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抑鬱撞了一下腰,病急亂投醫

打印 (被閱讀 次)

在美國生活多年,找醫生看病早已是輕車熟路了。可是,對於心理和精神方麵的問題,我們的知識幾乎為零,也不知道如何尋求幫助。

最方便的,是求助於網絡。我在中英文網站搜索關於失眠,抑鬱的信息。現在回憶起來,具體得到的信息已經記不清了,但是我的印象中,網絡自學對我的影響非常負麵。網上很多關於抑鬱症的描述,主要是強調它的嚴重性以及導致自殺的可能性,我本性敏感負麵,這樣一來,先嚇得半死了。後來,老公要求我不得在網上搜索這方麵的信息,確實必要的話,由他來負責。

我一直和教會若即若離,如果時間湊得上,我會在周五參加小組查經。我羨慕主內朋友們的喜樂,也希望像他們一樣,把自己的重負交托給全能的神。可惜的是,我做不到,我情願相信自己,認為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裏才可靠。這一次,我是無力承擔了,我默默地向上帝禱告,懇求它的幫助,讓我獲得輕鬆和寧靜。我真的體會到了什麽是“平時不燒香,臨時抱佛腳”了,無論我怎麽禱告,我的焦慮一點都無法減少,最想改善的睡眠也毫無起色。古人一針見血地道出了信仰的本質,它是一種基於修行而獲得的信心,自然不可能臨時獲得。

我谘詢家庭醫生,他認為,我的情況屬於突發壓力下的應急反應。他說,這個年齡本身是女性的多事之秋,我同時麵對新工作,長途開車,還有快要到來的更年期三個挑戰,緊張和焦慮屬於正常。他建議我服用抗抑鬱藥或補充雌性激素來改善症狀。這兩種藥在我看來都是洪水猛獸,我還是傾向於心理治療,他給我推薦了一名心理醫生,稱為Dr. Hansen。

我給Dr. Hansen打電話,約心理谘詢。他的建議是,如果你現在的睡眠問題比較嚴重,心理谘詢的效果不好。你應該先治療你的睡眠問題,等失眠緩解了,再來做谘詢。我當時特別不認同,心想,我現在才是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如果失眠解決了,還有必要找你嗎?其實不然,當腦子中的化學物質失衡的時候,人的正常思維受到影響,心理治療很難起到應有的效果;另外,從治療的起效時間來說,心理治療也是遠水解不了近渴。關於這一點,我會在後續進一步展開。

我不是一個封閉的人,以往心情不好時,找朋友聊聊天,發泄一番,大半會緩解,這一次,我同樣希望通過傾述解壓,可是,我驚訝地發現,這招不管用了。總的來說,我屬於比較有表達欲的,但是這一次,我越來越懶得說話,因為講話讓我更加疲倦,甚至更加不快樂。我的情緒低落到了極點,顧不得那麽多了,是放棄工作的時候了。

我去找老板,很抱歉給他造成的不便,並提出盡快離職。我想,我正在適用期,早一點離開,也許可以少付一些傭金給獵頭,多少可以為公司減少一點損失。老板非常體諒我,他說,不要擔心獵頭的費用,那是一個Flat Rate;為了減輕我的壓力,他讓我每天也不必趕著點進公司;他還允許我每周在家工作兩天,為我省去一天三個小時的開車時間。

這樣的條件,曾經是我夢寐以求,但是不敢奢望的。可惜,我的情況已經積重難返了,即使不用趕著點上班,即使可以在家工作,我失眠依舊,焦慮依舊。

那時的我,對一切事情都失去了興趣,連關心兒子的能力都幾乎喪失。我曾經抱怨自己是勞碌命,工作家庭兩頭付出。身體出了問題後,突然意識到,擁有愛的能力和付出的能力是一件多麽美好而奢侈的事情。先生在這個時候是我最堅定的依靠,他毫無怨言地扛起家裏的一切。晚飯後,他強迫我和他一起出去散步,以期緩解我的焦慮。他不斷鼓勵我:我知道你骨子裏是一個很堅強的人,你一定可以走出來的。親人的愛和支持堅定了我的執念,我不能拖累家人和我一起墜入深淵,我必須找到適合我的專業幫助。

我也嚐試了中醫針灸。針灸師在我的頭上,腹部,膝蓋,腳踝紮了無數根針。這是我第一次紮針,我求好心切,已經顧不上害怕和疼痛了。留針期間,我感到眼皮很酸很重,睡意朦朧,可惜,就是無法入睡。醫生拔針的時候問我,想睡覺嗎?許多人紮著針就睡著了。看樣子,針灸有一定作用,但是起效需要時間,我有點等不起。

我想起了一位認識但說不上熟悉的牧師朋友,他是我的老鄉,比我年長,有國內的醫學背景。我聯係了他,請他給我做心理谘詢。我有一個直覺,以我的成長背景,應該更容易接受建立在科學背景上的信仰幫助。他聽了我的敘述,以牧師的名義為我禱告,希望我把重負交給上帝。同時,如我預期的一樣,他也給了我一個醫者的建議。他提供了一家心理輔導中心的聯係方式,建議我尋求專業的幫助。

這位牧師也是一位寫作愛好者。後來,讀他的文章才了解到,來美國之前,他是國內一家醫院的精神科醫生,肯定見識過無數我這樣的病人。我幾乎是在盲目中,用自以為是的邏輯,抓住了我可以得到的最有效的幫助。我想,主內的朋友一定認為,這一切,無疑是耶穌的大愛和大能的見證。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寒一凡' 的評論 : 謝謝一凡。我也是有同樣的感悟,沒有了健康1,多少0都白瞎了。

心疼迪兒!抱抱!當生病的時候,才能真正體會到健康是1,其他都是0。工作和健康相比,什麽都不是。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洋蔥炒雞蛋' 的評論 : 謝謝洋蔥。以前沒有任何這方麵的常識,一路走下來,學到了不少東西。
我也是想通過我的分享,引起大家對心理健康的關注。


我覺得你在探索和尋求的過程中,做得挺好的。即使是同樣的焦慮症或者抑鬱症,每個人的治療方案很可能都不相同。
個體對藥物的反應也不一樣,而且藥物確定後,劑量調節也是一段過程。
你寫得很細致,很結合了病程和分析,相信會幫助到有需要的人。為你的用心和願意分擔點讚,祝福你!
寒一凡 發表評論於
心疼迪兒!抱抱!當生病的時候,才能真正體會到健康是1,其他都是0。工作和健康相比,什麽都不是。
洋蔥炒雞蛋 發表評論於
我覺得你在探索和尋求的過程中,做得挺好的。即使是同樣的焦慮症或者抑鬱症,每個人的治療方案很可能都不相同。
個體對藥物的反應也不一樣,而且藥物確定後,劑量調節也是一段過程。
你寫得很細致,很結合了病程和分析,相信會幫助到有需要的人。為你的用心和願意分擔點讚,祝福你!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三兒她姐' 的評論 : 謝謝三姐。正準備發第三篇。
小三兒她姐 發表評論於
壓力, 更年的內分泌變化, 過敏等都會帶來情緒和心理影響. 迪兒這位喜歡寫作, 醫生兼牧師朋友是上帝在你有需要的時候派來的。想知道他給你的生命中帶來了什麽祝福。 跟讀中。。。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艾粉' 的評論 : 謝謝留言,還在信仰的道路上探索。

主已為你我預備道路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花似鹿蔥' 的評論 : 謝謝留言,早已恢複了。

壓力、年齡、性格。。。。都可能誘發抑鬱,祝你早日康複。該作心理谘詢還是針灸吃藥,該做的都可以做,其他交給上帝。。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謝謝曉青。你說到了關鍵,年齡大了,承受能力下降,當時自己還沒有意識到。

長期緊張勞累,身體吃不消了。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ive2Tell' 的評論 : 謝謝留言,沒有這方麵的體驗。

如果出過開車意外,或 whiplash 是容易有焦慮和憂鬱的。睡眠也會影響。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樂學樂遊' 的評論 : 謝謝留言,非常讚同。Meditation的理論對我也很有用,幫助我後來調整自己,漸漸不怕失眠。我會寫到的。

meditation 對於失眠很有效。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芋圓' 的評論 : 早點辭職應該是容易恢複的。可惜我醒悟的太晚了。來不及了。不過,也有其它的辦法。

繼續跟讀 覺得辭職應該是對的 然後無所事事一段時間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HBW' 的評論 : 請耐心跟讀。我對你的理科思維印象深刻。我也是,有點強迫症,喜歡按著發展一步一步展開:-)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蘭芯' 的評論 : 謝謝蘭芯,我猜您一定有醫學背景。你說得對,好多情況因為自己嚇自己,會變得更嚴重的。

迪兒真不容易啊!很高興你選對了求助方向。網絡信息要小心,沒有醫學背景的人很容易被誤導。美國有首流行歌曲,歌詞大意是:

某個晚上,我的爸爸跟我說
我快不行了,時日不多了
但在我說永別之前
你好好聽我說這最後幾句
……
有病不要上網絡
網上一查,沒病也得病
你咳個嗽絕對就是肺結核了
發個燒絕對是埃博拉
流鼻涕說你是腦脊液外溢
有病千萬別上網,一查準沒好
……
我的爸爸終於離開了
屍檢報告說得很清楚
他是自己把自己嚇死的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生活著' 的評論 : 謝謝生活。可惜醒悟太晚,壓力去掉也回不去了。

辭職是必須的,一個工作給自己帶來這麽大的壓力,得不償失。我剛來英國的時候做一份工,每天看人臉色,讓我非常害怕去上班,後來果斷辭工。健康快樂比什麽都重要!
迪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CNC' 的評論 : 是的,我聽我的醫生說,許多病人緩解之後需要終生服藥。

我的朋友吃抗depression 的藥。停下就不行。比較嚴重的。
艾粉 發表評論於
主已為你我預備道路
花似鹿蔥 發表評論於
壓力、年齡、性格。。。。都可能誘發抑鬱,祝你早日康複。該作心理谘詢還是針灸吃藥,該做的都可以做,其他交給上帝。。。
曉青 發表評論於
長期緊張勞累,身體吃不消了。
Live2Tell 發表評論於
如果出過開車意外,或 whiplash 是容易有焦慮和憂鬱的。睡眠也會影響。
樂學樂遊 發表評論於
meditation 對於失眠很有效。
芋圓 發表評論於
繼續跟讀 覺得辭職應該是對的 然後無所事事一段時間
HBW 發表評論於
到底你最後是咋的了?
蘭芯 發表評論於
迪兒真不容易啊!很高興你選對了求助方向。網絡信息要小心,沒有醫學背景的人很容易被誤導。美國有首流行歌曲,歌詞大意是:

某個晚上,我的爸爸跟我說
我快不行了,時日不多了
但在我說永別之前
你好好聽我說這最後幾句
……
有病不要上網絡
網上一查,沒病也得病
你咳個嗽絕對就是肺結核了
發個燒絕對是埃博拉
流鼻涕說你是腦脊液外溢
有病千萬別上網,一查準沒好
……
我的爸爸終於離開了
屍檢報告說得很清楚
他是自己把自己嚇死的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辭職是必須的,一個工作給自己帶來這麽大的壓力,得不償失。我剛來英國的時候做一份工,每天看人臉色,讓我非常害怕去上班,後來果斷辭工。健康快樂比什麽都重要!
SCNC 發表評論於
我的朋友吃抗depression 的藥。停下就不行。比較嚴重的。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