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在瑞士的職場隨感

(2004-01-30 01:49:12) 下一個
瑞士的冬天白晝總是很短。早晨上班天蒙蒙亮就去趕火車,晚上踏著黑沉沉的夜色回家,從前看自己的丈夫起早貪黑,現在是兩個人一同匆忙上路。上了火車,隨著火車的緩緩啟動,在漸漸平穩的機械與軌道的撞擊聲中,緊繃的情緒才慢慢散開。車窗外背都可以背出來的景色跳動著向後飛去。記得剛來瑞士時,每次坐這趟車,總挑看得見湖的窗口。然而,現在已經無所謂了。對一個規律地往返蘇黎世的上班族,緊要的是準點地坐在7點半的這趟車裏,準點一小時後到達辦公室。

從包裏拿出化妝品和小鏡子,很快地畫一下眼影,略搽點口紅,然後又放回包裏。有時帶了兩片麵包作早餐胡亂吞下。往往是身體還在睡意裏沉浮,意識卻被清晨那一段通往火車站路上的冷風吹醒了。坐在被暖氣包裹的車廂裏,丈夫翻看報紙,我,隻想發著呆和懶,腦子裏一片空白,也算是一種意識上的休息。

在瑞士這個國家工作,要勤勤懇懇。尤其是一個亞洲人,想找到一份白領的工作,需要付出比本地人高得多的代價和努力,當然,必不可少的還是機遇。從前我大學畢業後有一份令人羨慕的工作。對社會地位、工資、住房等問題沒深入地思考過,國家教育了我,並且為我鋪好了康莊大道。後來在悉尼讀書時為建築事務所做兼職,是同學介紹的,知道自己有本地文憑,所以雖然勤懇幹活,心理壓力也不大,再說那時也沒有家,沒負擔。澳洲畢竟是一個移民國家,對不同人種敞開了職業的大門,我有理由相信自己會在那裏的建築業立足。而在瑞士,是很不同的。首先是語言問題。不懂德文,亞洲人幾乎不用考慮白領工作。另外,瑞士人保守,除了特殊需要,優先使用本地人。

新認識一個大陸嫁過來的女孩,第一次與她在超市邂逅,她問我的第一句話不是你是那裏人或是你住哪,而是:你找到工作了嗎?中國人在瑞士最關注的是如何在這裏的職場中見縫插針找到一條生存的路。我很謙虛地回答找到了。目前,能夠理直氣壯在這裏打拚的中國人除了電腦專家、金融、中醫和翻譯,其他的寥寥無幾。我,隻不過是個小小的建築師,象我一樣的外國建築師在我們公司是專門用於參加競賽的槍手,總不是長久之計。出國後的這些年我養成了即使在順境中仍思憂的習慣,是出於一種很無奈的求生的本能。大多數中國人被卷進不屬於自己的生存環境後,尤其是舉目無親的情況下,都會很辛苦地思考自己的發展方向。

過去的幾年裏,我的丈夫幫我辛苦經營著我們自己的一個小廣告設計公司。通過建立公司以及係統的市場推廣,我們學到了很多書本裏看不到的經驗,也看到了對於一個新的、資金有限的小公司世道如何艱難,競爭如何激烈,嚐到幾乎到處碰壁的滋味。我的丈夫本身有一份100%的工作,有時甚至加班到很晚,可是他是個很有韌性的人,一直堅持不懈地抽時間在他並不不太了解的設計專業領域為我找工程。大部分的工程來自他認識的朋友,而且為數不多。同一個地區範圍內,有幾個比我們規模大的中型公司。我們與他們競爭的方法主要是提供新穎美觀的設計以及低廉的價格。這個職業對我,掙錢倒是其次,給自己找喜歡的事做是主要原因,另外還可以自由安排時間。每一次接到工程,我都很認真地設計兩個以上的藝術構思供甲方挑選,坐在電腦前有如魚得水的感覺,客戶的讚賞是給我的最大回報和快樂。努力地去做是我們的宗旨,公司的運程卻掌握在天手裏。慘淡經營到現在,隻是為了維係那一點愛設計的私心,好在不指望我的收入養家戶口。在正式的工作中每小時計費很高的丈夫幫我聯係客戶不計工錢,還要學會低頭做人。如果沒有他的鼓勵和支持,可能這個小公司不會維持到今天。

所以如果有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問我關於在國外找工作的事,我不會推薦瑞士。

另外,同瑞士的富甲一方相比,它是個很安靜保守的國家,尤其是對想有家庭和孩子的外國女人。住在瑞士的女人結婚後主要在家料理家務和享受人生,養家的擔子天經地義地落在男人的肩上。本地女人有了孩子以後一般在家專心照顧孩子。瑞士官方的幼兒教育從五歲開始,孩子在此之前在家由媽媽帶大。也有私立的不限年齡的托兒所,數量很少,價錢昂貴,好像要把女人辛辛苦苦掙的那點工資全收了去,--這是一個明顯不鼓勵女人出去工作的社會環境。很多女人堅持工作隻是為了固執地想要維持自己所已經擁有的那門技能。孩子五歲後開始上政府的幼兒園,但不是全天製的,總是上午兩個小時,下午兩個小時。母親的時間因為接送孩子或在家等候孩子而被分得很散。在孩子上幼兒園的兩小時中,隻能出去買點東西或就待在家中。要全天出去工作,隻能再把孩子托付給收費的托兒所看管。

有時因為競賽截止日期將近,我必須天天上班,而不是象平常那樣隻上百分之六十,身心感覺非常疲憊。也會思考是否想一直這樣下去,這是否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很久以前我還在中國的時候和一個閨中密友討論過有足夠經濟條件不用工作的問題,她說她會每天學畫點國畫或寫些隨筆,輕輕鬆鬆地享受生活,做自己喜歡的事。我有兩年時間就是這樣過來的。可是,中國的家裏人每每嘮叨,對我花了多年努力得來的洋碩士學位表示惋惜,也時刻擔心我經濟上依賴丈夫是否真可平安一輩子,往往舉出一大堆例子。不想讓他們失望,最終還是操起了舊業,重新來作那個“爭氣”的、讓他們驕傲的女兒。

有時認為中國人活得很累,無論在任何階段都有危機感,而且喜歡各方麵攀比,以其說是為自己活,不如說是為別人。所以大多在外的中國人都勤奮地工作改善自己的處境和地位,甚至會把孩子托給別人養大。隻能說,同注重自我生活質量的西方人很不同。中國人的心一輩子放不下。我自己就是這樣一個拿不起,放不下的中國人,忘不了父親的淳淳教導,在乎別人的看法,非要在西人的國土上打拚,而且是在保守的瑞士。



每次上班,會在恩厄站下車,轉乘市內交通車到著名的帕拉達金融廣場,然後急急地穿街走巷到湖對岸的公司去。那裏是蘇黎世最有名的老城區。店鋪們都還關著門,晨曦中如此寧靜美麗的小路上好多時候隻有象我這樣的幾個零星的埋頭趕路人。低頭看著路,覺得自己象腳下的某一塊方磚,微不足道,為人鋪路,卻不能理所當然地自己走在上麵。歸根結底,這是別人的國家。心裏的歎息是往往由此而起,然而依舊要甩甩頭,讓自己堅硬起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TRUST 回複 悄悄話 不是你說的那麽悲慘,並不是所有的中國人在瑞士隻能幹你說的那幾種職業。也有中國人在當地的大公司當白領。隻是你不知道罷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