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武夷露: 荷蘭到德國出差 忘帶護照ZT

(2004-04-13 11:53:14) 下一個
文章來源: 武夷露



談談我的德國科隆之行吧。本來我以為是周四下午坐火車,周五在科隆開會,還打算得好好的周四上午到天金的學校去觀察他上課情況。周三上午正忙著,結了婚的摩洛哥人問我幾點去火車站,我說這會兒問幹什麽,不是第二天才去嗎。他說我弄錯了,是當天下午坐火車,周四在科隆開會。我這時才又查看一下我的旅館預定,才發現是周三晚上在科隆睡覺。得,回家打包收拾行李吧。臨走時我跟結了婚的摩洛哥人說能不能在火車站幫我買下票,省得我們兩個人都在那繁忙的國際火車票櫃台那排隊買票。他說不行,因為他前一天剛買了輛二手車,身上沒錢幫我付那八十塊的火車票錢。我說拿到票我就把錢給你,不會等到公司報銷再給他。我坐在電車到烏德勒支的路上,結了婚的摩洛哥人給我打來電話,說買到了票,一百二十二塊。怎麽這麽貴,原來是一等艙的車票,這還是頭一趟坐一等艙的火車呢。坐得都是軟軟的皮椅,可以把後背稍微調後一點,椅背上也有個小屏幕,大概準備以後供人看電視的吧。最重要的是座位旁邊有個電插座,給帶手提電腦的人提供了方便,不然靠電池隻能幹兩個小時的活。這火車是特快,兩個小時的行程。



到了火車站,結了婚的摩洛哥人和政府機關的埃爾伯特來了,他們是我們荷蘭現在負責和比利時、德國協商數碼電視頻率應用的代表。兩人已經合作很久了,上次埃爾伯特在我們公司呆了六天,兩人最後一天一直幹到晚上十點才完成任務。這兩人一上了火車就拿出手提電腦來做計算,回來的路上也一樣。本來周四預定是晚上八點半才回來,結果我們提前結束了會議,提前四個小時回到烏德勒支。這兩人也不急著衝回家,說要找個地方把火車上開始的計算做完,一直到六點半做完才分手回家。敬業精神可嘉!我們這次是找德國西部電視台的一人協商,他算出來一個數碼電視頻率在120公裏外可以再用一次,但我們認為這個距離的幹擾還很大。我跟了去就是要求他把計算再改改,他的計算太人為太理論,應該多加入一些實際中的電視頻率分布。結果談了跟白談,他說我的建議很對,但他沒有時間去做更多的計算,所以還是要我自己來算一下。這個德國人也是個很敬業的,到了科隆三年了還不知道公司旁邊一棟樓上有部長對翅膀的汽車,據結了婚的摩洛哥人講這個德國人白天黑夜都撲到數碼電視頻率上,對德國和各個鄰國的電視頻率了如指掌,一講某個頻率他就知道在哪個地方的電視塔上,高度是多少米。



在去德國的火車上我也一邊看資料一邊和結了婚的摩洛哥人聊聊,他看起來十分疲倦的樣子。他上周二坐飛機去了摩洛哥,準備幫他父親把輛汽車開回荷蘭。周五早上六點出了發,臨走時問他父親汽車文件帶沒帶,父親說就怕忘帶我連假牙都扣在文件上呢。開了六百公裏,他父親想找假牙,才發現假牙忘了帶,汽車文件也忘了。結了婚的摩洛哥人氣得牙咬咬的,轉頭又開回去,中午十二點再次出發。當天下午過了摩洛哥和西班牙的渡船,夜裏在西班牙南部過的夜。第二天就把汽車開到了法國,又在法國過了夜,然後第三天一直開到晚上八點回到了荷蘭。他說到了家簡直累癱了,然後車裏又沒有空調,隻好大開著窗戶開車,一路上也是受罪。埃爾伯特聽到我們的聊天也加入了進來,結了婚的摩洛哥人談到上次他和單身摩洛哥人去德國,下了車把火車票忘在了桌子上,隻好又去補一張。埃爾伯特也提到某某人出差忘了帶護照,我聽到這愣了起來,護照?護照!我沒有帶護照!他倆聽到都笑了起來,說火車上萬一有人查護照我就得下車了,然後旅館登記一般也要護照。我一聽真是緊張了起來,幸好在來回的火車上我看到了在一等艙裏走了一圈的警察,但誰都沒查。然後旅館裏也沒有要求登記護照,我這次蒙混過了關。



周三那天晚上我們六點到達科隆市中心的火車站,旅館就在附近,登記後我們都先把行李放到房間。走到我的房間要穿過40米長的過道,竟然穿過一個中餐館,在我左手是坐著客人的大廳,在我右手是叮叮當當的廚房。隱約看到廚房台上擱著放著麵條的海碗,好像還有人說普通話。晚上吃完飯回來已是半夜十一點了,大廳裏早沒有了人,但廚房裏兩個小年輕還在切土豆,刀聲清脆。這麽辛苦,忙了一晚上還要為第二天做準備,看來做餐館是累人。周四早上七點半我到旅館餐廳吃早飯時,看到中餐館兩邊都鎖得死死的,希望他們都睡個好覺啦。在科隆轉覺得看到了不少中國人麵孔,那衣著一看就是中國人的,在電器店裏也有中國人在挑選數碼照相機。科隆就是火車站旁的一個近百米高的大教堂十分顯目雄偉,別的建築就比較雜亂,把別的一些小教堂都掩蓋住了。在店區轉轉恍然有在荷蘭的感覺,有些店也是荷蘭那常見的店家。在酒吧裏喝一杯價錢也和荷蘭相當。這德國工作餐比荷蘭的還更有效率,荷蘭那領到食堂取些三明治、拿些油炸的快餐、倒碗湯吃,這在我已經覺得很簡陋了,但在德國是食堂把一盤三明治端到會議廳來,啃完就繼續工作吧。難怪我們提前完成了會議。



我們三人六點半出來找餐館,那時科隆的店都開著門,我們就轉轉,兩個男人看到了個大電器店就鑽了進去出不來了,等找到了一家餐館已經是八點了。但人家說廚房八點半關,九點就走客人,我們隻好又繼續找,最後找到了家阿拉伯餐館。開胃菜我吃的是雞翅膀,他倆人吃的是烤熟的各種蔬菜,夾在薄薄的餅裏吃。主餐埃爾伯特要的是羊肉,我和結了婚的摩洛哥人要的是海鮮飯,但上來那麽一大碟根本吃不下去。甜點吃的就是冰激淋,但在冰激淋裏混著很多核桃仁,算是阿拉伯的特色吧。開餐館的是埃及來的人,但和結了婚的摩洛哥人能用阿拉伯語聊幾句,沒有算我們第二輪的酒水錢。賬單來了72塊多,埃爾伯特建議每人25歐元,誰料結了婚的摩洛哥人想了想多付了五塊,大概以慰老鄉吧。這就叫我對他另眼相看,我知道他為了買部新的二手車怎麽困難地湊錢,竟然出門在外出手這麽有人情味。飯吃完已經十一點了,埃爾伯特說他們一般就再到個迪斯科舞廳去坐坐,到兩點左右回旅館。我一聽眼睛就瞪起來了,不由脫口問他難道四十歲以上的男人還到迪斯科舞廳去。他聽了十分不平,把他的駕照翻給我看,證明他還不到四十,原來他才三十九。結了婚的摩洛哥人一想我沒帶護照,帶不進迪斯科舞廳,於是就一起回旅館了。約好第二天早上八點缺一刻在餐廳會合吃早飯,我把手機鬧在七點,還沒到七點就聽見有兩個房間的鬧鍾響了,然後附近的大教堂就開始當當當地敲鍾了。



在去烏德勒支的電車上我看到個中年婦女扶著個白發蒼蒼的老頭進來,到了醫院那站就下去了。然後在回來的路上又看到有兩人推著兩個輪椅上的殘廢人乘坐電車。能看得出來這些幫忙的人都是自願的義工,主動每星期中花點時間來幫忙別人。這西方社會裏好像很提倡做義工,這不警察局要招收義工,這周末開了門來招人了。也不是什麽正式的警察工作,不過幫忙巡邏啦、檢查汽車司機呼吸中的酒精含量啦、什麽大型慶祝活動來維持秩序啦,但他會教你怎麽用手銬、用測量呼吸的儀器之類的。這些義工頂多一星期兩小時,有人好奇、有人想幫忙就會來做,這樣警察局又節省了正式的工資開支,又鼓勵了更多的公民參與治安維護,所以很值得提倡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