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係列二:梁晉相爭之一:張厚誅殺許帥韓建與袁象先弑殺郢王朱友珪

本人是喜歡曆史的機械工程師,有點風馬牛不相及。
打印 (被閱讀 次)

後梁乾化二年(公元912)六月初二(戊寅),梁太祖朱晃的次子郢王朱友珪和左龍虎軍統軍韓勍一道弑殺了梁太祖,將他埋在寢殿地下,秘不發喪。朱友珪接著派供奉官丁昭溥飛馬趕往東都大梁,命令梁太祖第四子均王朱友貞去殺了梁太祖寵愛的養子博王朱友文。朱友文本姓康名勤,朱全忠(即梁)收養他為子,受禪後封他為博王,任命他為東京留守。朱友文嗜酒如命,頗怠於為政,所以輕易就被丁昭溥所殺。

六月初三(己卯),朱友珪偽造梁太祖的詔書,聲稱:“博王朱友文謀逆,派兵突入殿中。幸賴郢王朱友珪忠誠孝敬,帶兵誅殺他,保全了朕的性命。然而因為疾病加上震驚,朕已經生命垂危。現命令朱友珪暫時主持軍國事務。”韓勍為朱友珪出主意,讓他從府庫拿出很多金銀布帛賜給諸軍將士及朝廷百官以取悅他們。

六月初五(辛巳),丁昭溥從東都返回。朱友珪得知朱友文已死,便為梁太祖發喪,宣讀遺製,朱友珪於是即皇帝位。當時剛發生內難,朝廷內外人心惶惶。許州軍士更是相繼告變,但駐守那裏的匡國(許州)節度使韓建全都不理,也不作防備。六月二十(丙申),馬步都指揮使張厚作亂,殺了韓建。

韓建字佐時,是許州長社人,父親韓叔豐和祖上世代都是牙校。當初,秦宗權占據蔡州,招合亡命之徒,韓建在他手下當軍士,經累轉官至小校。唐中和初年(881),忠武監軍楊複光在蔡州起兵,秦宗權派部將鹿宴宏前往赴援,韓建和同鄉王建一道成為鹿宴宏的部屬,接著入援京師。黃巢被平定後,楊複光暴病死亡。當時唐僖宗在西蜀,鹿宴宏率領所部趕赴行在。經過山南時,他趁機攻打劫掠那裏的郡邑,占據了興元。鹿宴宏自稱留後,任命韓建為蜀郡刺史。唐僖宗的軍容使田令孜秘密派人去引誘韓建,用厚利勾引他。韓建當時也害怕被鹿宴宏兼並,便率領所部歸附唐僖宗的行在。田令孜於是補任他為神策都校和金吾將軍,出任潼關防禦使兼華州刺史。河中和潼關經曆黃巢的大動亂之後,戶口流散得非常嚴重。韓建披荊斬棘,開辟荒地,鼓勵農耕,樹植蔬果,還出入閭裏,親自了解民間的疾苦。沒幾年,流亡的民眾紛紛歸來,軍民都開始變得富實。韓建原不知書,但在治理州郡的閑暇,每天上課學習。還讓人在器皿和床榻之上各題名稱,韓建慢慢也看得熟了,於是逐漸懂得文字。很快他又升遷華商節度、潼關守捉等使,經累加成為檢校太尉和平章事。

乾寧二年(895),韓建與鳳翔的李茂貞和邠州的王行瑜舉兵前往宮闕,逼迫唐昭宗任命已故河中節度使王重榮的繼子王珙為河中主帥,在京都殺害大臣。王重榮的兒子王珂召晉軍作為外援。當晉軍渡過黃河時,唐昭宗被挾持逃往石門。乾寧三年四月,唐昭宗派延王和通王率領禁兵討伐李茂貞,結果被李茂貞打敗,禦駕又逃往渭橋。次日,唐昭宗抵達富平,準備前往河東。韓建派人奉表迎駕,很快又親自來到渭北,懇切請求唐昭宗東幸華州,唐昭宗最終也答應了。七月十五日,唐昭宗抵達華州,百官和士人平民也相繼前來。韓建很快加授兼中書令,出任京畿安撫製置等使,又兼京兆尹和京城把截使。唐昭宗在華州久了,想要回到長安宮掖,每在花朝月夕,總要到西溪遊宴,與群臣詠歌作詩,歔欷流淚。韓建總是私下從容地奏稱:“臣為陛下修營長安大內,也寫信讓藩鎮諸侯幫忙。一二年間,必定期望能得到興複。”唐昭宗於是讓韓建兼領修創京城使。韓建自華州去監督民工修複宮室,重新整治大明宮。

乾寧四年二月,有人到韓建那裏告發睦王以下八王陰謀殺害韓建。韓建於是將八王囚禁在別宅,遣散跟隨禦駕的殿後軍二萬人,還殺了禁軍的捧日都頭李筠。此後天子的權力更加微弱,可信賴的宿衛禁兵都沒了。八月,韓建帶兵包圍十六王宅,通王以下十一王同時在石堤穀遇害。韓建然後上奏說他們謀逆。他又殺害太子詹事馬道殷和將作監許岩士,將宰相朱樸貶斥。這些人都是唐昭宗寵信的近臣。韓建很快又兼任同州節度使。光化元年(898),唐昭宗將華州升格為興德府,任命韓建為府尹。八月,禦駕回京。九月,唐昭宗冊拜韓建為太傅,進封許國公,並賜給鐵券。

天複元年(901)十一月,宦官韓全誨逼迫天子西幸鳳翔,韓建也參與了陰謀。朱全忠聽說後,自河中率軍西進。前鋒抵達同州時,韓建手下的判官司馬鄴在州城投降。朱全忠於是移軍緊迫華州,韓建怕了,也乞求投降。朱全忠責備他脅迫君主的罪行,韓建拜伏在地,聲稱都是從事李巨川的密謀。他說(據《北夢瑣言》):“我不識字,凡是給朝廷的章奏和送鄰藩的書檄,都是李巨川書寫的。”朱全忠當即殺了李巨川(《新唐書·李巨川傳》則說:李巨川前往軍門投誠,趁機向朱全忠分析當世的利害關係。朱全忠親信敬翔靠文翰事奉在他身邊,擔心李巨川得到重用而影響了自己的地位,便進讒說:“李巨川誠然是個奇才,但他出賣主人,因此決不能信任!”當天,朱全忠殺了他)。朱全忠和韓建平時有軍中昆弟的默契,見了麵後,朱全忠對韓建的怒氣驟然平息,很快就上表奏請韓建為許州節度使。唐昭宗東遷洛陽時,任命韓建為佑國軍節度使和京兆尹。禦駕到陝州時,他召朱全忠和韓建前來侍宴,並讓宮妓奏樂;何皇後舉起酒觴賜朱全忠酒時,韓建用腳碰了碰他,朱全忠害怕皇後下毒,急忙說:“臣醉了,不勝酒量。”假裝就要摔倒在地,當即告辭離去。韓建私下跟朱全忠說:“主上與宮人交頭接耳地說了些什麽,幕下又有兵仗碰撞的聲音,恐怕是對著大王來的。”天祐三年(906),他改任青州節度使。朱全忠受禪成為梁太祖後,征他入朝任司徒和平章事,兼諸道鹽鐵轉運使。開平二年(908),他加侍中,出任建昌宮使。開平三年,洛陽南郊的祭祀大典上,梁太祖任命韓建為大禮使。韓建作為上宰相,每次謁見,時常直言進諫。梁太祖生性剛嚴,臣下都非常怕他。但他待韓建和別人不同,總是優容於他。九月,他冊拜韓建為太保,罷免他的參知政事。十月(據《五代會要》),他下詔說:“太保韓建,每月初一十五日入閣稱賀,即令前來朝參,其他時間不用入見。以示優禮。”開平四年三月,梁太祖任命他為匡國軍節度使和陳許蔡觀察使。乾化元年(910)正月,他還下敕說(據《五代會要》):“許昌是個大鎮。太保韓建是朕用以布政的大臣,他在任上,民眾耕耘,盜匪消失。他如能久居其位,或許能遏止殘暴。應當讓中書門下不計年月,不用商議代替的事。”韓建這時在許州衙署和他兒子韓從訓一同遇害,終年五十八歲。

韓建死後,朱友珪不敢責難作亂的張厚,反而於六月二十八(甲辰)任命張厚為陳州刺史。

秋七月初一(丁未),朱友珪宣布大赦。

天雄(魏博)節度使羅周翰年幼弱小,軍府事務全取決於牙內都指揮使潘晏。北麵都招討使兼宣義節度使楊師厚駐軍在魏州,很久就想幹掉潘晏,但因害怕梁太祖的威嚴,所以不敢下手。這時,楊師厚居住在銅台驛館。潘晏進來拜謁,竟然被楊師厚殺了。楊師厚接著帶兵進入牙城,占據了潘晏的位置處理州事。七月初六(壬子),朱友珪下製任命楊師厚為天雄節度使,改任羅周翰為宣義節度使;同時任命侍衛諸軍使韓勍兼領匡國節度使。

七月初八(甲寅),朱友珪加封吳越王錢鏐為尚父。

七月十八(甲子),他任命均王朱友貞以檢校司徒的身份為開封尹兼東都留守。

同時,前蜀太子王元坦更名為王元膺。

七月二十(丙寅),朱友珪廢除建昌宮使,任命河南尹張宗奭為國計使。凡是以前由建昌宮使掌管的全國金穀財政事務全由張宗奭負責。

八月初,派去衛戍懷州的龍驤軍三千人全都潰散,往東逃走,並在經過的地方大肆搶掠。八月十三(戊子),朱友珪派東京馬步軍都指揮使霍彥威和左耀武指揮使杜宴球帶兵討伐他們。八月十五(庚寅),官軍擊敗亂兵,在鄢陵生擒他們的都將劉重遇。八月十九(甲午),劉重遇被斬首。

郢王朱友珪篡位自立後,許多宿將都很憤怒。朱友珪雖然曲意為他們加官進爵,他們還是很不樂意。告哀使抵達河中時,護國節度使冀王朱友謙哭著說:“先帝數十年開創基業,前不久宮掖裏卻突然發生事變,聽說事情令人惡心。我身為藩鎮大員,私下為此感到恥辱。”朱友珪加授朱友謙為侍中和中書令,並下達詔書為自己辨護,同時征他入朝。朱友謙跟使者說:“即位的到底是誰?先帝晏駕得不明不白,我正要到洛陽興師問罪,何必要他征召!”

八月二十三(戊戌),朱友珪任命侍衛諸軍使韓勍為西麵行營招討使,督領諸軍討伐朱友謙。朱友謙於是在河中依附河東,並向晉王李存勖求救。

九月初三(丁未),朱友珪任命感化節度使康懷貞為河中都招討使,改任韓勍為副使。朱友珪覺得兵部尚書知崇政院事敬翔是梁太祖的心腹,擔心他對自己不利,便想解除他的內職,但又怕這樣做會失去人心。九月二十六(庚午),他改任敬翔為中書侍郎兼同平章事;並於兩天後任命戶部尚書李振出任崇政院使。敬翔大多時間稱病,不參預政事。

康懷貞等人與忠武節度使牛存節合兵五萬進駐河中城西,攻城十分猛烈。晉王李存勖派部將李存審、李嗣肱、李嗣恩帶兵救援,並在胡壁打敗梁軍。李嗣恩本姓駱。

吳武忠王楊行密患病時,他的節度判官周隱曾請求召廬州刺史劉威前來主持政務。劉威因此遭到帥府人們的嫉妒。有人在權臣徐溫麵前講他的壞話,徐溫於是準備出兵討伐他。劉威的幕客黃訥勸劉威說:“劉公雖然遭到很深的誹謗,但沒有任何反叛的實證。如果明公乘坐輕舟到廣陵入覲,那麽朝廷對明公的嫌疑將全都消失了。”劉威聽從了。

歙州觀察使陶雅得知公開反對徐溫的宣州觀察使李遇已經敗亡,也害怕得罪徐溫,便和劉威一道前往廣陵。徐溫對待他們十分恭敬有禮,如同事奉楊行密那般,還給他們加官晉爵。陶雅他們也都心悅誠服,因此人們都很看重徐溫。黃訥是蘇州人。徐溫與劉威和陶雅率領將吏請求當時唐朝派來(至今還滯留在廣陵)的宣諭使李儼,承製(代表朝廷)加封嗣吳王楊隆演為太師和吳王,任命徐溫為鎮海節度使和同平章事,照樣擔任淮南行軍司馬。徐溫讓劉威和陶雅回到自己的鎮所。

九月二十七(辛未,通鑒作辛巳,但九月無辛巳),前蜀將劍南東川改名為武德軍。

再說,朱友謙再次向河東告急。十月初九(癸未),晉王李存勖親自帶兵經澤州趕赴河中,並在平陽(通鑒作解縣)遇到後梁大將康懷英的軍隊,打敗了他們,斬首千餘級,還追殺到白徑嶺後才回去。梁兵解除對河中的包圍,退保陝州。朱友謙親自前往猗氏去向晉王表示感謝,隻帶著幾十名隨從,還解除隨身兵器。他來到晉王帳篷,拜李存勖為舅。李存勖在夜裏設置酒席和演奏音樂招待他,朱友謙喝得大醉。李存勖留他在帳中過夜,朱友謙睡得非常放心,鼾息自如。次日一早李存勖又設宴請他,然後才送他回去。

楊師厚得到魏博的部眾後,又兼都招討使,宿衛勁兵大多都在他的麾下,諸鎮兵馬也都聽從他的調發,所以他的威權和勢力更重,很看不起郢王朱友珪,遇事往往獨斷專行。朱友珪對他十分頭疼,發詔召他入朝,聲稱:“有北邊軍機,朕想和愛卿當麵商議。”楊師厚將要前往洛陽時,他的心腹都勸諫他說:“不能前往。去了必定會發生意外。”楊師厚說:“我很清楚他的為人。即使去了,他又能拿我怎樣?”於是率領精兵萬人,渡過黃河直趨洛陽。朱友珪大為驚懼。十月十三(丁亥),楊師厚來到都門,將部隊留在城外,隻帶著十來人入見朱友珪。朱友珪喜出望外,用好言好語和謙恭的禮儀取悅於他,還賜給他巨萬錢財。十月十九(癸巳),朱友珪讓他回魏州。

十一月初,趙將(即成德大將)王德明帶兵三萬劫掠武城,來到臨清,攻打並攻下了宗城。十一月初九(癸醜),楊師厚在唐店伏兵截擊趙兵,擊潰了他們,斬首五千餘級。

十一月初十(甲寅),朱友珪將他父親神武元聖孝皇帝朱晃安葬在伊闕縣的陵園,號稱宣陵,廟號太祖。

十一月十六(庚申),伐燕主將馬步總管周德威報告晉王李存勖,說燕帝劉守光三次派遣使者前來求和,但李存勖不予回複。十一月二十三(丁卯),燕將趙行實前來投奔李存勖。

這期間,南吳淮南節度副使陳璋等人帶領水軍襲擊楚的嶽州,生擒刺史苑玫。楚王馬殷派水軍都指揮使楊定真救援嶽州。陳璋等人進攻荊南,荊南節度使高季昌派部將倪可福拒敵。吳人擔心楚人救援荊南,便派撫州刺史劉信率領江、撫、袁、吉、信五州兵馬進駐吉州,作為陳璋的聲援。

十二月初五(戊寅),前蜀行宮都指揮使王宗汾攻打並攻拔岐王李茂貞的文州,守將李繼夔逃走。

同時,高季昌出兵,聲言說幫助後梁伐晉,率軍進攻襄州,但被山南東道節度使兗州人孔勍擊敗。此後,荊南到洛陽朝貢的道路斷絕。

這年,隰州都將劉訓殺了刺史,在州城投降晉王。晉王任命他為瀛州刺史。劉訓是永和人。

虔州防禦使李彥圖去世,州人奉戴譚全播掌管州事,並派使者內附後梁。朱友珪下詔任命譚全播為百勝防禦使和虔韶二州節度開通使。

乾化三年即公元913年春正月十四(丁巳),周德威攻拔燕國的順州,擒獲刺史王在思。

正月二十(癸亥),後梁皇帝朱友珪到太廟舉行朝享太廟,並於次日到南郊圜丘祭祀昊天,然後宣布大赦,改元為鳳曆。

再說,南吳的陳璋攻打荊南,但無法攻克,隻好撤回。荊南兵和楚兵在江口會合,想要截擊吳軍。陳璋得知後,將二百艘戰艦排成一列,在夜裏離開荊南。二鎮兵馬出來追趕,但沒有追上。

二月初一(甲戌),周德威攻拔燕國的安遠軍,擒獲燕將十八人。薊州守將成行言等人投降了晉軍。

二月初九(壬午),前蜀帝王建宣布大赦。

朱友珪即位後,馬上放縱他的荒淫,導致朝廷內外無不憤怒。朱友珪雖然極力靠金銀絲繒收買人心,但人們終究不肯歸附於他。梁太祖女婿駙馬都尉趙岩是已故陳州刺史趙犨的兒子,當時掌管禁軍。左龍虎統軍兼侍衛親軍都指揮使袁象先是梁太祖的外甥。趙岩奉使來到大梁,均王朱友貞設私宴招待他,談及社稷大事,暗中和他密謀要誅殺朱友珪。趙岩說:“此事易如反掌,成敗關鍵隻在招討使楊令公而已。隻要得到他的一句話,得以曉諭禁軍,我們的事立刻就成了。”均王於是派心腹馬慎交到魏州去遊說楊師厚。馬慎交是燕人,曆來頗有膽識。他跟楊師厚說道:“郢王篡位弑君,在宮中荒淫無恥,無惡不作。洛下的人心已去,百姓的民心都歸屬大梁(即朱友貞)。明公如果幫他成功,則有輔立的功勞和討賊的效用。這將是不世之功。”並且許諾事成那天將賜給他犒軍錢五十萬緡。楊師厚還猶豫未決,和手下將佐商量說:“當時郢王弑君篡逆,我不能及時出討。如今君臣的名份已定,又無故另立他人。這樣做行嗎?”有人(《舊五代史》作馬慎交;此處以通鑒為準)說:“郢王親手弑殺君父,算是賊人。均王舉兵複仇,算是義舉。奉義討賊,哪有什麽君臣的說法!對方一旦殺了郢王,明公到時自己又該放在什麽位置?”楊師厚驚訝地說:“我幾乎誤了大事。”於是派小校王舜賢到洛陽,暗中與趙岩和袁象先密謀,還派招討馬步都虞候譙縣人朱漢賓帶兵進駐滑州作為外應。趙岩回到洛陽,也和袁象先秘密製定計策。

朱友珪整治潰亂的龍驤軍士兵,搜捕他們的黨羽,抓獲的都被滅族,過了年還沒停息。當時有些龍驤軍被派去衛戍大梁,朱友珪征他們回洛陽。均王於是趁機激怒他們說:“天子因為懷州衛戍禁兵的叛亂,就想把你們也全都追回活埋了。”次日,他偽造了份詔書出示給龍驤士兵們看,他們都非常恐懼,不知道該怎麽辦。二月十三(丙戌),均王上奏,說龍驤軍疑慮畏懼,都不肯離開。二月十五(戊子),龍驤軍的將校來見均王,哭著請求給他們一條生路。均王說:“先帝跟你們一道,經曆三十多年征戰,才建立了如今的王業。現在先帝都還被人弑殺了,你們卻怎能逃命!”趁機拿出梁太祖的畫像給他們看,還哭著說:“如果你們能自己跑到洛陽報仇雪恥,那麽就能轉禍為福。”眾人全都踴躍,高呼萬歲,還請求發給他們兵仗。均王都給了他們,然後派人去告知趙岩、袁象先、傅暉、朱圭等人。

二月十七(庚寅)一早,袁象先等人率領禁兵數千人突入宮中。朱友珪得知有變,與妻子張氏及當時動手刺殺梁太祖的馮廷諤跑到北牆樓下,準備爬牆逃走。但看到沒有任何希望時,朱友珪命令馮廷諤先殺了他妻子,然後殺了自己。馮廷諤接著也自剄而死。

朱友珪小字遙喜,母親本是亳州營妓,不隻兩家姓什麽。唐光啟中年,朱全忠在亳州攻戰時,召她侍寢。個把月後,朱全忠打算舍她而去,那女的告說自己懷孕了。當時,朱全忠的妻子賢而有寵,朱全忠也很怕他,因此不敢帶這女的回大梁,隻好將他留在亳州的另一處宅地。十個月後,那營妓告知朱全忠,說她生了個男孩。朱全忠很高興,所以給他起小名叫遙喜,後來派人將他帶回汴梁。朱全忠受禪後封他為郢王。開平四年(910)十月,朱友珪成為檢校司徒,出任左右控鶴都指揮使,兼管四蕃將軍。乾化元年(911),他出任諸軍都虞候。朱友珪後來的事都已細說,就不贅述了。

要想知道朱友珪死後後梁的事,請看下篇文章。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