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不去國

打印 (被閱讀 次)

多年前,網上有一左撇子,相當活躍,言必稱“混蛋王八蛋”,十分不招人待見。對於許多人來說,他不招人待見是因其極左言論。對部分人來說,還要加上他的相貌,此所謂愛屋及烏,憎言及顏。仁兄一隻眼睛欠正,累及嘴巴,於慷慨激昂時愈發變形錯位。不少人都懷疑,斜眼能看到正道? 歪嘴能說出正理?

不過,有英語諺語雲,Every coin has two sides. 字麵意思是,每一枚硬幣都有兩麵,用主流話語可以表述為,任何事物都有矛盾的兩方麵。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此言不虛。歪嘴裏說出的不全是歪理,歪嘴的人甚至當上了加拿大的總理。因此,我經常勸導自己,切不可因顏廢言。

很久之前,浮光略影過仁兄的幾篇東西,名字已經不記得了,但有那麽一段,令我心頭一顫,象是被人擊中要害。那一段大意如下,一個中年人,騎自行車遠遠而來,樣子像個中學老師。走近一看,車把上掛一線網兜,一網兜的書,鼻梁上架一副白邊眼鏡,胳膊上還戴一副套袖,原來是社科院的。可能還有其它細節,諸如,後座上夾著一捆菜,臉上可能還帶有菜色,等等。總之,一個窮酸窩囊的知識分子形象。 假如我不去國,而我又沉下心來做學問,那肯定是我。

劉震雲有一部中篇小說,叫《一地雞毛》,主要描寫八九十年代事業單位一般人員的生存狀態。主人公小林,為了老婆調動工作,不顧顏麵,四處求人,同時又囊中羞澀,為送禮的事大傷腦筋。經過再三斟酌,兩口子最後決定,給單位人事頭頭送一箱可口可樂。可樂都扛到樓下了,結果人家說,我這裏還缺幾筒飲料?扛回去自己喝吧!氣得小林暴了粗口,X他媽的,送禮人家都不要!假如我不去國,而我無職無權兼無錢,那就是我。

其實,不光硬幣都有兩麵,人也一樣,一個不小心,我也可能有一幅猙獰的麵目。

一稿多投在許多國家都被認為是不道德或違法的。在上個世紀末的酒國,這一行為絕對是無恥的行為。電視劇《編輯部的故事》裏有這樣一個故事,無行文人張名高一稿多投,為爭發稿權,兩家編輯部競相請他吃飯,並許以其它好處。老張在兩邊騙的同時,還不忘扮演青年導師的角色。最後,事情敗露,他不但沒有悔意,反而搖著扇子,得意地說,當個小人真痛快。假如我不去國,而我又沉不下心來做學問,心眼一活泛,那就可能是我。

時代發展了,文人們已不滿足於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軟這等形而下的勾當。他們對讓自己鳥軟的事興趣更濃,因為這等事情似乎有點形而上的色彩。前不久,體製內出了一位學者,官至京師同文館教習。該學官與民女有染,淫而無道,引得民女發表十萬字長文,描述自己與學官之間苟且的細節。此事震怒了廟堂,娛樂了江湖。

廟堂上下,雖鮮有出汙泥而不染者,然無不正顏厲色道,滿嘴馬列,滿腹盜娼,節操毀損得滿地亂滾。最後,學官被罷官,罪名是生活作風問題。假如我不去國,而我有職有權又有錢,家人說,你身邊若有那種妖精,那就可能是你。我囁嚅道,不太可能吧?友人問,你肯定?我徹底放棄,我又不是柳下惠,誰敢下這種保證?三人成虎,你們說是我,那就是我。

什麽叫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從辯證唯物主義的觀點來看,其對稱命題也成立,一方人養一方水土。那片土地上孕育的文明存在五千年了,有過曲折,有過平庸,有過輝煌,也有過災難。五千年來,統治者象走馬燈似地輪換,你方唱罷我登場。土地還是那片土地,時大時小而已,土地的所養還是那群黑頭發黃皮膚的人,時多時少而已。哪一幫得勢,土地的所養都免不了要完糧納稅,吃糧當兵。區別隻在哪一幫刮民刮得更狠些,哪一幫餓死的人更多些而已。

從徹底的唯物主義的觀點來看,一個正常的人,無論在文化上多麽清高,在意識形態上多麽冥頑不化,在與基本生存需求的抗爭中,最終是要敗下陣來的。試想,一群知青常年窩在山裏啃地瓜,突然麵對成堆的龍蝦蟹腿外加豬頭肉,他們能持否?一臉菜色的窮酸知識分子,在三十平米的蝸居裏住久了,老婆吵,孩子鬧,突然麵對二百平米豪宅的誘惑,他們有多大的定力?那個認為美帝是境外敵對勢力的頭人,其女兒不是剛從美國歸來沒幾年嗎?那個罵美國罵得很凶的左撇子不也落戶美國了嗎?

那片土地呀,遠隔嶺嶠,遙相瞻臨,世風日下,荼毒益深。臨紙感哽,痛貫心肝,痛當奈何奈何!

來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心依舊2008' 的評論 :
多謝來訪。祝新的一周愉快。
我心依舊2008 發表評論於
好文,文筆犀利,讚!
來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眼睛的蘇珊' 的評論 :
多謝來訪。祝周末愉快。
來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注冊很麻煩' 的評論 :
為什麽說是逃避?
難道我們有責任改天換地?
殘酷的現實是,
能離開是福氣。
來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umiao' 的評論 :
多謝來訪。禮節性回訪,有意外發現。
黑眼睛的蘇珊 發表評論於
寫得透徹!
注冊很麻煩 發表評論於
的確是當時因為做不來,看不慣所以才離開,也可以說是逃避
wumiao 發表評論於
寫的好。
來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estshore' 的評論 :
領教了。其實,沒那麽複雜。麻匪的話簡單明了,很多人都想找個站著就能把錢掙了的去處。
來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兵團農工' 的評論 :
目光犀利,拿生理缺陷說事,的確是本文的文理缺陷。一定改。
westshore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所謂的世界觀問題。
其實出國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原因,我想八九十年代出國的人很多是逃避,但也有人是希望體驗另一種生活,所謂期望值不同罷了。
不同的環境人們憂慮的事情是不同的,你也許欣賞美國的自由選擇機會,但不得不考慮類似槍擊或者其他犯罪問題。或者說在中國也許是因為你不需要憂慮這類問題而專注其他問題。
其實第一代移民的社會期望值是不高的,因此對移民環境相對容易滿意,這也是移民這種現象可以維持的原因。
其實任何地方都有相應的生活方式,也都會隨著時間改變。印象最深的就是因為手術而兩年沒有回國,之後發現國內同學朋友兩年時間變化極大,表現在關注的事情不同了,而這種關注點的不同反映了生活水平的大大變化。在美國,兩年時間是不會有這種變化的。
有一點可以肯定,也被心理學解釋了,變化快的環境下的人希望穩定,反過來也是一樣(這是一些人出國定居甚至移民的原因)。
兵團農工 發表評論於
文筆犀利,罵的痛快淋漓,嗬嗬

在西方文化裏,拿生理缺陷說事好像難以接受。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