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待製三勘蝴蝶夢(第二折)

  “題解”《包待製三勘蝴蝶夢》,是關漢卿借宋朝人物故事來表現元代現實生活的一部公案劇。它寫“有權有勢盡著使,見官見府沒廉恥”的“國戚皇族”

  葛彪蠻橫地打死了王老漢,王老漢的三個兒子又打死了葛彪,出了人命案子。

  這裏所選的第二折,寫包待製夢中見一個小蝴蝶打入蜘蛛網中,動了惻隱之心,救了小蝴蝶。夢後包待製審理王家兄弟打死葛彪一案,王家三兄弟都爭著由自己去償命,包待製判定王大償命,王母不願意;包待製判定王二償命,王母又不願意;包待製判定王三償命,王母同意了。包待製以為王三不是王母的親子,所以王母同意王三償命,因此怒斥王母。經過王母的訴說,原來王大、王二不是王母親生,而王三倒是王母親生,她舍親子而救養子的行為,深深地感動了包待製。聯想到夢中情景,於是他準備搭救王三。

  在元代社會,葛彪這樣的權豪勢要逞凶撒潑的行為是和最高統治者有著特殊關係的,因此包待製要救王三也不得不以死囚趙頑驢來冒名頂替。最後王家母子封官加賞,隻是人民的願望和理想的體現,是對遭受苦難者的精神安慰,這也是我國古典戲曲悲劇的特點之一。

  第二折(張千領祗候排衙科①,喝雲:)在衙人馬平安,喏!(外扮包待製上,詩雲:)咚咚衙鼓響,公吏兩邊排,閻王生死殿,東嶽攝魂台②。老夫姓包名拯,字希文,廬州金鬥郡四望鄉老兒村人也③。官拜龍圖閣待製學士④,正授開封府府尹⑤。今日升廳,坐起早衙。張千,分付司房⑥,有合僉押的文書,將來老夫僉押⑦。(張千雲:)六房吏典⑧,有甚麽合僉押的文書?(內應科。)(張千雲:)可不早說?早是酸棗縣解到一起偷馬賊趙頑驢。(包待製雲:)與我拿過來!(祗候押犯人跪科。)(包待製雲:)開了那行枷者。兀那小廝⑨,你是趙頑驢?是你偷馬來?

  (犯人雲:)是小的偷馬來。(包待製雲:)張千,上了長枷,下在死囚牢裏去。(押下。)(包待製雲:)老夫這一會兒困倦,張千,你與六房吏典,休要大驚小怪的,老夫暫時歇息咱⑩。(張千雲:)大小屬官,兩廊吏典,休要大驚小怪的,大人歇息哩。(包做伏案睡做夢科,雲:)老夫公事操心,那裏睡的到眼裏,待老夫閑步遊玩咱。來到這開封府廳後,一個小角門,我推開這門,我試看者(11),是一個好花園也。

  你看那百花爛熳,春景融和。兀那花叢裏一個撮角亭子,亭子上結下個蜘蛛羅網,花間飛將一個蝴蝶兒來,正打在網中。(詩雲:)包拯暗暗傷懷,蝴蝶曾打飛來;休道人無生死,草蟲也有非災。呀!蠢動含靈,皆有佛性:飛將一個大蝴蝶來,救出這蝴蝶去了。呀!又飛了一個小蝴蝶,打在網中,那大蝴蝶必定來救他。……好奇怪也!那大蝴蝶兩次三番隻在花叢上飛,不救那小蝴蝶,佯常飛去了(12)。聖人道:“惻隱之心,人皆有之。”你不救,等我救。(做放科。)(張千雲:)喏!午時了也。(包待製做醒科,詩雲:)草蟲之蝴蝶,一命在參差(13);撒然夢驚覺,張千報午時。張千,有甚麽應審的罪囚,將來我問。(張千雲:)兩房吏典,有甚麽合審的罪囚,押上勘問。(內應科。)(張千雲:)喏!中牟縣解到一起犯人:弟兄三人,打死平人葛彪。(包待製雲:)小縣百姓,怎敢打死平人!解到也未?(張千雲:)解到了也。

  (包待製雲:)與我一步一棍,打上廳來。(解子押王大兄弟上(14),正旦隨上,唱:)“南呂一枝花”解到這無人情禦史台(15),元來是有官法開封府。把三個未發跡的小秀士,生扭做吃勘問死囚徒(16)。空教我意下惆(17),把不定心驚懼,赤緊的賊兒膽底虛(18),教我把罪犯私下招承,不比那小去處官司孔目(19)。

  這開封府王條清正(20),不比那中牟縣官吏糊塗。撲咚咚階下升堂鼓(21),唬的我手忙腳亂,使不得膽大心粗;驚的我魂飛魄喪,走的我力盡筋舒。這公事不比尋俗(22),就中間擔負公徒(23)。嗨、嗨、嗨,一壁廂老夫主在地停屍(24);更、更、更,赤緊地子母每坐牢係獄(25);呀、呀、呀,眼見的弟兄每受刃遭誅。早是怕怖,我向這屏牆邊側耳偷睛覷(26),誰曾見這官府!則今日當廳定禍福,誰實誰虛。

  (正旦同眾見官跪科。)(張千雲:)犯人當麵(27)。(包待製雲:)張千,開了行枷,與那解子批回去(28)。(做開枷科。)(王三雲:)母親,哥哥,咱家去來。(包待製雲:)那裏去?這裏比你那中牟縣那!張千,這三個小廝是打死人的,那婆子是甚麽人?必定是證見人;若不是嗬,敢與這小廝關親(29)?兀那婆子,這兩個是你甚麽人?(正旦雲:)這兩個是大孩兒。(包待製雲:)這個小的呢?(正旦雲:)是我第三的孩兒。(包待製雲:)噤聲(30)!你可甚治家有法?想當日孟母教子(31),居必擇鄰;陶母教子(32),剪發待賓;陳母教子(33),衣紫腰銀;你個村婦教子,打死平人。你好好的從實招了者!(正旦唱:)“賀新郎”孤兒每萬千死罪犯公徒。那廝每情理難容(34),俺孩兒殺人可恕。俺窮滴滴寒賤為黎庶(35),告爺爺與孩兒每做主(36)。這三個自小來便學文書,他則會依經典、習禮義,那裏會定計策、廝虧圖(37)?百般的拷打難分訴。豈不聞“三人誤大事,六耳不通謀”?

  (包待製雲:)不打不招。張千,與我加力打者!(正旦悲科,唱:)“隔尾”俺孩兒犯著徒流絞斬簫何律(38),枉讀了恭儉溫良孔聖書(39)。拷打的渾身上怎生覷!打的來傷筋動骨,更疼似懸頭刺股(40)。他每爺飯娘羹,何曾受這般苦!(包待製雲:)三個人必有一個為首的,是誰先打死人來?(王大雲:)也不幹母親事,也不幹兩個兄弟事,是小的打死人來。(王二雲:)爺爺,也不幹母親事,也不幹哥哥、兄弟事,是小的打死人來。(王三雲:)爺爺,也不幹母親事,也不幹兩個哥哥事,是他肚兒疼死的,也不幹我事。(正旦雲:)並不幹三個孩兒事,當時是皇親葛彪先打死妾身夫主,妾身疼忍不過,一時乘忿爭鬥,將他打死。委的是妾身來!(包待製雲:)胡說!你也招承,我也招承,想是串定的。必須要一人抵命。張千,與我著實打者! (正旦唱:)“鬥蝦蟆”靜巉巉無人救(41),眼睜睜活受苦,孩兒每索與他招伏(42)。

  相公跟前拜複:那廝將人欺侮,打死咱家丈夫。如今監收媳婦,公人如狼似虎,相公又生嗔發怒。休說麻槌腦箍(43),六問三推,不住勘問,有甚數目,打的渾身血汙。大哥聲冤叫屈,官府不由分訴;二哥活受地獄,疼痛如何擔負;三哥打的更毒,老身牽腸割肚。這壁廂那壁廂由由忬忬(44),眼眼廝覷(45),來來去去,啼啼哭哭。則被你打殺人也待製龍圖!可不道“兒孫自有兒孫福”!難吞吐,沒氣路,短歎長籲,愁腸似火,兩淚如珠。

  (包待製雲:)我試看這來文咱。(做看科,雲:)中牟縣官好生糊塗,如何這文書上寫著王大、王二、王三打死平人葛彪?這縣裏就無個排房吏典?這三個小廝,必有名諱;更不嗬,也有個小名兒。兀那婆子,你大小廝叫做甚麽?(正旦雲:)叫做金和。(包待製雲:)第二的小廝叫做甚麽?(正旦雲:)叫做鐵和。(包待製雲:)這第三個呢?(正旦雲:)叫做石和。(王三雲:)尚。(包待製雲:)甚麽尚?(王三雲:)石和尚。(包待製雲:)嗨,可知打死人哩(46)!庶民人家,取這等剛硬名字!敢是金和打死人來?(正旦唱:)“牧羊關”這個是金嗬,有甚麽難熔鑄?(包待製雲:)敢是石和打死人來?(正旦唱:)這個是石嗬,怎做的虛?(包待製雲:)敢是鐵和打死人來?(正旦唱:)這個便是鐵嗬,怎當那官法如爐?(包待製雲:)打這賴肉頑皮(47)!(正旦唱:)非幹是孩兒每賴肉頑皮,委的含冤負屈。(包待製雲:)張千,便好道:“殺人的償命,欠債的還錢”,把那大的小廝,拿出去與他償命。(正旦唱:)眼睜睜難搭救,簇擁著下階除(48)。教我兩下裏難顧瞻,百般的沒是處。

  (雲:)包待製爺爺好葫蘆提也(49)!(包待製雲:)我著那大的兒子償命,兀那婆子說甚麽?(張千雲:)那婆子手扳定枷梢,說包待製爺爺葫蘆提。(包待製雲:)那婆子他道我葫蘆提,與我拿過來!(正旦跪科。)(包待製雲:)著你大兒子償命,你怎生說我葫蘆提?(正旦雲:)老婆子怎敢說大人葫蘆提,則是我孩兒孝順,不爭殺壞了他(50),教誰人養活老身?(包待製雲:)既是他母親說大小廝孝順,又多鄰家保舉,這是老夫差了。留著大的養活他。張千,著第二的償命。(正旦唱:)“隔尾”一壁廂大哥行牽掛著娘腸肚(51),一壁廂二哥行關連著痛肺腑。要償命,留下孩兒,寧可將婆子去。似這般狠毒,又無處告訴,手扳定枷梢叫聲兒屈。

  (雲:)包待製爺爺好葫蘆提也!(包待製雲:)又做甚麽大驚小怪的?

  (張千雲:)那婆子又說老爺葫蘆提。(包待製雲:)與我拿過來!(正旦跪科。)(包待製雲:)兀那婆子,將你第二的小廝償命,怎生又說我葫蘆提?(正旦雲:)怎敢說爺爺葫蘆提,則是第二的小廝會營運生理,不爭他償命,誰養活老婆子?(包待製雲:)著大的償命,你說他孝順;著第二的償命,你說他會營運生理;卻著誰去償命?(王三自帶枷科。)(包待製雲:)兀那廝做甚麽?(王三雲:)大哥又不償命,二哥又不償命,眼見的是我了,不如早做個人情。(包待製雲:)也罷,張千,拿那小的出去償命。(做推轉科。)(包待製雲:)兀那婆子,這第三的小廝償命可中麽?(正旦雲:)是了,可不道“三人同行小的苦”,他償命的是。(包待製雲:)我不葫蘆提麽?(正旦雲:)爺爺不葫蘆提。(包待製雲:)噤聲!張千,拿回來!爭些著婆子瞞過老夫(52)。眼前放著個前房後繼(53),這兩個小廝必是你親生的;這一個小廝,必是你乞養來的螟蛉之子(54),不著疼熱,所以著他償命。兀那婆子,說的是嗬,我自有個主意;說的不是嗬,我不道饒了你哩(55)!(正旦雲:)三個都是我的孩兒,著我說些甚麽?(包待製雲:)你若不實說,張千,與我打著者!(正旦雲:)大哥、二哥、三哥,我說則說,你則休生分了(56)。(包待製雲:)這大小廝是你的親兒麽?(正旦唱:)“牧羊關”這孩兒雖不曾親生養,卻須是咱乳哺。(包待製雲:)這第二的呢?(正旦唱:)這一個偌大小是老婆子抬舉(57)。(包待製雲:)兀那小的呢?(正旦打悲科,唱:)這一個是我的親兒,這兩個我是他的繼母。

  (包待製雲:)兀那婆子近前來,你差了也!前家兒著一個償命,留著你親生孩兒養活,你可不好那?(正旦雲:)爺爺差了也!(唱:)不爭著前家兒償了命,顯得後堯婆忒心毒(58)。我若學嫉妒的桑新婦(59),不羞見那賢達的魯義姑(60)!(包待製雲:)兀那婆子,你還著他三人心服,果是誰打死人來?(正旦唱:)“紅芍藥”渾身是口怎支吾,恰似個沒嘴的葫蘆。打的來皮開肉綻損肌膚,鮮血模糊,恰渾似活地獄。三個兒都教死去,你都官官相為倚親屬,更做道國戚皇族。

  (做打悲科,唱:)大哥罪犯遭誅,二哥死生別路,三哥身歸地府,幹閃下我這老業身軀(61)。大哥孝順識親疏,二哥留下著當門戶,第三個哥哥休言語,你償命正合去,常言道“三人同行小的苦”,再不須大叫高呼。

  (包待製雲:)聽了這婆子所言,方信道“良賈深藏若虛(62),君子盛德,容貌若愚”。這件事,老夫見為母者大賢,為子者至孝。為母者與陶、孟同列(63),為子者與曾、閔無二(64)。適間老夫晝寐,夢見一個蝴蝶,墜在蛛網中,一個大蝴蝶來救出;次者亦然;後來一個小蝴蝶亦墜網中,大蝴蝶雖見不救,飛騰而去,老夫心存惻隱,救這小蝴蝶出離羅網。天使老夫預知先兆之事,救這小的之命。(詞雲:)恰才我依條犯法分輕重,不想這分外卻有別詞訟。殺死平人怎幹休?莫言罪律難輕縱。先教長男赴雲陽(65),為言孝順能供奉;後教次子去餐刀,又雲營運充日用;我著那最小的幼男去當刑,他便歡喜緊將兒發送。隻把前家兒子苦哀矜,倒是自己親兒不悲痛。似此三從四德可褒封(66),貞烈賢達宜請俸。忽然省起這事來,天使遊魂預驚動,三個草蟲傷蛛絲,何異子母官司向誰控!三番繼母棄親兒,正應著午時一枕蝴蝶夢。張千,把一幹人都下在死囚牢中去!(正旦慌向前扯科,唱:)“水仙子”則見他前推後擁廝揪捽(67),我與你扳住枷梢高叫屈。眼睜睜有去路無回路,好教我百般的沒是處(68)。這堝兒便死待如何(69)?好和弱隨將去(70),死共活攔當住,我隻得緊揪住衣服。

  (張千推旦科,押三人下。)(正旦唱:)“黃鍾尾”包龍圖往常斷事曾著數(71),今日為官忒慕古(72)。枉教你坐黃堂(73)、帶虎符(74),受榮華、請俸祿。俺孩兒、好冤屈,不覩事、下牢獄。割舍了(75)、待潑做(76):告都堂(77)、訴省部(78);撅皇城(79)、打怨鼓;見鑾輿(80)、便唐突(81)。呆老婆唱今古,又無人肯做主,則不如覓死處,眼不見鰥寡孤獨,也強如沒歸著(82),痛煞煞、哭啼啼、活受苦。

  (下。)(包待製雲:)張千,你近前來。可是恁的……(張千雲:)可是中也不中?(包待製雲:)賊禽獸,我的言語可是中也不中!(詩雲:)我扶立當今聖明主,欲播清風千萬古,這些公事斷不開,怎坐南衙開封府!(同下。)“注釋”①祗候:衙役。排衙:衙役列隊伺候官員升堂。

  ②東嶽攝魂台:迷信說法中勾拿死人陰魂的地方。這裏借喻公堂的森嚴。

  ③廬州:治所在今安徽省合肥市。

  ④龍圖閣待製學士:龍圖閣為宋代閣名,是供奉禦書和典籍的地方,設有待製學士等官。

  ⑤府尹:一府的最高行政長官。

  ⑥司房:刑房,州縣管刑獄的部門。

  ⑦將:拿。

  ⑧六房吏典:地方官衙分管吏、戶、禮、兵、刑、工六個部門的吏員。

  ⑨兀:發語詞,無義。廝:對男子的蔑稱。

  ⑩咱:語尾助詞,多表示希望或請求。

  (11)者:語尾助詞,無義。

  (12)佯常:倘佯,徘徊。

  (13)參差:頃刻,很短的時間。

  (14)解子:解差,押解罪犯的公人。

  (15)禦史台:古時監察官署的衙門,這裏指開封府衙。

  (16)生扭做:硬當做。

  (17)惆:猶豫。

  (18)赤緊:實在,真個。

  (19)孔目:掌管文書的吏員。這裏指小官。

  (20)王條:王法。

  (21)升堂鼓:古時官員升堂、退堂時均要打鼓,升堂時打鼓叫升堂鼓。

  (22)公事:官事,案件。尋俗:尋常,平常。

  (23)公徒:刑罰。

  (24)一壁廂:一邊。

  (25)每:們。

  (26)屏牆:影壁,阻擋視線的短牆。偷睛覷:偷眼看。

  (27)當麵:上堂見官。

  (28)批:批過的公文,回文。

  (29)關係:有親屬關係。

  (30)噤聲:喝令住口,不許再說。

  (31)孟母教子:孟子之母善於教子,曾經三次遷家,選擇良好的環境,使孟子接受良好的影響。

  (32)陶母教子:晉代陶侃母親湛氏教子有方,因家貧無物招待來客,就剪發換錢招待客人。

  (33)陳母教子:陳母,戲曲中人物,三個兒子在她教育下都考中狀元。

  (34)那廝每:指打死王老漢的葛彪。

  (35)黎庶:老百姓。

  (36)爺爺:對官員和有權勢者的尊稱。

  (37)廝虧圖:相互謀害。

  (38)徒流絞斬:都是古代刑罰。蕭何律:漢初丞相蕭何製定的九章法律。

  這裏作法律的代稱。

  (39)恭儉溫良孔聖書:指儒家經典。在《論語·學而》中,子貢說孔子“溫良恭儉讓”,意即溫順、善良、恭敬、儉樸、謙讓。

  (40)懸頭刺股:即懸梁刺股。懸梁指漢代孫敬好學,疲倦欲睡時,以繩係頭懸於梁上,繼續學習。刺股指戰國蘇秦讀書時,想睡覺就用錐刺自己大腿,繼續學習。後人以“懸梁刺股”比喻學習刻苦。

  (41)靜巉巉:形容一片沉靜。

  (42)索:須,得。招伏:招供。

  (43)麻槌腦箍:一種套頭的刑具。

  (44)由由忬忬:猶豫。

  (45)廝:相互。覷:看。

  (46)可知:怪不得。

  (47)賴肉頑皮:形容頑劣不遜,猶言賤骨頭。

  (48)階除:階梯,台階。

  (49)葫蘆提:宋元口語,意為胡裏胡塗。

  (50)不爭:隻因,隻為。

  (51)行:處,這邊,這裏。

  (52)爭些:差一點兒。

  (53)前房後繼:前房的兒,後繼的母,指不是親生子。

  (54)螟蛉之子:養子的代稱。

  (55)不道:不會。

  (56)生分:產生隔閡。

  (57)偌大小:這麽大。抬舉:扶養。

  (58)後堯婆:後母。忒:太。

  (59)桑新婦:惡婦,不賢德的妻子。

  (60)魯義姑:舊時泛指賢德婦女。《列女傳》記載,春秋有時一婦女攜子侄逃難,在不得不拋掉一個孩子時,她舍棄了兒子,人因稱她為魯義姑。

  (61)幹閃下:空拋下。老業身軀:年老的人。

  (62)良賈深藏若虛:賈(gǔ古),商人。這句話出於《史記·老子韓非列傳》,意思是:善於做買賣的商人,把寶貴的貨物隱藏起來,不叫人看見;修養深厚的君子,容止謙讓,就像愚魯的人一樣。

  (63)陶、孟:指陶母、孟母。

  (64)曾、閔:孔子的學生曾參和閔子騫。舊時將他們作為孝子的代表。

  (65)雲陽:戲曲小說中常稱的行刑之地。

  (66)褒封:褒揚封賞。

  (67)揪捽:用力揪住,抓住。

  (68)沒是處:不知如何是好。

  (69)堝兒:泛指處所。

  (70)好和弱:好壞。

  (71)著數:數得上,數一數二。

  (72)忒慕古:太糊塗。

  (73)黃堂:漢代太守的廳堂。後將黃堂作為太守和職位相當於太守的府尹、知府的代稱。

  (74)虎符:戰國、秦、漢時帝王授予臣屬兵權的信物。用銅鑄成虎形,背有銘文,分為兩半,右半留中央,左半授予地方官員或將帥。這裏借喻執掌政權。

  (75)割舍:豁出去。

  (76)待:打算。潑做:不顧一切地相拚。

  (77)都堂:唐宋時政府最高行政機關尚書省辦公的地方。

  (78)省部:指尚書省。

  (79)皇城:京城。

  (80)鑾輿:皇帝的車駕,用作皇帝的代稱。

  (81)唐突:冒犯。

  (82)歸著:歸宿,著落。

  
更多

編輯推薦

1聚焦長征 曆史...
2聚焦長征--長征...
3紅軍長征在湖南...
4中華傳世藏書全...
5中華傳世藏書全...
6中華傳世藏書全...
7中華傳世藏書全...
8中華傳世藏書全...
9中華傳世藏書全...
10中華傳世藏書全...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