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工作女人的困惑

(2004-04-09 15:09:49) 下一個
自己的職業是建築設計。上了很久的學,又工作了這些年,中間盡管有些許的間斷,總還是有固定的感情。是本行。有一天突然就厭倦了。好像是看透了的樣子。一個中國人到了國外,不管做什麽工作,基本的目的都變得赤裸裸的,求生,賺錢,漸漸的變成了一種慣性。這樣的感覺讓人煩惱。為了一份工資,就這樣硬生生地把夜貓子懶散自由的生活習慣改掉,每天把自己寶貴的白天時間交換出去,或許還有健康和感情之類的東西。

和一個瑞士人一起喝咖啡。他從前也是個建築師,因為辛苦和廉價,成家後,熬不過,改了行。我們談到我工作的公司BP,這一行裏可能沒有人不知道這些年BP異軍突起的競賽榮譽。可是我已經一點感覺都沒有了。成天守在電腦前畫圖。或者去翻資料,按照老板的設計風格找合適的樣板和材料,把可套用的圖片存下來。其實這樣一個有了名氣的事務所,設計的風格是鎖定的,方盒子,玻璃,鋼,這方麵不用再費神。合不合自己從前的品味,是不重要的事。然後開會討論。隻此而已。不讓人興奮,也沒有什麽可以抱怨的。是一份本行的工作。

在休息茶時間,會有很小的功夫,站在會議室的窗前,看外麵的景物。常常覺得自己是被裝在了一個機器般的容器裏。街道的聲音不停地傳過來,陽光會誘惑我伸出了手,但在與空虛相遇的刹那,我被飛快地拉回現實的空間。外麵的世界裏,有很多東西是值得眷戀的。關窗的瞬間,它們在我的腦海飛逝。

街道熱鬧和美麗,有陰有晴,有每分鍾都不同的行人走過。

看不見的遠處,是家,到了白天就沉寂的自家的房子。舒適嶄新的房子,隻是在晚上和周末,才有我們一家三口人住在裏麵。四月份來了,沒有人去打理花園和菜地。草木變得嫩綠,早春的花悄悄地開放,在細雨中散發著清香。這樣的美麗,沒有時間細細地消受。

有個朋友說他們夫婦常討論自己成天努力工作賺錢是為了什麽,其實到老了,又得把一生積蓄去交給養老院,相比之下,沒有積蓄的人,會有政府為他們養老。想透了好沒意思。

我愕然。略去中間的曆程,想到底確實是如此。

生活和工作,這幾十年的曆程,並不是這樣一句話可以概括。可是卻突然體會到大多數瑞士女人對生活質量的理解。生命短暫,除了工作,還有其他的值得抓住的一些東西。

這些日子,老板的一句話,把我的工作頻率由60%增加到80%以上,一個星期四、五天的時間都鎖定在緊鑼密鼓的建築競賽上,一項接著一項。睡懶覺的嗜好不複存在,家務更難找時間料理。每天起早摸黑,和蓋瑞一起起床,還要把沉沉睡著的女兒勉強叫醒,穿戴整齊,送往幼兒園。自己辛苦並不是件要緊的事,可是聽到女兒不願醒來的無力的哭聲,每次心裏會難受。

鄰居家的孩子們快樂地在自家的花園裏玩耍的時候,或者是被送去參加遊戲小組和體操小組活動的時候,又或者是去森林裏散步的時候,自己的孩子沒有母親陪著。她注定了被放在一個陌生的房子裏,要從很幼小的時候,就開始在教室裏學會遵守紀律。那種完全自由的在家裏體會和享受自然和親情的時間段過早地消失了。

還有我波動不定的情緒,因為工作緊張和疲憊,常常不小心引發出壞脾氣,要丈夫和孩子沒頭腦地承受。我的四歲的孩子已經學會了不作聲地走開,去樓上自己的房間關上門。我就會一再地後悔,一邊忙著做飯,一邊呼喚她的名字。最後叫到眼淚流下來,用手背抹幹。

生命中有好多遺憾,就象我此時站在一個玻璃和鋼筋的盒子裏,凝視外麵一天天生動起來的春光,凝視著好多美好自由的東西在遠處飛逝而過。

想想一個女人如果有條件選擇不再工作,選擇放手,或者是有工作20%到60%的機會,生活會是另一種樣子。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Richard66 回複 悄悄話 我覺得您的文章寫得很好,聽富有人生的哲理。
我是個比較敏感的男人,或者是一個非常感性的人。
我很感歎人生雖然短暫、現實雖然殘酷。我們還得學會去珍愛我們的生活。

對待工作與生活的態度,往往男人與女人保持不同的態度。即男人視工作為生命,女人視生活為生命。
而且,有人認為現今的中國女性不如日本或者韓國女性的妻性不足(可能是魯迅所說),這裏不是特指性,而是指女人作為妻子特有的天性。這種天性在近代被兩次革命所扼殺,第一次為五四運動,第二次為中國的文化大革命。中國女性變的往往如北美女性一樣,缺乏妻性,隻有女兒性和母性。而有些女性(法國女性)普遍缺乏母性。
中國男性普遍缺乏夫性,及現在的男人不會真正疼愛自己的女人,如東北男人。其實,現在的中國婦女最悲慘的是東北女人,在這一點上,東北男人的素質和責任是最糟糕的。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