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失足青年:下一秒說再見——四天四夜的瑞士zt

(2005-03-22 01:33:40) 下一個
瑞士,一個美麗的地方,一個純潔的地方,一個介於天界與人間的地方。

17號早上六點19分,帶著莫名的興奮在慕尼黑坐上去Lindau的火車,空空的車廂更加刺激著我早已亢奮的大腦。雖然昨天隻睡了四個小時,可是望著沿途美麗的南德田園風光,我沒法讓自己的眼睛休息。早上太陽還沒有完全出來,朦朧的薄霧蓋著散落在田間的房屋,聽著周傑倫的園遊會,品味著一種叫寧靜的感覺。

我買的是4天的swiss pass,外加一張Bayern的Ferien Tickt,所以我得入瑞途徑是經過Lindau,坐船從Boden湖上跨過德瑞邊境。到了Lindau馬上上船,漂亮的Boden湖。這次在瑞士一共還坐過兩次船,分別在Luzern和Montreux。都是在船上曬著太陽,一邊是撒著金色陽光的廣闊湖麵,一邊是薄霧環繞的山城,清澈的湖水,清新的空氣,帆影、樹林、屋角、高山……一副立體的水彩畫,每次都會有讓人有永居此地的念頭。

下了船已經來到了瑞士,因為我得第一站是蘇黎世,所以需要在一個邊境小站轉車。在這個邊境小站我被他的頗有曆史的老火車站吸引,一種曆史的斑駁感,相機隨著我得視線所到不斷的成像,我非常喜歡這裏的感覺,所以照了不少,希望能多選幾張好的可以組成一個係列。隻是很可惜,由於在蘇黎世發生了一件“慘案”,我隻能把那些殘缺的畫麵留在腦海裏。坐著寬大舒適的瑞士火車,感歎著世界上最有生活標準的國家的不一樣,明知故犯的我殺到裝飾如酒吧的一級車廂小憩了一下,等著檢票員來把我“哄”走:)中午1點多鍾,到達了蘇黎世。因為這裏是德語區,所以下了車我都感覺不到離開了慕尼黑。在蘇黎世的計劃是逛老城,本來想去看萊茵河瀑布,不過我發現來得時候經過了,不想再重複坐車,所以放棄了。存了包(瑞郎5個,我是還要去Luzern所以存包逛城)沿著Bahnhof大街往前走,聽說這是全球最貴的街,讓我駐足的是突然發現街邊櫥窗裏有中文,寫著“本店提供中文服務”,我一看是個手表飾品店,價格之高足以激發我的階級仇恨。看來現在有錢的國人真的不少,隻是不知道是哪個行業的。繼續走發現幾乎每家店櫥窗裏都會用中日文寫了這些小牌牌,果然是有好些部分人已經先富了起來。

不想逛街,問了人Limmat河的方位,來到蘇黎世的老城區,這裏有蘇黎世的標誌建築Grossmuenster,城市宗教中心的歐洲最大鍾表盤,中世紀特色的 Augutinergasse,Bayern國王贈送給某婦人(偶忘了)的Fraunmuenster,還有就是巴拉克風格的早期手工業工會所在地 Limmatquai。我沒有拿地圖,按著來之前在網上看的景點分布圖,我從Limmat河的這邊竄到那邊,以兩個Muenster的塔頂為坐標在老城的羊腸小道裏穿梭。我看到了那棵菩提樹,看到了在房子外麵的建於中世紀的Erker,看到了不同於北京胡同和武漢裏弄的gasse。走走停停直到蘇黎世湖,不知道為什麽每次看到湖都會想家,想起家鄉的東湖。之後我登上了Grossmuenster的頂端,沿著及其狹窄的樓梯爬到一半的時候我抱怨了一句du meine Fresser,沒想到前麵的一個女孩回頭笑著也說了一遍:)頂樓頗為狹窄,所以不是特別的推薦。下來旁邊就是Limmatquai,現在改成了一個 Restaurant,如果有時間有Geld可以上去喝杯咖啡,欣賞一下Limmat的風景,我因為要趕去Luzern的車,所以隻是路過一下。接著最後在離開Limmat河的時候我回頭發現了遠處教堂漂亮的風景,大喜,於是駐足在橋上照了幾張,可是緊接著就發生了讓我大罵三字經的“Limmat慘案” ——我不小心把記憶卡格式化了:(當時真是欲哭無淚,深刻體會到人生的喜怒無常,沒辦法,隻好趕緊最後補幾張,帶著悔恨奔向車站。

六點多鍾趕到了Luzern,下來直奔Backpacker,的確應該向大家推薦這裏,安靜舒適,離市區近。衝個涼泡了碗方便麵,出門看夜景,沿著那條河,來到卡貝爾木橋,踩在上麵聽著嘎吱嘎吱的聲音,用耳朵來感覺曆史。本來這座橋是用作軍事防禦,可現在他是Luzern的標誌,是許多情侶晚上散步的好地方。同一個建築在不同的曆史時期會有不同的用途,但是他們還是有同樣的意義,就是讓我們記住曆史,告訴我們這裏曾經發生的一切。這是一種比語言更有震撼力的傾訴。也許是累了,沿著湖畔走了走就倦了,回到住處推門進去發現有兩個男生在聊天,一個我知道是睡在我下鋪的韓國男生叫李昌什麽,他是一個人來歐洲旅遊,已經一個半月了,開始聽了我很驚訝,很佩服,因為他看起來很內向,直到後來認識了其他的韓國人,才發現這樣一個人來歐洲做一兩個月的旅遊很多,也讓我對韓國人有了新的看法。另外一個是日本男生叫田中寺光,也是一個人來歐洲旅遊,比我小兩歲,那個韓國男生比我大兩歲,不過三人湊一起也算同一年齡階層。互相認識一下沒事就坐在一起開始聊天,小日很能說,英語比小韓好,小韓話不多,不過有自己的想法。偶來德國一年,英語開始講總帶德語單詞,有時候碰到些詞不知道怎麽講偶就拿筆寫中文,完了給他們兩個看,還都能看懂,挺好。小韓因為有兩年的軍旅生活,所以很是低調,小日在日本就喜歡一個人旅遊,有的時候還是騎著摩托車,我覺得很有個性。小日喜歡問問題,問著問著就說到中日韓的關係,的確一衣帶水,許多的共同點加上曆史關係讓我們都對彼此很好奇。一說這自然就會是從資本主義國家打開中日兩國大門的時候開始說起,我是因為剛看了一部台灣出品的“山河”係列記錄片所以對此有所了解,於是把我看到的告訴了他們。小韓說因為他的國家從古至今都是被侵略的國家,尤其是被中國和日本,說得如同苦大仇深的被壓迫階級,偶還真的同情了一把。所以小韓上學的時候除了學習本國曆史還要學習中國的和日本的曆史,偶又同情了一把,小韓們這考曆史可慘了。小日知道八年戰爭,知道盧溝橋事變,知道關東軍,知道那兩顆原子彈,可是不知道具體的戰爭原因和過程。偶於是親曆親為的幫小日補上了一段曆史空白,當然偶不想讓氣氛太嚴肅,所以沒有帶著太多的民族色彩,必盡我們抵抗外侵的先祖們的遺願應該是希望我們同鄰邦世代友好相處下去,而不是更多的殺戮。於是偶告訴小日,偶們人民都是戰爭的受害者,但偶們不能拒絕承認自己的錯誤。這個時候小韓很委屈的說從古至今他們都是受害者,他們沒有侵略過任何人。再次帶著同情,偶想這能怪誰,要怪隻能怪當初大陸漂移的時候沒把你韓國這地方設計個好位置。

這是我第一次獨自出遊,第一天雖然都很順利,可是一個人跑來跑去覺得很累,也有點無聊,晚上和小韓小日聊天完後突然有了一種新的感覺,出來旅遊就是為了尋求新鮮和刺激,隻有徹徹底底的把自己一個人扔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才能得到這樣的感覺,比起小日小韓的一兩月的獨自歐洲遊偶這真的隻能算是小兒科。晚上的聊天讓旅途多了些意外,也許景點的參觀是旅遊的一個目的,可是與陌生人的交談和打交道也是一個出遊的目的。

第二天,與小韓小日握手告別,說了聲珍重,我們都各奔東西。早上出來沿著Luzern湖邊走,非常的美,有一種世外桃源的感覺,空氣新鮮的想拿瓶子裝點帶走。而薄霧下的山水更是如夢境一般。來到碼頭我選擇了坐9點16分的去Pilatus的船,swiss pass需要再交40,8瑞郎。船會停靠於幾個碼頭,耗時一小時多,沿途風光沒的話說,就像我在前麵所說的,城市象擁在大山懷抱裏的孩子,安靜的睡著,帶著一種安全感,一種溫暖,一種幸福。我隻恨自己攝影技術有限,但是同時也安慰自己,美的東西有時候也隻好獨享了。船上碰到從香港來林家,他們帶著一個可愛的練體操的小女兒。林先生很和氣,叫我和他全家一起走,偶一口答應。下了船,坐上全球最陡的齒輪式火車,斜度最高有48度,卡拉卡拉的把偶們拉到這個有著龍的傳說的山頂。果然是山不在高,有龍(仙)則靈。遊人不少,登上最高頂俯瞰山水中的Luzern,不怕你說不美,就怕你有審美疲勞。在山頂聽著風中傳來的叮當叮當響的牛鈴聲,看著如鏡的湖麵,感歎著造物者的偉大。還有看到徒步從山腳爬上來的登山者,也是油然的敬佩。選擇在頂峰給在國內的爸媽打個電話,果然是位置越高信號越好,偶這信號發射點可是很有高度了。林先生一家都很活潑,尤其是小女兒,精力充沛的好像時刻都有在充電,蹦蹦跳跳一刻不停,讓偶都有老了的感覺。因為今天要去Lautbrunnen,所以我把所有東西都背著,上了山趕緊買了烤香腸和麵包進行體力補充。下山的時候去坐了滑道,第一次坐,很新鮮,也很刺激,前提是你玩的時候要大膽放刹。坐纜車下來,然後換乘Bus回Luzern,在火車站也是說了聲保重就與林家告別了。在車站查了去 Interlaken的黃金特快的時間表,發現還有一個小時,思考了一下決定還是去不遠的Loewenplatz,那裏的巨型獅子雕像是我一直向往的一個雕塑。坐1路Bus兩站很快到了,順著路標我走進了雕塑所在,一轉彎就看見了嵌刻在山壁上的一頭雄獅,一隻箭深深地插進了瀕臨死亡的雄獅背上,獅子麵露痛苦的神情,前爪按盾牌和長矛,盾牌上有瑞士國徽。這是為了紀念1792年法國大革命,暴民政擊法國杜樂麗宮(Tuileries)時,為保護法王路易十六及瑪麗王後而死的786名瑞土軍官和警衛所建的紀念碑,碑的下方有文字描述了此事件的經過。美國小說家馬克吐溫曾讚頌他是“世界上最哀傷、最感人的石雕”。的確,看到他時我得感受可以用兩個字形容——震撼。駐足在獅像下,仰視他龐大的身軀和垂死的表情,我想到的了當年被拿破侖形容的沉睡的雄獅——我的祖國。我的國家當時何曾不是這樣,龐大確如此虛弱,駢體傷痕。看過特洛伊,當裏麵小王子在船上對哥哥說will die fighting的時候,哥哥問他,have u ever killed man?have u ever seen man died on the battlefield?I have seen it!There's nothing poetic!當我們看著這令人震撼的藝術品的時候,我們是崇尚死亡還是向往和平?祈求世界和平……

按著時間坐上去Interlaken 的黃金特快,沿途會經過幾個大湖,就像鑲嵌在山間的寶石,湖邊看到有Backpacker以及Hotel的字樣,幻想這有一天我可以帶著心愛的人到這裏住上幾天那將是怎樣的一件快事!到了Interlaken我繼續轉車去Lautbrunnen,上車碰到了一個亞裔小夥子,黑黝黝的很健康的男生,打了招呼問他哪的,他說Tibet,我愣了一下,what should i say?聊了會知道他的父親就是當年逃到這裏的,所以他沒有回過西藏,但是自小就被教育自己是西藏人,我不知道該說什麽,他是一個很熱心開朗的小夥子,我對他的父親以及他都有一種敬佩。為什麽,當我們向世人宣告我們祖國不可分割的時候,卻有人被迫流浪不能返家。這也許就是大多數人不喜歡政治的原因。我嚐試從不同角度來了解社會,但是結果卻是如此的矛盾。下了車,他問知不知道怎麽走,我說沒問題,他伸出了手,我們握了握,說了聲再見。

我要去的地方是大名頂頂的Vally Hotel,其實我並不知道怎麽走,不過我跟著走得人多的方向向左走,前麵一群講國語的女生,我就上去問她們知不知道Vally,她們說不知道,不過一個很快告訴我前麵招牌上就寫著Vally,然後笑我眼睛長在頭頂,嗬嗬,懂幽默的女生真可愛。揮手再見我直奔Vally,可親的Marta(女店主)幫我辦了手續帶我去了房間,一個家庭式的Hotel,進門要換拖鞋,餓了自己去廚房煮東西吃,晚上可以坐在院子裏喝酒聊天,Marta和他的丈夫就像家長,管理著這裏住的所有遊客。房間很幹淨,我很喜歡,Marta叫我用du稱呼她,又拉近了我們之間的距離。剛放下東西,同屋的幾個人進來了,都是韓國人,這裏韓國人太多了,房間裏除了我都是韓國人,後來去廚房發現除了三個中國MM,其他全部是韓國人。聽著他們講著像野蠻女友裏麵台詞的韓語我很想笑,打了招呼,一個男生問我是不是日本人,我說來自中國,他馬上用中文說你好,幸好我也會韓文你好,然後大家都很開心笑了。他們幾個要出門的時候,他突然要我去和他們一起喝酒,偶能說什麽,求之不得。不過偶還沒吃飯,拿出方便麵,他突然說“拉麵”(的確就是這個發音),我說還沒吃飯。於是他帶我來廚房,找鍋點火,熱情的讓我覺得像一個大哥,我先煮水,剛放上爐子他又拿下來,說水太多了,三杯就夠,然後把水倒掉,用杯子裝了三杯水再燒。我FT了,差點就喊他老大了。然後他帶我來院子,幾個人圍個桌子,我口渴拿起酒就想喝,馬上被他製止,他說還有一個朋友沒有來,我們要等他,我無語了,真他媽男人,韓國人真他媽夠男人。我 sorry了一下,然後等那個小夥子來一起碰杯喝。院子後麵有一個瀑布,太飄逸了這個感覺,喝著酒,看著星星,聽著瀑布,我覺得生活的極至不過如此。這回和小韓們聊天話題比較輕鬆,主題都是比較流行的,電影,明星,生活,女人以及髒話。最後合影留念,然後各自默念著對方語言的“FUCK”的發音回房睡覺。小韓們兩年軍旅生活沒白過,做事幹脆,我看見都是那種很直接自然的,我喜歡與他們打交道。

第二天,同屋的小韓們都要走了,送走一個的時候他回頭很幹脆的對我說“Cao”,嗬嗬,我也回了句“Xiba”。再見,my freind!

我今天要去的地方是Muerren,來到山下坐齒輪爬山火車,又看到了昨天遇到的那群女生,打了招呼,知道她們是台灣來得。那國語柔的,我都感覺自己說話像機器人。上了山,下了纜車,我一看風景這邊獨好,於是開始繼續我得“偽攝影”(因為愛好照相,可是純屬愛好,所以被朋友給了這個稱呼)。就在照得時候旁邊過來一個帶著墨鏡的女生,一個於我一起分享了後兩天旅程的可愛韓國女生李美愛。當時她也選擇了與我一樣的角度在那卡查,也許正是因為這個默契,我認識了她,一個獨自來歐洲旅遊的韓國MM。說到這我真的非常佩服韓國的這一代,我們祖先所說的讀萬卷書,行千裏路,我看他們起碼後一部分做的很徹底。於是兩人結伴開始往前走,這裏是一個山鎮,非常漂亮的地方,房屋依山而建,特殊的不在這裏,在於每個房屋外麵都有他獨有的特色,花,車輪,臉譜,木頭,動物模型,各種各樣的東西裝扮這各家各院,在這裏你知道了什麽叫做生活態度,什麽叫做情調(不是燭光晚餐的那種)。一路我們邊聊邊自己照自己的,她比較喜歡花,經常會蹲在路邊對著一個隻有她才會注意得到的花卡查半天,這一點在後來的Hilthorn雪峰上表現的更加突出。我比較喜歡新奇的房屋裝飾。邊走邊停,經過一個她非常喜歡的花叢的時候一對慈祥的講英語的老夫婦在身後讚歎到,it's so beutiful,isn't it?然後主動的要幫我們合影,照得時候老先生在一旁對我說道,u should smile。這弄得我很尷尬,隻好咧嘴將我的嘴巴撐到了極限。謝過他們,繼續前行去坐纜車去Hilthorn,中途會在Birg轉一下,繼續上就登頂了,一上去風一吹來我就打了寒戰,我太沒經驗了,今天上山居然沒帶外套。不過真是傻人傻福,李美愛把她帶的一件外套給了我,我在權衡了麵子與身子重要性後迅速將衣服裹在了身上。我去過Bayern境內的Zugspitze,當時那種雪峰的感覺給我很大的震撼,很壯觀。昨天去的Pilatus則是草山的感覺,滿山的牛鈴聲讓人如置身鄉野。而今天的Hilthorn則介於中間,時而陽光普照,時而曼山大霧,真的是舉頭四故,茫茫一片。這裏有一個007的旋轉餐廳,可以小憩咖啡一杯。我和李美愛坐在山頂最高處的椅子上分享了我帶的香蕉和她自製的漢堡,味道好極了。曬了會太陽,正是這一會,我後麵一天算是徹底遭罪了,我沒有塗防曬霜:((後話再提)下山本來也是坐纜車,可是柔弱的李美愛小姐提議徒步至Birg,偶穿著她的外套迅速讚楊了她的決策之英明。小心的沿著前人踏出來的山路順坡而下,還不忘各自愛好,她又是不斷的卡查隻有她會注意的小花,我則尋找怪石奇雲。也許大家都可能在雲下或者雲上見過雲海,可是這次我是在雲裏見到雲海,山風吹過,整片的雲向你撲過來,除了旁邊的她,什麽都看不見。有時候根本就不會注意到身邊就是萬丈深淵。我自己走得時候沒覺得什麽,可是一看她往前走我就覺得她隨時都會掉下去不見了,所以有時候我會拉著她的背包帶,然後告訴她this is Bondgirl's trainning。因為她一直遺憾沒有去007旋轉餐廳坐坐,我們當時以為在下麵。後來下到雲下麵了,路好走了,她跑到後麵拉著我得背包帶叫我拉著她快走,說這是Jamsbond's trainning。嗬嗬,其實大家都有很幽默的一麵。
從山上下來,我們坐Bus去了Truemmelbach,那個著名的瀑布。在Vally花9瑞郎買的門票。的確很是壯觀,非常的powelful,我是聽著轟隆隆的落水聲,和李美愛小姐的尖叫聲完成這次參觀的。回程本來打算步行,可惜大雨,隻好作罷。

李美愛是住在Interlaken,所以我們約好明天早上9點見,然後我回來很早就睡了。同屋的人都換了,不過還都是韓國人。第二天一早,與Marta告別後,我按時趕到Interlaken與她見麵了。兩人坐上9點35的黃金特快,目的地Monteux。今天兩人已經比昨天要熟悉了許多,感覺有點像早已認識的朋友了。今天的黃金特快是那種斜上方也有玻璃窗的開放式列車,車外風景一覽無餘。昨天因為臉部“裸曬”,除了眼睛周圍有墨鏡保護其他部分都紅了,而且很疼。我盡量減少微笑以及其他麵部表情動作以緩解痛楚。一路有說有笑讓我感覺到了與一個人旅遊不同的地方,那就是有什麽好風景可以分享,而且更容易打發旅途枯燥。尤其是與一個可愛自然如李美愛的女孩。到了Montreux我終於感覺不在德國了,這裏是法語區,跟人說話第一句都是“Bonju”。我們坐 Bus去了Chillon Castel,城堡因為修建曆史之久遠,和曆經朝代之多而留下許多曆史的遺跡。而其中博尼瓦監獄特別引人注目,日內瓦一個修道院院長博尼瓦因為主張日內瓦獨立被鎖在一根柱子上四年之久,詩人拜倫將他永載史冊。其中一根柱子上還有拜倫本人的簽名。一個不錯的了解西方曆史演變的地方。出來我們坐Bus來到碼頭,坐上去Lausanne的遊船,用swiss pass免費。乘船時間可以在下火車的時候在Inforpoint問道。上了船這次我可不能向上兩次那樣毫無顧忌的享受陽光的滋潤了,雖然塗了李美愛的防曬霜可是還是很難受。Lausanne是我們一起的最後一站,然後我將回蘇黎世換車回慕尼黑了,而她還要去日內瓦繼續她的歐洲之旅。我們可能都感覺到了一種分別時候的留戀。多了許多的沉默,她突然拿出一個像傘柄的木質奇怪東東,問我知不知道幹什麽的,我想總不會是釣魚的吧,然後她教我怎樣用它來按摩背部穴位,我試了一下,真的很爽,尤其是這幾天背著大包包肩膀的確很酸,弄了一會舒服的無法自以,她把它送給了我,我很珍惜的收下,因為偶媽媽肩膀經常疼,有了這個可真是好方便:)我們在船上互相幫對方照相,然後坐在船頭一起自拍兩人大頭貼,我記得我猜裏麵說頭大的人照得時候要靠後,所以偶很陰險的把頭放在比她靠後的位置,挖哈哈:)

來到Lausanne,我徹底感覺來到法國了,鬧哄哄的,不過漂亮的湖邊景色倒是真不錯。我在 Inforpoint的Guestbook上留下了我和李愛美到此一遊的話,她也用韓文寫了些,可惜我看不懂,而她好像也無法用英語準確翻譯。在這裏幫媽媽買了塊表做為生日禮物,買的過程頗費周折,這裏得人隻說法語,倔強之程度讓人無法相信,我已經向賣表的MM說了英語或者德語地可以,法語地大大地不行,可她從頭至尾熱情的用法語向我解說著一切,知道交錢拿貨都是法語一條龍服務,我無語了,看來還得再學一門外語才能在歐洲橫行。

分別的時候到了,送她上車的時候我把帶在身上多年的瑞士軍刀送給了她,希望她一個人在外麵能夠安全。

再見,就在下一秒,旅途中在一秒鍾可以認識一個人,但是在下一秒也就可能要說再見。下一秒說再見,這就是旅途,如同我們的生活,我們都是世界的旅者,我們在前一秒鍾認識,然後在下一秒分別,再見,希望還能再見。再見小日小韓,再見林家,再見李美愛,再見瑞士,再見我得昨天……

在這想再次感謝窮遊網的朋友如四眼、周扒皮等的無私幫助,你們的遊記給了我很大的幫助,非常感謝。希望大家都出遊平安快樂!
[ 打印 ]
閱讀 ()評論 (5)
評論
nightrose 回複 悄悄話 寫得很好啊,一般這麽長的文章我都沒耐心看完了。不過美眉也真夠大膽的,就這樣一路交朋友。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