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無奈的選擇——嘉慶稱帝

  公元1796年正月初一,北京城裏到處張燈結彩,這一天既是元旦,又是新皇帝登基的日子,即將登上皇位的顒琰已經35歲了,但他的繼位,沒有骨肉相殘,沒有踏著兄弟的血跡走上寶座,是父親乾隆禪讓給他的,但這個皇位卻一點也不好做。

  乾隆有17個兒子,最後仍存活的隻有7個,皇四子永珹過繼給履親王允祹為孫,皇六子過繼給慎郡王允禧為孫,皇十二子永璂,是那拉氏皇後所生,那拉氏皇後一廢,他自然也無緣繼承。而剩下的永璿,永琪,永瑆,永琰四子,無論哪一個都沒有他們父祖的英姿,在矮子中選高個兒,到底怎麽選,使得選誰是繼承人成了無奈的選擇。

  永璿,乾隆十一年生,才學平平,為人又驕傲主觀,脾氣暴躁,剛愎自用,這種性格,深為乾隆所厭惡,乾隆在位時,什麽職務都沒給他,更不可能讓他成為未來的一國之君。

  永璘,乾隆三十一年生,是顒琰的惟一同母弟弟,皇帝最小的兒子,此人不好讀書,胸無大誌,在上書房讀書的時候,就常常偷懶,私下和太監、侍衛們嬉戲玩耍,對讀書騎射極不用心,致使學習無成,不僅字寫得難看,就連滿文也認不全。一次,嘉慶讓宗人府派永璘在祭祀前“視牲”以備使用,可過了幾天,仍不見永璘有所行動,十分奇怪,一問才知,滿文生疏的永璘把“視牲”錯當成“陪祀”了,他不認得,也不找人問問。可見其處事散漫和學問疏淺,這還不算,他又喜聲色,整日遊手好閑,多次微服出宮,尋花問柳,狎妓嬉戲,跟隨乾隆出巡的時候,他不知謹持,一個人散散漫漫地遊蕩在後麵,邊走邊玩,乾隆帝自是不會考慮他,他自己也有自知之明。傳說乾隆末年,幾位皇子曾秘密計劃除掉和珅,永璘站在一旁一副無置可否的態度,大家責備他的漠不關心,永璘自知他沒有繼位可能,自嘲說:“即使皇位多得像雨點一樣落下,也不會落到我頭上,我隻求諸位兄弟可憐我,將來把和珅的宅子賜給我,我也就沒什麽要求了。”等到嘉慶繼位,立刻封他為郡王,果真將和珅的房子賜給了他。嘉慶十分重視兄弟之間的感情,非常想提拔他,給他施展才能的機會,可永璘確是無才可施,平時是大錯沒有,小錯不斷,令嘉慶帝非常失望。永璘一生雖無建樹,可也算老實之人,病危之際,嘉慶忙封他做了親王。希望他心情高興而病有所起色,但隻做了一天親王的永璘便一命呼呼了。

  永瑆,乾隆十七年生,幼年喪母的他十分受乾隆疼愛,加上他聰明好學,詩文俱佳,在書法方麵更具特殊天賦,乾隆對他十分喜歡,不僅經常到他的府邸看他,更是對他加以訓導使之深明大義,還封他為和碩親王。永瑆的書法十分有建樹,他與翁方綱、劉鏞、鐵保並稱“翁劉成鐵”(永瑆後來封為成親王),是清代中期書壇四大名家之一,士大夫們以得到他的片紙隻字為榮。一次,宣城的一位舉子入京考試落榜,連回家的盤纏也沒有,就假造了他的一副字帖,連同一方端硯共賣了20兩銀子。有人拿這個給永瑆看,他大笑說:“這字帖寫的好過我十倍,反而要冒充我,太抬舉我了。”於是在字帖後麵寫了幾千字的跋。但永瑆為人有個最要不得的缺點,吝嗇。一次,某人想求永瑆幾個字,並親自去成親王府謝取。打開一看,不見紙上有字,心中很是奇怪,最後,在紙下端一角發現了三個蠅頭小字,“你也配!”,一時羞得臉色發紫。永瑆治家也十分刻薄,他有庫銀80萬兩,可守財如命,不給家裏用,任由他的子孫到外麵做賊、盜竊。他的妻子是大學士傅恒的女兒,嫁妝十分豐厚。結果,他把所有的陪嫁財物全部存封在庫房,讓他的妻子每天隻能喝粥。一天,他乘的馬死了,他就命家人把馬煮了代替晚飯。如此吝牆的人,自然也無緣皇位。

  乾隆雖名義上有17個兒子,可死的死,過繼的過繼,浪蕩的,品性差的,挑來揀去,最後隻剩下沒有大功,也無大過的顒琰了。乾隆初登帝位的時候,曾對天發誓,如果在位過六十年,就自動禪讓,不超過康熙的六十一年限。當時乾隆才20多歲,誰能想到80多歲的他還依然健朗。為了不違誓言,心不甘情不願的乾隆決定禪讓,但名位送給了嘉慶,最後的決定權還在太上皇手中,甚至連國家大印都不想交給嘉慶。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最後的軍禮
3天下兄弟
4爛泥丁香
5水姻緣
6
7炎帝與民族複興...
8一個走出情季的...
9這一年我們在一...
10綠眼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

  • 絕對權力

    作者:周梅森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李東方臨危受命,出任某省會城市市委書記,被迫麵對著幾屆前任留下的一堆垃圾政績工程和一團亂麻的腐敗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