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簡妮逍遙遊——在吳哥窟三:柬埔寨的孩子

(2007-04-18 15:19:31) 下一個
在去吳哥的路上,路過一所兒童醫院。蓋瑞認出來那是一個瑞士大夫開的慈善醫院。他說,醫院的資金來源於一個基金會,是為了幫助那些貧窮而無法就醫的柬埔寨孩子。蓋瑞還說,如果以後我們有了錢,可以也建立一個基金會,籌來的錢投到這種機構裏,可能比散給街上的乞丐更能起到直接的作用。

想寫的是那些天在吳哥看到的很多可憐可愛的孩子。有些沿街乞討,更多的是散在旅遊景點兜售各種小商品。他們的年齡都很小。

第一天去吳哥景區遊玩的時候,中午在一家餐館吃過飯走出去找我們雇傭的司機。還沒有走到tuktuk車前,就被幾個黑黑的髒孩子圍住。其實我們什麽都不想買。卻看到一個大約三歲的小女孩。她舉著一把笛子,用標準的英文說,一美元兩個。蓋瑞不忍心拒絕,說就買一個吧,可以用來送人。彤彤也過來求我,她說可以送給她的朋友。我把錢交給彤彤讓她去買下來,又讓蓋瑞打開背包取出事先買好的一小袋一小袋的零食,給他們每人分一包。離開瑞士前曾經在網上看到一篇遊記,說在吳哥給孩子零食比給錢更能讓孩子直接受益,因為這種食品他們馬上可以吃了,不用上繳。我於是在金邊買了很多塞在包裏。臨上tuktuk前,那個賣了我們一支笛子的女孩突然用中文說了一句“一支笛子半美元”。我們都笑起來。她一定是聽到我和彤彤之間用中文對話了,所以也把她會說的中文表現一下,真是非常可愛而懂事的孩子。



在去Preah Khan的時候看到一個在沙地裏獨自玩耍的小孩子, 不遠處他的父母在賣飲料。



還記得從Banteay Kdel出來的時候是黃昏,甬道上已經沒有遊人。一個女孩子大方地走過來問我,給我照張照片好嗎?我很高興地同意了,打開相機拍了兩張,然後給她看相機上的屏幕。她的笑容很純樸,所以很美麗。她說,給我一些錢好嗎?我很餓,沒錢吃飯。我突然意識到了她的目的。掏出一美元放到她手裏,然後走開。在不遠處等我的彤彤笑著問我,她問你要錢了嗎?媽媽,給她照相要交錢的! 我尷尬地笑笑。



遇見的最小的兜售紀念品的孩子是一個兩歲左右穿黃色衣服的男孩子。他在遊人必須經過的一個門檻附近玩耍。遊客路過身邊的時候,便舉起右手裏的明信片,左手伸出一個手指表示一美元。黝黑的膚色,非常天真潔白的眼神。我把糖果遞給他的時候,他搖頭表示不要。



去Banteay Srei的時候見到的一個賣花的女孩子,穿得很幹淨漂亮。非常安靜靦腆地坐在一個門檻上等著遊人來看她的商品。



小吳哥外麵的停車場上集聚了非常多的兒童商販。每次在那裏停留,都立刻被包圍起來。孩子們的發音都是標準的美音。記得一個10歲左右的笑容滿麵的男孩子非常老練地和我們搭訕,問長問短。以後每天見到我們,都會來打招呼,說,我知道你們是瑞士人,你們下一次見到我,一定要買我的東西喲。我們總是笑笑,後悔來吳哥的第一天已經買了太多的東西,以至於不能再買任何東西了。



回酒店的路上,我對彤彤說,你看,這裏的孩子多懂事,從小就知道出來掙錢為家庭分擔責任了,你想想你是什麽樣子吧。彤彤說,媽媽,可是我沒有東西可以賣呀。。。當時我們的車正好駛過一排賣畫的攤子。她說,這樣吧,我把我畫的畫拿去賣吧,會有人要嗎?我搖搖頭,說,你回到家幫我擦地板整理房間吧。她說,好吧好吧。

可是仔細想想,那些發達國家裏的孩子未必比這裏的孩子幸福。我們的童年,那麽貧窮,可是記憶中卻是快樂的。另外一種快樂。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簡妮真人 回複 悄悄話 我也有此意,隻是對我家來說,是不可能了,因為蓋瑞會堅決反對的。
croupier 回複 悄悄話 物質的富裕未必就帶來快樂。我很希望以後回到中國,我的兩個女兒可以東家串門西家走,也好過自己一個人在後花園裏抓蟲子。西方是很封閉的社會。
慧慧 回複 悄悄話 看到這些早當家的孩子,
隻能說我們的孩子很幸運。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