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訪死穀 (1 )走過的路

瞎貓愛思考喜讀書,野貓善行動尚自然。
打印 (被閱讀 次)

2010 年2月曾和老友去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死穀國家公園)。那時還沒開始Hiking(徒步),僅僅是開車看景已足以讓我迷上這塊蒼茫的土地,玩了三天,沒玩夠。今春我的徒步夥伴約我去死穀正中下懷,因為她的時間有諸多的限製,從日本返回五天又匆匆上路。時差還沒到過來,迷迷糊糊又出行,事實證明玩著倒時差更容易。

自從迷上徒步,開車看景就成了過去時。還想去死穀就是想走著看風景。行前就選好了步道,下載了地圖。

Zabriskie Point 步道的起點也是著名景點,人老了覺少,早上醒的早,一大早就到了步道口。

大家都在盼日出

可惜老天不睜眼遊人悻悻而歸。

陰天是徒步天,我和驢友沿著山間小道信步走進穀地。

這條步道太舒適,土質軟硬度正好,不會硬到震動膝蓋,又沒有軟到走一步陷半截累死人。走這樣的步道手杖多餘。

走近Zabriskie 

第二天一早又去Zabriskie等日出,太陽出來了。

可惜無雲

步道可以一直走到Golden Canyon,因為沒吃早餐,露營地也沒落實,步道隻走了一半就回頭,一共4.4英裏。一般遊客開車看景2~3天足矣,我們安排了6天,有足夠的時間回來走另一半。

出了步道找好當天的露營地,悠哉悠哉煮早飯,享受著上午柔和的日光。這是跟張諾亞小朋友學的經驗,抓緊早上的美好時光走路看風景,玩夠了再吃飯,非常適合我和驢友的生活節奏,尤其適合在死穀地區徒步。三月初的死穀已感到烈日下的酷熱,我們都是利用早晚的時間徒步。

Devil’s Golf Course (魔鬼高爾夫球場)

平路往返2.6英裏,路上龜裂的土地。

路上看到很多這樣的小石頭,從地下冒出來的?

我和驢友駐足仔細觀察,討論後認為是人造景觀,含鹽量極高的泥土自然風幹就會形成上麵的龜裂狀。風幹過程中的泥土粘稠,扔下一塊小石頭的造成的型狀很快固化。我也找了塊小石頭做實驗,證實了我們的推測。

步道的盡頭是魔鬼們才能玩的高爾夫球場。

這是北美最大的鹽池之一,由風雨作用而形成於遠古的鹽湖。結晶的鹽塊處於永遠的變化中,風和日麗的天可以聽到鹽塊崩裂的聲音,我們沒聽到。上次來因為剛下過雨步道關閉,這次了卻一樁心事。

Natural Bridge (自然橋)

很短的一條步道,走到頭往返1.6英裏,如果到橋回頭就更短。穿過橋還有路,我很好奇,不知前麵還有什麽?其實啥也沒有,一堵牆是步道的盡頭。

過了橋後有這個小坡,上去時興高采烈還拍照,注意我們前頭的小姑娘。

下來時驢友的恐高症發作,死活不敢下,走在我們前麵的小姑娘從那堵牆邊爬上了旁邊的山坡,正好看到我們的危機,三步並兩步的跑過來救急。

Salt Creek Trail (鹽水溪步道)

這實在算不上步道,因為剛下過雨地麵太軟,通往溪水邊的路關閉,即便如此走到步道口單程1英裏,我們北上路過就順便一遊。

沿溪水修的棧道

溪水中有隻鴨子形隻影單,它沒有夥伴?

溪水清純,但含鹽量比海水還高。周邊的植物水中的魚經由長年的進化適應了鹽水,以此為生。

溪中的明星是Pupfish(小狗魚)。

西方魚類學家之父,Carl Hubbs 博士為它起了個這麽好玩的名子,因為他們玩起來像小狗。雖然它們的行為看起來很調皮,但它們對生命是認真嚴肅滴。隻有一年的壽命,所以它們要急急忙忙的把自己喂飽長大,交配傳宗接代。交配期的男魚會變藍色,以此誘惑母魚。

可惜我們來的時機不對沒有看到藍魚。

Ubehebe Crater(火山口)

達到火山坑已是近黃昏,急急忙忙繞火山口走了一圈。

走了一圈不過癮,時間尚早,我們走進穀底。走下去很爽,連走帶滑溜下去。

可回程的路走一步退半步很累,幸虧隻有500英尺高。走一圈加上到穀底來回2.5英裏。

出了火山口發現旁邊還有步道通往Litte hebe crater(小火山口)。

此時夜幕降臨走周邊的步道來不及,我們決定在附近露營,第二天再走。

在這我們領教了死穀的“冷”,縮在車裏什麽都幹不了,我把步道邊上的牌子照下來,學地理。

首先,火山口很年輕,常見的火山口年齡都是以萬或億為單位計算,而這個火山口隻有2000歲。

其次,我所知道的火山口都是熔岩爆發而成,而這個火山口是水蒸汽製造。第一次聽說,又學了一點地理常識。當然這仍然和熔岩有關,地下的高溫熔岩在上升時,遭遇地下水生成水蒸汽,憋在地下的水蒸汽在有限的空間,水越來越熱,氣壓越來越高,終於在某一天憋不住了,衝破岩層大爆炸。爆炸噴射的岩石碎塊覆蓋了6平方英裏。Ubehebe Crater 是這一帶最大的火山口,直徑半英裏,深達500英尺。

早起依舊烏雲密布,朝霞是沒指望了,可這不妨礙我們徒步,依舊興致勃勃去了小火山口。

上次來死穀火山口關閉,這次從從容容把火山口周邊走了一遍,又了卻了一樁心事。

 

Fall Canyon (瀑布峽穀)

往返7.7英裏,在進到峽穀前的一英裏路有點難。我們回程遇到一幫爺爺奶奶,問我們還有多遠到頭,風景如何?我把18英尺高的幹瀑布照片亮出來。

他們聽說還要走2英裏才能看到幹枯的瀑布,立馬回頭。說實在話他們能走下這一英裏已經讓我驚訝,其中的大部分人連水都沒帶,當時已是烈日當空,這實在很危險。

死穀遊客事故最多的就是失水,因為氣候幹燥,皮膚上滲透出的水迅速蒸發,不會有出汗身上發黏的感覺,感覺到缺水往往已經晚了。甚至有人帶足了水,但因水太熱無法飲用而失水。

 

Golden Canyon/Red Cathedral (金色的峽穀/紅色的大教堂)

這條步道和我們第一天走的Zabriskie Point 相通,我們去走另一半。往返11英裏。

這條路有的地段有點難。

太陽出來了

 

加緊趕路,紅色的大教堂近在咫尺。

終於到了紅色的大教堂,可上不去。

從旁邊迂回往上,終究放棄,是這樣下來的。

Desolation Canyon (荒涼之穀)

露營地附近唯一沒走過的步道,往返4.2英裏。和周邊的步道大同小異,沒覺得特別荒涼。不過Ranger 講步道上有個6英尺和8英尺的高坡有點難,我們抱著知難而退的決心走進步道。剛走進步道口迎麵來了老兩口,我的驢友急切的詢問“難不難?”老人家說,我都能走,還有誰不能走?看起來他們不像身體強健的徒步黨,年紀應該在我倆之上,頓時讓我們信心滿滿。

第一道6尺高的坎。

第二道8尺高的坎.

走出峽穀看到荒涼 

步道盡頭

下去時還是費點勁,驢友的腿上碰了好幾個青紫的瘀痕。老人家可真能忽悠人,我們也不該以貌取人。

我們本來有足夠的時間走更多的步道,我們最想去的高原露營地 Wildrose, Charcoal Kilns,Mahogany flat  全部關閉,剩下的時間隻能開車看景。

 

 

sanpablo 發表評論於
鐵腿
登錄後才可評論.