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最高機密: 北京早有解藥!?

三希堂內劍客,文學城外文哥。除非注明,博內文章均屬原創。轉載請注明來源為三希堂-文學城博客
打印 (被閱讀 次)

武漢病毒肺炎爆發, 迄今還無公認的治療手段。看到這個題目, 可能會被一些人當成”謠言”, 或者是個待查的假設問題。如果是後者, 直接戳穿這個假設的疑問是, 為什麽會有那麽多人, 甚至社會精英已經死亡而不去治療? 答案其實非常簡單。但請放一下這個問題, 先從病源談起。武漢肺炎由新冠狀病毒導致, 它的來源, 首次爆發地點, 以及如何傳染到人類等問題是搞清楚這場大瘟疫的關鍵。這裏僅討論非常簡單的邏輯推理: 一個武漢兒童問到為何瘟疫發生在武漢, 而不是在其它那麽多落後, 或吃蝙蝠及穿山甲的國家, 以及中國的南方諸省?

無論你如何聰明和圓滑,都繞不開武漢有個神秘的世界頂級P4病毒實驗研究所這一事實。按兒童的簡單邏輯, 有這個亞洲唯一P4護航, 武漢應是世界上永遠免除被病毒撕裂的最安全大城市, 沒有之一。但上帝不會開玩笑, 人類近代最大的病毒瘟疫, 確確實實就發生在武漢! 排除瘟疫和病毒實驗研究所的關係,無論直接或間接的,舉證人隻能是北京官方自己。目前瘟疫已擴散到50個國家,危害全人類,而北京官方不說明,不解釋,不允許外界(獨立的第三方)核查,也拿不出足夠, 甚至像樣的證據來反駁瘟疫和病毒實驗研究所的密切關係。因此, 答案隻能有一個: 武漢研究所是瘟疫的源頭,這不是陰謀論,而是中共直接向世界展示的陽謀。

但北京也不是什麽都不做, 在一陣慌亂之後, 開始動用所有力量, 借用”名人”的嘴巴背書, 當然所有的”信誓旦旦”都拿不出P4和石正麗等人從未涉案的具體證據, 也無法解釋和反駁以前發表的論文結論, 甚至無法抹掉互聯網上的冠狀病毒成功問世的”喜悅”和2019年9月18日為冠狀病毒特設的”武漢病毒投放成功演習大賽”。這些都是巧合嗎? 有多少人在這次瘟疫前, 聽說過冠狀病毒? 無論如何, 這些事實都讓人想起了同期王毅嘴裏的”潘多拉盒子”, 以及林鄭月蛾嘴中突然冒出的”玉石俱焚”。

在科學界, 有一些基本的原則。真正的科學家在闡述一個科學現象或結論時, 會非常小心, 不會用100%的絕對口氣。科學家已經拿到了足夠的證據, 有了結論, 也隻會說”可能性”, 不排除”其它的可能性”, 等等。因為負責任的人全知道, 科學有其局限性。那些為北京背書的”專家”不是不懂, 而是順勢落井下石, 用另外的方式告訴聽眾: 武漢病毒不是來自大自然, 而是人工重組的生化武器。而這種100%的絕對口氣, 正好同時滿足了自己口袋和北京的欲望, 也將北京的陰謀再放大百倍, 成為科學界的笑話。因此, 一般民眾隻要聽到一位局外人士, 沒去過P4病毒實驗室親自調查過, 不管他拿過多少個”諾貝爾獎”, 一口咬定別人塞給的結論是真理。他此時不是在討論問題, 而是個十足的騙子。

北京又是如何掌控這個冠狀病毒呢? 用他們自己給出的連續幾年的證據鏈, 已經基本回答了病毒的來源, 詳見另文< 讓黨心碎的新病毒製造和泄露演義 (附證據圖片)>。因為香港示威難以控製, 林鄭月蛾在去年8月, 提出了”玉石俱焚”的警告, 可謂用心良苦! 北京多次提出了最後解決所謂”香港問題”的時限。毫無疑問, 2019年下半年的香港是北京的心頭之刺, 是許多中共內部"有識人士"迫在眉睫的亡黨黑天鵝。在中美貿易戰步步緊逼的情況下, 任何極端的"解決"方案, 都擺上了台麵。聽聽網上廣傳的遲浩田20年前的視頻, 中共的生化武器研究早在路上, 隻是一直不成熟而已。作為"超限戰"的秘密武器, 中共高層早已按捺不住內心的狂喜, 向外界不斷放風, 正在下一盤別人看不懂的大棋, 還頻頻給石正麗等人發獎。你真以為"厲害國"僅僅是個過把嘴癮的口號?

但新冠狀病毒的祖先, 2002/2003年的薩斯病毒流行高峰時間在冬季的11月到下一年的4月, 同其它傳染病等類似。由於對新冠狀病毒的野外傳播了解有限, 所以必須在11月底前完成現場演練。合理的推論就是上麵所說的9月18日, 在武漢天河機場舉行的"冠狀病毒釋放軍演大賽",  10月18-27日舉行的武漢第7屆”軍運會”, 以及11月7日武漢廣播電視台的播報: 武漢金銀潭醫院發現和治愈了五位輸入性傳染病病人(當時報道是病毒)。直到2月24日, 該院才被迫對上述消息予以回應, 稱"該病是一種蚊蟲叮咬或患者輸入帶有瘧原蟲血液引起的傳染性疾病,主要症狀為發熱畏寒以及食欲不振”。不知為何武漢那個時候還有蚊蟲叮咬? 而且還是群聚感染。無論是輸入的或是在武漢所得的, 請問上報WHO或國家衛鍵委了嗎? 又如何解釋武漢海軍工程學院, 早在12月就已經封校, 並檢查發熱人員? 去年9和10月, 中國各地都舉行了名目繁多的緊急衛生事故演習。網上亦有長篇英文文章泄露, 有人還準備在新疆集中營進行小規模測試,然後再用在香港。不幸的是,最終選擇了武漢, 可能是如出事,容易推給參加軍運會的外國隊吧! 

中共的超限戰果然超出了黨的限製, 這是北京失算的重要一環。軍運會失手後, 高層全力救火, 拚命隱瞞幾個人才知道的超限戰"大棋盤", 李文亮事件就是明證! 其中的具體細節, 可能永遠都是秘密了。科技界包括高福等科學家, 在無法尋正常渠道通報疫情後, 搶灘海外,利用"出口轉內銷"的漏洞, 將疫情發表於海外。據不完全統計, 至1月底已有54篇英文論文在海外發表。其速度之快之猛,前所未有, 迫使官方在1月20日公開了疫情, 23日封閉了武漢, 當然也徹底封閉了P4病毒實驗室。

首個將新冠病毒的序列公布在virological.org網站,供全球研究者共享的,是中國疾控中心研究員、複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兼職教授張永振的團隊。他們在北京時間1月11日上午提交了基因序列。然而,據知情人士透露,張永振所在的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P3實驗室,在1月12日便迎來了有關部門的調查,次日被"關停整頓"。

中國知名的<財新網>2月26日爆料, 稱新"病毒的出現時間可能在2019年9月23日至2019年12月15日之間。新冠病毒與基因序列最為相似的蝙蝠冠狀病毒RaTG13不存在時間進化關係"。而另一篇同日的<財新網>文章稱, 早在12月底"華大"已完成多例病毒的DNA序列測定。特別強調在1月1日, "華大"收到湖北衛鍵委官員的電話通知: 不能再檢, 所有樣本必須銷毀, 不許對外透露任何信息和發表論文等。人類幸運的是, 上海的張永振團隊漏網。病毒的最高機密迅速傳遍了全世界, 中共的超限戰徹底變成了自殺生存戰。

回到本文的主題。大多數藥物的開發和鑒定都取決於DNA序列, 蛋白質結構和功能等生化資料。如果北京早已掌握了病毒, 沒有理由不去開發處理瘟疫的解藥, 包括動物實驗等工作。現在有幾種可能, 第一個假設是"解藥"早已開發成功, 但不方便馬上拿出。因為專家都知道, 鑒定藥物性能需要幾個月時間和大量"盲測"的病人。如果過早地泄漏信息, 則不打自招, 承認"新"病毒早被偷偷試過, 豈不暴露中共是病毒的製造者或擁有者?

可以回憶一下, 瘟疫爆發後, 微信引導的關於瘟疫治療的風向。被吹成神的鍾南山院士沒有解藥, 但他最早知道病毒人傳人, 潛伏期是14天。有人泄密了, 發現早有專家的論文提到了冠狀病毒14天的"潛伏期"。然後鍾院士莫名奇妙提到了治療瘧疾的一個老藥, 難道是暗示2019年10/11月武漢金銀潭醫院發現和治愈的五位"輸入性傳染病病人"? 情節真的詭異。最近網上熱炒的是中醫藥, 據說已看到有超過90%的療效, 立刻遭到許多人的質疑。其實鍾院士也好, 草藥也罷, 多多少少, 都是黨國的托兒, 請自己去尋找答案吧! 有一點是肯定的, 北京正在賽跑, 欲搶先臨床測試完美的解藥和疫苗,但又不被他人懷疑早知病毒的身世。

第二個可能性更大, 北京尚未掌握完美的解藥和疫苗。因為"厲害國"的自信, 從沒考慮到結果會如此一敗塗地。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班農最近采訪了一位美國生化武器專家, 他很早即知道冠狀病毒根本不適合作為生化武器, 因為特性極難掌控,易傷到自己。顯然邀功心切的石正麗並不完全清楚,此外她也沒有多少已知病毒的選擇。例如網傳依靠邱香果從加拿大偷回的薩斯病毒。現在經過大量的病人體驗, 發現病人有長過14天的潛伏期, 差異極大的死亡率和無症狀的傳染等不確定因素。當病毒載量過大時, 就會有氣溶膠, 糞便, 汗尿等的傳染和其它器官的衰竭。而在實驗室,石正麗並無條件測試實際人群的負載情況。這也可以解釋為何在9/18武漢機場的軍演, 官方新聞僅精確地提到呼吸道的典型症狀, 而沒料到投放的冠狀病毒會逃出“子弟兵”之手, 演習成了武漢人民的災難。

依據DNA序列, 蛋白質結構和功能等生化資料,美國人提供了瑞德西韋抗病毒藥進行測試,也快馬加鞭開始了疫苗的研製。這確實是北京所不願意看到的, 所以不敢發表WHO的瑞德西韋推介,繼續愚弄民眾黨國的偉大。還有人在做夢,一旦黨獨家掌握了病毒防治的機密, 那就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翻盤的時候, 誰敢不低頭?誰敢不乖乖的服從我?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上帝的旨意, 中共永遠不會明白, 也是它一路瘋狂走到黑的宿命。

 (本文獲得多位海內外病毒, 藥理和基因工程專家的指導及審閱, 謹此致謝!)

時事述評論壇:https://bbs.wenxuecity.com/currentevent/2029629.html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