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什麽讓女人的美麗入畫

(2004-02-21 04:31:01) 下一個
喜歡女人的美麗,一直覺得那是值得欣賞和解讀的美麗。

中學時候收集了很多林青霞、夏冰心和王丹鳳的黑白照片,希望自己也能成為漂亮的女人。但是第一次看到鞏俐在大眾電影封麵上的劇照,印象並不深刻,隻覺得象泥土一樣純樸。

在讀大學的時候,成天和一個很擅長畫畫的研究生師兄混在一起。知道他是很疼愛我的,卻不見他在速寫本裏給我畫過肖像。他說,你的樣子不好畫。我臉紅了,覺得是因為自己不夠漂亮。後來他說,你看我的臉,也不好畫。可是他的臉是標致好看的。

其實,是沒有特征的人不好入畫。

學校放假的時候去找考到蘇州學時裝的心藍。她一下子攤出好多自己的照片。

心藍,這個我兩小無猜的、用她的照片讓我驚異的女孩。她在一個窗台上側身坐著,白色的棉布襯衫,青花的裙子。場景隻有斑駁的舊白牆和曖昧的黑色窗洞。她的神情是迷離的,目光淡漠和純潔,從相紙裏看出來,直看到我的心一片寂靜。還有一些別的照片,也是我無法忘記的。有時候是她的很近的側麵特寫,僅僅是很普通地微仰著頭看天空,頭發向後斜垂下去,而天空隻是模糊的暗淡的深藍色。可是這張照片會讓人不由想起自己寂寞時曾經熟悉的一個動作。有時候她隻是坐在一張紅木的椅子上安靜地發呆,背景隱約是某個老宅的雕花門扇,洗出來的照片是微帶褐色的黑白效果。唯一的一張明麗的是她在操場上手抓著籃球架的大半身照片,還是白襯衫,樸素的棉布裙子,正麵對著照片外的人很快樂地笑,是個健康年輕的女孩樣子。那一刻,我翻看著那些照片,心裏有很大的觸動。因為我看到心藍,從小在一起那麽多年的心藍長成年輕女人後的樣子,並且體會到一種氣息。女人的美麗原來就是如此近在咫尺。

懂得了如何去讀懂一個女人的魅力,就是從這裏開始。

每一個女人,在某一個片刻都可以是美麗的。這種美麗和普通的定義美女的標準無關。

在廣州的時候,有一段時間特別喜歡去畫廊看人物畫。能夠讓我心動的,往往不是精湛的畫功和逼真的描繪,而是一種讓人感動的畫的本質。畫上的人,也許隻有一張普通的麵孔,但是畫的人如果抓住了某一點特征,特定時間特定地點時的一種神情,或是一個微妙的手勢,將他的心靈上的感悟用沉靜的筆觸和方式塗抹出來,我就能夠馬上體會到。記得有一副畫,畫裏的女子,在長著高草的原野裏走路,微微向左側著臉,用左手將右邊亂了的頭發別到耳朵後麵。模糊暗淡的背景,健康的皮膚,泥土的氣息,女人的野性,和很典型的女人動作流露出的嫵媚,讓畫麵的意境美得驚人。

後來很喜歡看鞏俐的一些劇照,比如菊豆裏她在陽光下的染坊裏曬布的情景。漸漸可以體會到張藝謀對這個女人的感悟和開耕。她的確是個適合入畫的女人。林青霞是個公認的美人,可是有靈性的照片很少,懂得利用她的美麗作藝術創作的人太少。

有一次偶然在網上查到金素梅的影集,覺得她有時是個很懂攝影的女人。看到她的照片,我想我為之感動的就是這種生活的姿態和味道。這是一種無法照樣拷貝的藝術。

不知道中國是不是還很流行藝術照。被濃妝豔抹的女孩,矯情地在攝影師的擺弄下重複經典的幾個動作。製作出來的影集象明星的畫冊,作為美麗的證據。

有一陣很傻,才25歲,去了廣州最有名的一家婚紗攝影店照藝術照。拍出來後,看見自己是個木頭美人,可以說象某某明星,可是就是不象自己。

我想自己最得意的照片還都是自己拍的,或是和自己很親近的人幫拍的。因為我懂自己,他們也懂。有一次,去衡山,在山頂的寺廟平台上照了一張。背景是土紅的牆、石頭圍欄和遠遠的天空山巒。天是陰的,風很大,我那時正回過頭,茫然的樣子,臉是一種風中的憔悴和軟弱,短短的頭發淩亂地飛起來。那一次是到衡山許願。照片中我並不漂亮,但是蒼涼的樣子很符合當時的心境,色彩也很象一幅油畫,是一種紀念。

不僅僅給自己拍過。受心藍的影響,給熟悉的女朋友也拍過一些照片。我不是個技術高超的使用專業照相機的攝影師。不過,那並不是最重要的。我可以在家門附近,隨便一個不起眼的地方,識別出上鏡的背景和氛圍。一堵紅磚牆,一條小巷,一個破門洞,一扇窗,幾個長滿青苔的台階,什麽都有可能。喜歡選在傍晚或清晨拍,陽光的顏色溫暖透明,光影效果深刻而恍惚。照相的對象,不需要最美麗的服裝,也可以是素麵朝天。僅僅是憑著了解和欣賞,發掘自然的美麗,一瞬間的感人,就足夠。常常用掉很多膠卷,把成功的幾張挑出來,其他都扔掉。

一直相信,能夠讓人的心受到觸動的、自然流露的美麗是可以入畫的,不管它是快樂的、悲傷的、溫柔的、頹廢的、還是純真的。在我的心裏,這也是真正的美麗。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