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複仇鳥:徐誌摩、張幼儀、林徽音、陸小曼zt

(2005-03-11 20:53:48) 下一個
?摘自人在瑞士論壇

徐誌摩用「小腳與西服」比喻倆人婚姻的不適合

「中國現代第一件離婚案」

她勇於走出天才背後的陰影,為自己打造另一個光環,

成為一位才女。生命的意義並不在追求,而在不求~~


《小腳與西服》一書的英文原作者為張邦梅。
她在哈佛大學主修中國文學,某一天到圖書館裡找資料時,

無意間發現常到家裡走動的姑婆張幼儀,

竟然是中國近代詩壇最有名的浪漫才子徐誌摩的元配夫人,

起初基於好奇想深入了解這位高齡八旬的姑婆,

後來長達五年的訪談記錄,竟成為她的畢業論文,也是本書的原始雛型。

全書的結構是由「張幼儀的回憶」為主線,以「作者的自剖」為副線。
這兩條線,時而平行,互無相關;時而交會,互動聯結。
書的主線,由張幼儀講述她與徐誌摩的婚姻、情感、愛怨。
幼儀十五歲由兄長做主風光地嫁給徐家的獨子徐誌摩,

在別人眼中的浪漫才子,對她而言卻是一個從不以正眼瞧她的冷酷丈夫。

婚後,徐誌摩長期在外求學,夫妻聚少離多,待長子出生之後,

父母更允準他出洋留學,分離兩年,幼儀才得到二老的首肯前往英國與丈夫同住。
到英國不久又有了身孕,徐誌摩竟無情地要她自己去把孩子打掉,

當時墮胎的危險性百倍於今日,何況在言語不通人生地不熟的異國,

於是,幼儀作出第一次違背丈夫意思的決定,堅持要把孩子生下來。

數天後,徐誌摩用「小腳與西服」比喻倆人婚姻的不適合

(吊詭的是,幼儀既沒有纏足,還受過三年現代教育),

以此向她提出離婚之後,然後就不見蹤影。


丈夫不告而別,幼儀隻好去巴黎投靠二哥待產,

隨後又跟著七弟至柏林,生下了次子彼得。
此時,徐誌摩匆匆來到德國,不是為了看望新生兒而來,

而是急於追求才貌皆美的林徽音,在數位朋友助陣下迫她簽字離婚,

成就「中國現代第一件離婚案」。

結束與徐誌摩七年婚姻關係,與徐家的關係卻從未間斷。
離婚後她在德國住了下來,靠著徐家按月寄來的生活費,

一麵扶養彼得,一麵在柏林裴斯塔齊學院修讀幼教、語文等課程。
彼得不幸在兩歲時因病夭折,幼儀含悲料理了孩子的後事,

繼續她的學習,整理自己的心緒,作好歸國回家的準備。

去國五年之後,一個脫胎換骨全新的張幼儀回國了。


先在東吳大學教授德文,

而後她擔任上海第一家婦女儲蓄銀行副總裁,

又經營『雲裳』服裝公司.另外她也負責二哥創立的國家社會黨會計事務。



同時她獨力教養兒子,後來,徐家二老與徐誌摩再娶的陸小曼不合,

前來求助,她便將他們留下同住,最終還替他們辦理後事,

甚至徐誌摩空難後,陸小曼拒領遺體,是她派人帶幼子趕去處理善後。


當年,徐誌摩要求她「作徐家的媳婦,不做徐誌摩的太太」,她真的做到了。
三十年後,她找到另一位人生伴侶蘇醫生,徵得兒子的同意,再婚。
有人奉張幼儀為現代新女性先驅。
以事業上的表現而言,她無疑是新女性。

但,就婚姻來看,她是再傳統不過的女人,

「從兄」之意嫁給徐誌摩,「從夫」之意與徐誌摩離婚,

「從子」之意再嫁蘇醫生,終其一生遵守「三從」傳統。
再看,徐誌摩與張幼儀離婚後,兩人並沒有惡言相向,

徐張兩家也始終不曾交惡,徐家父母認幼儀為義女,

同住一屋,而張家兄弟崇拜徐誌摩依舊,甚至還合資共創事業。

反觀,現代男女一旦離婚,不但一雙當事人反目,

連同兩方親家也變成仇家,動輒演出全武行,鬧上法院。

不禁讓人興起「今者不如昔人」之嘆。


書中的副線,作者描寫自己身為移民美國的第三代華裔子弟,

從小生長於美國受美式教育,在中西文化認同上的心理衝突與徬徨,

最後在與姑婆的訪談中,得到了啟發、突破與解放,

這方麵切身心理的描繪很真實透徹,是本書寫得十分成功的部分。

基本上它是一本寫給外國人看的書。 (我覺的多年前的電影 "喜福會"正是探討華裔第二、三代的心結般)
年輕的作者寫作功力不如林語堂高明,

她太刻意太急於向外國人介紹中國文化,

書中經常插上一大段孔孟思想、宗法製度、三從四德、女人「七出」、

纏足、結婚禮俗等(約佔全書篇幅的四分之一)。


在外國讀者看來,或許會覺得稀奇有趣,

但對於我們台灣或大陸的讀者而言,則有些累贅不耐之感

(不知有多少人像筆者一樣常常跳著看?)。

無論如何,作者能使一位原本沈默無言的女人站出來為自己說話,

讓人知道她一生有情有義,有愛有怨的故事,已屬難得。

回想,年少時唸過徐誌摩的〈再別康橋〉,

老師隻告訴我們他的元配是個傳統而無知的女人,至於她姓啥名誰,無從得知。
讀到「愛眉小劄」的徐陸兩人的浪漫愛情,曾讓多少男女心嚮往之。


年紀再大一點接觸「中國近代文學」,

林徽音的詩心文采更使眾多文藝青年為之傾倒。


《小腳與西服》一書問市後,人們才恍然驚覺:
「啊!原來那傳統女人「張幼儀」有姓也有名,原來那無知女人有才也有學」,
它打破了長久以來深植人心「平庸的前者遠不如後二者的才情縱橫」的刻板印象。
故事尾聲,徐誌摩化作一壞春泥已半個世紀,林徽音、陸小曼也相繼去世多年,
在被問到三個女人之中誰最愛徐誌摩時,張幼儀認為自己是最愛徐誌摩的女人。


或許有人會不以為然,感嘆道:

「這女人真可悲!走到生命盡頭還與兩個作古的情敵爭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
我倒不認為如此。


試想當年,如果她嫁的是知她惜她的凡夫,也許她就平順庸碌過完一生。
然而,她嫁的是不懂她不愛她的浪蕩才子,

如果不是徐誌摩的冷落輕視的激發,如果沒有那幾年歐洲困頓的磨練,

哪有後來堅強勇敢在事業上獲得極大的成就的她?



一位能操數國語言的大學教授,一位重整即將倒閉的銀行的銀行家,

又是一位服裝界的女強人。

因此,我相信張幼儀是愛徐誌摩的,

隻是這個「愛」字當中「感謝」之情佔了絕大部分。

有人說:「一個在眾人麵前的天才,如果住你家隔壁,

你會罵他瘋子,如果和你一屋子生活,被逼瘋的可能是你」。
然而,張幼儀非但不罵這位天才是瘋子,也未被天才逼瘋,

她勇於走出天才背後的陰影,為自己打造另一個光環,

成為一位才女。生命的意義並不在追求,而在不求~~
現實的狀況是:知不足而求,不知足再求,到頭來原是一齣鬧劇!
徐誌摩的一生,是風流真摯,還是齟齬不堪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