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秋後逡巡與絕景溫泉的阿孜薩

小島梓 日籍華語作家
出版散文隨筆《日本不是東京》《日本鄉下女子》
小説《鳳凰河》《一步之遙-在日中國新娘紀實故事》等
打印 (被閱讀 次)

選溫泉旅館的時候,著實費了一番斟酌,最後篩選下來三家,觀音湯,米屋和華の湯。

觀音湯我是常去的,那裏是有日帰り入浴的一家家族經營的小旅館,乾淨舒適,尤其是料理擔當的男,據説是在法國拜師學藝囘來的,此乃它話。米屋隻去過一次,愛薔家的長男百日宴的時候是在那裏辦的,那家實在是太貴了,客室都連帶著露天溫泉,低調奢華的不得了,等明年博奧過生日的時候我倆去享受一番吧。

最後,隻剩下華之湯了。

這家的溫泉在郡山市邊緣的盤梯熱海溫泉鄉,距離我家不到一個小時的路程,因爲再往前一走就是豬苗代湖了,所以這是個非常容易被忽略的地方。

我開著車,走後山的那一條路,陰陰的天,青色遠山有白色的雲霧繚繞,眼前蔥黃色的稻田一畦一畦沒有規則地整齊著,博奧和他的同學夫婦在車裏聊著兒時趣事,我關閉了日語頻道,心裏什麽都不想,單單享受著年復一年不變的美景。雨,在拐下49號綫的時候下了起來,盤梯山已經看不見了,小小的熱海溫泉鄉籠罩在磅礴的雨綫裏,一家一家的招牌看過去,華之湯便到了。

其實,每年夏天的8月9日10日這兩天,都想去看看那裏從1967年就開始連年不斷地舉辦的荻姬祭り。説起這荻姬倒是有些來歷,據説在日本的南北朝時代一位叫做萬裏小路藤房的公卿之女兒,名喚荻姬,身患不治之症被病痛所折磨,一日夢中,枕邊忽立不動明王,告知:從都城出發向東北方在第五百條河川的沿岸有一靈泉,浸泡於此方可痊愈。這荻姬便蜿蜒來到這裏,果然,不僅痊愈還出落得更加美貌。

故事到此,便沒了後話。而這裏的溫泉便也有了美人湯之稱。

最開始我是不習慣把這裏也叫做熱海溫泉鄉的,後來才知道,原來在800年前開湯的時候,因爲戰勝的領主源賴朝的家臣伊東祐長的老家是在伊豆,所以,以此安慰一下思鄉之情吧。

比華之湯更有名的還有一兩家,那裏宿泊過漢學詩人,接待過日本明仁天皇,接待過英室皇族等等,不過,東日本大震災之後,最火爆的就數這個華之湯了。

我歷來是不大喜歡這種奢華的溫泉賓館的,而是喜歡那種家族式經營的客房不多的溫泉質樸的秘湯旅館,可是,要是招待城裏的客人,還是這裏比較妥當,畢竟奢華是大衆能仰止的,而質樸的族類是少數的。

華之湯有華風舘和鬆風舘兩座建築,中間有空中通道連接。華風舘的10樓是展望風呂,一眼望去,似乎置身於森林浴一般,滿山的綠色非常養眼。鬆風舘的一樓便是有30種的庭園露天風呂,最奇妙的是,在三樓中庭建了一座鬆林亭,完全是帶小露天溫泉的隻有5閒客房,當然價格不菲。還有可按時間出借的戀人溫泉空間和家族溫泉,價格是2000日元買斷45分鐘。

我們住的是鬆風舘6樓,大大的玻璃窗把眼前的山盡收眼底,儼然一副畫卷,尤其是第二天上午竟有電車鳴著笛從畫卷中通過,那感覺儼然進入了宮崎駿的漫畫世界。

吃的就不多説了,這裏最驚艷的就是庭園的露天溫泉。

我是喜歡燈光設計的,就算是看起來平平的一石一樹,被燈光一調整也變得格外有心情起來,何況還是這樣淅瀝瀝的初秋的雨天。

一圈慢走下來,我選擇了一個大木桶泡在裏麵,眼前的石頭上有著鬱鬱蔥蔥的青苔,房簷兒上掛下來的雨褡褳像一串風鈴,雨水就那樣潺潺地流著,身上沒有背著殼的蝸牛慢慢地在石頭上爬,朦朦霧氣順著枝枝丫丫之間裊裊散去,我還能想什麽呢。剛剛從瞑想之湯逃出來的時候,還慚愧自己沒有慧根,這會子倒真是何處染塵埃了。

瞑想之湯真是太熱了,想必喬達摩祖師那邊是這個溫度吧,所以心靜自然涼是很重要的。什麽時候能把肉體看作是靈魂的載體,也許便是大徹悟了吧。

也許是因爲吃過了號稱全福島縣內最頂級的溫泉宿料理的緣故吧,這裏的料理還真沒感動我。不過,有這樣的溫泉可以消遣,也是值的。

第二天一早,喊醒了博奧,再去溫泉巡禮一番,發呆一個多小再去吃早餐,餐桌上,博奧同學的太太笑著説:你太太隻認衣服不認人啊,溫泉裏一直對她笑也不理人啊。

博奧連忙解釋說她近視眼,摘下眼鏡連我也認不清呢。我隻笑著吃飯,不理他們。

因爲要送他們去新幹綫,連附近的風景也沒來得及看就趕了回來。看著朋友夫婦的背影,博奧說:媽媽明年來的時候,陪她去這裏吧,她會喜歡的。停了一下又說:你的朋友不是十月份要來嗎?趕快訂這家溫泉吧,這種奢華的日本式溫泉比較討外國人喜歡。

想著十月的金黃裏,能和老友一起發呆,心裏就有了期盼的快樂。

?如果喜歡就請關注阿孜薩的日本

迪兒 發表評論於
開眼界了,謝謝分享。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