿紫紅色的細小的蘭花。我想,每天早上就那樣漫步出來采一把鮮花回家,也是很美妙的一件事。


木屋群


教堂



去泉眼的路上


泉眼


近看泉眼





漢斯幫我訂的旅館房間就在我們吃晚餐的房子的樓上。全是木頭做的房子,窗口看得到Nenzinger Himmel的主山脈,美到知足。晚餐果然吃的是新鮮的野鹿肉,又嫩又鮮美。不知什麽時候外麵漸漸下起了中雨,到八點多時停了,出到門外,看見一抹粉色的夕陽淺淺地照在Nenzinger Himmel的主山脈上,兩邊的山巒仍是黛色,景象奇異。

第二天早上吃早餐的時候,聽一個同事說,那天夜裏下了大雨,接近天明時,天降濃雲,將周圍所有景物遮掩。我卻因為睡得熟渾然沒有覺察,睜眼時看到的依舊是美麗如水洗的重山峻嶺。


旅館房間的窗。48歐元單人房

漢斯早上九點半來旅館接我們去走一條三個小時的徒步路線。一路風起雲湧,陽光稍縱即逝,有時陰鬱料峭,有時風和日麗,時時交換。幸運的是始終沒有下雨。在草坡上上到一百米處的時候,回頭看一下漸漸遠去的村莊,有巨大的雲的影子在穀中和山坡上遊動,如同看一場變幻的人間煙火。




瞬時變幻的人間煙火

然後進入林子,沿著人踩出的羊腸小道繼續爬山,一個小時後,終於到達一片豁然開朗的草甸,瞬間陽光明媚。遠遠的,一隻獾在草叢間奔跑,另一隻靜坐在一塊大石之上。漢斯和哈裏一徑走到前麵。我看著他們的背影,感受從頭頂普照下來的無窮寬廣的天光,那一刻好像看到了天堂。這個地方,比我們徒步路線的起點高出四百米。





繼續走,進入環山的土路。看到巨大山巒近如咫尺、路邊被雷劈斷重新生長出的孿生蒼鬆、滑落在路麵的巨石堆。路轉山回,重山包圍之下出現線條婉轉的小湖泊,色澤青白純淨。我們終於可以坐下來歇息。前後左右都開滿色澤豔麗的野花。我抬頭看右麵的山頭,那裏有流動的雲的影子,顏色每一分一秒都在變動。我又一次想,這裏確實就象一個天堂。我開始理解為什麽漢斯會選擇隱居到Nenzinger Himmel。跋涉之後,冒著汗在這裏坐著歇息,是又一件很美妙的事。












下山的時候,漢斯給我們介紹了一些當地人常用來泡酒的草藥植物,另外還指給我們看滿山遍野結了花苞的杜鵑,告訴我們,在Nenzinger Himmel,因為兩周前山上的雪才慢慢退去,現在的氣候是初春,個別的杜鵑已經微微有綻放的跡象,但真正的盛放應該會在兩周後。



第一朵開放的杜鵑


回到旅館的時候,正好是中午時分。很多遊客在室外用餐。我點了當日的例餐:肉餅加胡蘿卜花菜。也許是餓了,吃得很香。

漢斯催我們上車出穀的時候,我回頭看看我睡過的那個房間的窗戶,不知道自己還會不會再來。這裏的一切都很美很安詳,天色瞬間變換,一個人在這裏住下來,象漢斯那樣生活,是不是會忘記一些事情、是不是又會喜歡上另外一些事。

一個多小時之後,我們已經在回程的路上,在瑞士的境內。這裏是炎熱的夏天。我想起,路過Nuolen的時候,可以去那裏的高爾夫球場看看球杆,然後再趕到超市去買點菜。

我知道我又回到我的塵世裏來了。

如果再過二十年,我會在哪裏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源自簡妮真人在北美文學城的博克
http://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13/ 

這一篇文章裏的文字和圖片,如果它們撫摸到你的內心,如果它陪伴了你一小段安靜溫暖的時光, 歡迎你掃描下麵的二維碼訂閱我的同步微信公眾號。

關於我:
曾經在廣州、悉尼和蘇黎世作過八年建築師。現在為一家大型跨國公司的總部負責建材的市場營銷。蘇黎世是我落腳多年的地方。在這裏,我有家、散文、清茶、千山萬水、人間溫暖與哀愁,還有歐洲特有的古老街巷、隆隆駛過的有軌火車、風格迥異的建築,石磚路,街邊咖啡……


 

 

以文會友 

長按二維碼關注 [ 人海歐洲 ]

說明
[ 人海歐洲 ] 此篇文章圖片由簡妮真人拍攝。文字為[人海歐洲]編輯,僅限交流學習, 不作商用。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簡妮真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中年囈語' 的評論 : 有很多人不能忍受那種與世隔絕的寂寞。不過,我和你倒是想法很象。我市不會覺得孤單的
中年囈語 回複 悄悄話 這讓我想起了多年前在西藏和大西藏區域跟朋友們自駕遊的日子。
我很喜歡這樣靜謐安詳又神秘的地方,人與自然走得很近,我估計住一年沒有任何問題。在自然界,有時可以感知自然的訴求,能與自然和諧,天人合一,這種感覺很純真,也很美妙,並不孤單。
有時也會想十幾年後退休的事,我希望能在遠離塵囂的地方與自然相處。
謝謝你的文章帶給我的美好的感覺!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