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奈印象 (一)

打印 (被閱讀 次)

與無人問津的梵高小鎮具天壤之別的是莫奈小鎮。這個鎮叫吉維尼Giverny,位於巴黎西北76公裏的上諾曼底省,因擁有克勞德·莫奈(Claude Monet)的故居及唯美的莫奈花園,每天吸引大量遊客蜂擁而至。這兩位畫家在活著的時候遭受的待遇就大相徑庭,死了以後故居和墓地遭受的待遇依然大相徑庭。時至今日梵高名氣、畫的拍賣價都不比莫奈差了,可他住過的地方依然無人朝拜,而莫奈的故居人擠人。這其中有個很大的原因,是莫奈的故居裏有他畫睡蓮和日本橋的花園。那園子修竹茂林巧奪天工,怪石嵯峨古鬆森秀,奇花爛漫瑤草芳菲,流觴曲水不減蘭亭,真乃人間仙境也。強烈推薦。(難怪人多!)

我們是5月12日去的Giverny。不過在寫它的遊記之前,有必要先寫莫奈在巴黎市區裏的那個博物館的遊記。那博物館全稱馬蒙坦莫奈博物館,Musée Marmottan Monet,位於巴黎16區布隆尼森林旁,我們是9號去的,那日下了一天的大雨,偶爾還有冰雹。

此博物館本身是個城堡,收藏了文藝複興早期、法國第一帝國時期以及印象派和後印象派的藝術作品。其中以世界最多的莫奈作品收藏為著名。1882年6月,一個叫Jules Marmottan的律師兼大礦產主,以26萬法朗的價格,從沒落的貴族手中買下了這座城堡Château de la Muette。自1790年法國大革命開始,這城堡已幾經轉手,破敗不堪。這位馬蒙坦先生住進去後將其裝修,常在裏麵接待新晉貴族,富豪朋友。這些人有時會給他帶來原屬王室的古董和藝術家的名作,漸漸地培養起了馬蒙坦先生收藏的愛好。他死後兒子保羅(Paul Marmottan)將豪宅大肆擴建,隨之而來的是愛好與房子一並蓬勃發展發揚光大,不僅成為法國首屈一指的資本家,還兼任政界名流、作家、收藏家、藝術鑒賞家、讚助商。

(攝於博物館入口處)

保羅·馬蒙坦於1932年去世。他將他畢生的收藏連同父親遺留下來的收藏品,一同捐贈給了法蘭西藝術學院。兩年以後,他生前這幢毫宅被改建為馬蒙坦博物館,所有他捐贈的藏品都保留在裏麵,雖然名義上屬於藝術學院的。1940年,馬蒙坦博物館迎來了最大一筆印象派繪畫的捐贈--包含莫奈、馬奈、西斯萊、畢沙羅、雷諾阿等人的畫作。這些畫從被捐贈進這個博物館,就沒挪過窩。捐贈者是另一位法國大收藏家的女兒。1966年,莫奈的第二個兒子米歇爾·莫奈捐贈了一大批父親的畫作,這使得該博物館成為世界上收藏最多莫奈畫作的美術館。

如今馬蒙坦博物館藏逾3百件印象派和後印象派作品,還有丹尼爾·威爾頓斯坦收藏的泥金裝飾手抄本、拿破侖時代的藝術品、家具以及意大利和佛蘭芒的繪畫。

該館最著名的收藏作品就是莫奈的《印象·日出》,我們就是奔著這幅畫去的。這是一幅劃時代的作品。

布隆尼森林呈三角形,是日風雨如晦,槐花零落成泥。森林中有17世紀的法國詩人Jean de La Fontaine的銅像雕塑。他有一首寓言叫<The Crow and the Fox>,這雕像就是根據這首寓言,於1891年而樹立的。底下那個狐狸我一直以為是狗。人就是Jean de La Fontaine。

我們冒著大雨鑽入美術館,該館門票不包含在Paris museum pass之中。買票時還在不停擦額頭上的雨滴,就這樣手忙腳亂地,忘了和售票員說買聯票。這個美術館和70公裏外的莫奈花園是有聯票的,當然分開買也行。過了幾日我在莫奈花園排大長隊時,後悔當時在馬蒙坦美術館沒一次解決了。

由於是古堡改建的Mansion,還保留著保羅·馬蒙坦生前的樣子。畫與擺設、古董均出自名門。

這張照虛了。右邊牆上那幅是西絲萊(Sisley)的;左邊中間那幅女人肖像,折扇擋了一點臉頰的,是印象派女畫家貝爾特·莫裏索的。莫裏索和名畫家馬奈的關係很密切,最終她嫁給了馬奈的弟弟。

雷諾阿所畫的莫奈:《Claude Monet Reading》

和這畫一壁爐之隔的,是莫奈畫的他第一任妻子,Camille Monet。

莫奈有三十幾幅畫是以Camille Monet為模特的。大部分都很有名,比如她打著洋傘,和他們的兒子JEAN在花園裏。其實最著名的是Camille Monet之死(Camille Monet on her deathbed),畫的是她死在病床上的樣子。

(攝於奧賽)

此畫創作出來時,受到很大的非議。人們譴責已小有名氣的畫家莫奈冷血,因為他就這麽冷靜地照著一個垂死的人畫,一天一天地直到她咽氣,死後的幾小時內還在照著畫。Camille Monet是個可憐的女人,模特出身,與莫奈的愛情不被莫奈父母接受。與莫奈未婚生子,直到兒子JEAN三歲時他們才在巴黎的市政廳登記結婚,沒有婚禮,莫奈也沒有給她買戒指,當時他們窮到必須自己種土豆,才不至於餓肚子。Camille陪著莫奈由籍籍無名到為人所知,32歲時死於癌症。其實莫奈非常愛她,他所有的畫,隻要裏麵有女人的,那女人一定是Camille。她生病其間莫奈把賣畫的錢全用來給她治病,在她死後40年,莫奈才向他的好友首次提及創作Camille Monet on her deathbed的動機。"在愛妻的病床前,我十分本能地對那已無表情的年輕麵孔仔細端詳,尋找死神帶來的色彩,觀察顏色的分布和層次的變化。於是萌生出一個念頭:要為這個即將離開我的親人畫最後一幅肖像。我以憂傷的藍色調、紛亂的筆觸,完成了這幅極其特殊的作品,以此表達最大的人生悲痛。"(畫家表達悲痛的方式果然與眾不同)

Camille Monet 彌留之際,牧師為她做了最後一次禱告,之後為他們補辦了宗教儀式的婚禮。

回到馬蒙坦美術館。莫奈的這幅< The Walk near Argenteuil>,打洋傘的女士就是Camille ,前麵是他們的兒子。

二樓還陳列著大革命到第二帝國時的收藏品。

第一帝國時代最著名的家具設計師François-Honoré-Georges Jacob-Desmalter 給拿破侖製作的床。這家父子三代都為家具設計師,凡爾賽裏有很多他們家作坊出來的家具。床上方正中,是畫家Joseph Franque畫的拿破侖。

旁邊的房間有拿破侖的皇後約瑟芬的畫像。底下一對燭台中間的,是由法國新古典主義時代最重要的裝飾青銅鑄造大師Claude Galle和Bailly製作的,名為 l' amitié voilant les heures 的鍾擺 。那對燭台應該也是Claude Galle的作品。

座鍾擺的細節

 

蝸牛湖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晚妝' 的評論 :
現在俄語基本上都忘光了。去俄國旅遊兩個星期,隻能聽懂零星幾個單詞。
當年考GRE最困難,數學和邏輯部分都沒問題,英語部分要求的單詞量要求巨大。往事不堪回首。
謝謝晚妝的好評,人被逼到牆角隻能努力翻身。
美麗的人生 發表評論於
不虛一讀!謝謝!:)
晚妝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多謝關注和肯定!
晚妝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蝸牛湖畔' 的評論 : 蝸牛學俄語出身的啊。到美國也能過語言關,天賦和勤奮令人讚歎。要我根本不敢邁出這一步。
蝸牛湖畔 發表評論於
一直以為“烏鴉與狐狸”的寓言是俄國人寫的。記得我哥哥學俄語的時候老師讓翻譯這篇短文,哥哥用了“狐狸瞪著貪婪的眼睛”受到了老師的讚揚。我中學時期學了六年俄語,沒有這篇課文。
點點滴滴風和雨 發表評論於
我都沒做功課在5月下旬去了
黑貝王妃 發表評論於
這樣的地方我也喜歡去。
等你什麽時候給大家普及一下騙子控製電話的騙術哈!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藝術好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