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佛羅倫薩---簡妮逍遙遊之一 (圖)

(2004-02-07 02:23:17) 下一個



夜靜了,我一個人坐在燈光下整理去年在意大利佛羅倫薩拍的一些照片。

佛羅倫薩一直被稱為是意大利的文化之都,文藝複興的搖籃。照片一張張看過去,嫵媚和生動,讓黑夜變得明亮和柔和。十八歲的時候就開始對這個城市充滿了憧憬,因為讀過太多的關於文藝複興的曆史和故事,課上課下看過太多出自那裏的名藝術品的圖片。建築史課裏的照片是靜止的、遙遠的。後來看到一部電影叫作“看得見風景的房間”,就迷醉了。隻是一個窗口,窗框裏卻流動著充滿藝術魅力的城市街道,傾城一片紅屋頂,燦爛的陽光,還有年輕人的浪漫故事。一個織好的桔紅色的夢。

一個十年後都無法忘懷的夢,左右著我的喜好。當我終於如願以償漫步在阿諾河畔的西格諾裏亞廣場、蓋瑞問我羅馬和佛羅倫薩更喜歡哪一個時,我依然固執地脫口而出:“佛羅倫薩。”

是天黑了到達這個小城的。入住的酒店是一個小巷裏的寂靜的舊宮殿改建的,內部古典而華麗,進門一摁燈的總開關,眼前的情景讓人吃驚。撫摸著淡藍色的床罩,環視很高曠的房間,我對蓋瑞說我們不是做夢吧怎麽走回十八世紀了。這裏象個古典藝術攝影場景室,連主人身上都有前貴族的影子。早晨起來,穿過走廊走到院子裏用餐,看見房東的女兒喂一隻會說意大利語的巴哥,過去逗了逗,它很快樂地說了幾句。他們一家三口人住的套房就對著院子,比別的屋子又更優雅些,如水般的音樂從窗內流出來。據說這是祖業,改建時女主人花了很多心思,每件擺設都親自主張。後來也見到了這個獨具匠心的女主人,自得其樂、精明而且和藹的一個中年女人。感覺她和她的伯爵風度的丈夫經營的不是個酒店,而是他們的宮殿和家。佛羅倫薩的第一印象就從這裏開始。

初秋的佛羅倫薩顏色十分鮮豔。在清晨透明的陽光下,從米開朗琪羅廣場望下去,聖瑪利亞大教堂(聖母之花)的紅色穹頂輝煌地主宰著整個城市的輪廓。這個小城市如此美麗,一片繁華似錦。據說有43個博物館、65座華麗的宮殿和很多的教堂。我們的計劃裏有四天的時間走下去體會。

不喜歡旅行團那樣的行色匆匆,在陽光和街道的陰影交替之間慢慢地散步到阿諾河,看著著名的黃金大橋一步步走過去。一個城裏最古老的廊橋,兩邊的廊子裏全是有河景窗口的金店。在悉尼讀書時參加過一個意大利小城芒圖瓦的橋的設計競賽,查遍整個意大利的橋的曆史,它是最特別的一座,也查到文學大師但丁在這裏和他相愛的女子相遇的典故,所以記得。走在橋上,體會到了它經久不息的繁華,一瞬間想起那些讓我流連忘返的中國市場,是一種親切的感覺。

轉到一條僻靜窄小的街道上。一個亮著燈的小飯館裏坐了好多吃便餐喝咖啡的人,有爽朗的聊天聲傳出來,看上去其樂融融。我們看了門口的菜單,也走了進去。裏麵很擠,放食品的櫃台占了四分之一。我們端著自己的意大利粉和飲料,轉了個身,最後坐在靠牆的一個台前。丈夫說,聽他們的話,這裏的吃客大都是附近工作的本地人,熟客。應該是個很老的家庭經營的快餐店,價格便宜,菜式還算多,都是剛做好的典型的意餐,不停地被一個年輕的女人從樓下的廚房裏端出來放進櫃台的櫥窗裏。後麵是微波爐,吃之前在裏麵熱一下。櫥窗裏還有當地的香腸、比薩餅、三明治、餐後或伴咖啡的甜點。老板一家人都在忙裏忙外,勤快樸實熱情的意大利人的樣子,營造出小吃店溫暖隨便的氣氛。我開始喜歡意大利人,就象喜歡自己曾經熟悉的中國那裏的人。忽然想起初到悉尼時和兩個中國朋友同住一間公寓的一個意大利年輕人,為了一個不知名的中國女孩向我的朋友學中國的情歌,不禁笑起來。講給蓋瑞聽,他也笑了,說還記得的。

小吃店出來幾步路,是烏菲齊博物館圍成的廣場。是最讓我心動的空間,一個城市的展廊。上麵有圍城一樣的博物館和畫廊,下麵回廊裏有活著的眾生相:遊客和街頭藝人。藝人表演小品、雕塑或歌舞,也有畫家在畫畫,看客們停停走走。抬頭一看,是市政廳的那個古老的高塔和大衛的雕像,回頭卻是一排短廊後陽光明媚的現世的河對岸。這個長長的圍城裏,當時正起伏著女高音的歌聲。我突然感覺到一種時物流轉的恍惚。

走進這個珍寶無數的烏菲齊博物館是第二天的事。整整一天沉溺在裏麵,米開朗琪羅、波提切利、達芬奇、提香……出來之後宛如隔世。

市政廳廣場有一段暫時的戒嚴。我們站在攢動的人群邊緣。似乎是個要人來訪。遠遠望見一個人被擁著走向大門,在門口匆匆地轉過身象征性地停留了一分鍾。蓋瑞說,是英國王子查爾斯,看那鼻子!我也認出來了。笑起來,為那個特征性的鼻子。一個有趣的小插曲。

市政廳廣場是我喜歡的。有一個著名的噴泉,青銅的海神戰車和白色的巨人雕塑,在金色的斜陽中有很壯麗的姿態。廣場右麵有一個神廟一樣的高台,陳列著佛羅倫薩最有名的幾個雕塑的複製品,幾個好聽的典故。可以想象,從前這裏是人們集會時發表演說的舞台。現在是遊人徜徉的、任人端詳的展廊。

這樣的高台展廊在城裏的其他處也有,而印象最深的,就是這一片方地。後來又去看了聖瑪利亞大教堂,它的鍾樓和八角形的洗禮堂。裏麵一律很黑,閃爍著微小的燭光,隻有竊竊私語和腳步移動的聲音。一種沉重神秘的氣息。走出來,就回到了光明的人間。三個建築的立麵都充滿了精美的細部。我們很仔細地看了一下被米開朗琪羅稱讚過的天堂之門,一個刻滿了浮雕的鍍金的門,述說的是有關伊甸園的聖經故事,隻在複活節打開。門前被打著三角旗的旅行團和等人的人擠滿了。

很小的佛羅倫薩被各種博物館和美術館填滿,足以耗盡最後一點時間。印象很深的是米開朗琪羅博物館,是計劃中非去不可的地方。這裏收集了他的很多作品。有些雕塑是未完成的,顯出渾濁的力度,讓我可以圍著它們看上幾個小時。奇怪的是有時會同時想到蘇軾或歐陽修,都有令人心胸寬廣的男人的豪氣和滄桑。後來特地去河對岸拜訪了米開朗琪羅的棺墓。

環視佛羅倫薩,體會到他的靈魂總飄忽在這街街巷巷,仿佛猛一轉身,就會看見他消失在街角陰影裏的背影。

但丁的故居也去過了,在一個狹小的巷子裏。對於我,他的神曲是過於深奧過於沉重的篇章。不過,依舊記得他的盛名。

晚上在路上的一家中餐館吃過一次,非常糟糕。擺設是象國內的中檔餐館的樣子。冷冷清清。前點是春卷,隻有硬硬的包菜和胡蘿卜絲包在裏麵。然後五個主菜也差得無法形容。記得點了個青菜,端出來的卻是屈指可數的幾片大白菜。意大利中餐館的水平都馬馬虎虎,以這家最差。

隻好去吃本地的風味:各式各樣的比薩餅、意粉、糕點和冰淇淋。在歐洲,意大利美食是有名的。假日旅途中,那樣拿在手裏邊走邊吃邊說話、四處張望也是愉快的。

佛羅倫薩的街頭有牛肚牛腸賣。是一種餐車,車主在街角支起大鍋,熱氣騰騰地盛入方便盤裏賣出去,象中國人。生意好的很,味道不錯,讓我興奮不已。

這些讓人無法忘卻的回憶,是去年在佛羅倫薩的秋天。


附:落腳的酒店是http://florenceby.com/carmine/,自助旅行者不妨去看看。價格也不錯。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麥芽糖 回複 悄悄話 懷念佛羅倫薩的秋天,滿是舊憶古老的痕跡.
飄著糖炒栗子香味的小街,第一次踏上, 卻熟悉地似乎已在夢中走過.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