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武夷露: 在荷蘭生孩子(上)ZT

(2004-04-09 13:11:54) 下一個
女友出國時大家都很羨慕她,不說別的,外國有無痛分娩,多幸福啊。誰料女友出國來到了荷蘭,這是西方很少的還奉行自然分娩的國家之一。止痛藥是別指望了,她生孩子的那個艱難要擱在國內早剖腹了,但助產士還是堅持要她靠自己的力量生。我聽了她的訴苦說,早知道就到旁邊的比利時了,那兒生孩子最不講究自然了。一般生孩子都在夜裏,但比利時醫生不願意值夜班,所以讓你自己選個日子一大早到醫院,醫生打一針催產,下班前一定讓你生出來。我把在荷蘭生孩子的過程記了下來,就留著日後看看回味的。
  臨生大兒子的前一天夜裏睡覺時夢到自己要生孩子,肚子在一陣陣地痛。突然間我一下醒過來,發現肚子真的在痛,輕微地一陣陣地在痛。我躺在床上,靜靜地體味這種感覺。不痛的時候全身沒有一點不適,耐心地等待著下一次陣痛的到來。這種痛很輕微,很舒服,在背後從下至上移動到身體中間便消失了。我挺喜歡這種痛的,好象身體裏一直平靜得沒有任何波瀾,顯得有些無聊,久盼有什麽發生。這一點點小痛的到來終於打破了沉靜,而且預示著以後還有更豐富多彩的節目,甚至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場表演,不由讓人充滿興奮與激動。
  過了一兩個小時,體味著輕微陣痛的我毫無睡意,便下樓到客廳沙發上寫信,記錄下身體內的感覺。過了會丈夫也下樓來了,問我為什麽不在床上睡覺了。我告訴他陣痛已經開始了,他聽了很興奮,穿上衣服,把汽車鑰匙塞進口袋裏,做好準備去醫院。那時大概才淩晨三點左右吧,丈夫先給助產士打電話,隻有她的同意我們才能去醫院。她要求和我通話,那時我的聲音還很平靜,神誌也清晰。她聽說陣痛才開始,知道還早呢,但為了保險起見,還是來到我們家查詢了一下。這是一位年輕的助產士,麵容姣好,因為是夏天穿著綴著花的連衣裙,顯得很有青春活力。助產士辦公室發給我們的說明講得很清楚,要陣痛很有規律性很強烈了才能打電話找助產士,我們這次明顯得是打早了,助產士發現子宮才開口一指。對於我們這樣年輕的父母親,她還是很耐心的,告訴我們還有好長一段時間呢,答應我們天亮後會再來一次。她走後,我們又上樓休息了,盡管陣痛還在繼續,我還是迷糊地睡著了。

  第二天上午,我躺在床上繼續體驗陣痛,沒有胃口吃飯。我叫丈夫幫我掐表看陣痛的頻率,他便躺在我的旁邊拿著表看時間。誰知過了會卻聽到他輕微的呼嚕聲,這麽重要的事大概他覺得太單調了,竟睡著了。助產士又來了一次,發現子宮才開了兩指,沒有多少進展。她說開得挺慢的,可能會停止,說不定一星期後才重新開始。這話讓丈夫聽了嚇一跳,他已在單位裏請了假做好了準備生孩子,怎麽可能再拖一星期呢。

到了下午三點半多鍾,陣痛開始加強了,基本上每五分鍾來一次。助產士來時,我已痛得沒有笑容了,隻能輕微地回答她的詢問。我還沒有痛得大叫起來,每當陣痛來時,如果我集中所有的注意力追尋陣痛的移動,知道堅持一會陣痛便會在背部中間部位消失,那便還能忍受得住疼痛。但每當注意力一沒集中好,便痛得忍受不了,要大聲地呻吟出來;助產士教我些呼吸法以應付疼痛。六點鍾時子宮已開了三指,助產士說有可能在當晚生,因為羊水還沒破,便和我們約好七八點左右去醫院。  到了傍晚八點左右,我已是痛得很了,有時兩三個強烈的陣痛連著一起來,我已控製不了注意力對付這種疼痛了。隨著助產士和丈夫出門,陣痛的間隔是越來越短,我是走兩三步便得停下來,讓陣痛的衝擊波過去,往往疼得要彎下腰來。坐在車裏,我一邊對付陣痛,一邊埋怨丈夫不會說點什麽安慰我的話來。他也想不出來說什麽,於是我說一句,他跟在後麵重複一遍。到了醫院的門口,我痛得連路也走不動了,助產士用輪椅推我坐電梯上樓去生產室。
  助產士和個護士先著手給我破羊水,痛倒不痛,隻覺不少水從我身下流出,那時大概是九點半的樣子。下一步便是等子宮開口了,那可能要很長時間,所以助產士輕鬆地和護士站在房間的另一角聊起天來,丈夫站在我身邊不知所措地望著助產士的方向。但那時疼痛卻加劇起來,和開子宮的疼痛不大一樣。開子宮的痛是從下至上的,這種痛是從上至下壓迫肛門方向的。我痛得不僅捏住丈夫的手,還忍不住大聲呻吟出來。助產士趕過來想再教我些呼吸緩痛的法子,我告訴她感覺要生了,她將信將疑地查了一下,發現子宮已完全張開了,果然要開始生了。

  助產士做好了準備,我便隨著陣痛使勁往外生孩子。我也不清楚這樣使勁對不對,沒什麽感覺,隻有一次在陣痛消失時感覺到什麽硬物從陰道裏往回縮,助產士興奮地說那是孩子的頭部。丈夫這人不能見血,所以他隻注意看我的臉,不敢看孩子是否出來了。那時連我都佩服自己,每次隨著陣痛往下使勁,剛有個間隙停一下,我又開口警告大家又有個陣痛來了,自己又開始使勁。等到孩子的頭部出來了,助產士叫我別太使勁,不斷吹氣以緩和孩子出來的速度。最後孩子總算在九點五十四分生出來了,我已是筋疲力盡,無力地躺在床上,由助產士協助丈夫剪斷臍帶。助產士說我的陰部有點撕破,替我縫了幾針,我已麻木得感覺不到什麽疼痛了。

  助產士量好了孩子的身長(50厘米)體重(3155克)顱骨周長(34.5厘米),便給他穿好衣服放在我身邊。我試著喂了他些奶,他便睡起覺來。助產士先向我們祝賀了一下,然後才告訴我們她才拿到助產士執照,這是她獨立接生的第一個嬰兒。我們也高興地向她表示了感謝,說她表現得讓我們十分滿意。助產士離開後,我和丈夫興奮地回顧起生孩子的過程來,很高興第一個孩子已誕生了。照荷蘭規矩生了孩子就得回家,但那天因為時間已晚,醫院準許我留下過夜。另個護士進來將嬰兒放在個小床上,並用輪椅推我去衝澡。等我躺下在另一個房間裏休息時,護士把孩子推到我床邊,丈夫才回家去了,約好第二天早上來接我們母子二人。

  那時我已經將近二十四小時沒進食了,也沒睡過多少覺,但也不覺得累,一下子也睡不著。孩子又哭起來,我怕護士嫌他吵把他移到嬰兒室去,便把他抱到我床上,又試著讓他吸了會奶,他才安靜下來睡著了。我便讓他偎在我旁邊,自己也迷迷糊糊地睡著了。下半夜我被另一個孕婦打電話的聲音驚醒,但孩子睡得還很香。第二天早上,我起來把孩子的尿布換了,他很乖,一點也不鬧。等丈夫不來,我打了個電話回家,沒人接,想做爸爸的一定是在來接我們的路上。半小時後還是沒人來,我又打了個電話回家,這才把丈夫從睡夢中驚醒,他說忙來忙來。丈夫將孩子放進嬰兒車椅裏時,驚歎嬰兒多小,隻占那一點兒地方。護士用輪椅推我一直到停車場上汽車旁邊,服務倒是很不錯。

回到家產後服務士也來了,這也是荷蘭分娩的特點之一,產婦在家裏休養,由專門的產後服務士來照顧。照顧時間短的有36小時,長的有48小時,由各自的醫療保險公司來規定,我們可以把照顧的小時數分配在一周或十天內用完。產後服務士負責測量母子體溫、觀察傷口愈合程度,每天都把母子倆人的身體狀況記錄在一個本子裏。給孩子洗澡、換尿布,教我們怎麽照顧嬰兒,孩子哭了怎麽抱。然後還實施主婦的責任,換床單、洗衣服、掃地、撣灰、打掃廁所浴室、倒垃圾。除此之外還幫我們買菜燒飯,來了客人端茶倒水,總之把照顧這個家的擔子全部包攬過來了,我們家就從來沒有那麽天天給收拾得井井有條過。丈夫本來是請了一星期的假準備苦幹一番的,這下天天給人伺候著,也覺得自己也在“坐月子”,真是覺得很享受。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