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重返職場之人來人往

(2009-04-12 17:03:06) 下一個

2007年底我向老板Paul提出跳級加薪的要求時,曾經提出的一個自己認為合理的理由是,公司其他同等職位的工作人員可能比我的工資水平高。當時舉了被我們公司兼並的一家公司的市場傳媒部的負責人蘇珊為例。那家公司的普遍工資水平比我們公司的要高。老板對我說,簡,我這一生見過很多風浪,二十多年前我的手下隻有十幾二十人,那時候公司在全球還沒有鋪開。現在時況好,公司招的人多了。可是一旦經濟蕭條,公司一裁就是三分之一,蘇珊這種人就屬於第一批。而我相信,經濟的飛速增長不會一直就這樣持續下去。

2008年春天,蘇珊不願接受老板對她的工作調整將部門合並到我的部門裏而離開公司,她手下的兩三個人也相繼離開。蘇珊臨走的時候沒有正式交待她手裏的事項。明顯地負氣而去。我試圖在她臨走的最後一天去交接工作,卻被無理對待。那是一次難忘的經曆,因為她試圖利用我是外國人無法完美使用德文這一弱點來攻擊我,非常坦白的歧視。

後來我們工程業務部又有兩三個同事相繼辭職。有一個是關係比較好的產品工程師雷蒙,人非常開朗容易交往的,在公司也已經七、八年。知道他辭職是在管理層會議上老板提醒各個分部門領導推薦合適的能頂替此人的技術人員。覺得可惜的可能不止我一個人。他的老板就曾經對我說,象他這樣技術過硬、性格合拍的人在市場上並不好招。隻是雷蒙去意已定,打算好了休息半年時間再去開一個樂器店專注於他的音樂。我有一次吃中飯的時候和他聊起來,他提到想趁年輕還沒成家環遊世界。臨走的時候,他在辦公室開了個小酒會請全業務部的人。大家和和氣氣地道別。我一直都在希望他能夠在遊蕩夠了之後還能想到回到公司的某個部門看看有沒有空缺。在這個方麵,我難免有這樣的婦人之見,感情用事。我的老板和我有一次提到此事,態度卻非常客觀和灑脫。他說,這人來人往,非常正常,職場上沒有什麽是絕對永久的。有些人在一起工作了很長時間,後來因為工作變動,有可能從此便不再有機會見麵了,就如一段過去了的時間,從此消失了。

和我同一天開始工作的一個分部門的秘書伊麗,去年夏天也離開了我們。她走的那一天,到我的辦公室來簡短道別。兩個男同事幫她把紙箱搬下樓。她是因為為人太過張揚、愛教訓人,得罪了不少其他的秘書,被我的老板越級開了。這樣的人離開了團隊,大家都鬆了口氣。不過,伊麗走後不久,我的助理琪娜告訴我,伊麗走前把她從前為公司做的文件全部刪除了,也就是說,她的工作文件夾被清空。我師傅聽說後,隻說了句:她的典型作風。

有時候看到走人,就想起我當初離開蘇黎世工作過的那家建築事務所。當時的心情還是比較矛盾和難過的。因為已經預見到是對建築師行業的永別。離開的那天很平淡地向大家告別。沒有開酒會。因為在整個事務所裏沒有交到過一個關係親近的朋友,所以相互告別的話語也非常地表麵。可以感覺到自己曾經的工作角色在那樣一個事務所裏是那麽微不足道,我從來沒有得到過發展的機會。選擇離開,是絕對正確的決定。後來我曾經回去過兩次,看望那裏的老同事,也是非常平淡的。不過我挺高興的,他們還能記得我,已經不容易了。

當然,公司的舊人走了,也會有新人進來。每次來了新人,我都要例行公事介紹我的小部門的工作範圍和與其他部門合作的一些事項。然後,某一天,幾個同事一起去吃個中飯,相互聊聊,就此相互了解一些。隻是這膚淺的一些信息,對於同事關係,也都足夠了。就好像有一次我向我老板Paul提到在公司裏工作了七八年的雷蒙,他說,我不太了解雷蒙這個人。我問為什麽,他說,除了偶爾越級交待工作,沒有其他接觸,我很少和同事有私交。常常從Paul那裏,我悟到很多東西。他的年齡和閱曆,如同一本書。

就這樣,漸漸地,對人來人往也開始習慣。開始懂得,在工作裏,要對事不對人,不可感情用事。其實想想,也就那麽回事。公司裏的任何角色,都能由別的人替代,包括Paul, 包括我。

想到寫這些感想,是因為,兩個月之後,我的助理琪娜要失去工作離開瑞士回俄國了。經濟危機的衝擊使瑞士移民局批準工作簽證的名額大減,卡得很緊。琪娜作為一名助理無法獲得續簽。我和她共事兩年,非常合拍。我曾經極力想挽留住她。讓蓋瑞幫忙研究她的原始申請資料和分析移民局的拒簽報告,並且谘詢了有關專項律師,可是希望非常渺茫。琪娜本人,在接到移民局的拒簽報告後,情緒低沉。作為一個外國人和過來人,我非常能理解她想留在瑞士的心情。尤其是在目前世界經濟危機的狀況下,回俄國找工作也並不是易事。

我曾經和Paul談過給琪娜請移民律師的建議。他很溫和地看著我,耐心地給我時間等我敘述完琪娜的情況,告訴我,根據他的經驗,勝訴的希望小於10%。然後, 他對我說,我們這樣一個國際公司,一般來說, 每年在移民局都會得到一些例外的名額,可是這個時期, 這種名額要留給那些真正的高級人才, 比如高級研究人員或管理人員。我在接受這個現實後,試圖請求他給琪娜在公司的俄國分部安排一份好職位。他坐在我麵前,雙臂放在桌上,把雙手插入頭發,沒有看我的眼睛,低頭不語。然後說,在剛結束的全球總經理大會上,每個國家的總經理都必須交出消減開支和人員的具體計劃,這個時候,要求俄國的分部安插新人,我不能保證成功的機率能在10%以上。那一刻,我看到他強硬和冷酷的一麵。

上個星期,我收到公司某個分部的一個郵件,要求我調整公司網絡新聞接收名單。郵件非常簡潔。第一句是,該分部裁員計劃基本實施完畢,30%的人員被削減。

想起當初我想漲工資時老板Paul對我描述的經濟危機來臨的狀況。

我想,漸漸地,我會和Paul一樣,對人來人往習以為常。

[ 打印 ]
閱讀 ()評論 (5)
評論
簡妮真人 回複 悄悄話 看到你的留言很高興。
安娜晴天 回複 悄悄話 簡妮好,看到你在工作中的故事了,願你們稱心如意!好久沒有看到彤彤的故事了,向小姑娘問好!又要大一歲了。。。
wxcqq 回複 悄悄話 yep, work is work, job is job, never get too personal or emotional with anyone...
anniesky 回複 悄悄話 工作就是工作,同事就是同事。
綠楊煙外 回複 悄悄話 職場如戰場,見不到硝煙而已。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