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充沛的加州:(十)聖芭芭拉 (Santa Barbara)

打印 (被閱讀 次)

陽光充沛的加州:(十)聖芭芭拉 (Santa Barbara)

從蘇爾萬到聖巴巴拉不到一個小時到車程, 本來想一口氣開到的,離聖巴巴拉越來越近的時候,山脈雄偉壯麗起來,看到路邊有觀景台, 便下了高速,停好車,在靜止的狀態下欣賞一下南加州的大山大川, 拍了到此一遊的照片。

從觀景台出來, 進入聖巴巴拉近郊,我們銀色的現代三塔菲在崎嶇的山穀裏蜿蜒而行。想起了白先勇的 “樹猶如此”, 四十多年前的白先勇得到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的終身教職,開始找房子安家,要去看的房子在“隱穀”,他說:

“當初我按報上地址尋找這棟房子,彎彎曲曲,迷了幾次路才發現,原來山坡後麵,別有洞天,穀中隱隱約約,竟是一片住家。那日黃昏驅車沿著山坡駛進“隱穀”,迎麵青山綠樹,隻覺得是個清幽所在,萬沒料到,穀中一住,迄今長達二十餘年。 ”

讀到這一段時, 我記住了 “青山綠樹”, 這一路下來心裏其實一直都在疑惑著, 白先勇筆下加州的“青山綠樹” 到底在哪裏。 山是有的,但要想稱那山為“青山”卻是有點勉為其難。 青山,在我心裏必定要有嶙峋的山石,蔥鬱高大密集的林木,林間石間溪流潺潺,白浪翻滾。 沿著一號公路南下的我們沒有看到這些, 山是從舊金山開始就有的,有些高大些, 有些細小些,舊金山一帶的山基本上是裸山, 圓咕隆咚的,光禿禿的山頭, 山脊, 或者黃土裸露植被稀疏,(讓我想起中國西北蒼茫的黃土高原),或者好一些的,密密實實地覆了一層又短又厚的牧草, 這樣的山脊線條就柔和下來,像極了牛馬羊的脊背。一個山坡上可以零星看到三兩棵形態周整的矮樹, 大大的傘狀的樹冠, 像是有人把這些樹玩具樹裝飾特意安插到山頭上來,頗具美感和喜感,還有一種童話般的不真實。

為什麽舊金山的山上不長樹,沒有樹木成林呢? 是因為幹旱, 還是特殊土壤條件的限製? 目測山上土量應該是不少的, 因為沒有嶙峋堅硬的岩石, 少見懸崖峭壁。以美麗著稱的加州一號公路海岸線美則美矣,但跟大連的海岸線相比還是有差距,就因為岩石山體少了棱角分明,特立獨行的孤傲氣質。 

一路向南,接近聖巴巴拉時, 山上的樹多了起來,遠遠望去多為鬆柏, 山色也就跟著蒼翠起來。原以為鬆柏是寒帶樹種, 如在加拿大就很常見, 沒想到在亞熱帶的加州也能成林。大概因為少雨和冬季的緣故,林木呈一種萎靡之態,一如一九八九年的那個夏天,白先勇黯淡的心情。白先勇“隱穀”居所後院裏有三棵並排生長的意大利柏樹, 是遷入新居時他跟王國祥一起種下的。一九八九年的大暑,三棵柏樹中間的一棵突然毫無征兆地死去, 隨之而來的,是白先勇為了王國祥的病情國內國外焦慮疲憊地奔波, 直至一九九二年王國祥逝去。

進入聖芭芭拉市區, 風光終於開朗起來, 街道齊整精致,一排排棕櫚樹點綴其間,陽光明媚, 紅花紅瓦白牆,典型的西班牙風情。 聖巴巴拉的棕櫚樹高大舒展,體態豐腴挺拔修長,熱烈奔放之中自帶一種貴氣 — 這一點超出了我的想象。還有另外的一種樹,樹冠濃密厚重,蘑菇雲一樣,街道邊上一邊一排, 樹冠在街道正中頭碰頭靠在一起,看上去十分親密;枝幹上好像沒有樹皮, 象牙一樣白膩地裸著, 像不著寸縷的肌膚。

在聖巴巴拉我們計劃的景點隻有一個,聖巴巴拉郡法院 (Santa Barbara Courthouse)。郡法院位於聖巴巴拉市中心,是一座建於1929年的西班牙殖民複興式樣的建築,距今已有近百年曆史。 去郡法院的目的不隻是參觀建築瞻仰曆史, 最重要的是登高鳥瞰市容。 郡法院的主樓乘電梯可以到達頂端的“El Mirador”鍾樓,鍾樓高26米,在以低矮建築著稱的聖巴巴拉是為數不多的製高點之一。 

把車趴在了一個收費的露天停車場, 走路過去郡法院,大概七八百米的路程。很少見到如此賞心悅目的停車場,也是明顯的西班牙風格,金燦燦的陽光,紅花紅瓦白牆;放眼遠眺,可以看到隱隱的藍色山影。 從郡法院出來我們繼續徒步遊覽聖巴巴拉,沿Anapamu 街向西, 經過聖巴巴拉公共圖書館和藝術博物館,兩棟建築毗鄰, 靠街的一麵都有著帶拱頂的高大的法式玻璃窗, 窗外繁花似錦, 窗內燈火通明。走到state街右轉北上, 又走出一,二公裏, 然後掉頭返回。

下午兩點半了。冬日天短, 為了避免走夜路, 我們把正餐推到了洛杉磯。 在麥當勞上了廁所, 買了Apple pie, 炸雞肉條和咖啡路上墊墊肚子, 導航定位洛杉磯,兩個小時後,就應該到我們的旅店了。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inMu' 的評論 : 謝謝LinMu, 感恩節快樂。
會轉告“小菩薩”你稱他為小菩薩:)現在多倫多是雨季,今天出門前小菩薩先把driveway上的蚯蚓們撿走了。
LinMu 發表評論於
一如既往的好文。看到小菩薩了~~祝小c複活節快樂!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尼斯' 的評論 : 是, 很大氣, 冬天的氣候真好。
問好尼斯。
尼斯 發表評論於
加州真美,大氣的美,很喜歡!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嗬嗬, 謝謝豆豆, 會轉達 :)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過客手箋' 的評論 : 所以小C的”圓咕隆咚”幾個字精準地描繪了“好脾性”的聖芭芭拉,你看這個名字讀起來都溫情流溢。:)
— 我的感覺裏聖巴巴拉是個溫婉可愛明媚的貴婦人, 像不像?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噢顏顏' 的評論 : 喜歡就好 :)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京工人' 的評論 : 看來京工人也是個加州人。 建築海景倒還在其次, 我兒子最愛鳥類, 錯過了真可惜 :)
九零後拿諾獎, 真是後生可畏啊。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Quarx' 的評論 : 謝謝Quarx分享。我們這次加州之行是真正的蜻蜓點水, 很多地方都沒有走到, 像加州大學的聖芭芭拉分校,我是白先勇的書粉,再有機會過去會去看看 :)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紫嫣淡染' 的評論 : 嗬嗬好菜不怕晚。問紫嫣好。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那個喜歡鳥兒的小男生好可愛!:)
過客手箋 發表評論於
Santa Babara那一帶是溫婉的,山水溫婉,氣候也溫婉,沒有尖利的山峰,也沒有酷暑和嚴冬,所以小C的”圓咕隆咚”幾個字精準地描繪了“好脾性”的聖芭芭拉,你看這個名字讀起來都溫情流溢。:)
噢顏顏 發表評論於
真好 喜歡 謝謝 :)
京工人 發表評論於
UCSB校園建築本身乏善可陳,除了那個地標性的塔樓算不錯。最可稱道的是靠海,CAMPUS裏麵就有沙灘,從CAFE出去就是大海。校園北麵是個封閉的自然保護區,各種鳥類繁衍生息,海鷗常常三五成群飛來覓食,生態之優在UC校園中幾可稱冠。UCSB在楊校長帶領下從一個一般的州大變成了幾乎一流的學校,90年後拿了好幾個諾獎。
Quarx 發表評論於
我們在那裏住過幾年。加大芭芭拉分校很漂亮,本科生宿舍臨街就是大海,可以s我們在那裏住過幾年。加大芭芭拉分校很漂亮,本科生宿舍臨街就是大海,可以surfing, 還有幾個出海觀鯨魚的地方。
紫嫣淡染 發表評論於
跟著你去旅行了,一直把自駕加州一號作為最後的“一道好菜”留著沒去呢。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yy56' 的評論 : 感覺是個安逸富足的小城 :)
yy56 發表評論於
圖片很漂亮。謝謝你的介紹,聖芭芭拉還真沒去過。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omo_sharon' 的評論 : 是, 很幹旱,要說奇跡, 拉斯維加斯更勝一籌, 那完全是沙漠裏建出的城市, 舊金山和聖巴巴拉市區感覺不錯,我起碼綠樹成蔭, 舊金山的寂靜小巷裏恍惚間竟然有了日本的感覺 :)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我去洛杉磯也發現同樣的問題,山都是光禿禿的,隻是稀稀拉拉覆蓋著低矮的灌木。那一帶本是沙漠,沒有飛沙走石就不錯了。建設者們在沙漠中造起一座座現代化大都市,非常了不起了。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湖以北' 的評論 : 是,終於要到洛杉磯了, 這寫博文比開車慢多了 :)
我去Banff那年大旱, 班芙, 嘉士伯的林子都覺得幹突突萎靡不振的樣子, 當然落基山脈奇偉壯麗, 還是很震撼的。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快到洛杉磯了。加州的山,沿海好像不咋樣,內陸靠落基山脈的壯觀多了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倫多橄欖樹' 的評論 : 是的, 仔細看, 這種花開得真是神氣, 色彩絢麗, 展翅欲飛, 充滿著希望 :)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韻如藍' 的評論 : 白先勇的那篇讀過,很細膩。
— 是的,文字平實質樸, 情感充沛內斂,可以說是寫情感的範文。
加州給我的印象也很特別,尤其是南加, 很有異域風情, 跟加東, 美東, 乃至加西都大不相同, 像加勒比, 或者說更有地中海風情。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天堂烏花真好看!
思韻如藍 發表評論於
白先勇的那篇讀過,很細膩。看片片有點異域風情感,倒想起加勒比了。跟我們這裏偏新英格蘭風的,不是一個調調。
cxyz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是啊, 看來加州的光禿禿的山, 不是我的主觀印象 :)
曉青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水沫' 的評論 : +1真是這樣的。
cxyz 發表評論於
給水沫上茶 :)
在鼓搗照片呢。
水沫 發表評論於
家州的山多是” 圓咕隆咚的,光禿禿的山頭“,記得我從旅店往外看,一直覺得景色不好~~
水沫 發表評論於
沙發!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