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武夷露: 阿姆斯特丹一日見聞ZT

(2004-04-13 11:48:38) 下一個
那天下午我們部門組織一年一度的出外活動,十八人到阿姆斯特丹參觀航海博物館,晚上一同上館子。下午兩點我騎自行車回我們住宅區,把車鎖在多嘴荷蘭人的家外,這時高個荷蘭人和我們單位唯一的同性戀也來了,我們四人一起坐同性戀的車去安姆斯特丹。這個同性戀人的車很高級,是公司配給他的。這下他又剛升職到國級省級電視廣播的客戶經理,這可是我們公司最重要的幾個職位之一,做過這個職位的人以後都成為公司的管理骨幹。他和多嘴荷蘭人是好朋友,多嘴荷蘭人年輕時也在軍隊呆過,大家都說這朋友做得醉翁之意不在酒;但多嘴荷蘭人有老婆有孩子,所以也不能講。車一開就看到車窗上掛著個微型電子屏幕,上麵顯示著我們正在開動的路線,還有個聲音提醒你再隔一兩百米要拐彎了。電子屏幕上有個小天線,接收衛星的信號而確定自己的坐標。因為汽車前窗上鍍有金屬膜天線接收不良,就在後窗下放了個火柴盒大小的輔助天線。同性戀人說硬件都是他自己買的,公路軟件是他從網上下載的。他和多嘴荷蘭人對計算機、電器都很有研究,前段時間為公司任意職工拷貝DVD電影,5歐元一部,兩人忙地焦頭爛額,常在一起切磋拷貝DVD電器的心得。



這個航海博物館在安姆斯特丹市中心外麵一點,停車場就已經不便宜了,一小時三歐元,我們晚上十點多離開時發現要付24元的停車費。我們進了博物館就有兩個導遊來為我們解說,看了一些四五世紀前的航海地圖、遠航輪船的模型、大型海戰的油畫。十六世紀的安姆斯特丹還很小,我注意到兩排房子之間有條很寬的運河道,足夠在兩岸停船,然後河道中間還能行駛來回兩道船隻。一百年後城市擴充了一倍,然後擴充的部分在兩排房子之間還是有運河。看來古代的荷蘭人用船就象現代人用車一樣,不習慣用馬車運貨,什麽都用船,所以一座城市裏才有這麽的水道。有錢人家出去玩也是坐船,然後把船裝飾得很華麗,船頭高昂著神話故事裏的雕塑。航行到北歐的船一般甲板都很小,船肚卻碩大無比,這是因為北歐征收船稅時就看你甲板有多大。這好像和上次在安姆斯特丹聽到的比較相似,因為市政府征收房稅是看你房子有多寬,所以很多安姆斯特丹人蓋的房子很窄很窄。還記得荷蘭的特產—-一種生吃的帶點鹹味的小魚嗎?當街刮鱗去肚,滾上點洋蔥末提著魚尾就送到嘴裏去了。這個由來是因為荷蘭漁船總開到蘇格蘭海岸邊去捕撈這種小魚,為怕回到荷蘭魚就變壞了,就把魚浸在鹽水桶裏,最後發現把魚鱗魚肚去除後儲藏更佳。



參觀完博物館就去看停在外麵的一艘海船的複製品,這是四百年前聯邦東印公司的航海船,曾經遠航到東亞各國,至今博物館裏還保存著一些航船到日本的繪畫描寫。當時航海去一趟東亞是七年的來回,往往航行四個月後才到非洲最南角,船上水手已經10%覆沒了。從東亞回來時三分之二水手已經覆沒了,還剩下七八十來號人保證航船的行駛。一般病死的占大部分,大多是長期缺乏維他命C。這些水手都是在荷蘭境內連哄帶騙招來的12至19歲的窮人家男孩,還沒明白什麽事就被關在船上等待出海。每天吃的是麵包、鹹魚、鹹肉,集體睡在甲板下的一個通艙裏,每工作四小時可以休息八小時。這兩百來號水手在甲板上被限製在船尾的甲板上活動,因為船頭甲板上是高貴船客的活動場所和供他們享用而養放的雞和豬。船客中的女眷有時無聊了,就隔著甲板叫水手們表演個節目,逗他們開心了她們就扔個雞腿過去給水手開葷。水手的廁所就是船尾伸出去的兩塊木板上的圓洞,如果他們在方便時沒有抓好船邊的繩子,就被海浪卷下水去了。水手若是把同伴殺死了,就被綁在屍體上扔下大海。水手若是跟誰動刀子,一隻手就被綁在船桅上,另一隻手被刀釘在船桅上,要自己想辦法把自己解救下來。這些解說聽得我們都咋舌,看來這幾百年前的水手的日子真是艱難。



五點博物館關門,我們一行人就慢慢散步到市中心預定好的餐館去。路上經過唐人街和紅燈區,我看到路邊有家中國雜貨店,忍不住跑進去提了包菜心、菜秧、茼蒿,買了塊豆腐、兩包魚丸,難得能買到中國東西怎能不買?飛快付錢衝出去,看到同事那行人還在前麵二十米處。到了餐館門還沒有開,就說先找個酒吧喝一杯吧,幾個同事就信步走進了路邊的一家。管錢的同事伸頭一看酒吧外掛的價格表,最便宜最次的啤酒就要4.5歐元一杯了,馬上進去把人叫了出來。荷蘭用歐元後什麽都漲了價,啤酒都在兩歐元多,但四五歐元一杯也漲得太離譜了。就比利時還比較地道,啤酒一塊五還能買到。所以為了省錢,我們一行人進了家很狹窄很小的酒吧,以至於有兩個同事沒地方站,隻好堵在門口。喝得快的喝了三輪啤酒,慢的就兩輪,十八人在那酒吧泡了一個多小時,一共喝了80歐元。才在酒吧坐下來就有眼尖的同事發現酒吧靠街麵的窗戶上架著個小小的數碼電視的接收天線,馬上興致勃勃地問酒吧老板對數碼電視滿不滿意。我們公司是數碼電視的投資者之一,也是策劃安裝發射天線的行動者,當然很關心數碼電視在荷蘭的發展前景。荷蘭98%的居民都通過有線線路收看電視,至今有一萬三不到的數碼電視用戶,所以等賺到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這個酒吧的老板說數碼電視不好,質量不穩定,也沒人來修。同事們個個自告奮勇來看看,打開電視轉了幾個台,有的還很清晰,有的畫麵就凍住了接不上。換台時轉到了個色情台,圖像還蠻清晰的,但我們同事嚇得馬上轉台,可惜畫麵又凍結住了。有幾個說第二天回辦公室就查查究竟怎麽回事。



我們要去的餐館就在市中心紅燈區旁邊,門口打的牌子是正宗的沙哈拉沙漠遊牧族的飲食文化。這個餐館坐落在地下室裏,洋溢著阿拉伯風味的音樂。整個屋頂牆壁都用厚厚的羊毛編製的帳篷材料包著,屋頂上懸掛著幾盞燈,沿牆是長長一排堆著很多顏色鮮豔枕頭的軟墊椅。飯桌是長長窄窄的,上麵放著個金屬架子,頂上有個把手可以拎著,架分三層,托著三個裝滿色拉的盤子。第一道菜是用熱乎乎的白麵餅包這些色拉吃,每盤上有三種不同顏色味道的色拉醬,據我們摩洛哥同事說是包含了北非和南歐幾個國家的飲食風味。第二道菜是湯,熱乎乎的好像是用種很小的豆子熬出來的。喝完湯我們走到個大平底鍋旁席地坐下,給我們示範在沙漠上是如何烙餅吃的。麵揉得很軟,用麵粉、水、鹽揉成的,稍微拉拉大就擱在平底鍋上了,烙得兩邊有些焦點就可以起鍋吃了。熱熱軟軟的是很好吃,當然如果蘸著什麽醬水吃更好了。第三道是葡萄葉包米飯,有的同事不喜歡吃,因為味道偏酸。第四道就上正餐了,那個金屬架子托著三盤送上來了,燉羊肉、雞、魚,配著米飯吃。不知道沙漠遊牧族的牙齒是不是不好,肉都燉得很爛,一吸肉就離開了骨頭。盡管餐館鼓勵我們用手吃飯,但這會大家都操起了刀叉。第五道就是甜點了,阿拉伯咖啡和薄荷茶,還有那個金屬架子拎來了三種選擇,水果色拉、布丁、很甜很甜的一種餅幹,好像用幾十層很薄很薄的麵皮堆疊成,甜得嚇人。然後端上來個金光閃閃細細長長的水煙,下麵是裝水的皿器,最上麵燒著種碳。水煙中間有個細細長長裝飾得花花綠綠的軟管,盡頭是個圓木嘴,一吸就看見裝水的皿器裏翻泡泡,然後吸煙人的嘴裏鼻子裏就冒出了淡淡的煙。我也試了一下,卻怎麽也吸不動,那皿器頂多翻了兩個泡就沒有動靜了,又一次稍微努力了一下,差點把我嗆著。這時音樂突然響起來,隻見一個上身隻戴著個裝飾華麗的胸罩、下身披著薄紗的女孩轉動手臂扭著屁股跳過來了,這是我們的肚皮舞表演。這個舞女有點胖,但年紀還很輕,特別眼神活潑,基本上含羞地掃到了每一個人。我對跳舞是感興趣的,真很驚奇她能把屁股扭得那麽激烈。她還過來邀請我們兩個摩洛哥同事上去同舞,但他們就沒有什麽旋律感了,沒有看頭。我問摩洛哥同事,對婦女一般十分保護的他們怎麽會容許女人這麽暴露地跳舞的。他說一般良家婦女是不會在公眾場合下這樣跳舞的,隻有在自家的婚禮慶祝上才表演給丈夫們看,當然也不會穿得這麽少。這些舞女是專業舞女,為各種慶典提供娛樂,但一般嫁人生子的機會很少,大都孤獨一生。



經過了這次出遊,同事之間的感情好像是好了一點了,第二天在公司裏碰到都笑笑:“昨晚的肚皮舞好看吧?”“吸那水煙頭還暈嗎

"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