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錢:高度讚美GGC的華人周教授

打印 (被閱讀 次)

老錢塗鴉集1
老錢塗鴉集(bkq
老錢的塗鴉集W

高度讚美GGC的華人周教授
老錢
(6/15/19)


出去兩周,還沒有回來,就看到了關於周教授的報導。
 



這是Fox News的主持人Tucker Carlson的節目。他采訪了佐治亞州,GeorgiaGwinnett College(以下簡稱GGC的曆史教授,周方。請看YouTube上的采訪對話Link,一共5分51秒。(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f2f5qYPmro)見附件一,是我簡陋的翻譯。
在這個采訪對話中,周教授,氣質極佳,形象麗亮昂然,正氣凜然;加之非常漂亮,非常流暢的英語!

讓我們佐治亞/亞特蘭大的華人共和黨人,非常讚賞!我們非常為之驕傲,為之喝彩。

他是我們美國華人,堅守常識,維護美國的傳統價值理念,堅守美國國本的華人的驕傲!

特別是他說:“非法移民和合法移民的區別,就像毒品販子和藥劑師區別一樣。我們叫非法移民為Undocumented/無文件移民,就好像稱毒品販子為無執照藥劑師一樣的不對”。

真是形象,中肯,簡單明了!深刻極了!非常貼切!

我們能接受,毒品販子就是為“無執照藥劑師”嗎?不可能的!同樣的,我們也不能接受“無文件移民”的說法!非法移民,就是非法移民,就是違反分子,犯罪行為!

其實,周教授講的,不過就是常識而已。可是,居然有極左派的學生,企圖要施壓學校當局,開除周教授!不僅僅是極左派的學生,而且極左派的議員們也起來攻擊了。佐治亞的民主黨州眾議員,Bee Nguyen已經抨擊了。見link。這個Bee說,周教授用了仇恨/Hostile的語言, “散布了關於移民的錯誤言論/spreading false narratives about immigrants”。

什麽是“仇恨”?在周教授的對話裏,“仇恨”在哪裏?美國還是法製國家嗎?至今美國的移民法,移民局,ICE,一係列的邊境法規,都還有效,沒有廢除。如果要改變,也是先要經過立法程序來改變。沒有改變之前,就必須依法辦事。沒有改變之前,就不依法辦事,就是違反犯罪。極左派們已經急不可待地要按“違法”辦事了。要把“合法”當作“違反”來治罪了。何等的囂張,何等的荒謬啊!

而且,周教授還公開,鮮明地提出來,一個國家的移民政策,就是應該為了本國人民考慮。他說:“我提供了大量的數據。一個哈佛教授進行了調查研究。明確的數據表示,非法移民對美國的經濟的嚴重的複作用。並且,嚴重地降低了美國的高中畢業生,以及以下的美國勞動者的收入”。

他勇敢地,逆著極左派的瘋狂的“政治正確”說,一個國家的移民政策,就是應該維護國家的利益,“沒有哪一個國家有一千二百萬的非法移民,並給他們在美國出生的孩子有合法身份”。“看看加拿大,澳大利亞,他們就有根據國家需要來選擇移民的政策。他們給與受過教育的合法移民優先權。這樣的合法移民會對國家的經濟做出積極貢獻。他們隻有非常少的非法移民”。

這些話,直接觸犯了非法分子的利益了。所以,他們要急不可耐地出來威脅周教授了。

這些不都是常識嗎?完全正確!我寫過《老錢:關於移民政策的思考》。我完全讚同,支持周教授。


現在講真話,講常識,已經是一件極其有風險的事情了。違反了極左派的所謂的“政治正確”,就可能要丟飯碗,甚至可能要坐牢。

所以,從Tucker的采訪中的問話,可以看出美國的問題有多麽嚴重。Mr.Tucker都被周教授的大無畏的氣概鎮住了,一再塞語,一駭,再駭。很長時間沒有聽到過這樣直率,簡單明了,“政治正確”的,正氣凜然的老實話了。Mr.Tucker 都難以想象,周教授是怎樣在美國大學裏生存的?連對美國還有沒有言論自由?”,都信心不足了。他有點不知所措了。現實太嚴酷了!


可是對周教授,從對話中就可以看清楚了,這樣的嚴酷的景況已經是非常現實的了。即使在這樣瘋狂地政治條件下,周教授仍然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言論自由,學術自由;強調尊重不同意見地發言權。更顯得周教授高大偉岸,

周教授仿佛成為了美國言論自由的自由神像。讓我們為之驕傲。


所以,這些極左派,都是毫無法紀,因此也是毫無道德的;也是毫無邏輯,智力能力低下的。看看過去幾年裏,搞打砸搶燒的,都是民主黨的擁躉。誰說話抵觸他們,他們就要讓之消聲,甚至消亡!基本上就是市井流氓。真是法西斯啊!對周教授發出的人身/飯碗的威脅,還算是,“文明的”的。“政治正確”,就是壓製言論自由的大棒。極左派得逞,最終就是法西斯專製!

美國真危險了!見我寫的係列:《老錢:《美國真危險》係列(v2》。

周教授,為了美國的國家利益,為了美國民眾的切身利益,不顧自己的家身性命,勇敢地講真話;在極左的環境裏,正確地引導,教育他的學生。何等的道德勇氣啊!真君子,真勇士也!

周教授,不僅僅勇敢地正義發聲,也積極行動。過去的幾年裏,和我們一起參加了佐治亞州的所有的重要活動。
 

 
 

 

這是周教授在支持Karen Handel競選國會議員的活動中。



在當前美國政治空氣嚴峻,極左派甚囂塵上,法西斯行動隨時可能威脅我們的人身安全的境況下,周教授真是很勇敢,真是大無畏。周教授是真正的英雄。

讓我們大家都來發聲,支持我們的英雄,周教授!



附件一:Fox News主持人Carlson Tucker和周教授的采訪對話


Tucker先介紹了一下:周教授是GGC的曆史學副教授。他的英文說的十分好,熱愛美國。正是美國所需要的新移民。因為他關於非法移民的言論,受到了攻擊,要求開除他。並受到了GA州議員的指責。

Tucker:歡迎你,周教授。


Zhou: 謝謝你的采訪。我是GGC的副教授,教曆史。我的學術自由是受到學校言論自由的政策的保護的。我教學生要搞清楚,非法移民和合法移民的區別,就像毒品販子和藥劑師區別一樣。我們叫非法移民為Undocumented/無文件移民,就好像稱毒品販子為無執照藥劑師一樣的不對。

Tucker: (楞了一下。後麵我們可以看到,Tucker一再被周教授的直率簡單明了的語言震撼)我真希望,我們有更多的像你一樣的教授在我們的學校裏。那樣,我們可以學到更多有用的知識。你的學生是怎麽反應的?
Zhou: 很多學生會有異議。但是,我說,你可以不同意,這是言論自由。你可以爭論。但是,請你提供事實根據。

Tucker: 你提供了證據了嗎?
Zhou: 我提供了大量的數據。一個哈佛教授進行了調查研究。明確的數據表示,非法移民對美國的經濟的嚴重的複作用。並且,嚴重地降低了美國的高中畢業生,以及以下的美國勞動者的收入。

Tucker: 盡管有這些哈佛教授的統計數據,但是,還是有人說,你應該被開除出美國大學。
Zhou: 我不擔心。這是有美國學校的學術自由政策保護的。
      我不認識這個議員,他有說話的自由,他愛說什麽就說什麽。他不能代表我。
      他可以接觸我們校方。他顯然受到很大的親非法移民人士的壓力。
      我收到大量的支持,也有反對的。我尊重他們的發言權。每個人都有言論自由。

Tucker: (3’0”)我首先要說,我非常高興有你這樣的人移民美國。我非常敬配你的勇敢。但是我簡直不能相信,像你這樣還能在大學裏教書。你的學校是怎麽看的?
Zhou: 我的同事們都知道我關於非法移民和合法移民的觀點。他們尊重我的看法。

Tucker: (楞了一下)哈哈。你真認為他們尊重你的看法?哈哈。。。
很顯然,你來到這個國家,他們告訴你言論自由,顯然你很認真地相信這個國家的言論自由。
Zhou: (3’40”)我參加了一係列的總統選舉。我投了布什的票。我非常認真地支持我的朋友,Karen Handle競選第六選區的國會議員。

Tucker: (3’55”)(又楞了一下)哈哈。你認為你的同事們會高興嗎?我希望如此。
Zhou: 沒有關係,他們可以有他們的觀點。他們有的生活在這個選區。我猜想他們大多數是Liberal(傾向民主黨)。有些較為中立。我尊重他們。他們知道我反對非法移民的觀點。他們知道我從哪裏來,理解我的觀點。我們互相尊重。

Tucker: 418)哈哈。你認為民主黨會喜歡更多你這樣的知識分子移民嗎?
Zhou: 423)我不知道。但是,我告訴你這樣一點,在其他國家,比如加拿大,他們就有根據國家需要來選擇移民的政策。他們給與受過教育的合法移民優先權。首先考慮哪些能說英語,有技能,來了就能夠勝任工作的人。在這個地球上,沒有哪一個國家有一千二百萬的非法移民,並給他們在美國出生的孩子有合法身份。

Tucker:444 我采訪過很多像你這樣的新移民。(450)你認為民主黨會喜歡你這樣的,他們偏愛移民。我想像,你一定會接到這些國會議員的電話。他們會不會考慮你的想法?
Zhou: 507)我不是共和黨人。但是,我尊重民主黨的議員。但是,沒有哪一個國家有一千二百萬的非法移民。。。看看加拿大,澳大利亞,他們就有根據國家需要來選擇移民的政策。他們給與受過教育的合法移民優先權。這樣的合法移民會對國家的經濟做出積極貢獻。他們隻有非常少的非法移民。

Tucker: 當然了,如果你熱愛自己的國家,就應該如此。謝謝你來到我的節目。
Zhou: 謝謝你邀請我。


附件二:周教授對民主黨州眾議員Bee Nguyen的回答

是的,貧民窟的暴徒和盜竊者周在Facebook上說。我反對政治正確。我在課堂上說實話,我的學生了解非法移民對經濟的財政流失和非法移民的高犯罪率。我的學生在上課後“醒來”並且非常反對非法移民
在另一篇評論中,周說:看到被ICE驅逐出境的非法移民真是太美妙和快樂了。當ICE驅逐非法移民時,我會做一個慶祝舞會。 MAGA!
Google翻譯)

“Yes, ghetto thugs and libtards,” Zhou said onFacebook. “I am against political correctness. I speak truth to power in classand my students learn about the financial drain of illegal immigration on theeconomy and the high crime rates of illegal immigrants. My students are ‘woke’and are overwhelmingly against illegal immigration after taking my class.”
In another comment, Zhou said, “It is so wonderful and joyful tosee Illegal Immigrants deported by ICE. I do a celebration dance when ICEdeports illegals. MAGA!”

老_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七千人' 的評論 : 謝謝支持。
老_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是的,現在說真話是有風險的。
老_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穿高跟鞋的貓' 的評論 : 謝謝支持。
老_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TakeMyTime' 的評論 : 謝謝支持。
老_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iaoxitian' 的評論 : 謝謝支持。
老_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謝謝支持。
老_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ecuncle' 的評論 : 謝謝支持。
老_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應物兄' 的評論 : 謝謝支持。
老_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要管3721' 的評論 : 是的,現在說真話是有風險的。
老_錢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umiao' 的評論 : 是的,現在說真話是有風險的。
davidinchina 發表評論於
我的那個回複寫的不太清楚。我的意思是:drug dealer 和pharmacist 的根本區別在於追求的主體,也就是賣的藥一個合法一個不合法,根本區別並不是販賣的方式。legal immigrants 和illegal immigrants恰恰相反,他們追求的主體一樣的,都是移民,根本區別在於方式不同,一個合法,一個不合法。兩者恰恰相反,不該這樣去類比,把非法移民和drug dealer 聯係在一起。如果這樣的類比都成立的話,那麽可以把illegal immigrants類比成任何一個犯罪團體。如果周教授說:illegal immigrants不合法,所以需要法辦,這樣說我都認同。我討厭的是這人說話太傷人,很難得到大眾的理解和支持。再次重申,反而撕裂社會。我也反對非法移民,但是也要明白illegal immigrants問題實際很複雜,不能一概而論,也很難用一個單一的方法來處理illegal immigrants問題。最近的夢想生有條件變成合法就說明這個問題的複雜性,社會對待這個問題需要很高的柔韌度,去爭取最大的社會公約數,同時平衡法製和公義。周教授的言論除了火上澆油,增加社會分裂意外以外,我看不到什麽好處。

=====================================
davidinchina 教授。 本教授不同意你關於“不合邏輯”的判斷。 Drug dealer 和藥房都可以是賣合法的藥, 比如處方止疼藥,嗎啡等。而“移民”本身並不合法,隻有主人認可才是合法。否則是入侵。 你不能說你家客人和生人硬闖的目的一樣吧。移民是否合理合法關鍵就在過程和手段。 不能說目的一樣就可以不擇手段。
wodedongxi 發表評論於
我也無法認同周教授的言論。我也反對非法移民,但是何必蓋帽子,侮辱人呢?不管怎麽樣,也該尊重人,這種教授太扯淡。
Wafik 發表評論於
美國收留非法移民也是當局的一種計劃,非法移民象中國大城市的農民工,自生自滅。沒有任何有戶口的人的福利。經濟好是要用人工就睜眼閉眼,等經濟不好就驅逐。
HCC 發表評論於
的確如此。此人有爭議不隻是因為反非法移民,而是出言不遜用以下不當用詞。
上了節目這些當然就都不說了。

而且誇口說他的學生都支持他:那就嗬嗬了。學生的分數是要看他的眼色的,有那個敢當眾說不支持他?
再不說在學校時間發表政治言論恐怕也不恰當。
davidinchina 發表評論於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KX8S6uyRMI
這裏有個他的采訪。周教授在facebook上用“ghetto thugs" "Libtards“這種詞,十分過分,並且在facebook上說了自己在課堂強烈帶入了個人觀點。我也反非法移民,但是我覺得他實在是太過分,凡事過猶不及,引人反感。
davidinchina 發表評論於
槍迷球迷教授:drug dealer主要還是賣drug store沒有的東西的吧,這個你總該同意的吧。 我也不知道周教授是否在課堂講這些東西,但是據他自己采訪中所說,他確實在課堂中講了,從大學教育的觀點來看,我覺得這個太過分了。你如果看看他的采訪,這人說話直來直去。我雖然無法代替別人去感受,但是就我個人而言,我認為:他的言論過激,如果僅作為他的個人觀點本無可厚非,但是不適合教書育人,電視采訪也得罪中間人群。
槍迷球迷 發表評論於
davidinchina 教授。 本教授不同意你關於“不合邏輯”的判斷。 Drug dealer 和藥房都可以是賣合法的藥, 比如處方止疼藥,嗎啡等。而“移民”本身並不合法,隻有主人認可才是合法。否則是入侵。 你不能說你家客人和生人硬闖的目的一樣吧。移民是否合理合法關鍵就在過程和手段。 不能說目的一樣就可以不擇手段。

我不知道周教授是否在課堂講這些東西,如果講了是怎麽講的。 一般而言,教授不應該在有爭議的問題上向學生灌輸一方的論點論據, 這叫洗腦。但是公平地闡述雙方的觀點和理由讓學生去判斷應該沒問題。
davidinchina 發表評論於
我反對非法移民(或者undocumented immigrants,隨你咋命名吧),同時我也是大學教授。第一:在移民問題上,我同意Dr. Zhou的大體觀點,但是這人說話太過分了,很多話說出去傷害人,反而引起很多人對他和他的觀點的反感。第二:作為教授,我覺得他這麽強烈的在上課中帶入自己的觀點,十分過分。我如果是學校領導,我肯定會約談他,請他約束自己的言論,給學生一個左右中和的環境。另外,這人說話沒有邏輯,經不起推敲。那個drug dealer 就是undocumented pharmacist 根本沒有邏輯。drug dealer 和pharmacist 的根本區別在於賣的東西一個合法,一個不合法,根本區別並不是販賣的方式。legal immigrants 和illegal immigrants恰恰相反,他們追求的東西是一樣的,都是移民,根本區別在於方式不同。我無法想象這樣的教授是如何思考的。
槍迷球迷 發表評論於
這周教授真實義正詞嚴,敢想敢說。 本迷在學校絕對不惹這麻煩, 對滿眼左派同事最多隻能婉言相勸曲線救國。 直來直去絕對是要吃虧的。
wumiao 發表評論於
這位教授真棒????,但是現在的美國有些擔心他的人身安全。
要管3721 發表評論於
現在說真話、做守法公民已經是要拿生命做代價了,周教授這樣平和的語言也能刺激到罪犯,世界滅亡的腳步近了。????
wumiao 發表評論於
這位教授真棒????,但是現在的美國有些擔心他的人身安全。
應物兄 發表評論於
為博主和周教授點讚
secuncle 發表評論於
支持老錢好文,支持周教授!
已將此文在“MAGA群組”轉發並置頂。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支持該文章和各位留言,支持周教授,more“周教授”!
nightrider 發表評論於
@清漪園:

Great quote! I love Thomas Sowell.
nightrider 發表評論於
Hot damn Professor Zhou! Great article!
xiaoxitian 發表評論於
讚周教授!讚老錢!
七千人 發表評論於
支持周教授, More "周教授"!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請允許我引用我今天在微信上看到的Thomas Sowell的一句話來支持周教授:

"One of the most dangerous trend of our times is making the truth socially unacceptable, or even illegal, with 'hate speech' laws."

“我們這個時代最危險的趨勢之一便是通過製定‘仇恨言論法’,使得講真話成為社交上不可接受的,甚至是非法的。”
穿高跟鞋的貓 發表評論於
讚讚讚!
TakeMyTime 發表評論於
非常不錯!華人的希望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