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彼岸丁香 --- 七

(2005-02-04 06:02:33) 下一個

七、幾乎是每天,他們一起上學,中午一起在學校餐廳吃飯。晚上埃倫會打電話給橘紅。有時候剛在街道上分手,過半個小時電話鈴會響起,找橘紅。

她在房間裏鋪了一茶幾的紙一邊畫草圖,一邊漫不經心地把話筒夾在耳朵和肩膀之間,和他說話,什麽都說。最後他輕輕地說晚安,睡個好覺。每次橘紅出到客廳放下電話後,回到房間,會看見紫丁香插在喝水用的玻璃杯裏,在桌上散發淡淡的清香。那是埃倫時常從他們的花園裏采來的。現在是丁香花的季節。她的心裏湧起甜蜜的回味和落地的感覺。

兩個月後的一個夜晚,海上的月亮明朗而圓美。在空蕩蕩的庫霽海灘,離海水很近的沙地上,坐著埃倫和橘紅兩個人。埃倫無限憐愛地從身後將橘紅摟在懷裏。橘紅忽然想起一支歌,開始輕輕的哼唱:“女郎,你為什麽獨自徘徊在海灘,女郎,和你去看大海,去看那風浪……”

埃倫問,你唱得真好聽。是中國歌嗎?

是。我曾經最喜歡的歌手唱的。

是關於什麽的?

是講一個孤獨的女孩,一個人去看海。她有點落漠地回答。

黑暗中,橘紅看見自己最初來到悉尼的那些獨自漫步海灘的傍晚。

可是你不是她,現在起我和你一起。

冰冷的海風吹過來,埃倫不再說話,將橘紅更緊地抱在懷裏。

這個男人,他的溫情的愛,像淺藍色的潮水,小心翼翼地拍打著她因為傷痕而悲喜無常的心。每一次轉身,都能看見他海一樣的眼睛,寬容的沉默把她一點點淹沒。橘紅感受到對這個男人的眷戀。

回家的路上,橘紅沒有穿襪子的腳被旅遊鞋打起了一個大泡,每走一步都痛得難受。埃倫堅持要讓她騎在他的肩膀上,停停走走,笑鬧著,回到她的住處。他說,你真瘦,我在澳洲北部邊界的荒野裏一個人旅遊的時候,常常背著兩個巨大沉重的背包,有時候和你一樣重。她說,坐在你肩上,那種高度讓人有點恐懼,從那裏看見的世界好像都會不真實。

夜已經很深了。埃倫開了門走出橘紅的公寓。橘紅聽到他熟悉的下樓聲,然後回到房間,打開窗戶。清新的晚風吹進來。寬闊的馬路此時已經沉寂,隻有桔紅色的路燈柔和地照射著地麵。她看見埃倫的身影出現在路的這邊,然後穿過了馬路。在路的那邊,他停下來,轉過身向她揮手,大聲說:晚安,親愛的,我愛你!

每個夜晚,橘紅就這樣幸福地安然入睡。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