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彼岸丁香 --- 十五

(2005-02-04 06:16:28) 下一個

早晨橘紅起來得略微晚了,待在家裏等下一班車。她到衛生間梳洗的時候,在鏡子前麵看到自己憔悴的麵容,如同已帶鏽色的花朵。她用溫水細細地抹去臉上的油垢,然後輕輕地捂住自己的臉仔細端詳。黯然神傷。
坐在車上的時候,她想起很久以前的一個清晨,在新的工作單位裏,鄰座的女孩把一對並蒂的茉莉和一個蘋果放在她的桌上,對她說,你好,我也是新來的,比你早一個月,叫莉莉。她們彼此相看著,握住手,綻放出年輕的淺笑。入世以後的青春似乎就是那樣開始的。
一晃就是這些年。
她從包裏掏出化妝盒,抹上口紅。對著車窗裏那張淡淡的臉,慢慢地抿了抿嘴唇。
辦公室象往常一樣很安靜。老板叫住橘紅,放了幾張草圖在她麵前。她微笑著把它們拿起來。這是她今天的工作,她要把這些草圖上的線條輸入電腦,將細部加入。
從老板那裏走出來,坐在窗前的麗蓮回過頭對她微微一笑,Hi!
橘紅一如往常地進入一個工作人員的角色,回答,大家早上好! 她的每個工作日就是這樣開始的。
當初來麵試的時候,老板看了她的簡曆和作品,過了良久,說,很好,看得出你在中國已經是個有經驗的設計師了。你的作品都很有意思。可是每個人到了一個新的國家,無論過去做過什麽,都必須從頭開始。其實橘紅已經很明白,而且很需要這份工作作為一個起點,所以即使是作為一般的枯燥的繪圖員的職位,也會很愉快地接受。上班以後,在電腦前做機械的繪圖久了,常常身心都會疲憊。怕把自己畫殘了。有時候會有想自己提出設計方案或者對老板的設計進行修改的衝動,在試過一次被婉拒後,就領會到沉默最好的道理。自己的功能已經被老板限定,不能逾越。聽說老板原來是一個捷克人,二十年前移民來的,深知生存的步驟和規律。麗蓮也不是地道的澳洲人或歐洲人的後代,她的祖先來自以色列,是個猶太人。她和橘紅一樣隻是設計師的助手。隻有辦公室裏除老板之外的一個設計師安娜才似乎是個土生土長的白種澳洲人。他們之間的同事關係基本上很平淡,相敬如賓。這是個很小的設計室。老板的房間就隔著一道玻璃門,對員工一目了然。所以上班的時間除了工作上的討論,幾乎沒有人聊天,都在埋頭苦幹。上下午茶間小憩的時候,三、四個人會在小小的廚房裏站著喝咖啡和吃些老板準備的餅幹,卻因為背景的不同,常常要努力才能找出可能有共同興趣的話題。彼此之間的陌生仿佛是讓人無能為力的,所以不時有令人不安的片刻沉默。
可是彼此之間是友善的。除此之外,橘紅常和麗蓮一起出去吃午餐,吃飯的時候可以多一點時間聊天。也許也隻是因為她們境遇相近的緣故,麗蓮是這個辦公室裏能夠稍微在心靈上和橘紅接近的人。有時候她們談到安娜,因為這似乎是她們最共同和最感興趣的話題。安娜是個出奇安靜的女人,給人的第一印象甚至有些孤僻。她的身材修長,有一頭淡棕色的披肩直長發,很平淡的一張臉。嘴唇永遠是被精致地描畫得鮮紅,那裏的微笑卻和善和遙遠,夾帶著一點不願掩飾的疲倦。最近她在闕茨伍德區靠近國家公園的地方買了一棟自己的小房子,所以話突然多了起來。她的臉上第一次呈現出能夠讓人覺察到的快樂和充實的神情。目前為止,她一直是和母親合住,然而新房子真的讓她高興,讓她忙碌起來。她帶來她的母親烤製的餅幹到辦公室請大家品嚐,味道十分可口。她述說著她的新生活的計劃。她準備好好把房子裝修一下,下了班要去采購鋪地材料,牆麵打算請假去自己刷新。她甚至提到搬家以後想請同事們去作客,不過花園裏靠近小河的地方可能有吸血蟲,必須穿高筒的套鞋,等等,等等。這成為了辦公室裏最大的新聞,也拉近了3個同事之間的關係。橘紅和麗蓮甚至能夠和安娜在畫圖的時候聊上幾句。真的,時間就是這樣能夠讓陌生的人也變得熟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