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老同學的國內生活,喝沙蟲湯

打印 (被閱讀 次)

這次回國停留的日子不多,沒與親戚朋友打招呼,辦完事即打電話給老同學茜。茜很高興,說要請我吃飯,中午她開車來把我接到她家。

茜的家在近郊一個環境優雅的小區,內有小公園,幾公裏那邊是增城小鎮,有大湖。茜夫婦經常步行去大湖,有時候走路回家或者叫出租車,有氧運動。

茜的家4個房間兩個客廳,每個麵積都很大,還有一個雜物室,有長長的陽台繞著客廳和房間,廚房就有20平方米,寬闊的廚房裏不見吃飯用的桌椅,擺放物品也少,看上去空蕩蕩。茜的孩子工作了,先生忙著生意,很多時候隻有她一個人在家,平時有鍾點工人上門搞衛生。茜常與朋友一起健身、遊泳、爬山、郊遊甚至出國旅行,有空時就練習寫毛筆字,說是出門多了心散,練寫字修心養性,有時候她還去做義工,家的狀況是很多時候空巢。

想到在澳洲的西人,大多是花20年、30年或者更多的時間去貨款買房子、建房子,待房子到手了或者是房子建成了,就空巢 — 卷鋪走向野外camping( 笑一下 )。巢要大卻常常是空,這就是現代人的一種生活方式。

茜的先生和朋友合夥做生意,曾想過到澳洲發展,但經過幾次考察後改變了注意,覺得還是在國內好市場大。茜說自己對現在的生活滿足了不想外國的月亮圓,也不想他先生海外做生意,像太空人飛來飛去。

在茜家裏的大廚房裏,我倆就站在廚房裏聊天,當時還以為茜要在這個大廚房裏為我做飯。我們聊了大約30分鍾,茜給她先生打了電話,先生聽說有老同學在,就說你們慢慢聊他不回來吃飯了。放下電話茜就對我說,走,去食堂吃飯。

跟著茜來到小區裏麵的會所,會所裏麵有食堂,確切地說是規格中上的餐館。倆人剛坐下,茜就拿起菜單說看看今天有什麽靚湯。

廣州人無湯不歡,嶺南的風土人情使喝湯文化浸入到廣州人的骨髓裏,一煲用料適時、火候恰當的明火例湯或者是老火湯,是廣州人最入得廚房、能出廳堂的拿手絕技,湯的美味令人捧起湯碗放不下,喝了還想喝,真是寧可食無菜,不可食無湯。湯菜湯菜,湯在前菜在後,這是廣州家庭、以及餐館宴會的不成文的既定格局。現代人忙碌,經常在外麵吃飯,很多時候有靚湯的餐館能吸引眾多的回頭客。

茜說:茨實、蓮子豬腱沙蟲湯,清潤滋補,來一煲你會喜歡的。

很久沒喝沙蟲湯了。從小就飲沙蟲湯,那個時候沒有新鮮的沙蟲,都是買沙蟲幹來煲湯。沙蟲幹是廣州人家的海味幹貨之一。沙蟲幹煲湯後就返回原形,煲裏可見一條條筒直的沙蟲,盡管這是從小的耳聞目睹,但始終不能直視它,所以我隻喝湯不看蟲。湯因為有了沙蟲幹這種食材,使湯水極其美味。

曾經在海南島和海濱城湛江的市場,見過養在水桶裏新鮮的沙蟲,賣的人用手一把一把地抓起在桶裏蠕動的沙蟲,看得我汗毛直豎。

茜說,現在也有賣新鮮的沙蟲,但她也不敢買,隻買沙蟲幹來做湯。餐館做的湯有用新鮮或者幹的,以餐館進貨而定,要吃新鮮的沙蟲還是要去餐館。(新鮮沙蟲密集型,這裏就不貼圖了,網友如果想看 google 一下可以看到不少。)

廣州人煲湯的食材很豐富,但經常是煲了湯之後隻享受湯水的美味而把湯內的湯渣倒掉。由於天氣炎熱的關係,喝得多吃得少,浪費不少好食材。

湯還是茜動手盛到碗裏的,我始終都沒看那些湯渣(材料),不敢直視,茜也知道所以她沒把沙蟲放入湯碗裏。我們這頓飯,兩盤菜和一些小食,不多卻吃不完,但這煲豬腱沙蟲湯( 是用沙蟲幹煮的 ),被我倆全部喝光了,喝完了舌頭還舔著嘴唇,不放過餘下的一滳湯水 — 實在太好喝了,這是在澳洲餐館喝不到的靚湯啊!吃完飯後,還留下很多營養豐富的湯渣在煲裏,實在吃不下了。

 

*** 以下信息zt互聯網:

沙蟲又稱海人參,動物學名稱“方格星蟲”,生長在沿海灘塗泥沙之中,對生長環境的質量十分敏感,一旦汙染就死,因而有“環境標誌生物”之稱。沙蟲主要產在東、南海岸灘塗,廣西北海、廣東湛江出產的為上品。

沙蟲屬海鮮類而不是中藥類。沙蟲含豐富蛋白質,它雖然沒有海參、鮑魚、魚翅的名貴但味道尤其鮮美。

沙蟲幹性平,味甘、鹹,健脾腎、益氣血。它營養豐富補而不燥,滋陰降火,是健脾開胃、清肺補虛佳品,很適合老人、兒童和不思飲食的人群,還有降血壓、治濕、防癌作用。

沙蟲可鮮食,曬幹後食用可炸、炒、燉、燴、煮湯,市場上十分暢銷。廣州市場新鮮沙蟲在30至50元一市斤;沙蟲幹在150至700元一市斤,以沙蟲的產地、大小而定價。

南島水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閑閑客' ' 碧姐'的評論 :
謝謝好介紹,饞!
閑閑客 發表評論於
沙蟲,第一鮮美啊,北海的最好!!沙蟲幹輕炸用來下酒,鮮沙蟲清蒸那個鮮和脆嫩,不能再說了要咽口水。
碧姐 發表評論於
白灼鮮沙蟲
南島水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omo_sharon' 的評論 :
中吃不中看 : )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很怕這個。在珠海時朋友們都喜歡點,我堅決不吃。
南島水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 珠海雲山 ' 的評論 : 煲湯前洗幹淨沙很重要,謝謝補充說明。別人教的方法是先剪開沙蟲幹放入鍋裏幹炒讓沙子容易掉出來,再洗幹淨。炒過的沙蟲煲燙容易出味。另,去了一次海味街看,海味的價格今非昔比了。

回複' sefree28 ' 的評論 : 你有經驗,煲粥確實好。

回複 ' 寒一凡' 的評論 : 一凡也買些來試試,你喝不了我幫你 : )
珠海雲山 發表評論於
是的,直到出國前,在廣州都是用沙蟲幹煲湯。浸軟後用剪刀剖開,洗幹淨沙,有點兒費工夫。吃鮮沙蟲應該是00年以後的事了。以前廣州的沙蟲幹,淡菜,蠔豉等煲湯海味都不貴。
sefree28 發表評論於
不僅僅是湯,用沙蟲煲出來的粥也非常鮮甜!
寒一凡 發表評論於
沒吃過。長知識了。謝謝水鳥分享!
南島水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nydct' 的評論 :
沒吃過炒的,聽起來應該好吃。謝謝!
nydct 發表評論於
在廣東的時候上餐館吃過幾次沙蟲,炒著吃的,很香。
南島水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onsony' 的評論 : 你吃沙蟲前不要看,像我這樣碗內隻是湯水,喝湯不看湯渣。謝謝!

回複‘ 彩煙遊士‘ ' 黑貝王妃 ' ' 東裕德 ' 的評論 :
遊士關注“網紅”,咱吃貨關注吃,你帶菜換美味的沙蟲湯吧 : )

王妃,這是上品湯回國試下吧。

東先生生不逢時很幸福啊,早出生一世讓你餓得吃啥都香滳。祝周末有陽春麵吃愉快!: )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前幾年,在廣州,與友人到一農家菜,他問食沙蟲否?看著一大盤沙蟲動著,怕怕,他說很好食的
彩煙遊士 發表評論於
水鳥故鄉遊,回澳成網紅!:)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沒吃過的東西,學了!
東裕德 發表評論於
水鳥啊廣東人是啥都敢吃不得不佩服呀!過去第一次看到山東人吃蠶蛹一嘴雪白的漿水感到十分不解,朋友們大讚味道鮮美絕倫!咱還是不敢試嚐……哈哈!
南島水鳥 發表評論於
謝謝各位。補充說明,照片是沙蟲幹。祝大家周末愉快! : )

回複 ' 山韭菜 ' 的評論 : 它的別名就是海人參,國內現在很多南北廚師四海為業,不少人都知道都吃它,所以市場價不便宜呢。海參其實也不好看,隻是大家都知道它,接受了,習慣了。

回複 ' 喬寧 ' ' 無法弄 ' ' xiaxi ' 的評論 :
不敢看活的,有人煲湯時把它們剪小段就看不出是什麽東東了。

回複 ' SCNC ' 的評論 : 沙蟲幹,對不起漏寫了說明。

回複 ' 每天一講' ' spot321 ' 的評論 :
粵人敢吃是因為南方自然物產豐富,在貧窮年代食物少,肚子餓極時就幾乎什麽都吃,時間久了成了美食。北方人 ( 粵人把長江以北稱北方人 ) 以前窮自然食材少,是因為地理環境,所以沒見過很多南方的食物而不敢吃,如果在那個時代餓肚子的北方人南下,相信會和饑餓的粵人一起吃爭吃的。: )

回複 ' spot321' 的評論 : 問好點點,回國就是吃,回廣州是吃 + 吃 : )

回複 ' 我生活著' 的評論 : 你也買些煮湯試試。

回複 ' 曉青' 的評論 : 不怕,幹的有點像幹筍,要的是味道我們也不吃它。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菲兒早,還是食堂 : )
山韭菜 發表評論於
叫它海人參就立刻高大上了!問好,祝周末愉快!
喬寧 發表評論於
也許嚐過,倒沒聽人詳細介紹。謝謝南島。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活的沙蟲看著不舒服,實在吃不下,估計新鮮
xiaxi 發表評論於
長見識了!
SCNC 發表評論於
你照片中的長長的是什麼?
每天一講 發表評論於
廣東人是什麽東西都敢吃,不過這個蟲子不是生猛活吞,應該沒有什麽可以惡心的。
spot321 發表評論於
廣東人會煲湯,會吃,敢吃,自愧不如啊!!問好南島!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嗯,嚐到了沙蟲湯的鮮美味道。
曉青 發表評論於
沒吃過,有點害怕。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高級食堂啊!
南島水鳥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倫多橄欖樹' 的評論 :
謝謝!煲湯煮粥最好,但一定要洗幹爭蟲肚子裏的沙。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長知識了,謝謝分享,以後知道怎麽吃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