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兩個女人的故事 32

(2006-05-26 02:38:50) 下一個


生活還在繼續。
依然和如嫣沒有再見過麵。
依然發現從來沒有象目前這樣悵然。和一個女朋友親密無間地相處了十幾年,而破裂會是瞬間的事,還有自己的愛情。有時候簡直不敢相信那些生活中所謂穩固的東西。有一段時間她變得很沉默、惆悵。即使和孩子在一起,也隻是心不在焉地進行一些基本的對話。可是她越發明白,心理上如此依賴自己對孩子的愛。她常常安靜地把婷抱著,讓她在自己的懷裏停留片刻。夜裏,她喜歡坐在孩子的床頭,端詳和撫摸婷熟睡的麵孔。這樣的變化,彼得似乎也留意到。有時候他也坐下來在她身邊,和她一起注視他們的孩子,深懷內疚。可是他不了解她的真實感受,她是害怕那種失去的空洞的感覺,而孩子可以讓自己感到安全,那是她可以實實在在握在手裏的東西。尤其是當婷的天真的眼睛溫柔懂事地和她對視的時候,她感覺欣慰。男人無法給的一生一世的承諾,上帝可以用血肉的親情來補償給女人。雖然彼得還象從前一樣,就好像什麽都沒有發生過。也已經很久沒有晚歸。
依然想來想去,認為自己一味在家裏作主婦,腦子會不斷地想家裏的這些繁事,還是要出去找點事做比較好。就在一個星期三的下午,湖邊公園的兒童遊戲場地裏,一個平時比較熟的美國媽媽把一張本地報紙的求職廣告版給依然,指給她一條需要母語是中文的市場營銷員的廣告。是個貿易公司招人,工作語言是中英文為主,也要求有德文程度,半職。她回家很快在網上查了一下公司的簡曆。那是間很小規模的,就在附近的一個鎮子上。依然知道自己還能夠勝任這樣的職位,而經濟上的相對獨立經過了那場微妙的事故變更顯得必要起來。於是她跑去麵試,得到了那份工作。前任恰巧是香港人,麵試前就交代了她很多事務,幫了很多忙。依然去參觀工作環境的時候注意到辦公桌對著的窗口正看得到綠茵和蘇黎世湖景。唯一不好的是薪水比在香港的時候低很多,可是依然已經管不了那麽多。回家和彼得商量的時候他沒有反對她複出工作,可是要求她把孩子的去處安排好。忙了很一陣子才把保姆找好。依然上了班。很多時候隻有她一個人在辦公室裏辦公。工作很忙,有很多次新的東西要掌握,可是心反而變得清靜。
不久,彼得公司那邊消息傳來,彼得很有可能被派到新加坡半年負責那裏的分部。依然一句反對的話也沒有說,也沒有細加詢問。原因是她覺得分開一段時間未必不好,想必兩個人的心都很亂。
這時候有很長一陣子冷暖不定的雨天。迎春花開在人家院子的籬笆裏,已經開始敗落。這是如嫣來到瑞士後最早認識的也是最喜歡的一種灌木花。依然的院子裏就種了兩棵。黃黃的,隻是開在四月,開的時候一大片,落的時候也是一大片。本地人叫它們黃金雨,非常的形象,而且幾乎是和春天的雨不約而同地灑落一地。
雨季過後,漸漸地,陽光變得充足起來,花草樹木開始變得絢麗和新鮮,天氣溫暖,可以穿著單衣在小路上散步。出門的時候如嫣常常會路過一個精心打理的花園,那裏開滿了粉色鑲白邊的鬱金香和杏黃的百合;五月,沿著牆邊會有碩大的牡丹和芍藥,淡紫或者粉紅或者瑰紅,非常絢麗;然後是爬在籬笆上的繁盛的水紅薔薇,散發著濃鬱的芬芳......這麽百花爭豔的春天,可是她心裏卻是無比的荒涼。
剛剛給母親寫了一個郵件,希望她能盡快來瑞士陪自己住三個月。其中的原因是她想著也許這是自己在這裏度過的最後一個春天了。這麽美麗的風景,她現在有能力、也非常想讓母親見到和體驗到。記憶裏她們在一起最開心的時候,是夏日的每天清晨去數開放的花朵...... 她相信母親會喜歡蘇黎世的,會喜歡這裏的自然風光。凝神細想,她們分開很長的時間了。在這個時候如嫣真的希望有個親人在身邊。
換工作和遷移的事一直在聯係中,為了這個她給父親打過幾次電話,聯係英國的親戚解決麵試期間的住宿問題。她告訴父親請母親來瑞士探親的打算,聽到他在電話的那一頭沉默,然後他堅持要給她寄些錢過來。他說,你要讓你媽在那裏過得好些,盡量帶她去多幾個地方旅遊。他的聲音從電話的那頭傳過來,囁嚅著,偶爾帶著線路被幹擾的沙沙聲,還是可以聽出裏麵尷尬又難過的語氣。他們之間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免提到如嫣的母親。可是那畢竟是他曾經傷害和丟棄的原配女人,一個人悉心地撫養大如嫣,他這一生無法釋懷。如嫣在電話的這一頭悄悄悄地流下淚來。
有時候如嫣想,如果彼得拋下家來遷就她,她會不會和他在一起。自己真的愛他嗎?還是妒嫉依然的家和幸福生活?他隻是她落水時迷亂中抓在手中的一塊木板。因為這,如嫣認識到自己的罪惡深重。是自己幾乎給依然和婷帶來破碎的家庭經曆。她了解一個家庭失去男人的苦楚。好在一切都結束了。可是她和依然的關係也結束了。
六月的一天,如嫣意外地見到了寧。
幾乎和她某天夜裏曾經有過的那個夢境一模一樣。就在醫院那條白色的走道上,她按照老板吩咐疾步趕去迎接香港來的交流參觀團,突然看見寧一身黑色的西裝走在一行中國麵孔的人中間。她的心一瞬間受了驚嚇,認出寧的片刻舉步都是艱難。可是不能走開。她有點恍惚地任由同事介紹她的身份,直到開始用香港話和參觀團成員應對的時候才穩下心神,告訴自己要就事論事、心無雜念。一整天,她的舉止談吐都極力保持得得體。寧沒有主動走出來打招呼。可是她知道他認出她來了,能感覺到他的目光時常盯在自己的臉上。天知道他們兩個內心翻滾的驚奇和複雜的感受。
寧是如嫣過去的生命裏一個無法洗刷的汙點,他留給她的記憶隻有肢體上的交流和一些輕浮的諾言。他是個非常自私和俗氣的市井男人。這種憎惡過去的感覺在晚上陪參觀團去Casino消遣的時候變得更加強烈。在那種人多而隨意的場合,寧終於忍不住開始接近如嫣,主動邀請她去舞池跳舞,沒有引起任何其他人的注意。寧摟著她的腰,問她:“你這些年好嗎?”如嫣保持著禮貌的距離,完全不理會他的曖昧,很簡潔地回答:“好。”他有些尷尬,接著問:“幾時來這裏工作?”“有些年頭了。”“......我後來找過你一次,他們都說你辭職了。”“你找我有什麽事嗎?”寧囁嚅著,說,“我那時侯突然開始想你,你知道嗎,你是我這些年遇到過的最溫柔純情的女孩子......你還怪我嗎?”“從前的事還提它幹嗎?”“我對你不起——”“我已經忘了,也不想再提到以前的事。”“你愛過我的,你不記得當初嗎?再說感情是可以培養回來的。今晚給我個機會讓我和你在一起談談好嗎?”他還是那麽霸道和直接,試圖要把她摟近自己的身體。她用力對抗著,心裏極不情願地又想起那時他那樣避瘟疫一樣的搬家消失和自己的落魄失常,突然變得惱怒,說:“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我們可以重新開始......”她終於能夠推開他的身體,盯著他的眼睛盡量壓低聲音和語氣,說:“拜托你不要這樣好不好?你是在出差,要注意影響。過去的事不要再提了。”
心情不再,不愛就是不愛了。在如嫣的心裏存有的隻有憎惡和羞恥。 其實寧的麵孔仿佛胖了些,比先前成熟豐滿了很多,並不難看。她仍然能夠感覺到他的眼睛一直還在沉著地跟隨著自己。還是那種自信和自以為是的表情。她是什麽,她是他的獵物,想到這點就足夠令她體會到恥辱。她簡直不敢相信為這樣的男人心動過。這樣愚蠢和自以為是的男人。是一時的迷惑和誤入歧途嗎?還是太急於在香港那個地方想找個家安定下來?簡直是愚蠢。如嫣忿忿地回到吧台前,仍然能夠聽到自己激動的喘息聲。要了一杯由wiskey的草藥雞尾酒。抬手付錢的時候,有人已經搶先把20法郎的票子遞過前麵去。如嫣扭頭看,是個中國女人,並不認識。那個女人看著她笑,說,又遇見你了,我們有緣分......你不記得我了,很久前我們在盧塞恩的湖邊遇過一次的,那時侯我旅遊簽證剛來瑞士,你還給了我一些有用的建議,所以今天理當我請你。如嫣拿著酒杯抿了一口,依稀記起來那次盧塞恩的文化聚會,愣了愣。瑞士不是個單槍匹馬的亞洲人好存活的地方,她當時就沒有想過還能再見到這個人。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白蘆 回複 悄悄話 細膩憂傷的文筆,溫柔敏感的心,欲說還休的故事,很希望能讀到下集。
瑞士是我最喜歡的國家之一,希望有一天能到那裏生活一段時間。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