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彼岸丁香 --- 十四

(2005-02-04 06:14:08) 下一個

一天過去了,新的一天又開始。她請公司的老板開了工作證明,開始按照條例準備各種資料,申請在澳洲的永久居留權。出國本身是一條不歸路,似乎別無選擇。她還固執的地認為埃倫的魂靈依然在這裏飄蕩,她不願離去。
在等待通過審核的日子裏,其他早一些時候申請永久居留權的中國學生的結果信息時好時壞地傳來。橘紅開始擔心和害怕。她真的不願離去
她去了教堂。
在悉尼當地的華人基督教會,已經入了會的曉潔拉著她坐在很多陌生而溫和虔誠的人當中參加他們周日的禮拜。牧師在講台上款款而談耶穌的仁愛和為人類所遭受的劫難,大堂裏升起眾人合唱的頌歌,美麗飄渺。十字架上的疼痛,讓幾個信徒落下淚來。坐在前排的橘紅看見的卻是躺在十字架下的埃倫,不能自已,淒然淚下。曉潔轉過身來同情地看著她。橘紅低下了頭,用手遮住眉眼,然而無法止住輕聲的飲泣。那時牧師正在宣布禮拜結束,人們紛紛站起身散去。幾個熱心的女人圍上來。橘紅在曉潔的陪伴下分開眾人走到街上。外麵是雪亮的陽光。橘紅簡短而尷尬地對曉潔說,我隻是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境遇。曉潔沒有看她,說,我知道。
回到教堂的時候人們已經排好了餐桌和飯食。坐在橘紅對麵的一個中年男人是個很健談的人,短頭發帶著金絲眼鏡,個子很高,有些發福了,棉布襯衫罩在牛仔褲外麵,幹淨利落的樣子。那是橘紅從教會認識的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人,他叫陳懇。那一天的午餐很簡單,是一小盤炒飯和白水。曉潔認識很多人,不停地和遇見的人說話應酬。她很簡短地抽空為橘紅和陳懇作了介紹。
在陌生的人群中,橘紅有些不安,然而她看到了陳懇善意的麵孔,看到他舉起手中的水杯對她輕輕致意。
陳懇問,是不是和曉潔一樣也是學生?
她說,是,還是一個係的同學。
那也是學設計的吧。來悉尼了多久了?
一年多。
該畢業了吧?你打算留下還是回國?
暫且留下。以前有回家的想法,現在習慣了這裏,喜歡這裏的環境。而且已經開始在一家設計室工作了,比較穩定。去和留的問題,必須有一段時間好好考慮。
想了想,她問,你信上帝嗎?他笑,回答,我來這個教會八年。最初是為了女兒能上教會的學校。信上帝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我嚐試努力去信仰。後來,我來到這裏,發現心會體會到平靜。就這樣一直傍依了。他隔著桌子看進橘紅的眼睛。你看起來是象八年前的我,沒有信仰。橘紅也笑,沒有分辯。她轉過臉去看教堂的天窗。那裏的光並不明亮,但是讓人眩暈。她隻是不能忘記埃倫安睡的麵孔,長長的卷曲的睫毛。周圍一片寂靜。她想她不會原諒上帝對他們的安排。

下午,陳懇請曉潔和橘紅去達琳港喝茶。他帶她們去他的辦公室停車。陳懇借以為生的小旅行社在中國城邊上的一棟多層樓房的首層。一間辦公室,打理得整潔幹淨。牆上有風景的掛畫,臨街的櫥窗裏豎著巨大的廣告,有海洋,礁石和穿泳裝的背影。陳懇拍拍電腦說,你們以後買機票或旅遊找我,打九折。兩個女孩都笑。
他不是一個英俊有魅力的男人,可是直爽幹淨得讓人感到親近,不張揚,有四十歲以上年齡的人被歲月和經曆打磨出的平實和成熟。還有他的職業,是讓人羨慕的旅遊業。他說他有時自己也帶旅遊團出去的,而且是一種人數很少的探險野營團。
橘紅隨手拿起桌上的一本台曆。是中文的。那一頁上是紅色中心的照片,那座巨大光禿的紅色石山。她從來沒有去過那裏。埃倫有很多很多這樣的照片還留在她的身邊,他總是喜歡把去過的地方的照片有選擇地釘在牆上,給她講偶爾想起的旅途故事。我會帶你去的,最後他總是會承諾,然後輕輕地吻她的頭發。

傍晚的時候,橘紅他們沒有散。陳懇帶著她們去牛津街的幾家酒吧裏輪流喝酒。他們混進去。周圍都是陌生的麵孔,自由放鬆的氣氛。陳懇滔滔不絕地從牛津街的典故講到中國城的店鋪,有一些華人朋友創業的經過。橘紅半開玩笑地說自己曾經在中國城的衣服檔口找過工作的,才6澳元一個鍾頭,不過可以一直做8個鍾頭。也許應該做那份工的,以後可以自己另立門戶!她和曉潔都似乎有些醉了,在酒精裏酩酊,有些恍惚、慵懶,相互開玩笑。
從最後一個酒吧裏出來的時候,橘紅被絆了一下,身子一歪,陳懇條件反射一樣伸手把她的胳膊扶住。她下意識地馬上甩開來,笑著說,你看,我醉啦。
身體如同在街邊漂浮,然而思想是清醒的。麵前的這個男人不會懂的。她固執地想念埃倫,那種被攬住的溫柔,屬於她的懷抱。淚水如一股暗流,無聲地在眼底翻湧。一年的相聚太短,上帝給他們的時間這樣短。她努力眯起眼,用笑來遮掩自己的悲傷。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