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簡妮】漫步在晨曦中的烏鎮

(2017-06-06 12:31:19) 下一個



(人人盡說江南好,遊人隻合江南老。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去到烏鎮,一定要在西柵裏的枕水人家住一兩晚,早上的時光清雅,晚上的時光驚豔。時間慢了,路長了,人閑了……我們醉了)

2017年的四月中的一天,南方的天氣暖得已經接近夏天,5點時天色破曉,我起早陪著父母在烏鎮西柵的小街巷裏漫步。女兒還在民宿裏熟睡。

老城的上空是一層薄薄的灰色雲霧,又長又窄的街道路麵空曠、沾染著露水。邊走邊聽到破曉的鳥鳴和腳步落在石板上的聲音。 這樣沉靜的感覺,在頭晚坐烏篷船瀏覽了溢彩流光不夜天的西柵夜景後,帶給我奇妙的體會。

這是第一次拜訪烏鎮,住的是最西頭的民宿、臨水的二層木屋,木頭顏色沉暗,質地上有歲月和南方天氣侵蝕的痕跡。窗和門扇一律用回紋樣式的欞花,白天都開敞著。黛瓦白牆,屋頂開有小小老虎窗。住的兩間房間都有臨水的窗戶和陽台。在室內看得見左首邊高高架起的小石橋(叫來遠橋),還有橋邊新綠的銀杏樹,鬱鬱蔥蔥。河水平緩,對麵便是一個小碼頭,時有人聲。白天和傍晚不時會有木船撐過來停靠。走出房子的大門,迎麵空落小巷,貼著牆根擺放著幾盆綠色小植物,在微風裏輕微搖動著葉子。每日用餐我們會回到自己住的民宿裏點菜。店裏夥計很友善,廚房裏做的都是家常菜,亦有新鮮的河蝦和當季野菜,價格合理,有一點點家的感覺。

臨水銀杏


對麵碼頭


住的是最西頭的民宿

之前有人說,烏鎮已有太多後添加的人工成份,與其本來味道相差甚遠。尤其是西柵,昔日的住戶已經遷出,鎮子的居民世俗生活眾生象已經不再。不久前看過朋友貼了一個西柵老照片的帖子,裏麵記錄了滿座的茶館或早點鋪、路邊菜市、靠在門板上聊天的鄰裏、水邊坐在板凳上陪孩子做作業的老人、乘涼吃飯的大伯…… 現在的西柵隻有和旅遊有關的營生, 比如餐館、酒吧咖啡廳、精品店、小吃攤位。但是,規劃設計師為遊客刻意營造的江南小鎮清雅而幹淨的水鄉氛圍,在我卻是恰到好處,尤其是在遊人漸少的西盡頭,初到之時,心裏浮起一首古人的詩: 人人盡說江南好,遊人隻合江南老。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



我讓父親和母親走在前麵,一路照看著他們的背影。 父親因為年前有輕微中風,行走的速度有些遲緩,以穩為重步步小心,我和母親常常會故意放慢腳步等他。但是看得出來他們心情很愉悅祥和。烏鎮的大小、環境和設施,很適合於行動不再矯健的老人,而且沿路都能找到隨時歇腳的地方。我知道這一刻有我耐心地陪在他們身邊,他們感覺很安全和完滿。這樣的情景給我帶來安慰。

已經很久沒有刻意和父母一起出門旅遊了。我最近總是會想起2006年與他們在整個瑞士輾轉了七、八條路線的經曆,那時候他們體力還很好。偶爾翻出那時候的照片看看,看到他們背著雙肩包的健壯體態、他們在藍天白雲和風景下微笑模樣。又憶起當時因為行程太緊竟沒有時間好好享受過悠閑遊的滋味,心裏常常湧出很多的歉疚和黯然。如今每年回家,看到他們漸漸年邁性情平息,心裏便越加留戀。父親常常說: 有親人在一起,比什麽都好。我不知道他們還能在這一世陪我走多久。我不願意告訴他們,一個人在外出差或旅遊的時候,想起這句話,有時候會悄悄地流下淚來。如果我不曾走出太遠,不曾經年累月,不曾履曆過太多人事的變遷,可能不會知道天倫之樂是最珍貴的賜予。那股年輕時義無返顧的心氣,人到中年就煙消雲散了。

烏鎮的西柵和東柵都有一條主河道,周邊有無數小河道,蜿蜒曲折。兩岸皆為木建的民居、亭台樓榭,連綿起伏, 素淡收斂,中間夾雜了臨水綠樹和灌木、歇腳的碼頭以及能下到水邊的石階。河水倒映著岸上景物,遠處有錯落的不同形狀的石橋,間或有烏篷船搖過。被房屋夾著的綿長街道,都是石板鋪砌,也有側麵小巷,高高的白色牆麵,斑駁而且在牆頭爬滿藤蔓。每一處住腳或側目,都是一個好的風景,讓人心醉。我常常把走在前麵的父母叫停,讓他們擺好姿勢拍照。他們每一次都很順從配合地站好,然後在臉上綻放出含蓄的微笑。我不停地摁下鏡頭。在橋頭、水邊敞廊、碼頭、塔前、石階下、深巷裏、老屋前……以及種滿了鮮花的老木窗前。我知道有一天我會翻看這些照片,用目光仔細撫摸這些被定格和凝固的畫麵,象懷念2006年那樣,懷念和父母消磨在烏鎮上的閑散時光。

從南岸向東再折去北岸向西,在遊人甚少的清晨,一路走走停停,兜一圈會需要兩個小時。走到到昭明書院一帶的西柵大街的時候,天色已逐漸逐漸地變得透亮清楚,縷縷陽光從微彤的雲層裏灑下,慢慢漫延、撥開天際,進入街道裏。周圍開始有了寥寥幾個其他的行人和早起的清潔工人。那一刻會意識到烏鎮開始蘇醒了。街邊房子的木門板卻都還關著。路過舊時有錢的大戶人家或祠堂,抬頭可以欣賞到門楣和窗戶上精美的木雕,沒有過往人流打擾。


縷縷陽光從微彤的雲層裏灑下,慢慢漫延、撥開天際,進入街道裏



走到通濟橋的時候,我和父親坐在橋頂上讓母親給我們留影。那一刻暖色的陽光淡淡地照在臉上。父親那天穿一件白色襯衫和深灰西褲,我穿著淺煙灰色的長袖連衣裙,背景是高聳的白蓮塔。不遠處文昌閣的前麵,臨水的高大泡桐樹開了滿樹的粉色的花,景色如畫,不似人間。通濟橋下,房子便還是江南民居的式樣,但是門外擺設的咖啡座以及栽種植物已非常西化,有一把把大的遮陽傘撐開。頭一天的晚上路過,室內人頭湧動,喧鬧的現場搖滾聲傳出,豔光四射、煙霧迷漫。清晨裏,玫瑰和矮牽牛在窗下麵盛開,陽光明媚,反而是另外一種靜謐的景象。


通濟橋


通濟橋頭的風景


文昌閣

回到入住的民宿的時候,把已醒的女兒叫出來在民宿的對岸碼頭處為我和父母拍照。我們站在餐廳的窗前和房間的陽台上、還有來遠橋頭讓她拍。母親很喜歡窗口掛得水紅色矮牽牛,我們站在它的邊上照了合影。現在想起來,那是今年裏最為特殊和美好的時光。因為,一周後,我和女兒就收拾行李乘很長時間的飛機又回到瑞士了。而他們,依舊繼續他們在南昌相互作伴的日常生活,日複一日地忙碌在廚房客廳和花園之間。我們這個春天,隻在一起度過了一個多星期的時間。



烏鎮的東柵我們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去參觀。人擠到舉步艱難、興致皆無。有大量的旅行團,一家人很容易就被衝散了。草草地去看了林家鋪子。父親說,這鋪子和從前爺爺家的很象,他小的時候,家裏有自己的染布坊、雇了夥計,有這樣個規模的店,店裏賣布和其他百貨。

臨走的時候,我在朋友圈裏發我們的照片,隨手留言:我們也許要離開家很久走出很遠,才能夠體會到親人相伴的溫暖和幸福。發過之後有些惆悵。這個世界這麽大,人海這麽茫茫,時間這麽匆匆,可是,我們能夠相互獲得深愛的,隻有那麽屈指幾個。

我一定會記住烏鎮,因為那兩個陪伴著父母緩緩地漫步在西市河兩岸、相互拍照、一路閑聊一路觀賞風景的清晨。

而清晨,也許是烏鎮最美最有清雅的時刻。

拜托征集: 九月中我又要回國探親了,如果你有風景秀麗、交通方便、又適合老人步行旅遊的景點,拜托向我推薦。我打算以後每次回去都帶他們出去幾天走一走。謝謝。




水劇場


爬滿藤蔓的白牆








民宿邊的巷子通向來遠橋。


來遠橋,父母親在橋上


路過的一家咖啡



西柵的夜景








 
源自簡妮真人在北美文學城的博克
http://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13/


 

這一篇文章裏的文字和圖片,如果它們撫摸到你的內心,如果它陪伴了你一小段安靜溫暖的時光, 歡迎你掃描下麵的二維碼訂閱我的同步微信公眾號。


關於我:
曾經在廣州、悉尼和蘇黎世作過八年建築師。現在為一家大型跨國公司的總部負責建材的市場營銷。蘇黎世是我落腳多年的地方。在這裏,我有家、散文、清茶、千山萬水、人間溫暖與哀愁,還有歐洲特有的古老街巷、隆隆駛過的有軌火車、風格迥異的建築,石磚路,街邊咖啡……


 

以文會友

 

長按二維碼關注 [ 人海歐洲 ]

說明
[ 人海歐洲 ] 此篇文章圖片由簡妮真人拍攝。文字為[人海歐洲]編輯,僅限交流學習, 不作商用。
 

 

 

 

[ 打印 ]
閱讀 ()評論 (6)
評論
簡妮真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千山之外' 的評論 : 去過,不過全家沒去過,是可以去喲,那裏很美也很方便
千山之外 回複 悄悄話 有沒有去過杭州呢?那裏值得推薦哦!
簡妮真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北美愚醫' 的評論 : :-) 現在烏鎮雖然是假古城,江南水鄉的味道還是有的。就是一個大觀園。
北美愚醫 回複 悄悄話 Like it, the pictures, the mood, and the feeling. My best wishes.
簡妮真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來也匆匆London' 的評論 : 謝謝!
來也匆匆London 回複 悄悄話 一如既往的美文,照片真專業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