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爭端,殃及教育

欣賞生命之河的每一滴浪花
打印 (被閱讀 次)

南伊,2019年6月11日
 

如果你在美國大學學習或者工作,你一定會感受到中美兩國的緊張關係已經深刻地影響到教育部門。來美訪問求學的簽證不好辦了,國際學生人數在下降,與中國大學及科研機構的合作遇阻,華裔學者被懷疑,孔子學院被關閉等等,這些都是在我們身邊發生的事兒。

在過去半個世紀裏,中美這兩個大國的關係經曆了從敵對到友好,從衝突到合作的轉變。現在,從貿易爭端導致科技遏製,從談判桌上的爭吵到互加關稅,連高層智囊也在談論所謂的“文明衝突”論,兩國似乎又要回到緊張對立的狀態,甚至有引發局部戰爭的可能。

手頭沒有中美兩國科研互訪的人數資料,但是中國來美的學生人數在減少,則是有官方數據的。下圖是在過去近二十年間來美學習的中國學生人數變化曲線:


 

從2016年到2019年,中國來美讀書的學生人數有明顯下降。當然,前幾年來美讀書的人數增長太快,來美學生的質量參差不齊,現在放緩一些也未必是壞事。

根據2019年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對過去十年的統計數字,在美國的五十個州中,除阿拉斯加州之外,對中國的教育輸出都是列在各州對中國服務業輸出的前五名。 許多美國的實驗室依賴來自中國的研究生,如果中國學生人數下降,可能會影響到美國的科研產出。

從2008年到2015年,每年來美的中國學生人數都比上年增加百分之八左右,但在最近三年裏,每年增幅在百分之三以下,在個別地區和學校,中國學生的人數下降很多。這些變化可能與中國大學教育水平的提高有關,但主要還是美國開始施加各種各樣的限製了。以前隻是對美國軍方的研究項目有限製,不通過安全審查不能參與,現在對一些所謂的“敏感”專業,像人工智能和航空航天等專業,也開始有特殊的審核和限製。

總的感覺是,美國不像以前那麽自信了。五六年前,我們學校建築係與中國某個不知名的學院搞了個“二加二”合作項目,其實隻是個備忘錄(MOU),真正的合作並沒有開始,最近也被學校的有關辦公室審查並後取消,原因是這所不知名的二級學院是掛靠在某大學,而這所大學上了美國的“黑名單”。為了“國家安全”的原因,我們不能和這所二級學院有任何學術交流或者人員往來。

以前出國旅行沒人管,現在出美國之前要申報,經由所謂的“風險評估”。旅行時必須使用學校的“幹淨”手提電腦,以防止外部勢力盜竊情報,或者偷置“木馬”程序。這些瑣碎的申報審核步驟既浪費時間,又耗費資源,猶如各個機場設立的安檢係統,既浪費資源,又對旅客造成極大的不便。

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就像孩子們過家家,台灣人稱為扮家家酒,今天是敵人,明天變朋友;有時為了一兩個彈子翻臉,過一會兒又在一起玩起捉迷藏。曆史學家說得好,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這是事物發展的客觀規律。所以總體而言,既不必為當前的中美緊張關係而杞人憂天;也不必刻意而為,試圖瞬間改變現狀。世間萬事,順其自然,以靜製動,水到渠成。

但是,作為一介書生,自己所能做的就是用適當的方式告訴國內的青年朋友們,讓他們認識到中國與美國相比還有巨大的落差,不僅是經濟實力、軍事實力,還有科技實力、文化實力。中國發展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千萬不能自我膨脹。要埋頭苦幹,循序漸進。無論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隻要有人群的地方必有好人和壞人,但好人總是大多數。美國有極端反華分子,也有欣賞中華文化,為增進中美兩國人民之間的理解貢獻力量的許多朋友們。願中美兩國消除戰略懷疑,促使兩國關係在良性競爭中健康發展。

南伊,2019年6月11日
 

霧裏南洋 發表評論於
美國人也有自知之明。宇宙真理在中國。傻孩子們去美國的都後悔了。
wangtora 發表評論於
太遺憾了,也隻有如此了。留學生統統回家。
匡吉 發表評論於
[美國不像以前那麽自信了],也可解釋為被弄怕了,或者是變聰明了
侃-侃 發表評論於
六四紀念日才過幾天就忘了教訓?韜光養晦時能夠把曆史上的這一天抹掉,派遣小粉紅們來文學城搗亂;等到利用美國技術真的成為世界第一那一天,難道不會把這一天又從撕掉的日曆裏又撿回來,當作偉大複興的光榮起點?在那個國度向著人性墮落的方向狂奔的時候,無原則地推動或鼓吹向那邊轉移技術,跟助紂為虐差不太多。
大號螞蟻 發表評論於
被偷還不在乎叫自信?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